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重生之捉鬼續命 txt-0362 毀滅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Гэрэл бол гэрлийн туяа бөгөөд би харанхуйд гэрлийн шинж тэмдгүүдийг олсон.(光,是光的普照,在黑暗之中我寻找到了光的迹象。)”
郑臣陡然睁开一黑一白双瞳,失魂落魄一般双手握住降魔短剑只剩下的剑柄。也就在这一瞬间,郑臣眼眶中隐约闪过泪水和痛苦的情绪,但仅仅是一瞬间。
紧接着他像是十里八村最牛逼的杀猪屠夫,把降魔短剑当做杀猪刀使,顺时针滑动降魔短剑围绕心脏伤口开始画圈,一圈划下来正好可以掏出一块血肉。
“噗通!”
郑臣嘴角抽搐着麻木重新跪好,拔出降魔短剑随手扔在巨石顶端,而后一拳打在划出的圈上,将一颗黑色且在痉挛的心脏从身体击了出来。
心脏滚落在地面,沾染不少尘土。
郑臣双手举过头顶疯狂朝拜,一黑一白双色瞳孔失去神韵变成灰蒙蒙的死气。他再次撕心底里,痛苦无助要把自己的一切献祭给神明:“原谅我的罪孽!原谅我的一切邪恶,神明将会带着我去寻找到自由和永生。”
“嘭!”
穿越 之 茶 言 觀 色
信仰光芒疯狂窜如郑臣身体,郑臣随即膨胀到跟充满气的皮球差不多。等到达临界点猛然爆炸,掀起一片血舞,碎肉飞射的满巨石顶端都是。
郑臣肉身碎了。
但是他的魂魄没有魂飞魄散,被爆炸的冲击力吹翻坠落在地下,再也没了反应,不知是生是死。
“轰隆隆!”
我们脚下巨石一直在抖动,等到郑臣爆体而亡的一刹那,所有巨石全部下坠两米。
至尊纨绔 绝品杜少
并且靠近阵眼的巨石开始互相凑近,互相碰撞,互相摩擦,宛如神迹即将展现在我们眼前一般,竟然神奇的抹去边角合在了一起,合成一个面积更大的圆形祭坛。
我瞅着这么一幕幕发生,心中倍感无能为力。
这到底要破除封印发出来的啥玩楞?!
能不能给留一条活路了!?
祭坛出现之后,祭坛表面外圈闪现出红色符咒,忽闪忽烁似是与镇压在祭坛里的东西互相抗衡。
“轰隆隆!”
整个满天星真的巨石开始移动,如同像是有人调遣一般,三三两两撞在一块,撞个粉碎。
恰好天边有朵乌云飘过遮挡住月亮。
整个巨石棋盘黯淡下来,耳鸣轰鸣声片刻不停,我回头拼了命的大喊:“肉丝,胖儿,快跑!!!”
“轰隆隆!”
靠近外侧的巨石全部撞到粉碎,地面变得如同工地刚刚想要打地基一样慌乱,尽是大小不一样的石头和久久不可散去的尘土飞扬。
方胖子和于香肉丝的踪影消失不见。
“燚哥……出来了!”
猴咂提醒即将要暴走的我,眼前要冲破祭坛封印的东西才是真正灾难的源泉。
“轰隆!”
我俩背后一圈的巨石产生碰撞,碎石头甚至崩到我后背,把我推的向前走了两步。
“Би буцаж ирлээ!(我回来了!)”
祭坛从中心向四周崩裂,一道让人心生厌恶的黑色邪气从裂口中如同沼气似的向外飘散,伴随黑色邪气的是一道苍老又沙哑和带有蛊惑人心能力的男性声音。
“辛辣天星!”
我搓好一个三秒钟恐惧值丸子,投掷向祭坛就是石沉大海根本没翻起一点浪花。
“轰隆隆!”
背后一圈的巨石也全部粉碎,铺满地面。
“燚哥,燚哥!”
