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fr7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讓世界變異了 線上看-第七百三十章 剝奪-zs5ex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嘘!小点声吧。”另有一名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的男子口音响起,透出紧张,“人家毕竟是来帮助老祖重生的,况且,天庭的人,傲气一些也正常。”
“若非有天庭的身份,他敢在首领面前指手画脚,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
原先那人悻悻大叫,透出不满。
肖沐透过石头,清晰的感应到这两人的实力高低,不过是凡境修为,没入真境。
只要没入真境,对肖沐来说,就算不上敌人,甚至连能量点都算不上。
神念从身上涌出,城隍威权直接释放出去,对着石头后面的两人镇压而下。
那两名生死宗的男子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就被镇压在了地上。下一秒,肖沐身形越过石头,出现在两名生死宗男子面前。
看到肖沐,这两名男子的脸上立刻露出惧色,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恐。
肖沐是泰甲帝君亲口下令要诛杀的人,这两名生死宗的男子无疑认出了他的身份。
肖沐并无向这两名男子询问的意思,屈指分别对着两人一弹,真实之力如剑飞出,直接刺入两名男子大脑,瞬间结果了两人性命。
紧跟着,两团阴影从两人体内飞了出来,这是阴魂。
肖沐伸手一抓,就把这两团阴魂抓在手里,使用神念闭着眼睛沟通起来。
不久,肖沐睁开眼睛,对着两团阴影一吹,这两团阴影就烟消云散。
通过刚才的沟通,肖沐得知,两名男子所说的天庭使者,就是不久前自己看到的从锦海花园使用遁术离开的那人。
而锦海花园内部,就是生死宗的聚集地,主事者是汪余和刘尽两名神灵境强者。
汪余和刘尽两人从生死宗的上层手中得到一张名单,奉上层之命到般若域和菩提域掳掠名单上记者名字的人。
至于为什么要掳掠名单上的人,两名男子实力太低,无法接触到高层机密,因此一概不知。
那名天庭使者的身份,两名男子同样也不清楚,只知道其是报应系阴神。
天庭使者到锦海花园的目的,则是向汪余和刘尽传达命令。至于命令的内容,两人又不知道了。
“锦海花园中除了汪余和刘尽之外,没有其他强者,既然这样,我就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了。不过,也要防止这两名凡境异变者地位太低,无法参与高层机密,花园中有隐藏高手却不知道,嗯,最好还是不要太张扬,看情况随机应变。”
此时,因为击杀两名生死宗凡境男子耽搁时间,灵血所化小人已经走出了肖沐的视线,看不到了。
肖沐并无寻找小人的意思,一直望向锦海花园的深处,下一刻,他直接展开身法,向锦海花园深处两名凡境男子提供的汪余和刘尽的位置行去。
轰隆!
才刚刚走出没有几步,脚下,突然发出惊天动地一般的巨响,大地晃动,喀拉一声,肖沐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裂缝,这裂缝深不见底,直接把地面分割成了两块,而肖沐本人,此时正处在巨大裂缝当中,身体不由自主的下沉。
“土地神位业!”
肖沐心念一动,立刻就意识到这是有人在使用土地神位业在偷袭自己。
但紧跟着,这个念头才刚刚产生,肖沐所处的位置突然黑了下来,仿佛有一团巨大的乌云遮住了高天,沉重猛烈的感觉从头顶的天空传来,一座黑山从天而降,对着肖沐头顶砸落,直镇而下。
“山神!是汪余和刘尽到了。”
头顶而降的巨山让肖沐意识到有人在施展山神位业,拔山对自己展开镇压,配合刚才土地神位业的大地裂开,这让肖沐立刻就猜到偷袭自己的是汪余和刘尽两人。
他不清楚汪余和刘尽是怎么发现的自己,联手对自己展开偷袭,不过,他也没有兴趣多想。
“嗡!”
肖沐心念一动之下,金色的城隍相出现在自己头顶,城隍相全身爆出金光,神灵的力量尽情绽放,在此城隍相的左右双手之中,分别有生死簿和判官笔。
“起!补!”
