7mzpm優秀言情小說 打穿西遊的唐僧笔趣-第1379章:我要解開禁神環了-ogoo3

打穿西遊的唐僧
小說推薦打穿西遊的唐僧
玉帝的话语出口,让江流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许多。
他居然是为了将山河社稷图讨要回去的?
自己这边才刚刚强化完成,玉帝第一时间就跳出来了?
若是说巧合的话,江流是绝对不相信的!
所以,他是故意等自己这边强化了之后,才来讨要,目的就是为了为难自己吧?
“怎么?功德佛,这山河社稷图,你莫非不想归还寡人吗?”看江流的脸色并不太好看,玉帝的心中却反而是高兴了起来,开口对江流问道。
“并非如此,这山河社稷图当初是从王母娘娘处借来的,自然,是该还回去,只是,当初的娘娘却说了,这山河社稷图借给我百年之久,如今才看看过去了六七年罢了……”江流开口回答说道。
“功德佛啊,并非是寡人不信任你的话,只是,这件事情娘娘她从未和寡人说过,总不能空口白牙的就将山河社稷图借给你百年吧?”对于江流的解释,玉帝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怒!
这个时候,江流的心头暗自的恼怒。
这就像是自己租房子,原本已经说好了租三十年,所以自己才愿意花钱把这个房子重新装修一下!
可是,才刚刚装修好了,房东就跳出来说把房子收回去!
这事情,不管是搁谁身上,都觉得愤怒吧?
更主要的是,这和租房子还真的不同,至少租房子还会签一份合同,但当初王母娘娘把山河社稷图借给自己,可是没有合同的!
此刻王母娘娘已经丧命了,死无对证之下,玉帝说不相信自己的话,也能说得过去!
只能说,这个时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吧!
“陛下是不相信贫僧的话!但贫僧的话却是事实!”
面上的一抹怒意,并没有掩饰的意思,略作沉默之后,江流微微低头ꓹ 开口说了这么一句,便没有了再过多解释的意思了。
江流的意思很明显ꓹ 你坚持你的理,我坚持我的理,反正是不会退缩的。
“所以说ꓹ 身为佛门的佛陀,功德佛你这是准备借了东西不归还了吗?”看江流的态度如此强势的模样ꓹ 玉帝的面上也露出了一抹怒容来。
“阿弥陀佛,在贫僧看来ꓹ 却是陛下你言而无信!”
两人早就已经撕破脸皮了ꓹ 江流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把山河社稷图交出去,因此,听得玉帝所言,江流也是毫不退缩的模样,针锋相对的说道。
旁边的燃灯佛祖,一言不发。
随着山河社稷图已经提升完毕了之后,自己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
因此ꓹ 看着江流和玉帝对峙起来的模样,燃灯佛祖并没有插嘴的意思!
毕竟ꓹ 这不关自己的事情啊。
重生我愛我家
只是ꓹ 眼看着聊了几句之后ꓹ 江流完全不给玉帝的面子ꓹ 针锋相对的模样,燃灯佛祖的心中不由得暗自的感慨了起来。
如今的旃檀功德佛ꓹ 果然是强势啊ꓹ 身为三界之主的玉帝ꓹ 不给面子的时候,可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他逼着自己答应给他强化山河社稷图ꓹ 似乎也就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了!
“所以呢?功德佛你这是准备与寡人动手吗?”眼睛微微眯起来了些许,玉帝盯着江流问道。
被下了禁神环,而且旁边又没有其他的强者同行,趁此机会动手,一则可以好好的毒打江流一番报仇,二则也可以将强化了之后的山河社稷图收回来,玉帝自然是愿意动手的。
这也是玉帝为什么挑准了这个时机出现的原因!
因为他本身就抱着要和江流动手的心思而来!也觉得自己必胜!
“阿弥陀佛,身为三界之主,玉帝遇到了矛盾的时候,就只会动手来解决吗?”
随着玉帝的话落,江流略作沉默之后,嘴里宣了一声佛号之后说道。
“哈哈哈……”
听江流的这番话,玉帝却是大笑出声来,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似的,接着说道:“没想到啊,旃檀功德佛你行事依旧如此嚣张和强势,但是,却只是纸老虎而已?真正要动手的时候,却如此胆怯了吗?”
“并非是贫僧胆怯,只是……”摇了摇头,江流自然是不愿意承认这点了。
“既然不是,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当双方起了争执,都觉得自己是对的时候,就只能看各自的手段了!”
