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7me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超品漁夫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章 沈振飛這隻蒼蠅熱推-xxhco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殷东点头,表示同意,下一秒,他的瞳孔一凛,脸色沉了下来。
从旁边的院子里,传出一道男人惊喜的喊声:“莹莹,真是你?哈哈,我听说你来京城了,还不敢相信呢!”
那声音夸张无比,透着的那股亲热劲儿,好像他跟秋莹的关系有多亲密似的。
殷东听了很不爽,不仅不爽,还跟浸泡在陈年老醋坛子里一样,冒酸味儿。好想把那家伙抓出来暴打一顿,可就不知道他跟秋莹是个什么关系?
院子里,秋莹看到说话的那个沈振飞,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对他说话的夸张主式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只奇怪这只苍蝇怎么来了?
这货是她大学同学,以前就垂涎过她的美色,没少死缠烂打,在大学宿舍前送花送巧克力,弹吉它唱情歌,弄得沸沸扬扬的,让她烦不胜烦。
那时候,她只身在京城读书,被京城沈家的少爷缠上,在别人看来都是祖坟冒青烟的美事儿,她不乐意,还被人嘲笑是欲擒故纵,或者骂她不识抬举。
好像沈振飞勾勾手指头,她就该扑上去,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而她的不理不睬,并没有让沈振飞知难而退,反而纠缠得更紧,她身边出现的男生都遭受到这货的刁难跟打压,他曾经放话,出现在她身边的蚊子都不能是公的。
在她的大学时代,沈振飞就是一个糟心的存在。
直到后来,她被沈红雷盯上了,沈振飞才没敢再骚扰她。
秋莹简直不知道,他是哪来的勇气,现在还敢出现在她的面前,并且是用这种让她恶心到想吐的语气?
莫非,这货现在有什么大靠山,觉得面对她这个魔门圣女,也有恃无恐?
秋莹稍一迟疑,就没及时回应。
她哪里知道,沈振飞有个毛线的靠山!
沈振飞在天灾刚降临,就被家族送进主世界开荒去了,根本不知道秋莹的情况。
这一次,沈家攀上了东域联盟的闵长老,抽了一批沈家子弟跟着从主世界回京城,鞍前马后的侍候闵长老。
回到京城,沈振飞才知道她竟然是魔门圣女了,不由想入非非……傍上魔门圣女,踩下殷东那个渔夫,就能走上人生巅峰了!
沈振飞做着这个美,又从军部的朋友那里,打听到秋莹现在住在凌凡家,就兴冲冲的赶过来,看到秋莹美艳更盛往昔,就忍不住露出一幅猪哥样,眼神灼热,色眯眯的
在院子里玩耍的小宝,看到沈振飞的猪哥样,本能的厌恶,小眉毛就皱成了蚯蚓一样,要发飙了。
接下来,沈振飞还作死的喊了一声:“莹莹!”
这一声喊得荡气回肠,情真意切,顿时……惹得小宝爆炸了!
连妹子接近殷东,都会被小宝阻拦,这小家伙看到有男人接近他妈,那能忍?
在院子里玩石子的小宝,像一头小老虎跳起来,大声喊:“坏蛋,你走开,不许看麻麻,宝宝的麻麻!”
这个话,包含的信息不简单啊!
院子外的凌凡,心下一动,转头看向殷东,却见他身形一个瞬移,无声无息的跃上院子外的那棵银杏树上,不由得挑了挑眉,看样子,英雄所见略同啊!
院子里,小宝把秋莹推进客厅,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瞪着院中衣冠楚楚的沈振飞,腮帮子气得一鼓一鼓的,跟小青蛙一样。
在这小不点儿身后,是门槛上一字排开的四个小孩子,军子,兰子,小雪儿和小龙龙,把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门槛之后,是一脸无奈的秋莹,还有憋着笑的周妍和王海生等人,就连殷老太太也是忍俊不禁的样子。
这小子先对小伙伴们喊了一嗓子:“堵门,麻麻不准出来!”
然后,他就开始驱赶沈振飞,洒了沈振飞一把沙子,洒了沈振飞一脸,挺括的白衬衣领上全是沙子。
“出去,再不走,宝宝打死你!”
小宝瞪大了眼睛,努力做出一幅“宝宝很凶残”的样子,简直萌翻了,换个人肯定要被逗笑了。
某个躲在树上偷看的无良老爸就笑了,心里说:这真是亲儿子,不掺假!
沈振飞就笑不出来了,暗骂“这小破孩子真讨厌,果然是渔夫的贱种”,表面上却不能骂,有些尴尬上的讪笑道:“小宝,叔叔不是坏人,是你妈大学的同学哦。”
“坏同学,快走,不许找麻麻。”小宝鼓着腮帮子吼完,还强调了一声:“宝宝的麻麻,不许你看!”
“叔叔不是来跟你抢妈妈的。”沈振飞努力维持着笑容,努力的想要讨好小宝,哪怕心里在狂骂这死小孩子为什么不被口水呛死。
“切!”小军不屑的抢了话茬,耿直的怼道:“就你这种小白脸,娘炮,我婶子连眼角余光都不带扫你的,你凭什么跟我小宝弟弟抢妈妈?”
平时,他跟小宝爱吵架,爱抬杠,对外,还是立场一致的。尤其是像沈振飞这种坏人,竟然还想挖他东子叔的墙角,那肯定是要跟小宝统一立场,往死里怼……不,是要揍!
想到这里,小军又喊了一嗓子:“小宝,不要跟他废话了,打他!”
小宝更彪悍,直接招了招手,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嗓子:“小黑,来!”
秋莹搁在桌上的黑剑,自动飞起,飞到小宝的头顶上,剑尖颤了颤,发出嗡嗡的剑鸣。随着小主子一声吼“砍死他!”,剑光一闪,朝着沈振飞暴射而去。
“停!”
一声清叱响起,秋莹身形一闪,从屋里出来,抓住了剑柄。
沈振飞冒了一头的冷汗,闻言,又是惊喜不已,觉得秋莹是在维护他,含情脉脉的笑着说:“莹莹,你不要跟孩子生气,他还小,我不会跟他计较的。”
秋莹清冷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厌恶,冰冷的说:“跟我儿子计较,你也配?不杀你,只是不想你的血脏了这个院子。我的剑,也不斩无名之辈!滚!不许再来,否则,我不介意屠了整个沈家!”
霸气!
嚣张!
冷酷到了没有人性!
沈振飞想哭。
一墙之隔的院子外,殷东站在树枝间,看着这样的秋莹,心里却像是喝了酒,整个人都晕陶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