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282.奇幻、科幻與惡毒之種閲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火焰凝聚成一团火球,闪电在其中流窜着,如同陨石一般从天而降。
在降落的同时夹杂着嘶嘶雷声,在坠地的一刹那,雷蛇乱走,带着灼热的高温一瞬间清空了游作和岛直树面前的所有。
那是被压缩到极大密度的数据,在摩擦之中爆发出的火花和电弧就清空了四周的一切琐碎和肮脏。
游作和岛直树目瞪口呆,两个人都像是石化了一样不知所措。
乖乖……我们还是生活在现实中吗?
火焰伴着雷蛇乱走,在接触到那些丧尸的瞬间就将其吞噬,化作了灰烬。
在火焰与雷电同时击中了地面的瞬间,一道人影也跟着从火球的中心现身,一手持着嘶嘶闪电的金边黑剑,一手持着燃烧火焰的斩刀。
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游作心中算是松了一口气。
“果然是你……”
听到游作的声音,那个人转过头,还在燃烧着火焰的长刀扛在了他的肩膀上,扭曲了空气,让两人一时间都没有看清楚他的脸。
“帕斯!”但是游作还是叫出了他的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岛直树被吓了一跳,随后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个扛着大刀的背影,“汉诺骑士的前大将帕斯?”
加个“前”字就以为我会舒服吗?
帕斯在心里吐槽了一声,随后依然没有忘记正事,而是一脸狐疑的问道:“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你指什么这里?”
就在这时,一只丧尸中的漏网之鱼似乎反应了过来,尖叫一声然后……径直朝着帕斯冲了过来。
“这里不是你们日常生活的世界。”
“这里是什么地方……”游作忽然间想到了最近轻文中比较大火的异世界穿越类题材,“难道说……”
“你以为这个世界是奇幻的,然而并非如此,这个世界是科幻的。”
帕斯举起了手上的刀,另一只手上的剑也在闪烁着电弧,随后刀剑相交,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猛地朝前方挥去。
“等一下!”看到了帕斯要放大招,游作急忙想要阻止,然而却慢了一步。
电弧与火焰交织成一个硕大的火球,沿途撞碎了前方的一切,无论是“丧尸”还是地面,都在这一击之下灰飞烟灭。
火光照亮了来不及反应的草薙翔一惊恐的脸,并直接划过了他的身体,让游作庆幸的是,草薙翔一及时躲开了……
及时吗?
不,因为那道火光,还是划过了他的身体,焚烧了他的大腿并将其化作虚无。
“草薙哥!!”
游作正要冲过去的时候,一把剑横在了他的面前。
“别过去。”帕斯语气僵硬,似乎很不适应干这个工作,“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怎么会……”
“你看看他的腿!”
游作转过头去,目光聚集到了草薙翔一的大腿上,却看到在被烧断的位置,流出来的并非是鲜血,而是白色的凝胶。
“额啊啊啊啊!!!”
那滩白色的凝胶想要重新凝聚成型,却不断浮动着,滚动着,却无论如何都拼凑不起来,似乎缺失了很重要的类似“骨骼”的部分一般,就是一滩散着的胶状物。
“草薙哥……”游作茫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草薙翔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都看到了!”草薙翔一咬着牙,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你看到了那就看到了!如果还是同班的话,那就过来扶我起来!”
游作想要过去问个究竟,然而,帕斯的剑依然横在他面前,不让他再靠近一步。
“那家伙不是草薙翔一了。”
再不解释,帕斯有预感会发生非常操蛋的事情,“那家伙的内部已经换了……你可以理解为,他只是一头怪物,一头披着你草薙哥外皮的怪物。”
“草薙哥的外皮……那草薙哥呢!?”游作瞪大眼睛,“草薙哥现在怎么样!?”
果然,事情变得越发让自己恶心了,和这些普通人解释这些问题让自己恶心,眼前这些劣质的网络生物,更加让自己腻歪到不行。
“你的草薙哥……嗯,这么跟你说吧,猎人打完猎物,将皮剥下来,那猎物会怎么样?”帕斯百无聊赖的解释着。
“难道说……”
游作猛地瞪大了眼睛,看向倒在那里发出一阵阵低沉笑声的草薙翔一。
帕斯用刀指向了草薙翔一,“没错,你的草薙哥被这头怪物吃下去了,从你草薙哥那里接受完整的记忆和人格之后,就意味着他已经被彻底的消化掉了。”
“不可能……”
“别想着过去哦。”帕斯用剑阻止了游作,“你过去的话,那家伙就会放弃这个外壳,钻入你的身体里然后接受你的记忆,至于为什么,因为他现在的外壳已经承受不住他的生命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草薙翔一咧着嘴说道,“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下等生物,连数据垃圾都算不上的低层次存在,也配知道我是谁吗?”帕斯轻蔑的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
出乎意料的,草薙翔一并没有因为帕斯的嘲讽而愤怒,反而一脸的兴奋。
这个样子让帕斯脸上的镇定收敛了起来,重新变得凝重,“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草薙翔一用双手撑着身体,从地上缓缓的站起来,失去了一条腿,虽然动作很慢,但是脸上的笑容带着肆意和张狂越来越强烈。
“playmaker!”草薙翔一说道,“你知道,我究竟是谁,是什么东西吗!?”