不给江流把话说完的机会,玉帝的手一抬,黄金神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撂下这么一句话之后,玉帝手中的黄金神剑挥舞,化作一道剑气,直接朝着江流砍过来。
虽说江流的反应也很快,立马操控着青莲佛衣的防御来抵挡!
但是,却根本挡不住玉帝这蕴含着气运之力的剑气,整个人被这巨大的剑气直接击飞了出去。
面色苍白,江流脑袋上的血条,在这道剑气的攻击下,立马下降了5%左右的程度。
“不错,继续!”
一剑落下,发挥了一些功效,玉帝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来,点头说道。
王爺我們離婚吧
網遊之妙手廚娘
说话间,再度扬起手中的黄金神剑,朝着江流这边落下。
在玉帝的攻击下,只有修为,不能施展技能的江流,勉强的闪躲玉帝的攻击。
可是,久守必失,一直闪躲完全是没用的。
“这个,我该怎么办?”
旁边的燃灯佛祖眼看着江流和玉帝之间的战斗,一时间有些迟疑着,觉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们两人之间的战斗,和自己是没什么关系的,燃灯佛祖自然是不愿意出手,来得罪玉皇大帝。
末世之姐妹站起來
只是,旃檀功德佛再怎么说,也是佛门中人,此刻他被玉皇大帝压制着,自己若是不出手相助,甚至是就这般转头离开的话,显得自己太无情了吧?
那自己在这佛门之中以后还如何能够立足?
情况有些尴尬,骑虎难下的燃灯佛祖,最后只能开口,道:“玉帝陛下,功德佛,你们且住手,有什么问题不能说清楚的?非要动手来解决呢?”
“你们快住手,不要再打了!”
既然袖手旁观和转身离开是不行的,但是插手这场战斗又不愿意,那么,燃灯佛祖只能开口,在言语上来劝说几句,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问题了。
当然,他只是言语上的劝阻,玉帝当然不会理会他,置若罔闻的模样。
司茶皇後
同样的,玉帝都没有理会燃灯佛祖的意思,下手一招比一招很,江流当然不可能真的听话住手,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因此,燃灯佛祖在旁边的劝阻,完全是废话。
“唉,只是在旁边喊有什么用啊,有本事直接动手帮忙啊!”
傲嬌神探妙法醫 叫我懶懶
斗得片刻,久守必失,江流被黄金神剑击中了好几次了,脑袋上的血条也跟着下降到了只剩下六成左右的模样了,伤势可谓严重了。
对于燃灯佛祖时不时的在旁边喊上一句,心中暗自的吐槽。
当然,吐槽归吐槽,情况都已经到了这个局面了,江流知道,若是自己再带着禁神环在手的话,可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唉,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只能把禁神环给毁了!”
略作思考之后,自己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江流的心中暗叹了一声。
呼!
又是一道剑气迎面而来,江流眼见于此,再度撑起自己的青莲佛衣来抵挡。
但是,如何能够挡得住?
这一道剑气的压迫之下,江流整个人都被压到了北海的海底之内了。
甚至,海底震颤,都裂开了一道巨大的鸿沟!
看着江流身上的伤势,玉帝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这种能够毒打江流的感觉,让他觉得心情非常的畅快。
巨大的冲击之下,海水都被震开了,一时半会儿的居然不能回流。
站在海底,江流却反倒是有一种站在山顶上的感觉。
抬头看着悬浮于半章的玉帝,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然后,戴着禁神环的手高举了起来。
强大的力量涌动起来,冲击禁神环的力量。
“他要做什么?”看江流的动静,玉帝和燃灯佛祖的心中都是一动。
自然明白过来,他这是想要冲击如来佛祖给他下的禁神环?
“如来的禁神环,我也是知晓的,以他的修为,未达准圣的境界,是不可能冲开的!”
看着江流正在努力的冲击禁神环,玉帝倒是不急着动手了,反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盯着江流。
西行无量量劫还没有结束,所以,今日动手,玉帝本就没想过要取江流的性命。
不过是毒打他一顿报仇,再把山河社稷图拿回去罢了。
既然心中并没有杀意,看他在这做无用功的模样,玉帝倒是不介意等一等。
等他冲击失败了的话,心中自然更加绝望了!
“不可能得,这禁神环不是他现在能够冲开的!”看江流在冲击禁神环,燃灯佛祖也摇了摇头。
虽然如今的江流实力很强,但主要还是借用了法宝和法术神通的力量……
禁神环需要修为才能突破,他距离准圣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要走!
因此,燃灯佛祖可以确定,他是不可能冲开禁神环的!
玉帝和燃灯佛祖是什么心思,江流没有理会,只是体内的力量完全调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