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愛下-041 當我入夢相伴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这口琴,立竿见影。
赤西的表情非常的难看。
然而不等和马看见口琴攻势更多的效果,竹井怒吼起来:“够了!装神弄鬼吓唬一个女孩子真的好吗?”
和马挑了挑眉毛,竹井这一下他是没想到的,不过问题不大,刚好借着竹井抛出的话茬把话题继续下去。
和马:“我可没有在装神弄鬼啊,我真的看见了那个白发的家伙,很可能和渡边君看到的是同一个。顺带一提,我家的道场现在文部省那里挂了号,历史悠久。”
其实文部省那边挂号的是桐生家院子里的老樱树,但这只是细节问题,不重要。
“我爷爷可跟我说过,天然理心流最擅长的不是杀人,而是斩鬼。”
和马基本就敞开了编,反正赤西不可能知道他桐生和马完全没练天然理心流。
“在明治维新之前,”和马顿了顿,“我们桐生家最大的任务,就是驱逐袭扰江户的魑魅魍魉哦。”
竹井笑了:“这也太扯了吧?下一步是不是该告诉我们,阴阳寮真的存在了?”
和马看了眼玉藻,心里嘀咕:没想到吧竹井,阴阳寮不但存在,他的创始人现在正在喝你用廉价茶包泡的茶!
虽然被竹井打岔,但和马的话依然效果拔群,赤西现在看起来动摇得很厉害。
她盯着和马的脸:“是真的吗?你能斩妖除魔?”
和马一指旁边的玉藻:“这位姓神宫寺,你不是千金小姐或者千金小姐的咖位不够,所以不知道这个姓氏。他们神宫寺家,表面上看是和菓子店,背地里其实是专精祭祀事宜的名门哦,她和我在一起,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赤西看了眼神宫寺玉藻,还是一脸将信将疑。
竹井哼了一声:“所以,阴阳道世家什么时候登场?神道、阴阳师加上武士,这才是传统除妖故事的铁三角,你这缺一个呢。”
竹井话音刚落,窗户外就窟嚓一个落雷。
那闪电的亮度,一度盖过房间内的电灯。
正在督促工人封闭窗户的女将蒲岛女士安抚道:“不用担心,本馆避雷措施完备,我们甚至为了从突发雷暴中保护在山上来不及下来的客人,在山顶都竖了引雷塔。”
和马:“你们准备得倒是很充分嘛。”
“当然,我们这旅馆开了那么久了。”
蒲岛女士顿了顿,又说:“说实话,我倒是很希望真的有山神的子嗣。去年隔壁镇上说是发现了野槌蛇的踪迹,游客蜂拥而至,可把我羡慕坏了。要不是我们这边有竹井一行,我半夜睡觉都要恨得牙酸酸。”
和马:“那这次你恐怕要失望了,野槌蛇可是国民级的UMA(未确认生物),发烧友一堆堆的。这可不是小地方传说里的山神子嗣能比的。”
其实和马想建议蒲岛女士,真要拿白毛山神子嗣来宣传,就去找一个叫高桥留美子的漫画家合作,让她来这里取材。
到时候把传说什么的跟她一讲,然后她就画出了国民级漫画犬夜叉,那宣传效果杠杠的。
蒲岛女士叹了口气:“说得也是。我还是老老实实用芥川龙之介来宣传吧,毕竟他是真的来过这边泡温泉。”
话音未落,外面又炸了一道闪电。
这次声音之大让和马都缩了下脖子。
在用木条封窗户的工人忽然叫起来:“女将!快看外面,你们说的山神子嗣是那个吗?”
和马大惊,健太郎不是跟着山太郎回北陆去了吗?
他正要起身去窗边看,桌子下面玉藻用大腿碰了他一下。
和马秒懂,这是玉藻搞的鬼。
赤西已经站起来,冲到了窗边,从封了一半的窗户往外看。
然后她向后跌坐在榻榻米上。
竹井也过去了,他双手按住窗台,瞠目结舌的看着外面:“不是吧?居然是真的?”
炼宝强少 萧然
和马:“一定是风吹到树上的塑料袋啦。”
按玉藻的说法,她现在没有办法在现实世界搞太大的事情,大概就是召唤了一阵风吹了白布头或者塑料袋啥的到树枝上。
和马这里这样说,算是为后面解开谜团做一个铺垫。
反正看赤西的样子,她已经被吓得够呛了,就算之后告诉她真相,她今晚肯定也没法好好睡。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何况刚刚和马说那话的时机,怎么听都像是在阴阳怪气。
赤西手脚并用爬到和马身边,双手抓住和马的大腿——她抓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算计过的,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会很不妙了。
“你能斩妖除魔对不对?”
