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起點-第686章 一路走好相伴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哈哈哈……”
安禄山放声长笑,直到牵动伤口,在疼痛的作用下,才让他收敛了笑声,不过看着高尚的眼神中,笑意不改。
“高军师,你谋害安某亲卫曳落河,还动用了弥勒教珍藏的‘千日醉’?这不是浪费了吗?
不用你的‘千日醉’,三百坛美酒,也都是蒙汗药酒!”
高尚闻言,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今天这件事,可就办得磕碜了……
张奉珪要为兄长报仇,接着想大军运送军资的机会,送来了三百坛蒙汗药酒,根本就是要跟唐军里应外合攻破大营,可笑他高尚为了“不再与安禄山合作”,竟然亲自出面串联,利用其中的一百坛美酒,直接放倒了幽州军中战斗力最强的曳落河,还派兵将曳落河绞杀殆尽。
说白了,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这只“螳螂”,要捕杀安禄山这只“禅”,而张奉珪和唐军暗通曲款,一起做了“黄雀”,就等着他高尚和安禄山鹤蚌相争,最后才扑了上来!
在这一瞬间,高尚甚至有点后悔。
不是后悔刺杀安禄山,自从他意识到安禄山从来没有把“地上佛国”当回事,他就知道,弥勒教早晚都得跟安禄山分道扬镳。
他现在后悔的,是时机!
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刺杀安禄山!
眼看唐军就要攻入大营了,以幽州军现如今的士气,根本难以抵挡,但是,如果安禄山在的话,有他统领曳落河作为整个叛军的中流砥柱,虽然也不见得能够挡住谢三郎的淮南军,但是至少能够保证全身而退。
现在,安禄山重伤垂死,曳落河被屠戮殆尽,就算有他这个全军军师将安庆绪推出来,一时半会也难以解决“群龙无首”的局面……
青春旧时光 洛洛晴
正在高尚暗自后悔的时候,帅账的门帘一挑,又来了一人。
史思明!
史思明进门,将帅账之中的情况尽收眼底,目光在安禄山的身上顿了一顿,满脸的复杂,却不过是短短的时间,便转向了高尚。
“启禀教主,唐军已然杀入了大营!
广阳郡张奉珪,运送了两百坛美酒到前营,前营将士饮用过后,纷纷昏睡不起,唐军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杀入大营的……
除此之外,左营的相州军,趁着前营大乱之时,突然反叛,全力配合唐军攻打中军大营!
在这两个方向的兵力攻打之下,中军大营首尾难顾,再加上守卫中军大营的曳落河……一直不曾出现……
如今中军大营的防御已然岌岌可危……”
他刚刚说到这里,安禄山却突然插嘴了。
“左营,相州军?薛嵩?”
史思明被他打断,不得不把目光重新转回,好在他还记得安禄山是“曾经”的节帅,又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现在落到了众叛亲离的田地上,他也没有落井下石,非但丝毫没有被截断了话头的不耐,反而对安禄山点了点头。
“不错,正是薛嵩。”
安禄山闻言,同样点了点头,随即又是大笑。
“原来是他!
哈哈……
在范阳起兵的时候,我就一直奇怪,谢三郎此人号称睚眦必报,开元二十三年和我安某人接下了生死之仇,以他的个性,必然会在我身边安排人手,尤其是他到了扬州之后成立了什么淮南谍报司,我就知道,他必然会将触角伸到河北地……
这些年,我处处留着小心,防备他名下的什么儒家快捷酒店,什么大车帮,连带着那些唱《谢公案》的戏班子,也都尽可能地在压制。
只不过,效果并不明显。
虽然在明面上,这些谢三郎名下的产业,在幽州、河东两镇发展很是受限,不过依旧顽强得生存了下来,纵然我派人多方查证,却也找不到那什么淮南谍报司的踪迹,即便找到了,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被斩断……
从很早以前,我就有一种感觉,在河北地,有一股强横的势力在保护谢三郎麾下的谍报司人员,这才让我次次都扑空……”
安禄山说起来这事儿,也满是回忆。
“一开始,我以为是范阳卢氏。
谢三郎的胞亲姐姐,不就嫁到了范阳卢氏么……
当初,在洛阳城,天子之所以在开元二十三年放了我,不就是因为他亲姐夫占了我幽州兵马使的位置,才让天子误会谢三郎一心想要杀我,乃是为了他姐夫升官发财……
结果,种种迹象表明,还真不是范阳卢氏在替谢三郎遮掩淮南谍报司的痕迹……据说,他那个姐夫,也因为开元二十三年那件事跟谢三郎闹得很不愉快……
现在一看,一直给淮南谍报司做遮掩的,竟然是薛家!”
