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閲讀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家的午饭十分丰盛,宴轻来了凌家几回,细心敏锐的凌云深已摸准了宴轻的口味,特意吩咐厨子,一大半都是宴轻爱吃的菜。
凌云扬再也不想跟宴轻喝酒了,所以,坐下身后,没跟往常一样拉着宴轻一醉方休。
贴身全职高手 云山雾罩
网游之重生盗贼
宴轻故意看着他,“四舅兄,你戒酒了吗?”
凌云扬扭过头,不看他,“跟别人不戒,跟你喝就戒了。”
宴轻点头,转头对凌画说,“四舅兄以后都不赔我喝酒了,真是少了很多乐趣。你说怎么办?”
凌画看着他,“我陪你喝?”
宴轻挑眉,“你跟四舅兄能一样吗?”
独家霸宠:市长的头号新欢
“不都是喝酒吗?”凌画没看到凌云扬与宴轻一道喝酒是个什么样,纳吉时她不在家,纳征时,秦桓压着凌云扬读书没喝酒,大雨前宴轻来凌家专门喝酒,她在岭山没瞧见。
宴轻摇头,“四舅兄可以跟我天南海北一通聊,天文地理古今奇谈无所不说,以及做纨绔的心得,就可以一边喝酒一边聊一夜。”
言外之意,你能吗?
blood x blood
前面的那些,凌画自诩自小学了很多东西,不输男子,都可以做到,但这最后一点,她还真做不到,她没做过纨绔。
她转头看向凌云扬,“四哥,喝酒。”
凌云扬差点儿炸毛,瞪着凌画,“你还敢让我跟他喝?”
你不怕这小子不安好心,喝多了,我再把你给卖了吗?
凌画有什么办法,宴轻爱酒,他一个人的时候,吃饭还真没见他非要喝酒,但有志同道合爱喝酒的人凑在一起,他还真是爱喝,三哥酒量浅,陪宴轻喝几盏,便会不胜酒力,秦桓酒量也不太好,唯一能和宴轻喝个畅快聊个畅快的,可不就凌云扬一人吗?
这两人某些方面,很是脾性相投。
她点头,“敢。”
反正,她也没什么秘密怕抖搂的了。
凌云扬见凌画点头,转向宴轻,不满地说,“用我妹妹威胁我,宴轻,你可以啊。”
宴轻一点儿也不觉得用凌画威胁凌云扬有什么不对,端起酒盏,“四舅兄,我先向你赔罪?”
凌云扬哼了一声,想说“谁稀罕你的赔罪?”,但看自家妹妹看着他,只能撇撇嘴,“一盏酒就想赔罪?哄谁呢?”
宴轻抛出诱饵,“明日我带着她去张家拜见,替四舅兄谋谋姻缘?这总够赔罪了吧?”
张家,张乐雪。
凌云扬顿时没气了,“真的?”
宴轻点头,“自然。”
凌云扬看向凌画。
凌画也讶异了一下,早先宴轻没跟她说要去张家拜见,她本来还想着等见了管家,接手了端敬候府的中馈账目,将各府邸随的礼整理一番,然后再给张家下个拜帖,宴轻不去,她去走一趟道谢,没想到,宴轻今儿便提了明儿要带他去。
他有四年不跟张家走动了吧?如今给凌云扬的这份赔礼,不可谓不小了。
凌画笑着点头,“既然如此,四哥这件事儿就揭过去了吧!”
