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愛下-第529章 這盾牆堅如磐石讀書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继续让教士给诺森布里亚的步兵加buff?
不行!维京战士们保持站立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不能让敌人搞什么战前仪式迟迟不开打。
站在高处的留里克命令所有的扭力弹弓操作者:“最大射程!看我的旗子!”
他俯视布置好阵地的公牛投石机矩阵:“杠杆压到最低,安装石头!看旗子!”
见得他们都准备就绪,留里克勒令掌旗人,猛地向前压下白底蓝纹的罗斯旗帜。
此概率射击,扭力弹弓和投石机施展最大射程,铸铁弹和石弹被凶猛弹射,尤其是投石机,它强劲的后跳好似蛮牛踢人。
弹丸无声无息地砸过去,正好敌人的位置处在最大射程内。
两军对阵三百米已经是非常远的距离,埃恩雷德无法想象能否有某种箭矢能飞跃这么远的距离。
的确,飞过来的不是箭矢,而是石头,是铁弹!
致命的石头从天而降,直接击中了排好队的战士,当场造成惨烈的死亡。
虽然这一轮射击造成的诺森布里亚军区区伤亡的八人,大部分弹丸是打偏了位置,仍旧给他们造成了恐怖的心理震撼。
埃恩雷德的战争观被改写,本该是绝对安全的地方,现在变得危机重重。
他突然想到了逃走,可现在队伍开始发生骚乱。哪怕是精锐的步兵战士,面对同伴突然的惨死也震惊了。
战士,最恐惧的莫过于身边的战友不明不白的战死,因为同理心,经过职业厮杀训练的战士面对突然的无谓的死亡,谁能保证自己不是下一个倒霉蛋?
正当诺森布里亚军队混乱之际,有一堆石头砸过来。这一次仅仅造成了三人的伤亡,但已经开始有农夫在逃跑。
埃恩雷德暴怒,他终于下达了命令:“诺森布里亚的战士们!冲击!杀死敌人!”
继续待在这里就是坐以待毙,得到进攻命令,那些带着鸢盾的精锐王国战士已经顾不得接受圣水祝福,开始堪称不成章法的散兵冲击。后续的农夫们扛着大镰刀粪叉子,甚至是打谷的铁连枷,嗷嗷叫跟在步兵身后冲击。
因为那些企图逃跑者已经被得到国王命令的骑兵追上,骑兵的箭将之斩杀。那些卑贱的农夫自知后路已经被国王掐断,他们无力抱怨为何高贵的国王和高贵的骑兵要做看客,为了活命,他们只能跟在步兵身后,以山呼海啸般的怒吼以震声势加入战斗。
维京人这一方,接下来的事已经不需要留里克本人扯着嗓子去喊。
留里克站在安置全部扭力弹弓的高台,他稍稍弓着背,伸出右手示意身后的持弓的设得兰人对天抛箭。
整个队伍的木弓此战都击中在设得兰人手里,不能参与到正面厮杀而是通过放箭伤人,一线的许多巴尔默克战士不觉得自己的盟友很光荣。
不过巴尔默克的战士们也没工夫去管那些人,一双双锐利的眼角紧贴着圆盾的棱角,一只只持剑的手下意识在颤抖。
比勇尼在内的持十字弓的人,此刻都半跪在中军长矛阵处。他暂时化作了一名步兵,听从耶夫洛的射箭号令。
“稳住!不要紧张!”
“把他们放近再射击。”
“瞄准他们的脖子,他们的脸!射瞎他们的眼!”
耶夫洛有节奏地嚷嚷着,他身边的战士皆是无言,如此情况甚至让他非常感动,就仿佛身后站着的不是巴尔默克的渔夫们,而是去年哥特兰岛决战时有着精湛表现的诺夫哥罗德矛手。
短木弓抛射的箭矢开始发威,箭矢并未造成铺天盖地般箭雨效果,它确实给了冲锋的敌人伤亡。
扭力弹弓和投石机,已经造成敌人的死亡。
诺森布里亚的冲锋步兵,他们的头脑已经陷入空白,任何一名渺小的战士被洪流所裹挟。害怕?至此变得无所谓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身边的同伴不明原因突然倒地,也许是被箭矢射杀,或是被石头砸死。
任何的远程武器都能阻止人群的冲击,短兵相接即将发生。
“现在!射击!”耶夫洛把握住时机,十几人突然发射弩箭。
至少八名敌人瞬间遭到致命打击,而耶夫洛等人急忙拎着十字弓,窜回长矛阵中。他仍然奋力疾呼:“兄弟们,跟我去高地。”
就当他们十多人离开,步兵间的碰撞开始了。
每一个维京盾墙的构成但愿,战士以盾护住几乎整个躯干,左腿在前右腿在后呈防冲撞姿势,剑和斧头自然地搭在盾上,伺机戳刺。
盾与铁皮盔的组合,让维京人的阵线足够坚固,圆盾与对方的鸢盾碰撞一起,几乎是必然的抵住了对手的冲撞。
顿时,战场血肉横飞!
