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笔趣-第一千零九章 逼退鑒賞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师傅……”
“长青!”
老道士与宋长青同时开口,唤了对方一声。
从双方眼神中的惊惧,两人都猜出了自己在对方眼中的样子恐怕已经变异。
鼎定干坤 儒鱼
吴婶等人已经六神无主,身边每一个人都是‘宋青小’的样子,甚至恍惚之间根本难以分辨出谁是谁。
众人的心防迅速被恐惧击溃,极度的骇怕之下,彼此相互防备,就连吴婶一家人之间,都根本不敢相互靠近。
“别慌。”
关键时刻,老道士强忍住内心深处蹿起的恐惧,下意识的握紧了宋长青的手臂。
星辰大阵一破,鬼影长驱直入。
一行人本来有十几人,此时密密挤了一堆。
全是‘宋青小’的脸,真真假假令人难以辨认。
“大家别慌。”老道士死死的抓着徒弟的手,高喊了一声:
“这只是魂识受到影响之后,出现的幻觉,是一种高阶的鬼打墙的方式,并不是真的!”
他害怕众人受恐惧支配,到时一轰而散,反倒会被九幽鬼王趁虚而入,造成更大的危机。
老道士话音一落,宋青小的后背响起了一道低沉的轻笑声。
一股阴寒至极的凉意从她后背贴了过来,一只手缓缓绕过宋青小的肩背,将她的手臂环绕在内。
柔软的女体贴了过来,可是这会儿宋青小的身体表面却涌出大片光鳞。
“青小……”
老道士的声音响在她的耳侧,宋青小就觉得后背之上像是贴了一条阴冷至极的蟒蛇。
千钧一发之际,宋青小并不慌乱,一只冰剑出现在她掌心之中——从星辰大阵的中心直刺下去。
阵中另一个‘宋青小’的脸被禁锢在那里,剑一穿透,直刺入‘她’的眉心。
‘她’嘴中发出一阵凄厉异常的惨叫,黑气涌出,便随即被冰系力量禁锢,结为冰晶。
人蛹的身体剧烈的挣扎,阴煞的力量妄图与寒冰之力相抗衡,冲击着星辰大阵。
宋青小手上再度用力,一下刺压下去。
极道骨仙 雕虹
“啊……”
那‘宋青小’的口中发出尖锐的惨叫,在她力量压制之下,被重重摁压下去!
黑气被冰系力量冻结,寒冰顺着人蛹的脸蔓及至它的周身。
剑体穿透‘她’的头颅,直至插入地面之内。
在宋青小重力之下,冰剑碎裂,她的手握成拳,毫不犹豫重重捶击上这冰蛹的脸。
‘哐铛!’
脆响之下,那冰蛹被击碎,化为粉沫落地,彻底死绝,再也没有动静。
“啧啧啧……”
被她背在身后的‘老道士’目睹此幕,发出轻笑声:
“真是够狠,对自己的脸,也舍得下这样的重手呢。”
‘老道士’话音一落,手臂逐渐绕紧。
正在这时,宋青小手腕一翻,一盏青色小灯逐渐出现在她的掌心之内。
灯内火焰闪烁,那前一刻趴在她后背之上,还在笑着的‘老道士’,下一瞬就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战天破 窗下暖阳
‘他’的声音从初时的低沉化为一道高亢的女声,再维持不住‘老道士’的话语。
缠绕着宋青小的手臂一松,‘前’字令闪动之间,她撤身闪离原地,出现在半空之中,俯视着自己先前站立的位置。
只见她原本站立的位置上,残留着一道‘宋青小’的虚影。
不过那残影的头颅此时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朵碗口大的光莲,正在‘她’颈脖之上徐徐盛开。
“啊……”
女人凄厉的惨叫声中带着怨毒,每一个‘宋青小’的脸上都带着极度的痛苦。
游荡的鬼影开始颤抖,青灯内的灯焰之火,来自于混沌时期的天劫之火,恰巧是阴鬼、邪祟的克星。
哪怕是九幽鬼王,在毫无防备之下受到青灯内的紫焰灼烧,也难以承受。
女鬼的尖锐惨叫声里,老道士强忍心魂受到的震慑,高声喊道:
