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0858 倖存者據點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爆炸引燃了一片树林,冲天火光照亮了漆黑的校园,最深处有两栋多功能的建筑,六层的楼房都呈“凹”字型,左右各有一条悬空走廊连接,正好形成了一个“口”字型结构。
“这片的活尸都被我们清理了,不过有时会有怪物跑进来……”
杏田明日领路来到了建筑旁,两栋楼的下三层都被木板钉死了,还用大量门板将两侧围了起来,两楼之间的花园也变成了菜地,连两条玻璃长廊都被纸糊了起来,如同一座小型监狱。
“叮叮叮……”
杏田跑到B座楼边拉动一根绳子,随着楼上的铃音响起,二楼被“钉死”的窗户立马被推开了,一对中年男女露出了头来,还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惊喜的伸头喊着妈妈。
“不要叫,妈妈这就上来了……”
中年大叔急忙推回了孩子,拿出一架梯子放到了下面,杏田背着两个包当先爬了上去,大叔接过背包就说道:“A座的人早就回来了,还说你们死了,可把我们担心坏了!”
“那群混蛋,待会再找他们算账……”
杏田上前抱起了她儿子,赵官仁和朱三水也接连爬了上来,中年夫妻俩惊愕莫名的望着他们,杏田赶紧把大概经过说了一遍,只隐瞒了两人的身份,将赵官仁说成了外国留学生。
“我们上去说吧,大家都没睡在等着你们呢……”
夫妻俩赶紧领着他们上楼,杏田抱着儿子一路往上走,孩子趴在她肩上好奇的盯着赵官仁,赵官仁自然也没有空着手来,不但掏出了糖果和巧克力,还拿出了一只可爱的——草泥马!
“两位客人这边请,这是我们的活动室……”
夫妻俩来到四楼中段便停了下来,有对小情侣正在走廊上说话,突然看见陌生人竟激动的喊了起来,活动室的人纷纷跑了出来,二十多个男女老少,全都又惊又疑的看着他们。
“你们先进去,我上个厕所……”
赵官仁把包交给了朱三水,顺着厕所标志往前方走去,凹字型的建筑自然也是凹形的走廊,地上放了几盏太阳能小夜灯,只在前后两端有窗户,两侧基本都是对称的房间,拐过弯才看到了厕所。
“吱~”
赵官仁推开厕所门走了进去,窗户用黑布遮了起来,他掀开黑布后发现下面就是玻璃长廊,对面的A座也是一片漆黑,戴上夜视仪也看不到人,只能隐约看到四楼有微弱亮光。
“谁在外面?带纸了吗……”
厕所隔间突然被人推开了,赵官仁诧异的回头一看,一位短发美女正坐在马桶上举着手机,她慵懒的面容瞬间凝固,愣了一秒之后张嘴就想叫,但赵官仁却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不要叫!我可是个强盗……”
御剑录
赵官仁一把捂住她的嘴,故作凶狠地夺过了手机,姑娘显然听得懂英文,惊恐的靠在马桶上呜咽道:“我、我没有钱,不!我没有食物,我肚子也很饿,请你不要伤害我!”
“我有食物,亲我一下给一条……”
赵官仁笑嘻嘻的掏出了几根士力架,姑娘大约二十三四岁的模样,典型的日本女孩打扮,精致的波波头,白色羊毛大衣加黑色短裙,一双大长腿上穿着长筒袜,颜值能飙到将近九十分。
“哎?”
美女就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可等嘴巴被松开之后,还是怯懦的在他脸上啄了一下,赵官仁立刻往她手里塞了一根,但又掏出一盒午餐肉罐头,问道:“你不喜欢士力架吗?”
“喜、喜欢!可是要接吻吗,我今天没刷牙……”
姑娘可怜巴巴的咽了口吐沫,赵官仁立即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姑娘便用力在他嘴上亲了一口,赵官仁便把罐头塞给了她,笑道:“这是我们的秘密,记住我叫John!”
赵官仁说完便推门走了出去,看了眼窗外还是什么都没有,只好悻悻的回到了活动室外,活动室里亮着好几盏应急灯,三十来个人围坐成一大圈,杏田正愤怒的说着A座人的罪行。
“大家好!我是约瑟翰•今麦郎,你们可以叫我John……”
赵官仁上前用英文自我介绍,结果蹲坑美女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见到他立马吓的惊叫,猛地贴在了门边的墙上,慌忙将罐头收到了身后。
“真希!不要怕……”
杏田走过来介绍道:“这位是John先生,还有他的同事赛琳娜,之前A座的人在外面害死了三浦他们,John先生出手救了我们,John!这位是我们剧团的舞蹈演员——桥本真希!”