和马第一反应是要赶走赤西。
毕竟玉藻就在旁边,别看平时在道场玉藻对和马跟徒弟们的互动完全无所谓,对外面的女人她可不一定那么好说话。
没想到玉藻先开口了:“不用怕,今晚只要跟和马一个屋,就绝对没有问题哦。我也会准备一些辟邪的东西,我们一起在和马的房间玩抽鬼牌吧。”
和马皱着眉头看着玉藻,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玉藻:“再喊上晴琉和小千好了,当然还有甘中学姐,这仨今晚估计都会怕得睡不着,正好一起玩。”
和马真的很想直接开口问玉藻:我这逼宫呢,你干嘛啊?这不就把话题给架开了吗?
但这种话自然不可能当着那么多人面说出来,只能等到今晚在睡梦里好好跟玉藻理论理论了。
玉藻笑眯眯的看看赤西,又看看和马:“可以吗?”
和马:“可以啊。”
他才不是想跟美少女深夜共处一室玩抽鬼牌,他只是选择了信任玉藻。
**
这天晚上,桐生道场一行加上赤西,在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中玩到深夜,才沉沉的睡去。
因为玩得太HIGH,他们甚至喝光了旅馆的饮料库存。
婚权独占:席少的名媛新娘
等进入梦乡,和马一睁眼就看见了玉藻上次展现过的风景——果然她又在梦里找过来了。
“你什么意思啊?我这边都把她吓破了胆,感觉就快要问出来东西了。”和马一看到玉藻就嚷道——在梦里不用担心扰民自然想嚷多大声就嚷多大声。
玉藻微微一笑:“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你还没找到的最后的碎片。赤西枫,她至少有四分之一食梦貘血统。”
和马:“居然是这样吗?我说呢,用山神子嗣之类的神秘侧的东西来吓唬她效果这么好,原来她自己就占神秘侧啊?这什么超展开?”
“这不是超展开哦,神秘衰退,妖怪们变得越来越像人,那些像人类一样生活,生老病死的妖怪,和人类留下后代很正常啊。
“但是这些有妖怪血统的人类,在神秘衰退的大背景下基本和常人无异。
“山太郎收养的那个,是非常罕见的个例,毕竟……他是人类的造物,并不是自然降生的半妖。
“当然了,像我这样等级的大妖怪,就算是力量衰退的现在,生下的半妖也有可能有四对耳朵,必须得防一手。”
和马:“不用防,我觉得很好。如果女儿的耳朵比较长就叫她阿米亚,如果比较偏向正常的狐狸耳朵,就叫她铃兰。”
玉藻看着把女儿名字都起好的和马,眨巴眨巴眼:“你……没有别的问题要问我吗?关于这次的事情的。”
“呃,有。你见到她都一星期了,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她有食梦貘血统?”
“因为神秘在衰退啊。要是在以前,有妖怪血统的家伙只要进入江户周围五十里范围,我就感知到了。”
和马:“等等,五十里按照现在东京的大小,甚至没有到城乡结合部……”
“你不能拿现在的东京说事啊,那时候的东京就只有日本桥附近那一片,再远的地方就是亲番大名的属地了。”
和马耸肩:“,好吧,不纠结这个。第二个问题,你准备怎么让这个血统稀薄的半妖把实话说出来?”
玉藻嘘了一声:“别急啊,你听,她人这不就来了。”
和马听见了铃铛声。
同时梦境也发生了变换,一条由无数鸟居组成的道路出现在和马视野里。
看起来有点像大象和穿山甲结合体的怪兽沿着道路,穿过一个又一个鸟居,最终来到了和马面前。
那怪兽盯着和马。
和马正要瞪回去,听见耳边有虚无的声音说:“装作呆滞的样子。”
是玉藻。
于是和马开始发呆。
怪兽等了几秒,这才化成人形。
“什么嘛,”赤西枫嘀咕道,“吹得震天响,也不过如此嘛。”
和马安耐住大喊一声“surprise”吓她一跳的冲动,等她继续行动。
神秘首席太危险
反正玉藻也在旁边扮木偶,应该有什么打算。
赤西:“居然还是个春*,这俩果然有一腿吧。哼,趾高气昂的大小姐,肯定想不到男朋友会这样被我偷走。”
话音落下,赤西的鼻子伸长,直接戳向和马的脑袋。
“让我来改变你的意志!”
