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夢迴大明春》-595【公主與駙馬】鑒賞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文渊阁。
一群锦衣卫冲进来,两个百户分别带队,前往左右两边办公室,跟那些中书舍人说事儿。
李应亲自来到中间的办公室,朝阁臣们恭敬拱手:“今日打扰诸相了。”
王渊起身回礼:“李都督,何事闯内阁?”
李应解释说:“陛下收到一封匿名揭,乃用左手所写台阁体。陛下有令,寻出此人,夷其三族!”
廖纪冷笑:“李都督怀疑是阁臣所为?”
“廖阁老不要误会,”李应的态度依旧恭敬,“从内阁到各部,都要查一遍的,甚至国子监和顺天府学都要查。毕竟,能用左手写出漂亮的台阁体,肯定不是什么市井小民。在此,就打扰诸位相公了,请每人用左手写台阁体。写‘天地玄黄’四个字足矣。”
内阁大臣们虽然不爽,但也得老老实实照办,因为“夷三族”肯定牵扯到大案子。
左右两边的中书舍人们,更是听话得很,一边用左手执笔写字,一边猜测出了啥事儿。
把所有人的字迹都收集起来,李应恭恭敬敬给阁臣们行礼:“公务在身,叨扰诸相,还请海涵。”
这番做派,让几位阁臣稍微好受些,对李应这锦衣卫提督印象颇佳。
李应离开文渊阁,又前往东阁查案。
查得出来个屁!
这货纯粹是在彰显存在感,同时还跟大臣们刷好感度,目的是让人对他又敬又畏。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足足查了一个月,京中衙门都被李应查遍了。锦衣卫如此大规模做事,文官们居然交口称赞,说李都督行事彬彬有礼,威而不暴,严而不酷。
整个京城,锦衣卫抓了千余人,东厂抓了五千余人,合计拷打致死三千多。
刑讯而死者,主要是由于太过八卦,私底下传播谣言被人举报。反正古代查案也就那样,抓起来先打一顿,打着打着就招供攀咬,然后再抓越来越多的嫌犯。
若非朱载堻不想闹太大,仅这种性质的恶毒谣言,抓几万人都实属正常操作。
反正京城之内,没人再敢传谣,生怕隔墙有耳被厂卫听到。
就在刑讯逼供期间,王素和朱璇祯大婚,此消息迅速轰动北京,并朝着全国范围扩散。
首辅之子娶长公主,太稀罕且破坏规矩了,王渊是应该按例辞职的!
……
十王府。
热闹喧嚣了一整天,驸马和公主终于送入洞房。
朱璇祯坐在那里不说话,王素也不知说什么才好,新房里的气氛非常尴尬。
“素弟弟……”
“娘子……”
那些年那时光 凌波漫步之逍遥
为了缓和气氛,两人同时开口,结果在称呼上对不住。
终于,朱璇祯改口:“夫君。”
“诶!”王素傻乐着答应。
朱璇祯心里有些无奈,她从小喜欢的是王策,只把王素当成跟屁虫看待。可王策已经娶妻,朱璇祯只能黯然,嫁给知根知底的小伙伴,总比被随便安排一户人家更好。
只是自己的夫君,一直傻乎乎的样子,脑子向来不是很聪明。
其实,王素聪明得就差过目不忘了,但只要单独面对公主,就自动紧张发傻懵圈,连话都说不怎么利索。
此刻王素就犯傻了,听到公主喊他夫君,一直傻乐杵在原地,全然忘记今晚该干啥。
朱璇祯难以启齿,但还是忍不住暗示:“夫君,我有点冷。”
王素立即拿出自己的袍子,给公主裹得严严实实,稀里糊涂蹦出一句:“娘子,我们去喂羊驼吧!”
“啊?”朱璇祯有些跟不上丈夫的思维。
西苑的羊驼,已经繁衍到三十多只,直接被公主带出来一半。
王素拉着公主就跑,笑道:“娘子,我最喜欢跟你一起喂羊驼了。”
朱璇祯不禁想起幼时,跟皇帝哥哥、策哥哥、素弟弟,一起无忧无虑玩耍的日子。她也瞬间开心起来:“好啊,好啊,我们去喂羊驼。”
小两口欢笑着打开房门,结果被一个膀大腰圆的女官挡住。
女官面无表情问:“公主与驸马何事出门?”
朱璇祯笑道:“我们要去喂羊驼。”
女官回答:“于制不合,请公主洞房。”
朱璇祯脸上的笑容顿失,不悦道:“我一定要去呢?”
女官依旧回答:“请公主洞房。”
“放肆!”朱璇祯终于生气了,她从小被父母兄长疼爱,怎能忍受一个女官的管束。
女官又唤来几个女官,也不推搡,只排好了往里挤,生生把王素和朱璇祯给挤回房里,然后把房门给死死关上。
什么鬼?
王素有些懵逼,朱璇祯也没反应过来,一对新婚夫妻就这样面面相觑。
王素问道:“太后有遣心腹女官出宫吧?”
“这些就是啊!”
朱璇祯突然想起什么,扯开嗓子大喊:“郑令人,郑令人……郑嬷嬷!”
门外女官说:“公主,郑嬷嬷劳累一日,已经歇下了。好教公主知道,此乃十王府,并非宫中,没有什么御侍、令人。”
朱璇祯怒道:“大胆,你一个十王府女官,也配来教训我?”