“知道!其实我们刚刚在走廊见过,我不小心吓到了她,送了真希小姐一个罐头作为歉意,重新认识一下吧……”
赵官仁笑眯眯的伸出了手,怎知一位挺帅的小伙走了过来,鞠躬说她是真希的男朋友,还说了一堆感谢的话,结果桥本真希的脸一下就红了,吭吭哧哧的握手说了句客气话。
“A座回来几个人,你们知道凶手是谁吗……”
赵官仁拉开椅子坐到了“圈子”中,这帮幸存者几乎都很削瘦,不过活的依旧很精致,男女都打扮的整齐干净,但末日下必定是女多男少,除了孩子只有九位男性,十五位女性,
“我刚刚已经问过了……”
杏田明日走过来说道:“A座出去的是五人组,只有一个人死亡,没有出现陌生人,但是对我们的人宣称,我们自己打开手电引来了索尼克,还说便利店中有怪物,他们什么也没得到!”
“胡扯!”
一同归来的小伙怒声道:“铃木对我们扔了手电,砸在了三浦大叔的头上,他倒地叫了一声才引来了索尼克,这可是我亲眼看见的,我们必须让他们给出一个交代!”
“可他们人很多,我们去了也没用……”
真希的男友无奈的摊着手,谁知赵官仁突然拔出一把手枪,扔给他说道:“有这个就可以讲道理了,至少得让真凶站出来承认错误,上膛吧雄二,三浦他们不能白死!”
“我不会用枪,况且他们也有枪,不、不过我们应该去评理……”
雄二慌张的看了她女友一眼,将手枪递给了一位眼镜大叔,大叔深吸了一口气便带头出了门,将手枪插在了他的腰里,其他人也纷纷拿上了刀枪棍棒,气势汹汹的跟了过去。
“干爹!这就是一群普通人,我看没什么问题……”
朱三水拉着赵官仁落在了最后,低声道:“这些人不是四季剧团的同事,就是家属或者朋友,彼此知根知底,而且四季剧团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我曾在国内听过他们授课,还见过他们副团长,只是山崎不记得我了!”
“是吗?我还以为是个小剧团,杏田不知道怎么退出了……”
赵官仁纳闷的扫视着众人,朱三水说道:“四季剧团主打音乐剧,杏田说她曾是舞蹈演员,后来滑雪摔断了腿,在家休养了很久还有后遗症,最后只能退出另谋生路了!”
“真是可惜了,她的腿确实挺长……”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跟下了楼,直接从三楼玻璃长廊往A座走去,两栋楼的结构几乎一样,只是A座有四十多个人,还有人在窗口放哨,一看到他们立刻跑上楼去报信了。
“哎!山崎,你们来做什么,想找麻烦吗……”
一大群人从图书室涌了出来,山崎正是B座的副团长兼领队,可赵官仁差点没笑喷出来,几位黑道大哥倒还算正常,一水黑西装加白衬衣,敞开的衣领中可以看到大面积纹身。
可几个不良少年就太搞笑了,留着上个世纪的杀马特发型,不是黄毛就是樱木花道头,一个个穿着肥大的裤子和立领装,衣服上绣满看全国制霸,鬼沙罗头魂之类的幼稚文字。
“青鬼!”
杏田上前瞪住一位黝黑的中年大哥,怒声问道:“铃木在哪?他为什么要向我们扔手电,三浦和古田被他害死了,不信你们可以问问五人组,他们把索尼克引向了我们!”
“瞎说!我们没有扔手电……”
伴笙梦
一位不良少年扛着刀上前,说道:“当我们看到你们的时候,三浦已经跟手电一起倒在了地上,跟着两头索尼克突然出现,古田当场就被射死了,然后我们才朝反方向逃跑,从来没有扔过手电!”
第一宠婚:墨少的头号娇妻
“铃木在哪?我亲眼看见他扔的手电,让他出来对质……”
同归的小伙也上前嚷嚷了起来,谁知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所有人都给吓的一激灵,等大伙吃惊的往楼下看去时,只见一个男人正趴在地上抽搐,血液缓缓从他身下渗出。
“铃木!铃木君跳楼了……”
大伙惊呼着往楼下跑去,可赵官仁却站在窗边没动,迅速把人数给清点了一遍,A座没有孩子和老人,一共出现四十七个男女,二十六个女人,二十一个男人。
“小鬼子还挺有羞耻心的嘛,居然跳楼自杀了……”
朱三水趴在窗口望着楼下,可赵官仁却掏出手电说道:“这货跳楼之前就已经死了或者昏迷了,活人跳楼不是这个姿势,楼上应该还有人,你在这盯着,我上去看看!”
“John!有古怪……”
赵官仁才刚走到楼梯口,杏田便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凝重道:“铃木是被人杀死的,他的衬衣上被人用血液写下了一个数字……NO.1,但大家都没有看到任何陌生人!”
“A座有多少人,楼上应该还有人……”
“四十九个!有个人没出现,啊!她下来了……”
忽然!
一位少妇晃晃悠悠的走了下来,披头散发像是刚刚睡醒,可赵官仁却惊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大双眼叫道:“林蕊!你怎么会在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