——等一下!这我不应该躲一下吗?
可是玉藻完全没反应,难道不用躲?
和马这一犹豫,那象鼻一样的东西就贴到他脑门上了,能感觉到有个滑溜溜的玩意儿直接扎进了皮层——
说时迟那时快,赤西枫就像被高压电命中那样抽搐起来。
在和马产生“她被高压电打了”这个想法的刹那,画面就发生了改变,她真的被白色的电光包围,随着电光闪烁还能看到骨头。
毕竟是梦,所以想法以卡通的方式表现出来,也很正常嘛。
赤西倒在地上,翻滚,惨叫着。
和马就看着她惨叫,心里在寻思:我能动了吗?
玉藻会不会还有别的安排啊?
他犯寻思的当儿,玉藻动了,还很疑惑的看着了和马一眼。
和马也停止装木偶,活动起身体。
“她这是咋了?”和马问。
玉藻耸肩:“道行尚浅。已经成型的人类英雄的灵魂,岂是血统稀薄的半妖能碰触的。”
和马:“是我的错觉吗?人类这么猛的吗?”
“人类就是这么猛啊,所以现在衰退的是神秘,进步的是科学啊。”玉藻耸肩,然后在已经连人形都维持不住的赤西面前蹲下来,“你能听到我说话吧?放弃吧,老老实实跟我们坦白去年你到底做了什么。”
赤西颤颤巍巍的转动目光,看了看玉藻,又看了看“电”了她的和马,哆哆嗦嗦的说:“你们到底是……”
“我是人类的英雄、大阪的守护者……”
玉藻:“他是桐生和马。”
“嘿,至少在梦里让我过一把报头衔的瘾吧?”
赤西看着玉藻:“那你呢?”
“我的名字不重要,你只要知道,尽管你有操梦的妖怪食梦貘的血统,但在这梦境里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当然也不是和马的对手。”
赤西呢喃道:“玉藻……知晓从邪马台建国开始到现在的历史……还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你是……”
和马:“她是玉藻前。”
你不让我说头衔,那我说你真名,哼。
玉藻看了眼和马,随后对赤西微微一笑:“别听他瞎说。我是稻荷大明神,稻荷荷香,是保佑丰收与结缘的神祗哦。”
和马:“你骗鬼啊,哪儿有神会叫荷香的,这不是红楼梦之类的中国小说里小丫鬟的名字吗?”
玉藻瞪了和马一眼,随后皮笑肉不笑的对赤西说:“总之,你现在跑不了了。不想明天就变成植物人的话,老老实实坦白吧。”
赤西这时候已经从“电击”里恢复了不少,一听玉藻这样说,便大叫:“不是我!我没有让小田变成植物人!我没有!我根本没有那样的力量!”
和马也在赤西身边蹲下,看着倒在地上的她:“你怎么知道你没有那样的力量?你试过?”
赤西沉默了几秒,点头:“我试过。我还试过在梦里给人植入‘去死’的念头,也失败了。”
玉藻:“确实。人类的求生欲望非常强,所以律令死亡那样的法术才是高级法术啊。”
和马敏锐的察觉到玉藻这里串台到了龙与地下城,不过他决定当没发现。
赤西现在的状态,自然也发现不了玉藻话语里的问题,她一五一十的说道:“像这样入梦,其实还挺费力的,搞一次我要萎靡不振一星期以上。所以整个高中时代,我才勉强让渡边君爱上我……”
和马:“哦?你这个说法的意思是,他本来不喜欢你?”
“是的,他本来喜欢的是灵异部原来的部长,我们的前辈。我用了三年,才让渡边忘记了前辈,喜欢上我……”
玉藻:“撒谎。梦境配合现实中的相处,让没有心上人的人喜欢上你我信,现在你说的我不信。你忘了吗?我可是稻荷大明神,是丰收与结缘之神。”
和马这才意识到玉藻刻意强调作为神司职领域的目的。
赤西支吾了几声,投降了:“好吧,我没有能让渡边君忘记前辈。不但如此,渡边还开始感觉自己的梦有些不对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