安禄山满脸的恍然大悟。
“也对,谢三郎的祖母,就是薛家出身!
据说还跟薛讷乃是兄妹,乃是大唐名将薛仁贵的血脉,只不过薛讷乃是嫡出,而谢薛氏乃是庶出,要不然的话,也不能嫁给当初还仅仅是一个果毅校尉的谢家老爷子……
这么一说,就全对上了,也只有薛家在幽州军中乃能将谍报司相关的痕迹遮掩过去……
哈哈……
薛嵩,好像是薛讷庶出的儿子吧,要是这么论起来,他岂不是谢三郎的表叔?怪不得薛家会在当初为谍报司遮掩痕迹,这关系,还真不远……
至于现在,那就更简单了,安某七月二十九兵败汜水关,整整十万大军就剩下了三万,这还是谢三郎不愿主动追击的情况下……
江河日下,这四个字,说的就是幽州军!
他薛嵩如今是薛家家主,无论如何也要给整个薛家找一条活路出来,向谢三郎投降,那是水到渠成之事……况且,就冲他曾经为淮南谍报司遮掩了这么多年,他和谢三郎之间,指不定有多少暗中联络呢,说不定薛嵩跟着我一同起兵造反,就是谢三郎的安排,为的,就是今日的反戈一击……
就是不知道张奉珪是什么个情况……
如果仅仅是为了他哥哥,平原郡的兵马使张奉璋报仇的话,却又说不通,他是什么时候跟谢三郎勾搭在一起的,总不能他知道张奉璋一死,马上就押解三百坛药酒前来劳军吧?这种事,不准备妥当,又如何能行?
这么说的话……难道张奉璋、张奉珪兄弟俩,早就跟谢三郎暗中有所往来?”
安禄山说到这里,不由得轻轻摇头,满脸感慨。
“如果这是真的,那谢三郎可就太阴险了!
早早就给我挖好了坑,谍报司,张奉珪,薛嵩……真不知道他还有多少后手没有显露出来!
我说当初安某起兵,率领十万大军南下汜水的时候,他谢三郎还能在长安城中不紧不慢地诛杀了李林甫,等严挺之进京之后才赶来汜水关……这份从容不迫,原来是心中有底啊……”
安禄山被一刀捅在小腹之上,知道自己断无幸理之后,倒是通透了,根本不在意眼前局势的凶险,倒是完全跳了出去,以一种局外人的立场感慨连连,照他现在这意思,恐怕再感慨下去,马上就要说出来“输了不冤”之类的闲话了。
他是死定了,所以无所谓,但是高尚等人还没活够呢……
“教主……”
史思明也听不下去安禄山的感慨了,直接催促高尚。
“唐军破营在即,还请教主早做决断!”
“走!”
高尚那叫一个干脆,直接下令,随后对史思明说道:
“把你的嫡系人马都抽调出来,咱们走!”
史思明领命而行,马上要出帅账的时候,突然顿住了身形,转身,回头,看向安禄山,略略沉吟之后这才开口,只有四个字,连个称呼都没有,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时候他和安禄山年岁还小,邻里邻居的玩在一起,根本不用称呼什么官职爵位……
“一路走好……”
安禄山表现得很是豁达,嘿嘿一笑,直视史思明的双眼,点点头,满脸笑容地回了一句,同样四个字,同样也没有称呼。
“一路走好!”