“大家听我的声音,各自找到家人,不要受到影响,先抓握住彼此再说。”
他也看到了女鬼先前趁乱而入,不知不觉间靠近宋青小的一幕。
众人在女鬼惨叫声下,纷纷晕头转向,但却在恐惧感的支配下,勉强打起精神,各自按照他的话,发出声音之后寻找到自己的家人,相互紧握住手。
“啊……”
女鬼还在惨叫。
紫焰带给她魂体的重创比她预料之中的还要恐怖。
厅内的无数化为‘宋青小’面容的鬼影一一消失,那些受她掌控、支配下的沈氏人蛹,纷纷现出自己本来的面容。
“该死的……”
这些鬼影的头上像是笼罩着一层紫气,九幽鬼王怨毒的诅咒声里,带着痛楚、愤怒与一丝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畏缩。
一个诅咒的鬼影露出狰狞的模样,冲着宋青小的方向疾冲。
但不等它移来,宋青小握着青灯的手一举——
灯内的紫焰一闪,火光迅速化为无数光点,照于厅内四周。
筆 仙
大量灵力涌入青灯,紫焰的光芒几乎将黑红的烛光都驱散了。
与此同时,每一个鬼影、沈氏死去的人蛹的头上,都缓缓出现了一朵紫光莲焰的虚影。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鬼影及沈氏人蛹齐齐发出诅咒,随着光莲隐现,它们既怕且怒。
这些伥鬼、游魂都受九幽鬼王摆布,先前鬼王受到的紫焰重创,同时令它们也感应到了那种直刺魂灵的痛楚。
所以一见宋青小举起青灯,那些垂吊下来的人蛹又如蜘蛛般,顺着黑气又爬回草龙架之中,纷纷绕着草龙爬转,却不敢肆意靠近宋青小一步。
“有本事就来!”
宋青小一见这些鬼魂不敢轻举妄动,心中不由一松。
九幽鬼王被逼出之后,她承受了最大的压力。
越是修为高深,越能感应到此鬼的恐怖。
无论是星辰大阵强行被破,还是此地的威压,都令她吃了一些小亏。
青灯里的混沌之气以及紫焰威力虽说可以克制阴邪,但紫焰的进化不足,要想克制九幽鬼王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仍有些吃力。
大量灵力蜂涌进灯内,一会儿功夫,便吸走了两成灵力之多。
但宋青小的心中虽说紧绷,表面却不动声色。
那些鬼影闻听此言,想要上前,但最终在看到她手中捧着的青灯时,仍是畏怯了。
每只鬼影的头上都有灯焰闪烁,九幽鬼王以阴煞之气掌控此地的阴魂,无处不在的气息,以及神出鬼没的特殊手段原本应该在沈庄横行无忌了。
可是吸纳了不灭之体的混沌青灯,却恰好克制她这通天的神通!
“这是什么灯焰……”
鬼影的口中发出似痛还怒的女人嘶吼,围绕着人群转动。
老道士一见此景,心下一松。
九幽鬼王受到创击,幻境顿时破了。
宋长青、吴婶等人逐渐显出自己的真容,血红的大厅,巨大的草龙、人蛹重新映入众人视线之中。
脱离了幻境之后的众人死死咬紧了牙关,强忍了恐惧,紧紧的相互挤靠着,挪到了宋青小的身后。
她手还高举着青灯,掌心转动间,灯影闪烁,所照到之处,每一个鬼魂都忙不迭的闪避,像是深怕再受这灯焰灼烧神魂的痛苦。
不灭之体克制了九幽鬼王君临沈庄的神通,令她不敢再妄动。
“想要知道?不如再试一试?”
宋青小说话的同时,放出神识搜捕九幽鬼王的气息。
此鬼踪迹难寻,神出鬼没。
再加上这里阴煞之气的遮蔽,使得宋青小无法第一时间找出此鬼下落,再给予她一记重击。
“哼!”
“哼!”
“哼!”
四面八方的鬼影、沈家人蛹的嘴中齐齐发出一声冷哼,让人更难察觉这阴魂真正的寄身之所。
显然这女鬼也猜出了混沌青灯的妙用,不敢再轻易现身了。
她的大意让她吃到了苦头,也猜到了这灯焰的威力应该仅有一朵最为致命了。
但这些灯焰彼此相连,若她一现身,数十上百点灯焰必定同时汇聚到一处。
“若非我本体受阻,这区区灯焰又能奈我何?”
