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c9e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尋唐 起點-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談話(中)鑒賞-gqv9q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还是只写出来了一章啊)
徐想的手腕,心智都是一流的人物,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把朱友贞这样的人骗得团团转,作为一个卧底,地位竟然上升到与朱友贞心腹曹彬等相同的地位之上了。他将要组建的经济发展委员会,必然会融合进老中青三代人物,而其中,旧派势力,必然是不可缺少的。
当然,说这些人是旧派,也是相对而言。比起南方联盟的那些茅坑里的石头,他们又是不折不扣的新派了。
但徐想要做的事情,肯定也会超出这些人的想象。对于这些老派人物来讲,现在的大唐,已经很了不得了。南方已经是为后的蚂蚱,啥时候打,全看心情。要是按着他们的思路,自然就是现在趁热打铁,一鼓作气。但李泽却以民生艰难需要恢复,南方子民亦是大唐子民,此时在南方还具有相当的实力之前,战争,会造成大量的伤亡,所以要采取另外的一条策加,以图将伤亡降到最低。
国内几乎一统,从来没有正经纳入过大唐版图的东北,已经被囊括了进来,西域回归,吐蕃形式也是一片大好。
即便是盛唐之景像,也难比现在。
所以,他们觉得已经够可以了。他们的功劳,足以让他们这一辈子都躺在上面睡大觉,这个时候进行一些激烈的,大幅度的改革,成功了还好,一旦失败,那可就是污点了。
这些人的数量,是相当多的。
所以徐想需要强有力的援军来保证自己在经济发展委员会中的绝对控制力。
陈文亮无疑是最佳的人选。
他毫无疑问是想要建功立业的新派人物。
他同时也与徐想有着同窗之谊,是天然的盟友。
更重要的是,他担任李泽的机要秘书长达三年之久。
他进入经济发展委员会,在外人看来,便是李泽伸到经济发展委员会中的一只手,一只眼睛,陈文亮的举动,在很大程度之上会被人看作是李泽意志的延伸。
而这,无疑便是徐想所需要的。
不管是新派,还是老派,在李泽的意志面前,除了选择服从之外,反抗的机率其实是很低的。即便有,烈度也不会太大,至少不会出现太强烈的动作以使国家受到损失来让徐想失败。
李泽猜到徐想的意思,不过他也愿意支持徐想。他很想看看,徐想到底能走到哪一步。经过多年的培养与熏陶,这些从来不曾在上帝视角看过这个时代的土著人物,能否走出一条他所希望的路来。
自己已经打开了笼罩在他们思想之上的那一层铁幕,剩下的能走多远,就不是李泽所能控制了的了。
说句实话,别说全国上下,整个朝廷,众人齐心,就算是只有一半的人拼命反对李泽来做某件事情的话,李泽除了屈服或者别出蹊径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
因为即便是皇帝,他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他的权力幅射的宽度和深度也是有边界的。他的意志的延伸,终究还是需要通过这些人去完成。
所谓独夫,下场都是很悲惨的。
农业,工业,商业,金融,财税,民政,几乎所有与经济相关的事务,都划归到了经济发展委员会,这个位置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徐想不想失败,李泽却是容不得他失败的。
徐想之后,第二个走进李泽大书房的是杨开。
这个昔日只想升官发财的小官僚,如今早已经改头换面,义兴社的副社长的头衔,便足以让他成为这个帝国的核心人物。而且他也是李泽的最忠心的下属之一。对于这一点,李泽从来不怀疑。
杨开个人的能力,在人才济济的大唐朝廷上来说,委实是算不得出色。但如果一个人,可以十几年如一日地浸淫在某一件事上,反复地做着某一件事,那他,也足以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了。
杨开便是这种人。
这十几年来,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投诸到了义兴社的建设当中。
曹彰负责理论,他负责架构以及将这些理论推广出去。
不得不说,他成绩斐然。
如今,一百多万义兴社员,已经成为了李泽统治大唐的基本盘。而这一百多万义兴社员中的绝大部分,也都成为了新大唐的官员。
这一次的代表大会,确定了义兴社代表千千万万的大唐子民执掌国家权力,也就代表着只有义兴社员,才能进入到官僚阶层之中,而一手架构了整个义兴社的杨开,无疑是最了解这些人的。
对上杨开,李泽就直接多了。
“做事,便先要选人!”李泽道:“义兴社员的身份,是以后成为官员的一张门票,那么毫无疑问,会有无数的人会蜂涌而来,而这些人中,有多少人是真正地抱着为国为民的想法却是值得商榷的。指不定有很多,便是冲着升官发财四个字而来的。”
“这是不可避免的!”杨开道:“所以,这一次义兴社代表大会之后,我准备要进行一次整风活动。陛下不是说过,我们义兴社员,要拥有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吗?那么这一次,我就要大张旗鼓地来进行一次。有问题的,现在说出来,还可以既往不咎,但如果被查出来,那就得严惩了。”
“的确是时候了!”李泽赞同地道:“我们走到这个阶段,很多人已经很满足了,觉得可以享受了,这股风要不得。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旦脑子里这根弦儿松了,那坠落下来的速度,完全就超出你的想象了。沈从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啊!要告诉所有的义兴社员,我们离真正的成功,还远着呢!即便在我们的治下,贫穷得连饭都吃不上的人,家里几个人合穿一条裤子的人,不在少数。不说东北,西域这些地方了,即便是中原地区,关中地区,下去走一走,看一看,便会发现处在这一阶层的人,还大有人在。他们的存在,就是我们义兴社员的耻辱。”
“陛下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大刀阔斧,真刀真枪,要让有些人流汗,有些人流泪,有些人流血!”杨开脸色有些狰狞地道。“我们必须保证我们义兴社的纯洁和干净。”
“你负责人事。”李泽看着杨开道:“虽然只管着行省一级以上的官员,但这些官员,却是最为关键的。各省主官、各卫大将军需要朝廷整体权衡,但对于副贰以下的人选,人事委员会却有着绝对的发言权,相比以前,你的权力,是急剧扩大了,杨开,你在这个位置之上可要坐稳,不要让我失望。”
“陛下放心。我是什么人,这些年来,您也了解。”杨开笑道:“我这一辈子,已经是足足的了,剩下的时间,就只想着努力地做些事情,跟在您的身后,名垂青史呢!”