方胖子大叫声传来证明他没被压死。
“躲起来,快躲起来。”
我分神吩咐他俩。
眼前黑色邪气已经成了雾,雾气里头彷佛有无数人影在晃动,又以洞口为眼吸收长春山四面八方的阴气从而铸造这东西自己的实体。
阴气。
肉眼可见的磅礴阴气。
可以遮蔽日月的阴气。
问道系统 温然
宛如太阳粉碎,末世降临。
神仙都在兜里揣 萧爷
整个地洞内的风水磁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普通人站在这里超过半小时,必然会当场猝死,因为阴气产生聚变,发展成另一种不同的气体。
后天浊气。
可以污染世间一切法的浊气。
沾染浊气者,五浊加重,非死即死。
“叮!”
系统提示音突然想起。
系统妈妈当场播报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宿主如果长时间沾染后天浊气,身体则会发生腐化迹象,所以请宿主赶快探查萨满宝藏情况,诛杀任务大Boss!”
诛杀你妹啊!
就这么大的阵仗,是一般人能打过的!?
活着的执嗔王亲自到场还差不多。
“燚哥……你没感觉身体有点发热吗?”
猴咂幽幽在我耳边说话,我一转头注意到看他,看见他面红耳赤,羞涩之情难以言表,双手攥拳在斗争着什么,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热吗?”
他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身体有些燥热。
可是这种燥热并不是他那个样子,反而让我心底凭空添上一股子戾气,满腔怒火搞得像是我与此方天地的终生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无从解决。
为什么不相信我?!
为什么要遗弃我!?
是我们庇佑你们,庇佑的不够好吗?!
凭什么要相信他们!?
我心头无数不甘与不服的想法在盘旋,执着不肯低头盯着那些黑色后天浊气,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家园,曾经破碎的家园和以后会诞生的净土。
仿佛那里才是我的归宿。
“轰隆隆!”
我俩脚下的巨石开始晃动,我魂不守舍,不受控制的想迈步往前走,走进后天浊气之中享受安逸。
“别去!”
猴咂依然脸色臊红,不过比我坚定的多。
“轰隆隆!”
脚下巨石发出排山倒海的声音,从内部开始崩溃,顷刻间化作一摊碎裂的石头,我和猴咂没有依靠的借力点,摔倒在石头上。幸好我俩身体素质还算强健,石头碎裂也有个缓冲,只是把我俩摔的有点懵,没造成伤害。
“咔嚓!”
紧接着祭坛彻底崩碎,后天浊气凑到了一块像是被女娲捏泥人的手艺给捏成一具身高五米,三头六臂,背生双翅,脚踩未量变的阴气,背挂命轮,整体皮肤呈现黑泽色的鬼怪。
这鬼怪身体器官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生了三张不同的脸。
一张为照片老者临死前虔诚问心略显慈祥的脸颊。
一张为照片老者临死前面对宗教沦丧,信仰毁灭的难堪与惆怅和悲愤,乃至面目全非的愤怒,对世人抛弃他的不可原谅和扭曲的精神。
一张为无相,没鼻子没眼睛没有嘴巴。
只有第二张张脸占据身体主导位置,等第二张脸睁开一双瞳孔发黄色的眼睛,第一时间瞄准了倒下地上愣神没有起身逃跑的我和猴咂,用自带回音的嗓子疑问:“生人,你们有信仰吗?可否臣服与我!?”
“有你mlgb!”
猴咂把魔怔的我一把抱起,平静与鬼怪对视,口吐莲花,大放污词,毫不示弱:“你老问我们有没有信仰干你mlgb!?我们就非得信你呗!?臭傻逼!!!”
“呵呵呵……”
鬼怪第二张脸微微回头看着以前主导身体意识的第一张脸,像是在嘲笑的说到:“你看看,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不依然还是没人要把我们所信仰的当做信仰吗?”
第一张脸没有声音回应。
第二张脸看着地面四处逃窜仿若蝼蚁的猴子,嘴角挂起淡淡的微笑,沧桑嗓音响彻整个地洞:“已经没有人相信我们了!等待我们的终将是毁灭!那不如我亲手毁灭世界,创造新的原始纪元让那些信徒重新回归神明的怀抱!”
好不容易找到藏身位置的猴咂,身形顿了顿,最后看看怀中魔怔的我,跳到石头缝底下,用经常性的神经失常口吻嘟囔着:“这特么还要毁灭世界!?可把你牛逼坏了!就你这样的老JB灯,都不用昊天出手,老子亲手干死你!”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