肖沐双手分别对着从天而降的黑色巨山和大地裂缝一指,头顶城隍相威严肃穆,神灵的威权呈环状向外释放出去。
咔嚓,轰隆!
异响分别从头顶和地底传来,高山飞走了,大地也在瞬息间修补完整。
“城隍!你……你是谁?”
“你是肖沐?”
惊呼声分别从肖沐左侧和右侧传来,两名男子的声音中在惊讶之外还有慌乱。
“汪余,刘尽。”
肖沐脚下金色遁光闪烁,施展土遁术略微后退,于是瞬息之间,两名男子出现在他前方。
这两名男子,右侧一人看外形大概四十来岁,长着一脸络腮胡子,身上不断释放出生和死的气息,境界处在神灵境中期。
除此之外,在此人头顶,是一尊金色的土地神相,土地神头戴紫阳银霞冠,不断释放出紫色神光。而在土地神相身周,黑白二色的生死之力交织,形成一个个生死球飘忽不定。
左侧那人看起来却只有二十岁不到,想当年轻,神情中不经意透出乖张。
这人身上同样释放出生死二力,境界却处于神灵境初期。
而在此人头顶,则是一尊金色的山神相,山神相身穿紫虚银霞袍,紫光闪闪,神圣的威权不断释放出来。
同时在这尊山神相的身体周围,一样有黑白之力交织,形成生死球飘忽不定。
这两人,显然就是驻留在锦海花园中的生死宗强者汪余和刘尽。
汪余和刘尽也认出了肖沐,对肖沐境界的提升感到惊讶无比。
“肖沐,你……你什么时候成了城隍?”
“你居然拥有城隍位业?”
两人几乎同时大叫,对肖沐的城隍位业意外到极点,一副怎么都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是汪余,你是刘尽。”
肖沐的目光分别从汪余和刘尽身上扫过,淡淡道:“躲藏的倒是挺隐蔽的,难怪我人间的异变者一直找不到你们,原来躲藏在锦海花园里面。”
“不过,我这次来,是为了你们身上的神宝,交出来吧。”
话毕,肖沐直接出手,双手向前一伸,头顶城隍相便大放光华,阴神的威权再一次尽情释放。
而在城隍相的双手之中,生死簿和判官笔突然闪亮起来,黑白二色的生死之力所化神光冲天而起。
下一刻,在肖沐的双手之中,生死簿和判官笔同时化形而出。
轰隆!
沉重无比的城隍威权从天而降,直接对着汪余和刘尽两人镇压过去。
“快走,他是城隍威权,咱们挡不住。”
汪余大叫着招呼刘尽,自身却在第一时间向后退却。
但是肖沐的城隍威权来势太快了,两人才刚刚开始后退,就被赶上,沉重的威权直接从天上镇压下来。
喀拉!
汪余和刘尽两人双膝突然一弯,像是被巨山压在了身上,骨骼发出似乎要断裂一般的声响。
而两人头顶的山神相和土地神相则更加不堪,被城隍相一镇,就立刻剧烈晃动起来,像是下属见到了厉害上司,全身战栗,畏惧至极。
“一起挡住。”
汪余大声咆哮,生死二力像是黑白两色烟云一样不断从体内飞出,紧跟着又钻进身体里面,融入到了皮肤。
他的皮肤立刻发生了变化,变成了黑白二色,生死之力在其中流淌,生和死不断变幻,他的身体似乎获得了无尽修复的能力。
刘尽的情况也差不多,在汪余大吼的同时,和对方一样的选择了爆发,所不同的只是,其生死二力化作黑白两色烟云从体内涌出之后,却直接冲着头顶的山神相去了。
山神的威严释放而出,紫虚银霞袍不断闪烁,紫光一道道流淌,刘尽的身上,立刻便披上一件紫色霞衣。
这是紫虚银霞袍的幻化,护持住其身体。
轰!