维京人的剑开始疯狂戳刺,战斧肆意挥舞。许多维京战士整个人缩在盾后,不分皂白地对着大概前方的位置乱砍乱刺。
后排的维京人亦是带着长柄武器,或是戳刺或是从天而降地砸。
“这就不像是血肉厮杀,怎么有点打群架的意味?”高地的留里克绷着脸,介于占据完全在自己的预判内,他没有丝毫紧张。
此刻,耶夫洛带着人全部等当了土与木头大建的台基,虽说它地形比较局促,高地仅有一米左右,实为一个战略制高点。
耶夫洛二话不说,强壮的佣兵当即以健壮的双臂给钢臂十字弓强行上弦。他们上弦完毕有立刻箭槽插入箭矢,对着密密麻麻的敌人阵线随意射击。
在他们的身边,设得兰人仍在拼命的对空放箭,他们以极大的角度抛射那些缴获的箭矢,就以诺森布里亚的箭矢射杀诺森布里亚的农夫。
最疯狂的战斗就在维京军的中军,比勇尼的手下构筑的长矛墙变成难以逾越的屏障。
持鸢盾的诺森布里亚的披甲步兵,有可能用盾挡住多根矛的戳刺,然而面对二百根矛,战士面临的根本是绝望。
这里面就夹杂着诺森布里亚自己的矛,多种款式的矛头,甚至仅仅是削尖锐的木杆,都能早就巨大伤害。
成功冲到阵前的十多人,他们意识到了情况的部队,但在后方战士的推搡下,他们的盾被戳中拨开,身体被矛头戳烂,锁子甲几乎没有效果。
双方是厮杀岂是短时间见分晓,维京人一方也开始遭遇损失,一些人被诺森布里亚的战士的剑刺中倒地,后面的战士把受伤的兄弟拉走后立刻补充阵线。
越来越多的伤亡战士被拉到后方,维京阵线却坚如磐石。
阵线之处出现大量的诺森布里亚军尸体,步兵根本冲不开维京人的阵线。
远处观战的国王艾恩雷德,他幻想着自己数量庞大的步兵,只需要一个冲锋就能凭借这方面的优势,如泥石流般冲垮敌阵。
仙铃 紫钗恨
奈何,敌阵之坚固坚固超乎想象。
“为什么?为什么还没有冲垮敌人。”他站在马鞍上,探着脑袋大呼不解。
骑兵队长阿斯顿憋着一股气,见此焦灼的态势,他希望来一次迅猛的侧翼突袭冲垮敌阵。可他不想谏言,只因国王刚刚让他闭嘴。
国王艾恩雷德还在注视着焦灼的占据,他眯着眼看到了,一些拎着木棍的农夫居然在逃离。
“可恶的叛徒!你们为什么要逃跑!其他人明明在奋战!”
“难道要我再增加赋税,你们才敢于回到前线?!”
埃恩雷德只是在后方叫骂,他的手下的确没有任何的进展,这些海上的野蛮人表现得完全是陆战高手,是难以击败的强敌。
事实也确实如此,因为留里克在此战教会了巴尔默克人“空地一体打击”的手段。
处在安全区的投石机矩阵,每一座投石机只需要蓄力区区30%的程度,将石块抛到五六十米外就能击中敌人,如此一来它的发射效率极高。
扭力弹弓本身也不需要蓄满力,蓄力一半就安装弹丸就已经能砸碎不远处敌人的颅骨。
诺森布里亚兵力多的优势现在成了劣势,他们自发的想要包抄维京人的右翼(左翼是大海),才发现右翼已经有了防备。任何试图包抄之人,或是被守株待兔的盖格的矛手戳死和驱赶。
甚至维京人开始了阵线反推!
诺森布里亚军队,持弓的战士数量极少,他们的弓矢自然试图优先打击高处的地方重武器。留里克就站在高地,在他的视角,敌人的箭根本无法伤及自身,反倒是那些弓手因具备实质的威胁,被持十字弓的耶夫洛等人残酷狙杀。
锋线的维京人一直在蒙受伤亡,相比之下对手的损失更大。
己方的伤亡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战场局势尽在留里克的掌控内,他只等着对手受不了高伤亡而崩溃。
只是情况有些奇怪。
“怪事!古代的农夫队伍,损失5%不就该溃逃了吗?这些家伙难道真的要为我烧毁了修道院要和我拼命到最后一滴血?”留里克泛着嘀咕,他四目张望,明明有穿着简陋粗布的男人在逃跑,那些人分明就是农夫。
武装农夫的溃逃明明已经发生。
噫!还有逃走的农夫折返回前线的?!
留里克很快看明白的状况。
是骑兵,诺森布里亚骑兵正奉命斩杀逃跑之人。
“居然还有督战队?蠢货,你们空有骑兵队,战斗到现在多没有过骑墙冲撞。”留里克自己都对敌人无语,他并不知道诺森布里亚王就在林子的边缘观战,更不知道国王为了保存骑兵实力,刻意命令骑兵充当督战队。
“督战?我让你督战!这样下去,你们的橘衣战士死完了,剩下的农夫都会是待宰的羊。”
留里克敏锐注意到那些主色调是橘色的士兵,就数这些人战斗意志更坚定。至于那些穿着五花八门者,说他们是举着木棍乱晃的看客都不为过。农夫没有帮得上忙,如果逼得农夫集体溃逃,督战的骑兵难不成还要砍杀殆尽自己人?
