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ivr优美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469章 非離:我的牙超白!讀書-o94is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等章鱼把东西一一放进麻袋,池非迟又把麻袋绳子拉了拉,绑到非离背鳍上。
“辛苦了!”非离回头跟离开的章鱼群说了一句,又带着池非迟往上潜了一些,朝一个方向游去,“呼……找这些多脚的生物还真不容易,还好,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水就没那么深了。”
下一个地方,确实不算太深。
池非迟用潜水手电筒照了一下。
前方是一艘沉船,在岁月腐蚀下已经缺损了大半。
非离带着池非迟往沉船中央去,找了个地方停下,“主人,下面有金闪闪的金块和很好看的宝石,被泥埋起来了,我听人类说,这两样东西很值钱,给那个孩子装一麻袋吧,你喜欢什么也随便装,我可以帮忙带上去……”
池非迟找了绳子,将非赤待的箱子也绑好、固定在非离的背鳍上,拿着剩下的两个麻袋往下方潜去。
装一麻袋……嗯,措辞很豪气。
在一层薄薄的泥下,有十多个还算完好的大木箱,看制造风格,应该不超过一百年,还有一些珠宝、金制工艺品被箱子或者木板压住,没有被卷走。
池非迟先按非离说的,装了一麻袋金子、珠宝,绑到非离背鳍上,又挑了两块最大的宝石,丢进最后一个麻袋里。
“嘿,”非赤顿时懂了,乐道,“这是给快斗带的!”
“快斗是什么动物?”非离好奇。
“咬起来口感特别好的人类。”非赤恶趣味道。
“是吗?”非离道,“那我改天也咬一口试试。”
池非迟:“……”
别……要是被非离咬一口,快斗就没了。
“不行不行,”非赤忙道,“你太大了,牙齿还那么尖,被你咬一口,他就死定了,他不能死……”
非离:“好吧,那我不咬了。”
池非迟突然有种在陪两个小孩子玩的感觉,再次压下对非墨的思念,继续翻箱子。
他没打算把这里的珠宝、金子带走,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开箱。
两个被海水腐蚀得看不出原样的小号铜像,一堆破布。
开箱。
一箱堆砌整齐的金块。
开箱。
一堆被腐蚀得奇奇怪怪的金属制品。
开箱。
一些大大小小的金银制首饰珠宝。
开箱。
一团融入海里的黑色烟雾……
烟雾?
池非迟伸手碰了一下那团被海水稀释开的黑色。
有颗粒感,也不知道原本是什么东西。
开这种箱子比拆宅急便有趣多了,不打开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就算打开了,也可能认不出原本是什么。
开完箱子,池非迟又到其他地方转了转。
从船上的痕迹来看,沉没的时间不超过两百年,应该是在海上遭遇了暴风雨。
而从货物来看,似乎是某个富豪或者一群富豪搬家。
除了一些贵重的珠宝、金块,还有一些小孩子、女人的用品的残片。
当然,也散落着一块块已经不完整的骨头。
15岁左右的女孩、40岁上下的男性、40岁上下的女性、30岁左右的男性、还有不满10岁的孩子……
看船上的一些痕迹,池非迟大概可以还原出当年的场景。
一个暴风雨的夜晚,从远处来的一艘货船在风雨中出了故障,缓缓下沉。
大厅里,男人在绝望中变得疯狂,用枪杀了三个女佣,而不满10岁的男孩被吓得躲在桌下。
装着宝石和金子的房间,几个贵妇人还在祈祷,根本没想过赶紧逃生。
船长带着两个人在坚守,剩下的水手或许是到了甲板上,或许是在往别处奔逃。
有一个房间里,年轻男人和年轻女人一直陪伴对方到最后……
那道破损的门上,门锁被一把大锁从内部锁上,而男性白骨堆里还有一截已经被海水腐蚀得破烂的绳子。
也就是说,在灾难来临前后,那个男人就已经被囚禁了,而且门是从内部锁上的,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那个和他一起待在房间里的女人。
然后,船彻底沉了。
一些人被海水卷走,一些人跟着沉船埋葬在大海中。
经过岁月和海水的腐蚀,大厅里的男人化成白骨,被腐蚀得看不出这是枪支的凶器落在旁边;来自不同三个女性的白骨、墙壁上的弹孔、白骨间裹杂的衣料碎布,见证了三个女佣的悲惨经历;船彻底沉没的时候,那个不满10岁、身份不明的男孩,在涌入船舱的水的压力下,被桌子死死顶在角落,桌子挤断了他的肋骨,经年累月之后,那具留在残缺桌子旁的尸骨,肋骨上因外力遭成断裂的痕迹还是那么明显……
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疯狂、嚎哭、歇斯底里,像是静默的画片,但画片上写满了血淋淋的‘残酷’两个字。
池非迟转了一会儿,发现氧气消耗得差不多之后,才带着最后一个袋子离开,搭非离的顺风车离开。
回到海面时,太阳已经西斜,海上波光泛着红橙色光芒。
非离将脑袋搭上游艇甲板。
池非迟把三个麻袋搬上游轮,一个装尸骨的,一个装满了珠宝,还有一个像是没装东西一样干瘪。
“主人,你不多拿点吗?”非离看着池非迟搬麻袋,“你们人类都很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吧?”
