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ryy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影帝重回十八歲 線上看-503、人都走了還看?展示-vzwb7

影帝重回十八歲
小說推薦影帝重回十八歲
除了宁远这个变数,其他的并没有偏离前世记忆。
当第二天,凯拉最终站在宁远面前的时候,宁远就知道是她没跑了。
伊丽莎白·斯旺。
皇家港总督韦瑟比·斯旺的女儿。
听起来挺高贵,但实际上,皇家港不过是英国在加勒比海域的一处殖民地,也就是现在中美洲牙买加岛的金斯顿港。
而且作为英国的海军基地,权力实际上还要受诺灵顿那个准将的掣肘,正因为此,在这部电影里,总督才一直希望女儿嫁给准将。
虽然凯拉长着一张方形脸,但整个五官搭配在一起,再加上白皙的皮肤,反而又很漂亮,不仅仅是“一白遮百丑”那种,而是连华夏人都觉得漂亮的水准。
“现在我宣布,凯拉小姐,就是我们这部电影的女主角,饰演伊丽莎白。”海默说道。
虽然宁远也投资了这部电影,但选角的事情,因为之前跟迪斯尼的协议,再加上制片人负责制,宁远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
包括试镜的时候,邀请宁远过去,他也拒绝了。
倒是江悠悠去了,她作为江志强的代理,全权负责这边的工作——从之前的话剧,过渡到电影上面。
宁远也猜到江志强的意思,有意撮合他们俩。
其实宁远对江悠悠也不排斥,包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挺有好感的,但有时候跟她在一起,宁远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江悠悠也很聪明,大概是江志强让她留在美国,继续跟在宁远身边的时候,就察觉到了。
她的反应倒也不激烈,工作照做,但跟宁远的接触,明显减少了。
你这是看不上我?
特么我还看不上你了呢,没了你老子,你算个啥?
这就是宁远那些感觉——有时候在她面前,就容易生这种闷气。
有一次宁远忽然想到,万一自己跟她在一起了,会不会被她老这么气下去英年早逝?
我特么……那还是算了吧。
你不搭理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眼不见为净。
两人默契的互隔一米八,见面笑不露齿,转脸就是一声呸!
宁远也没问过江悠悠对凯拉的感觉,不过在前世,这个85年出生的女孩,才十七岁的年纪就能竞争上这样一部大戏的女主,当然是有能力的。
从电影里也能看出来,把女主演的很稳——不是说性格,而是从前到后的感觉始终如一,让人感觉伊丽莎白就是她。
在父亲长辈面前是乖乖女,但私底下,也有自己狂野、不甘操纵的另一面。
从她被劫掠到珍珠号上,跟巴博萨船长谈判,再到后来闯洞窟,凯拉都把伊丽莎白的那种形象演出来了,不安分,但又有分寸。
还有被巴博萨船长和杰克一起扔到小岛上,她放浪形骸的跟杰克一起唱歌跳舞,但镜头一转,第二天早上,杰克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是伊丽莎白的计谋:把他灌醉,然后用那些酒做燃料引燃岛上的树,从而放出滚滚浓烟,吸引海军注意,达到她赶紧离开去救威尔的目的。
当杰克发现这些的时候,伊丽莎白那瞥过来的眼神,还有嘲讽一笑,都显示她不仅仅是一个花瓶。
土星奖和MTV奖都有提名,这就是一种认可,而且凭这一部电影,她即使在这样一部大男主的戏里,甚至全片除了她外全都是男性的电影里还不失色,虽然有戏份和设定的原因,但这也不是随便一个演员就能拿捏准确的。
这让宁远想起国内的境况,也不知道是不是从茕仸那时候,要求钱薇她们“哭也要哭的好看”开始,不敢做表情,不敢扮丑。
虽然也不乏一些敢于扮丑的敬业女演员,但很多时候,编剧和导演也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像凯拉这种有张力的表演,不能说没有,但流行的风气显然不是这样。
但演好女性角色,并不是非得扮丑。
实际上,凯拉也没有扮丑,只是在一些境况下导致的灰头土脸。但看完之后,对她的印象还是大气的美女印象,不仅没有因为这些狼狈而拉低分,反而有哭有笑有泪有疯狂的演绎,让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立体,有血有肉。
这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演员,而在国内,敢于这么做的,基本都是寻求突破,有多年表演经验的,年龄也超过三十的女演员了。
花瓶不是别人对自己的恶意,而是自己表演的外在反馈。
宁远不禁想到自己签下的两个女演员,刘茜茜和霍斯燕,想让她们这么做,除非自己亲自发话……看来是时候签几个实力演员了。
比如,刘叶他们班里的秦海露?
还有周讯、章舞衣。
还要苗圃,其实宁远一直觉得她演技不错,就是很多时候她的戏感觉有点歪,比如《樱桃》就用力过猛,大概是属于黄小明那一种,碰上契合度高的戏才能演好。
不过,苗圃和黄小明都是京影出来的,黄小明还比苗圃高两届,也就是说,钱薇、黄小明和陈坤,都是苗圃的师兄姐。
当然,他们仨年龄其实相近,都是76、77这两年的人,但印象里,宁远有时候有种错觉——她跟徐帆她们是一个年龄段的,比钱薇他们大多了。
这可能也跟她饰演的角色大多农妇有关,再就是她的五官,不属于观众认知中大眼睛、尖脸蛋、高鼻梁的美人形象,所以她也从来不走绝世美人路线,接的角色都比较实在。
但蒋雯丽也同样演过不少农妇村姑,可时尚潮流的她也同样能够驾驭,这就跟背后的团队有关了。
一会儿的功夫,宁远就想了很多,直到他看到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掌伸过来:
“你好,宁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宁远这才回过神,略微的错愕后,他笑着跟这只手的主人握了握:
“我也是,凯拉小姐,合作愉快。”
第一次见面,宁远也不会跟她聊太多,随后她就去拍定妆照了。
望着她离去的高挑背影,宁远摸了摸下巴,要不……把她也给签了?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声咳嗽,和一句宁远听了都想打人的话:“人都走了还看?再看眼珠子都快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