战场的喊杀声不曾停息,从锋线拉到后方的重伤或死亡的维京战士已达五十人。
巴尔默克维京人,这群渔夫在平日的打架游戏、伐木运石中练就强健体魄,奈何缺乏保护驱赶的盔甲让他们吃了亏。至少战斗还保持着一条比较稳健的阵线,如果占据变成上千人的乱战互砍,留里克无法保证维京战士优势依旧。
盾墙不仅是团队中个体保命的手段,亦是让整个团队形成战斗集团。比之战斗伊始,维京盾墙已经向前推进了十步。在其身后未被拉走的死尸,皆是惨死的诺森布里亚战士。
突然,奉命操纵投石机的一名水手抛上土台,向留里克大吼着汇报:“大人!储备的卵石弹丸已经砸完了。大船上还有一些,我们……”
“你是蠢货吗?现在还有时间去阿芙洛拉取弹丸?!”
“可是,我们的……”
此刻的耶夫洛也急忙凑来插话:“我们做出了误判,想不到箭矢消耗量这么大。”
“难道你的箭也用完了?”留里克质问。
“即将用完。甚至是没有尾翼的钉形铁弹。”
留里克终于有点急迫,他使劲跺脚,自责低估了敌人的战斗意志造成弹药储备少了。
突然间,望着脚下土台中伴随的小石块,他灵光一闪。
“有弹丸!这里到处都是弹丸。”
留里克蹲下身摆出的微小的脸实在让人不解。
他从土里抠出一块比乒乓球还小一点的石块,扔给待命的水手。
“去!从地上寻找这样的石块,堆在投石机皮兜里发射。”
“啊!这……大人,恕我直言,这样的石块只能砸伤人,根本砸不死敌人。”
“就是砸伤人!一个皮兜放三十个小石块,就能砸伤三十个敌人。把他们砸得晕头转向鼻青脸肿,就没有精力继续坚持战斗。”
水手不再赘言,亦不想弄明白老大决策的精妙。
对于公牛投石机,它的设计初衷便是但凡皮兜里能装入的,都能抛出去。
这是在海边,随处可见的小石块混在砂砾中。一座座投石机的皮兜塞满这些缺乏杀伤力的石块,然十座投石机的操作,就是向敌人施展弹雨打击。
投石机发射的是霰弹!针对六十米外敌人施展半径约在两米的范围伤害。
这等石块当然砸不死人,却给予诺森布里亚军阵线后方的农夫战士迎头痛击。
有的人脑袋被砸得喷血,甚至眼冒金星而昏阙。还有的鼻子被砸断,脸被划伤,一只眼被砸瞎。胳膊和胸膛被击中,造成不甚严重却非常难受的内出血。这些农夫只有木板临时拼凑的小盾,甚至没有任何防护武器。
比抛射箭矢还要密集的是投石机打出的霰弹阵!倘若一轮齐射,十座投石机必有超过四百枚乒乓球大小的石头砸过去。
或许是持续了三轮霰弹打击,诺森布里亚的农夫纷纷向后逃离。他们并非脱离阵线,只是捂着受伤的脸和胳膊撤到投石机射程之外。
农夫不敢真的撤退,他们生怕被己方的骑兵当做叛徒砍死。但他们还是撤出了阵线,这令在极为焦灼的风险竭力砍杀的战士看来失败已经在所难免。已经有很多人死了,海上蛮族的阵线依旧坚硬如石墙。兵力优势?那些农夫已经逃走了!兄弟们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继续留在这里,只有体力不支被敌人杀死的结局!
农夫躲避霰弹的举动引起超出留里克预料的连锁反应,他兴奋地看到敌人的橘色步兵,那些尖锐又顽强的男人终于受不了开始溃逃了。
“他们逃跑!敌人逃了!”留里克当即大吼,接着又令站在高处的所有人大吼敌人正在溃逃。
一样在坚持奋战、自感此战无比焦灼的巴尔默克维京战士士气大振,纷纷发出雷鸣般的维京战吼。
远处的国王埃恩雷德,这个距离他看不清自己的人到底遭遇了什么,但失败的景象已经凸显。
虽然王国的战马非常珍贵,骑兵亦是宝贵。但自己的两千大军若在此大败,自己的声望可要受损,王国实力亦是受损。
至此,一个曾被他否了的决策,如今紧要关头看来真的要强行实施。
也许,那就是挽救距离崩溃一步之遥之战局的唯一办法。
埃恩雷德突然大吼一声:“阿斯顿!”
“臣在!”
“听令!整顿所有骑兵!”
国王的眼神流露着刚毅,眼神已经说明了,阿斯顿大喜过望:“臣这便整顿骑兵。”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