她语气之中带着不甘与怨毒,但说出口的话却听得宋青小的心中微微一动。
当日她迈入百年之前的红雾中时,见到死去的张守义的时候,他曾提到过他的军队如今还在阻挡着什么。
如今再结合这女鬼的话,想必是张守义等人的存在,阻碍到她的魂身完全进入沈庄了。
此时进入沈庄,掌控此地的,恐怕只是她的一丝分魂,而她的本体应该还没有解决张守义的军队,至今仍困于庄外的。
这样一来,张守义能与她本体相抗衡,可见这位不明不白死于百多年前的大将实力不弱,而这九幽鬼王的力量则更加的恐怖。
她心中思绪涌动,还没说话,便心中一动。
正在这时,站在她身后的老道士却见她一手托着青灯,一面已经转过了头。
她转头的方向正是沈家的大门处,紫光映照到她的脸上,老道士看到她目光之中迸出惊喜,嘴角微勾,露出笑容。
关键时刻,大敌当前,她却像是分了心了。
老道士既急且慌,又不敢出声提醒,深怕那九幽鬼王也注意到了。
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只见远处那些幽魂厉鬼的表情果然一变,四周的阴气一下变得凌厉、危险了许多。
“……”
老道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眨眼之间,那些阴鬼汇聚,化为一个奇大无比的鬼头,冲着众人张开了巨口。
阴风拂面而来,前方像是阴曹地府的门被强行打开了。
鬼哭长嚎响在众人耳侧,大家眼前一黑。
狂风大作之下,那青灯内的紫焰微微一闪。
生死危机关头,沈家大门的方向一点金光划破天阵。
长长的龙吟传入众人耳中,金芒如同流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光速飞入沈府,落入宋青小另一只已经高举起来的手中,化为一把紫光流溢的长剑,被她牢牢握住。
“既然本体不在,分魂就给我去死!”
宋青小一手握剑,一手抓灯。
说话的同时,剑光从灯影之上闪过。
紫焰附着于剑体之上,化为一道剑虹斩出!
银虹直扑那近在咫尺的鬼头,两股力量瞬间相碰。
无数怨魂、厉鬼所化的鬼头张开的大口将剑光吞没,黑气沉淀了半秒,一道远比之前受灯焰所伤之后发出的惨叫声更加凄厉的惨嚎响彻整个沈庄的上空!
‘嗞嗞——’
‘嗞嗞——’
雷光闪电的声音刚一响起,那黑色的鬼头内便有紫光闪出。
紧接着剑气撕裂阴煞之气,将这黑色的巨型鬼头撕裂出无数细小的裂缝。
阻拦不住的光无孔不入,从每一条缝隙之中钻出。
紫色的雷电从缝隙之内爬了出来,击打着这阴暗的邪物。
“啊……啊……!!!”
女鬼的惨叫此起彼伏,异常的痛楚。
结合了雷电力量的剑气,又有青灯紫焰的加持,对她这一丝分魂造成的伤害是加倍的。
那占据了半个沈家大厅的庞然大物开始分裂,随着剑气四溢,那鬼头‘轰’的裂开,每一丝阴气都被雷电击中。
九幽鬼王一旦吃亏,那一丝分魂便随即退走。
“你逃不出沈庄的!!!”
“你逃不出沈庄的!!!”
女人留下这一句怨毒的诅咒,那股慑人心魄的气息很快像是潮水一般退去了。
她一退后,残余的阴气根本不是诛天剑所斩出的剑气对手。
血红的蜡烛被压灭,剑芒取代红光,笼罩此处。
剑光‘轰’的散逸开,所到之处将草龙、人蛹俱都绞杀得干干净净。
屋顶被冲裂,墙舍被轰碎。
残垣断瓦如下雨般砸落了下来,剑光的力量将此地的阴气一扫而空。
大家纷纷抱着头,嘴里的尖叫被‘轰隆’的坍塌的泥沙、木梁砸落时的响声压盖过。
因果抽奖系统
残余的剑气冲天而起,化为一尾威风凛凛的金龙之影,咆哮着冲上半空,将沈庄的天空照亮了。
‘扑沙沙——’
泥沙如下了一场沙尘暴,直落而下。
宋青小手握着长剑,长发被气流冲得飞涌,如随波逐流的海藻,飘扬在半空。
好半晌后,确定了九幽鬼王的分魂已经离开了,她才缓缓将举托着灯的手回收,喘了一口气:
“她走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