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討論-213.脾性變好閲讀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一开始吃饭时,许老爷子的脸色还很难看,给都不给宁然一个好脸色。
那样子,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是仇人。
但慢慢的,许老爷子的脸色逐渐变化,变得越来越微妙。
到最后,许老爷子闷头吃饭,一声不吭。
连杨玉兰跟他说话,他也没有理。
宁然都能看出来许老爷子快要溢出来的郁闷与尴尬。
但她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吃着,偶尔跟杨玉兰搭话,也是不理许老爷子。
开玩笑,别人不给她好脸,她宁然还要凑上去找气受吗?
她宁然也是个有脾气的。
而杨玉兰夹在两人中间,十分的尴尬。
吃过饭后,杨玉兰去忙自己的事情,就在外面的走廊上。
宁然坐在床边凳子上,从书包里翻出一本书,低头安静看。
许老爷子躺在床上,难得沉默着,没有再开口赶宁然走。
但宁然看书时,他时不时就会偷偷看宁然几眼。
宁然也当不知道,做自己的事情。
宁然觉得,许老爷子对她,对宁成晖和许玉珠这种鬼态度,她没有一针把许老爷子送走,脾气已经非常优秀了。
放在上辈子,谁敢给她这种难堪,她向来不留情面。
要不是看在许保民一家以及她外公外婆的面子上,她也决计不可能还耐着性子在这儿坐下去,更不可能给许老爷子吃她做的药膳。
这样想着,宁然在心里嗤了声。
重生一辈子,竟然连带着脾性都好了,还真是不可思议。
要是叫她上辈子的那些朋友知道,还不得惊掉下巴?
很晚时候回,杨玉兰忙完进来,对宁然说。
“然然,今天谢谢你过来。太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医院里也没个能让你躺下的地方。”
宁然嗯了声,顺势起身,收拾书包。
回头看向杨玉兰,淡淡道:“那我明天再过来。”
“哎 。”
杨玉兰欲言又止的看向许老爷子。
许老爷子察觉她的视线,脸色微僵,冷哼一声,立即别过头去。
杨玉兰更加尴尬,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
好在宁然也没有在意,当没看见,跟杨玉兰个别,自顾自出去。
她一离开,杨玉兰立即坐到床边,无奈的看向自家公公。
“爹,然然真的是个好的,您别对她太……严苛。”
她委婉的说道。
许老爷子神情阴沉沉的,眼风严厉,威慑性十足。
那样子,看的杨玉兰心里都发怵。
许老爷子说:“假好心,别指望我会信!”
“这……”
杨玉兰听的头都疼了。
当初婆婆下葬时,许玉珠的女儿宁清云闹出那么大的笑话,不仅让婆婆的葬礼被人当成笑资,连带着许家也被嘲笑了很多年。
到现在,许老爷子的脊梁也没挺直的底气。
这种心结,不是一时半会人就能过去的。
杨玉兰重重的叹了口气。
……
另一边。
宁然离开医院时,正好碰上了因为放不下心来接人的宁成晖和许玉珠。
迎面正碰上人,宁成晖和许玉珠连忙上前。
“然然,外公外婆刚忙完就来了。”
“你外祖父怎么样?”
“还忙的过来吗?”
其实宁成晖和许玉珠想问,许老爷子是不是给宁然难堪委屈了。
但他们问不出口,只能换个法子问。
宁然看着他们,心情又有点不太舒服。
可到底,宁然也只是眼神暗了暗,面上不动声色。
淡声道:“没什么事。医生说外祖父的病情还算稳定,没有恶化的迹象。”
其实,在许老爷子那样说宁清云后,宁然就开始不舒服了。
宁清云是宁然的底线。
她容不得任何人说她母亲的不好。
但偏偏,这个人是许老爷子。
宁然有火也发不出,最多只是毒舌了几句。
宁成晖和许玉珠面面相觑。
他们看出宁然
好像是不太开心,但宁然也不说,他们也不好意思问。
宁成晖和许玉珠犹豫了下,说:“然然,明天你不用来了,外婆来陪护就行。”
“不用了,你们不是忙不过来吗?”宁然面无表情道。
宁成晖和许玉珠还想说什么,宁然已经摆摆手,说想先回去。
宁然其实已经知道了,就许老爷子这种情况,要想去省城做手术,需要至少一个月的保守治疗来稳定身体情况。
也就是说,许家跟宁成晖和许玉珠还要忙活一个月。
宁然也不是小孩子,做不出因为情绪差就给别人麻烦的事。
况且,她还要给老爷子做药膳。
宁成晖和许玉珠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
仔细又想,宁然来也好。
说不定,相处的时间久了,许老爷子会对宁然有所改观呢。
但宁成晖和许玉珠想错了。
后面一段时间,宁然的确!每天都来医院陪护。
她过来后,照常借医院食堂做晚饭。
一开始,杨玉兰还想着不能占宁然的便宜,要给宁然钱。
随着她一天天吃下去,对宁然的习惯有所了解后,这个想法就被她彻底压在心里了。
不为什么。
就因为……她给不起钱啊!