“陛下,现在义兴社还只有一百多万人,相对于我们治下的子民,我觉得还是太少了,我觉得,我们还要大力发展社员。”杨开道。
“不必着急!”李泽摇头道:“宁缺勿滥。要严格控制进入的人选,除非这个人真得很优秀。我也明白你的顾虑,随着我们控制的区域越来越大,需要我们义兴社员进驻的地方会越来越多,人手肯定是缺的,但是你可以考虑一下预备社员的事情。这些人,虽然还没有正式加入,但却可以先拿进来做事。做得好了,顺理成章地加入,做得不好,正好就此去除,一举两得。”
“如果能把这些人也拿进来的话,那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觉得,这批人,就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什么东北,西域,先去磨砺一番,大浪淘沙终得金。”
“怎么安排,是你们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李泽笑道。“但是你们人事委员会,在坚持自己原则的基础之上,还要是充分尊重各路主官们的意见,我们最终的目的,是煅炼出一批真正的为国为民的好官员的。把最合适的人,放到最合适他发挥才能的位置之上,才是你们应该考虑最多的事情。你想想,要是让李瀚去管经济,那会出现什么状况?”
杨开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然,我们会成为其它各委员会最有力的臂助的。”
权力向来是一剂甜蜜的毒药,一旦陷入其中,便很难自拔。李泽虽然现在开始分权,开始用一个集团的统治来代替一个人的统治,但他仍然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无他,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是在拔苗助长。本来在这片土壤之上,还不具备这样的一种底蕴,自己却硬生生在一片生土地上想种出来丰收的庄稼。
如今,种子种下去了,接下来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却还需要他来竭心尽力地维护。以使这棵大树真正成材,而不至于长歪了。但他想要做到这一点,便不能真正的大撒把,即便是形式上大撒把了,暗地里,自己还需要能在必要的时候一锤定音。
那么,人事,军权,这两大权力,他就必须要控制在手中。
军队不用说了。
而人事交给杨开,也是让他最为放心的。
因为杨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自己的想法,一切都是以李泽为主的。
当然,除非必要,李泽不会动手,哪怕他们犯了错误,但只要未动其根本,这些错误就是允许发生的。
人生,便是在一场场磨难之中慢慢成长的,不经历坎坷,是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能顶天立地的人的。而一种政治制度,也是需要在一次次的错误和损失之中,来慢慢地纠正,完善,也只有这样,最终形成的,才会是最适应大唐帝国的。
杨开过后,李泽接见的是文教卫生委员会的主席章回。
“章公,以后还要多多劳累了!”李泽亲自起身,为章回倒了一杯茶。然后随意地坐在了茶几边的椅子上,侧身看着章回,笑道。
“陛下但请放心。”章回拱手回应。
“很多人认为,文教卫生是这几个委员会之中,最没有实权的一个部门,也是最容易被所有人忽略的部门,但他们却不知道,我李泽,最看重的,就是文教卫生了。”李泽看着章回,一字一顿地道。
章回微微一怔,在他心中,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相对于经济,人事,军队,监察,情报这些部门来讲,文教卫生的确是影响力最小的一个委员会了。
“愿闻其详!”他看着李泽道,凭他对李泽的了解,李泽绝不会为了恭维他,便说出这番话来,既然这么说了,就必然会有一个说法的。
“无他,唯两句说!”李泽目光炯炯地看着章回道:“文明其思想,野蛮其体魄。”
文明其思想,野蛮其体魄!
章回细细地咀嚼着这两句话,愈是细品,愈觉得余味悠长,久久不绝。
“这是一篇大文章!”虽然还没有完全体会李泽的意思,但这并不妨碍章回立即便下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是一篇绝大的文章,大到我们永远也做不完这一篇文章。”李泽道。“先来说说后一句话吧!什么叫做野蛮其体魄!”
章回点了点头。
“章公知道现在我们大唐的婴儿夭折率是多少吗?”李泽问道,没有等章回答话,李泽接着道:“去年统计的数字是三成。触目惊心啊,这还不算那些深山老林以及一些极偏远地区,没有算上东北,西域,以及中原,关中地区,仅仅是我们原本的核心区域之内。如果把这些地方都算上了,这个数字会更恐怖的。”
说到这里,李泽仰天叹了一口气:“十余年来,我们在医药一道之上投入了很多,但从现实情况来看,仍然远远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医师,需要更多的医馆,需要更多的更便宜的药材。”
“相比过去,已经很好了。”章回安慰道。
“不,我们只能和自己比,不能和过去比!”李泽道:“这也是我为什么并不急于向南方发动进攻而想要停下脚步,先解决内部的一些问题的原因之一。看起来花团锦簇的大唐,内里实实在在的仍然是千疮百孔的。把打仗的钱,如果用来做这些事情,哪怕就是停顿一年,所节约下来的经费,也能让我们的医药事业,再上一个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