池非迟头也不抬道,“不想拿,想拿的时候再说。”
“那要不要我帮你守着?”非离道,“不守着的话,过两年可能就会被人拿走了哦。”
“不用,能有人拿走就拿走,”池非迟进船舱重新拎了个氧气瓶,“走了,捕猎去。”
非赤很激动,总算到捕猎时间了。
非离也很激动,入海后,就开启了‘唱跳’模式。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有主人的小非离~我是非离~非离~离~……”
非离左边游游、右边游游。
待在箱子里非赤:“……”
“啦啦啦~找一只漂亮的大鱼做晚餐~啦啦啦~……”非离转着圈圈游。
非赤:“……”
虽然非离的声音很好听,但这么唱着,不累吗?
非离翻滚翻滚,黑白色转成圈,继续唱道,“啦啦啦~和小伙伴一起去捕猎,非离看见的猎物都别想跑……”
箱子里,非赤突然跟着调子开始唱,“啦啦啦~跟着非离去捕猎,捕到漂亮的大海鱼,一口吃不下,让主人帮忙剁成块……”
池非迟:“……”
想唱歌没问题,但能不能唱一点他能听的?
他要求不高,实在不行,《铃儿响叮当》也是可以的。
乱七八糟的歌声飘了一路,二十多分钟后才消停。
非离躲在一处珊瑚礁后,“嘘……看见猎物了吗?”
“哪里?”非赤在箱子转,期待问道,“猎物在哪里?”
“那边呀,”非离悄声道,“左边远处过来的那个胖家伙。”
胖家伙?
非赤转头看去。
下一秒,僵在箱子里。
果然很胖……
前方,一个庞然大物在游动,尖头,呲着雪白的牙,有它一万个……不,很多很多个它那么大。
池非迟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游动的鲨鱼。
请找个他和非赤能吃的,谢谢。
“等会儿我先冲上去撞晕它,”非离兴奋讲着捕猎方案,“然后你们过去直接咬,想吃多少咬多少……”
池非迟抬手敲了敲自己的潜水面罩。
别说他不想咬,想咬也咬不到好不好。
非离懂了,又提醒道,“那我冲上去撞晕它,然后把它拖到主人的小船那里一起吃……”
池非迟摇头。
非赤也摇头,汗了汗,“那个……非离啊,这个太大了,我们去找小鱼好不好?”
“好吧,其实蠢鱼没有这种胖家伙好吃……”非离勉强放弃了这只猎物,往一个方向游,“那我们去打小鱼,就去主人的小船附近打,打完你们可以搬去船上吃,主人,我们可以试试我一直想试的一种打猎方式……”
十多分钟后……
池非迟在海里驱赶着鱼群,逼着鱼群往上游。
这是虎鲸的捕猎方式之一。
一只虎鲸在下方驱赶鱼群,一只虎鲸在上方接近海面的地方,等鱼群接近,用尾巴拍晕。
只是非离可能忘了,他是人类,没有虎鲸那么大的体型,没法搅动海水吓鱼,要赶一个有上百条鱼的鱼群……很辛苦。
不过非离一直都是自己捕猎,恐怕从来没有试过这种跟同伴一起合作的捕猎方式,他就当陪非离玩了,还能锻炼身体。
忙活了一会儿,鱼群总算被驱赶到非离附近。
非离快速冲上前,尾巴狠狠砸向鱼群。
一招,搞定!
一条条被拍晕的鱼翻了肚皮,往海面上飘去。
箱子里,非赤看完了非离的‘暴力行径’,又呆呆看着密密麻麻往上飘的鱼,“主人,非离也能拍这么多个我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往海面上游。
绝对能,还是拍扁那种。
……
一群鱼,非赤和池非迟分了一条,剩下的都进了非离口中。
在池非迟烤鱼的时候,非离又自己跑去打了几只体型颇大的鲶鱼,拖到游艇边,还特地叼到甲板上,似乎打算和池非迟、非赤一起开餐。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海面一片漆黑。
游艇甲板上亮了灯,池非迟将切好的鱼块给非赤,自己吃着烤鱼。
非赤一口一块鱼块,一口一块鱼块……
非离一口一条大鲶鱼,一口一条大鲶鱼……
分分钟搞定,再凑到一起看着池非迟吃鱼,顺便闲聊。
非赤:“人类吃东西很慢的……”
非离:“很可爱!”
非赤:“可是还是好慢,非离,你们吃东西也是吞的吗?”
非离:“那是因为今晚的猎物太小只了,遇到大个我就用咬的,对了,我的牙齿超白~”
非赤:“呃,你不用特地张嘴给我看……不过你还真厉害啊,主人还有一只和你很像的动物,不过它在陆地上生活,人类叫它大熊猫,主人给它取名叫团子,也是黑白色的。”
非离:“它也能抓很多小鱼吗?”
非赤:“大概不能吧,它长得圆圆的,有点呆,喜欢抱着竹子啃,很可爱,虽然有时候会很凶地吼,但它应该只是吓唬人,不会捕猎,人类觉得它很可爱,它想吃什么都会给它……”
池非迟动作一顿,没说什么,继续低头吃鱼。
非赤对团子好像有点误解。
算了,让非赤觉得战力榜还有个给它垫底的也好,不然就太打击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