宁然也不知道时哪儿弄的食材,不但天天吃好的,还一个赛一个的珍贵。
杨玉兰看着心都在滴血。
宁然这么做下去,宁成晖和许玉珠一家家底真的不会被败完吗?
她是真的还不起啊!
可偏偏,宁然手艺绝顶,做出来的饭菜味道奇佳。
杨玉兰吃久了,都不舍得不吃,还逐渐产生一个想法,食堂饭菜的味道……的确难吃。
难怪当初宁然说她对食堂没兴趣。
天天吃这个水准的饭菜,谁还吃的下去食堂的啊?
可宁然花钱实在太狠了,杨玉兰于心不安。
于是,一天宁然来后,发现杨玉兰早就已经打了饭菜。
当时宁然没说话,叹了口气,还是照常去借食堂做饭。
过后杨玉兰看着食堂打来的,再看看宁然做的那色香味俱全的,很没骨气的去吃宁然做的。
实在没办法了,杨玉兰终于忍不住去问宁成晖和许玉珠。
宁成晖和许玉珠只是很茫然。
“贵?还好啊,然然做的,都是家常菜。”
杨玉兰:“???”
你们确定?
宁成晖和许玉珠点头,“你和爹别不舍得吃,放心。”
他们吃宁然做的吃久了,是真的认为,那就只是家常菜而已。
杨玉兰:“……”
许老爷子:“……”
这下杨玉兰不好说什么了。
连宁然的亲外公外婆都没说什么,她还能怎么办?
但这下,杨玉兰就隐约觉得,难道姐姐姐夫家……比她想象的有钱?
不然,怎么能舍得宁然这么花?
杨玉兰的心境顿时就有了点变化。
她怎么想的,宁然没去关心,只是每天照常来陪护许老爷子。
除了做饭看护人,宁然就是自顾自的看书。
许老爷子不理宁然,宁然也不理许老爷子。
但杨玉兰在忙别的,许老爷子就是有心不想理宁然,也不可能。
他那个身子骨,下床都困难,真要拿点什么,或者叫人帮着去厕所,还是得叫宁然。
许老爷子不愿意。
随后,许老爷子突然想通一件事,就开始麻烦宁然。
宁然一开始是挺意外的。
后来就放心,许老爷子是开始跟她说话了,只是……开始挑她的刺了。
要么让宁然做这个,要么让宁然做那个。
宁然做了,他还不满意,总要寻个什么由头,说宁然一顿。
宁然:“……”
但是,不管许老爷子怎么挑宁然的刺,宁然始终瘫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反应。
许老爷子就觉得……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憋屈又郁闷。
浑身都不得劲儿。
宁然已经都按他说的做了,他再鸡蛋里挑骨头,就显得他无理取闹。
灵异重重
连同病房的人有时候都看不下去。
许老爷子要不是没脸皮,被别人当初挑出来,当然会难堪又窘迫。
像是倚老卖老,欺负一个小姑娘。
说出去也不好听。
当然,宁然也不是毫无反应。
偶尔许老爷子提到宁成晖和许玉珠,以及宁然母亲时,宁然会毒舌百倍的刺回去,气的许老爷子脸红脖子粗,怼不过宁然,半天不理宁然。
可没一会儿,许老爷子又别扭着,不自在的叫宁然帮他做别的。
真正时间长了,宁然又发现,似乎许老爷子不像一开始那样,不管有理没理,都要找她麻烦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