肖沐双手扬起,同时掷出了双手中的生死簿和判官笔。神圣的力量在其头顶汇聚,生死簿和判官笔在天空中变得巨大无比,虚悬于城隍相的头顶上方。
而紧跟着,肖沐头顶的城隍相也跟着变大,瞬间变成了几十倍上百倍大小。
这金色的巨大城隍相突然睁开了双眼,用力往下方汪余和刘尽两人的神相一瞪眼。
至此,土地神相和山神相就变得渺小无比,在巨大城隍的注视之下瑟瑟发抖起来。
“你……你还有城隍之宝生死簿和判官笔?”汪余的面色扭曲了,死死的盯着空中巨大的城隍相和生死簿判官笔。
“你……你哪来的这么多城隍之宝?”刘尽的声音里透出惶恐。
肖沐的强大,再一次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竟不仅有已经成为了阴神中的城隍,还同时拥有城隍之宝生死簿和判官笔。
肖沐懒得理会这两人,心念一动之下,噗啦一声,天帝印和大令旨便同时从体内飞了出来,飞到巨大城隍相的头顶上方。
金光洒落,至高无上的意念从天而降,于是肖沐的城隍相,体外金光中又开始弥漫出紫气,释放出部分帝之威严,从原本的普通城隍,变成了拥有一部分天帝威权的钦差城隍。
这帝之威严一出,汪余和刘尽两人就被彻底镇压了,两人的身体包括头顶神相都再也无法移动一丝一毫。
“你……你……肖沐,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该死的,放开我啊……”
汪余和刘尽被肖沐的实力吓到了,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冲着肖沐大叫,但被肖沐镇的死死的,不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剥夺!”
城隍相伸手对着汪余头顶的土地神神宝紫阳银霞冠一指,嗡,至高无上的意念落下,伴随着城隍威权覆盖在土地神神宝紫阳银霞冠上。
下一刻,那紫阳银霞冠就失去了光华,变得暗淡,直接从汪余头顶的土地神神相头顶上飞了出来,一直向肖沐飞去。
肖沐把手一伸,这紫阳银霞冠就落在了他的手上。
“你……你夺走了我的紫阳银霞冠……”
汪余脸色发黑,神情都扭曲了,刚才被肖沐镇压,他还只是惊恐,如今神宝被夺,却立刻惊恐到极点。
“剥夺!”
肖沐并不理会此人,控制着城隍相再次冲着汪余一指,这次,却是指向汪余头顶的土地神相。
肖沐要借用城隍威权外加天帝印和大令旨中蕴含的天帝威权,一举剥夺汪余的土地神位业。
“轰隆!”
金色的土地神相在汪余头顶晃动,立刻就被撼动了,摇晃不已,试图飞离汪余的身体。
“啊~”
汪余显然感应到了自身土地神相有要飞离自己身体的趋势,面容扭曲了,不甘的大声喊叫,拼命之下,其全身的皮肤都爆裂了,七窍中同时有黑白色的血液溢出,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狰狞到极点,仿佛恶鬼。
但在其拼命之下,所有的神念也在瞬间从体内飞出,像是洪水一样冲入头顶的土地神相里面。
“轰隆!”
土地神相在城隍威权配合少量天帝威权的镇压之下,像是大风中被吹的随时都有可能断裂的小树,摇晃的极为剧烈。
但尽管这样,这小树根基稳固,大风却始终没有将其吹断。
“哈哈!”
彻底变成了血人的汪余发出狰狞的大笑之声,“肖沐,你真以为能夺走我的神灵位业,可惜,你夺不走的,我死也不会让你夺走。”
呵呵!
肖沐暗暗撇了撇嘴,并没有理会神情狞恶,似乎已经疯狂的汪余。
神兵、神宝和神灵位业这几样和神灵有关的东西,最难剥夺的就是神灵位业。
而自己暂时无法剥夺汪余的神灵位业,很有可能只是因为对方境界高出自己,而自己的天帝印和大令旨都还没有再次异变,暂时还处于阴神层次的缘故。
但这并不能影响到他,心念一动之下,目标立刻从汪余身上转移到了刘尽身上。
“剥夺!”
巨大的城隍相伸出巨指对着刘尽山神相身上穿着的紫阳银霞袍一指,城隍威权和少许天帝威权同时释放出来,那紫阳银霞袍立刻便从刘尽的山神相上飞出,落在肖沐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