门外女官说道:“请公主洞房。”
王素握着朱璇祯的手:“明日我便求见陛下,请他同意让咱们搬去驸马第,这里住着实在没意思。”
青春狂想第六部与吸血鬼共
“可这违制啊,皇帝哥哥能同意吗?”朱璇祯担忧道。
“一定可以。”王素说。
明初的公主驸马都挺舒坦,自从公主下嫁平民之后,生活就渐渐变得悲惨起来。
驸马住在驸马第,公主住在十王府,一个月夫妻同居的日子也就那么几天。驸马想见公主,还得贿赂十王府的女官和太监,否则即便公主召见,下面的女官和太监也会使绊子。
举两个例子。
馭 房 有 術
万历的妹妹选夫婿,任务交到太监冯保手里,冯保竟把公主卖给富商之子,而且还是一个病痨鬼。
大婚之后,公主和驸马还算恩爱,但受到女官、太监的阻挠无法相见。
本物
公主为此进宫见太后诉苦,女官们却恶人先告状。众口一词,公主难以辩驳,太后就让公主回家。
驸马觉得公主可怜,于是也进宫见太后,结果半路被女官和太监一顿暴打。再反手一波告状,驸马受到太后斥责,勒令其闭门思过。
两个月后,驸马受伤难愈,又加上患有肺痨,遂一命呜呼,公主变成寡妇。
以上是万历妹妹的遭遇,再说万历皇帝的女儿。
驸马被刁难得心态爆炸,直接跟管事女官打起来,女官立即进宫打小报告。公主连忙亲自求情,结果太监跟女官串通,公主进宫根本见不到父母。驸马又去见皇帝,还是被拒之门外,气得直接撂挑子回乡。太监和女官得到机会,告发驸马抛弃公主,驸马因此全家被罢官。
以上这两位公主,可都深得万历皇帝喜爱。她们身边的女官和太监,也全都是太后、皇后的心腹,特意派去十王府照顾她们的。
但是,这些女官和太监,到十王府之后无法晋升,于是一心只想着作妖捞钱。而且,太监和女官还往往对食,结为没有性生活的非法夫妻,合起伙来欺上瞒下,甚至贿赂宫中不让公主回去见父母。
王素买通太监和侍卫,一路撒银子过去。
因为他爹是王渊,有些太监和侍卫,甚至坚决不收银子,只为巴结讨好王二郎,迅速把消息传到皇帝那里。
数日之后,王素获得皇帝召见。
进宫前一天,王素对自己书童说:“打我!”
“啊?”书童没听明白。
王素笑道:“照脸上打。”
书童就没听过这种过分要求,可实在挨不过,只能一顿老拳打过去。
乾清宫。
朱载堻正在听取司礼监汇报,被太监告之驸马来了,便顺手召驸马进来。
王素一瘸一拐入内,艰难跪地说:“臣叩见陛下。”
朱载堻抬头微笑:“起来吧,咱们兄弟……你脸怎么了?”
“没什么。”王素苦笑。
朱载堻取笑道:“哈哈哈,文质彬彬的素哥儿,居然也跟人打架了。谁打的?胆子够大啊。”
王素一副倒霉脸:“陛下就别挖苦臣了,臣腿都快瘸了。今日求见,只想请陛下答应一件事。”
“说吧,只要不违制,朕什么都答应你。”朱载堻忍住笑意,盯着王素那对熊猫眼,越看越觉得有趣儿。
王素说道:“此事还真违制,臣想接公主去驸马第长住。”
朱载堻问:“十王府不好吗?”
王素叹息:“十王府是好,可臣与公主,自婚后还未曾见得一面。”
朱载堻问:“你们吵架了?”
王素说道:“臣与公主甚是恩爱,无奈十王府女官和太监刁难。每次臣去十王府,他们都索贿重金,臣身为首辅之子,怎么可能向一群小人行贿?前两日争执起来,臣就被他们给打了。”
“还有这等事?”朱载堻惊怒不已。
王素说道:“唉,臣询问老人,说这种事再正常不过。历代公主与驸马,皆难得见上一面,仿佛天上的牛郎织女。臣与公主新婚之日,本欲携手去喂羊驼,刚出门就被女官挡住,几乎是被她们打回洞房的。”
朱载堻皱眉道:“不对啊,以你的身手,怎会打不过几个恶奴?”
王素叹息:“那些女官和太监,皆为太后心腹,臣又怎敢还手?臣也想不明白,不说臣身为驸马,家父也总该有几分薄面吧,他们就不怕得罪了家父?可回头一想,他们连公主都欺压,这世上还有什么不敢的?”
朱载堻觉得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便让王素回驸马第好生安养,派人去十王府召公主入宫。
期间,朱载堻问随侍太监:“真有这种事?”
那随侍太监也收了王素的银子,耐心解释道:“陛下且思,但凡随公主去十王府的女官和内臣,哪个不是太后的心腹之人。他们在宫里威风惯了,去十王府可寒酸得很,又没有了晋升之途,自然免不了心中怨恨,一心只想着捞钱享乐。而且,他们是太后的老人,在宫中颇有交情,恐怕就连公主进宫,他们都能挡着不让见太后呢。”
一个时辰之后,公主来到乾清宫,见面就哇哇大哭:“呜呜呜呜,皇帝哥哥,我被人欺负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