盗墓 笔记
史思明点头,直接出了帅账!
“军师……”
剩下的三人,却是李猪儿当先开口,叫了高尚一声,没有后续的言语,却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把刀子,还冲着高尚示意,冲着安禄山比划了一下。
高尚一看就明白了,这是要在离开之前彻底结果了安禄山,李猪儿愿意亲自动手。
不过,高尚却摇了摇头。
“现在,不能杀他……
唐军破营在即,必然是谢三郎统领淮南军当先。
节帅毕竟是节帅,扯旗造反,他是咱们幽州军的门面……
再加上他与谢三郎之间的恩恩怨怨……
谢三郎入营,于公于私,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节帅,彻底做一个彻底了断!”
高尚说着,深深地看了安禄山一眼。
“所以,咱们不杀他!
他落入谢三郎的手上,也活不了……
反而能够帮着咱们争取一点时间,何乐而不为?”
说完之后,高尚竟然不再理会李猪儿,假惺惺地向着安禄山躬身一礼。
“节帅,你我缘分已尽,就此别过,不再相见了,借右护法史思明的一句话做临别赠言……
一路走好!”
安禄山冷哼一声,根本懒得搭理他。
高尚也不以为意,叉手为礼之后,直接转身。
“走!莫要辜负了节帅的最后一番心意!”
说着,就带着李猪儿和安庆绪直接离去。
都走了……
安禄山一个人枯坐在帅账之中,听到帅账之外的喊杀之声逐渐靠近,有渐渐远离,想必,史思明已经带着他的嫡系人马突围成功了吧,至于唐军,仿佛也追击了过去……
不过,安禄山知道,总会有唐军前来帅账的。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一个字,等!
安禄山手握佩刀的刀柄,仔细感受着随身佩刀给他带来的伤害和疼痛,脑海之中,却回忆起来很多事情……
被张守珪推到法场之上的仰天长叹,在塞外征战的爬冰卧雪,身陷重围的独自逃生,大理寺三堂会审的心如死灰,天下赦免的绝处逢生,黄河水中的接连两刀,得封东平郡王的意气风发,提兵十万南下汜水关的满怀希望……怎么现在却落到了这副众叛亲离?
想了半天,安禄山却好像是想明白了,归根结底,仿佛就是一个问题……
此时,帅账的门帘一挑,又有人进入帅账。
头戴獬豸冠,身穿獬豸袍,面色微黑,双眼微眯,手中还倒提着一把横刀,刀尖之上,还滴滴答答地向下流淌这鲜血……
正是谢三郎!
“你为什么杀我?”
这就是安禄山想明白的问题,正是因为谢三郎一力要斩杀于他,才有了他安禄山后续的一切变换,但是,他又想不明白,谢三郎这到底是为什么……
正好,谢直进入帅账,安禄山想都没想,就这么没头没尾地问了出来。
谢直进入帅账就是一愣,他先看到了安禄山小腹上的短刀,又看到地面之上那一大摊鲜血,再看看安禄山的脸色,苍白之中带着一股青灰,明显是失血过多命不久矣了……谢三郎也没有想到,在两人的第四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场景。
听了安禄山的问题,又是一愣。
谢直冷哼一声。
“你起兵作乱,祸乱整个河北地,按律,当斩!”
安禄山却摇头。
“不是现在,是开元二十三年……
安某自问在回洛阳受审之前,根本没有见过你谢三郎,更不用说得罪过你了……
我就想不明白,你谢三郎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我,就对安某保持了那么大的杀意?大理寺的那一场三堂会审,本来就没你事,你上蹿下跳地挤了进去,以区区监察御史的身份,不惜得罪了刑部、兵部、大理寺的各位主官,就为抢夺一个三堂会审的主导权,最后给我定了一个死罪……
安某纵然不敢妄自菲薄,在开元二十三年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幽州兵马使而已,值当的你谢三郎这么处心积虑地杀我吗?
这些年,我一直想不明白这件事情……
所以,我真是想问一句,为什么?”
谢直听了,不由得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