凌云扬嘻嘻一笑,顿时凑到了宴轻身边,哥俩好地勾住他肩膀,“自然揭过去了,多大点儿事儿,妹夫以后若是还想知道关于妹妹的什么事儿,都找我。”
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反正他妹妹也不在乎他是否都告诉这小子。
宴轻瞥了凌画一眼,点头,“那以后就麻烦四舅兄了。”
凌云扬连连说,“好说好说。”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于是,二人又哥俩好起来,你一言我一语,推杯换盏,谈天说地,好不畅快。
凌画:“……”
男人的友谊,恢复的可真快。
凌云扬见二人喝的尽兴,说的也尽兴,怕是一时半会儿喝不完,他放下筷子后,看向凌画。
凌画也有话要与凌云深说,笑着站起身,“三哥,我们去说一会儿话。”
凌云深点头。
兄妹二人一起出了会客厅。
宴轻抽空瞅了凌画背影一眼,收回视线。
凌云深与凌画向凌云深的书房走去,距离会客厅远了,凌云深笑着说,“得罪了四弟的人,从来没这般轻易被他原谅过,妹夫是第一个。”
不是凌云扬多难惹,而是宴轻也太会拿捏人心了,知道凌云扬要什么。
凌画笑,“四哥若非碍着我的面子,早找宴轻打一架了,大婚之日他搬巨石架人墙拦门,虽闹了一场,但是宴轻避其锋芒没参加,一直没让他打成一架,他心里一直憋屈着,宴轻十分聪明,也知道自己做的事儿不太厚道,如今拿出最大的诚意赔罪,正是送到了四哥心坎上,让四哥与他心无芥蒂,确实很会。”
凌云深感慨,“妹夫若是当年不做纨绔……”
凌画接过他的话,“那我哪怕瞧上了他,用尽手段,也不见得能嫁给他。咱们凌家最鼎盛时,也是差端敬候府好几个台阶呢。”
凌云深想想也是。
兄妹二人坐在凌云深的书房里聊了许久,自然都是关于如今萧枕暴露在了萧泽面前,等萧枕回京,萧泽出东宫,且有的斗,既然萧泽知道了凌画扶持萧枕,那么整个凌家,从今以后,便不可能不卷进来,还有宴轻。
所以,哪怕凌画这么多年一直以来没让凌云深、凌云扬插手她扶持萧枕的事儿,但从今儿起,也不一样了,以前都是在暗中,如今至少对上萧泽是摆在了明面上,血雨腥风必不可少,有很多的事情,她还是要仰仗凌云深来做,最起码,护好凌家,便要重新对很多事情布局。
凌云深没有入朝,没有官职在身,这便有很大的便利,不必受朝廷拘束。
兄妹二人不知不觉便聊到了天黑。
天黑后,有人来喊,“小姐,三公子,前厅四公子与小侯爷散场了。”
凌画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问,“他们二人可都喝醉了?”
来人回道,“看起来都有八九分醉。”
凌画点头。
凌云扬看了一眼天色,“妹妹要不带着妹夫住下?”
凌画没答应,“我问问宴轻的意思。”
二人一起来到前厅,果然见到宴轻和凌云扬都已醉了,来人说的八九分醉还挺确切,二人不知是嫌弃客厅里热还是怎地,坐在廊下的台阶上,吹着秋风,醉着眼睛说话。
两个人酒量都好,酒品显而易见也不错,喝多了也不失态,但全身都透着懒洋洋醉意蒙蒙的样子,看着还都挺赏心悦目。
凌家人都长的好,凌云扬在宴轻身边,倒也没显得多失色。
凌画想着明儿先去张家瞧瞧张乐雪,观察一番品貌,再探探她是否有心仪之人,若是没有,品貌也好,四哥心仪对了人,她再进一步帮他娶进家门来,张家门第清贵,凌家自从她接手后,与东宫斗的不可开交,时政敏感下,若想让张家把女儿嫁来凌家,等于站在了东宫的对立面,怕是不太容易,总要费一番功夫。
她想着,来到宴轻面前,对他伸手,“还能走吗?是住在这里,还是回侯府?”
宴轻抬眼看了凌画一眼,慢悠悠地将手放在了她手上,顺势站了起来,“能走。”
凌画拉住他的手,对凌云深和凌云扬道别,“三哥、四哥,那我们回去了。”
凌云深点头,“我送你们。”
凌云扬也晃悠悠站起身,“妹夫,我也送你。”
凌画偏头看了琉璃一眼。
琉璃上前一步,将凌云扬推给一旁的管家,“四公子,不用您送了,您回去歇着吧!”
凌云扬不满,“琉璃,你推我。”
琉璃转身跟着凌画走了,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凌云扬扁扁嘴,仅有几分清醒地嘟囔,“不送就不送。”
凌云深送二人到府门口,看了一眼门口拴着的汗血宝马,又看了一眼宴轻,帮着凌画将宴轻扶上了马车,嘱咐二人路上小心。
凌画觉得宴轻喝醉了挺好,从会客厅的廊檐下,她拽宴轻起来,宴轻便一直乖乖地拉着她的手,任由她一路牵着,来到府门口,就连她拉他上马车,他都没反抗,顺从地上了马车。
她想着,若是宴轻一直这么乖就好了。
显然是不可能的。
要不以后多拉着他回凌家找四哥多喝几顿酒?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