“……”看着不断从草薙翔一体内用处的白色凝胶,游作沉默下来,就算再怎么不敢承认,他也必须说,此刻在草薙翔一身体中的不再是草薙翔一的灵魂,而是另外一头……
怪物!
鬼 影 實錄
“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艾喊道,“吓得本大爷小心脏还是一蹦一跳的!”
“我是伊卡洛斯!是link vrains中活着的生物!现在,我脱离了网络,占据了人类的身躯,并以人类的身份站在你面前了啊!Playmaker!!!”草薙翔一吼道。
“伊……伊卡洛斯!?”艾被吓了一跳。
“伊卡洛斯!?King的伊卡洛斯!?”游作向后退去,果然!果然是King做下的事情吗!?
游作不自觉的倒在了地上,呆呆的看着伊卡洛斯的方向。
“playmaker?”岛直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而帕斯的眉头越皱越深,他有一种直觉,此刻,这只伊卡洛斯所说的事情,恐怕和King脱不了干系,而且……是得到King的授意之后,他才敢揭发这件事情的!
所以,这又是King的另一个阴谋!
帕斯手上的火刀光芒逐渐炽热。
“playmaker!你们身边这个家伙,貌似知道很多,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这里是什么地方,而他手上那两把武器是什么,为什么他会使用超越人类的力量……这些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啊……”艾看向了帕斯,“确实……”
帕斯的目光猛地看过来。
“没什么。”艾迅速收回视线。
“他的确知道很多,但是很可惜,他看起来并不会告诉你们……”草薙翔一喊道,“playmaker!我来告诉你答案!因!为!啊!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假的!现实也好!Link vrains也好!统统都是假的!”
“假的?这是什么意思?”岛直树一脸莫名其妙。
而游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逐渐惊恐起来,他似乎回忆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痛苦、饥饿、寒冷……被困在一个狭小的囚笼中,只有这三个词与自己为伴。
“playmaker大人!?”艾感觉到了,游作此刻的状态不太对劲,这自从自己和游作重逢以来,他又一次见到了这个如同幼年时期一样软弱无力的“playmaker”。
“没错!你想到了吧?Playmaker!你,从始至终都没能从那个房间中逃离!就如同那个时候一样!只不过,这里是更加冰冷和残酷的‘现实’啊!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火焰画成了一条细线,穿透了草薙翔一的身体,带着完成任务后的满足,草薙翔一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来。
随后,那个象征了“草薙翔一”身份的外壳逐渐消失,露出了内部白色凝胶的怪物,随后,这只怪物也跟着一起化作了数据的碎片,从这个世界中消失。
沧海一粟……
帕斯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火刀,需要杀死的怪物还有很多。
“这里究竟是哪里……”游作抱着脑袋说道,“还有,我究竟是什么……这个世界是……”
“原本我有给你解释一下的心思,”帕斯冷冷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游作,“但是我想了一下,这或许是那个恶魔期望看到的结果,不论你知道真相之后想做什么……”
帕斯一把将游作从地上提了起来,“请滚,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女 伯爵
“住手……不是,等一下等一下!”虽然一方是自己的偶像,自己有必要维护偶像的形象,但同时另一方……确认过眼神,是自己惹不起的汉诺骑士。
“playmaker大人他啊……只是迫切的知道真相而已!”岛直树只好上来打圆场。
“我啊,也只是迫切的期望你们滚蛋而已!”帕斯将岛直树也一起提了起来,一手拎着一个,朝着大厅的一面镜子走去。
这家伙,根本不想告诉自己真相!
游作想到这一点,挣扎起来,然而,帕斯的双手仿佛是铁钳一般,根本挣脱不开。
这一刻,游作的心中浮现出变成怪物的草薙翔一和稻草人的身影。
“回答我!”游作喊道,“稻草人那家伙是不是也在做着和你相同的事情!?”
“相同的事情?消灭那些垃圾吗?啊,那家伙还是挺好心的。”
听到帕斯那轻描淡写的评价,游作明白了,帕斯和稻草人一样,都是对人类的死活漠不关心的一类人。
“回答我!他们究竟是什么!?”
“他们自己不是回答了吗?有本事……”帕斯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去地狱找他们自己去问。”
强婚:女人别想逃
“喂!这话说得太无情了吧!?”
然而,艾的话音刚落,游作和岛直树两个人就像两条破麻袋一样被甩了起来,划过一道抛物线朝着镜子的方向飞去。
伴随着玻璃镜子破碎的声音,预料之中的撞击针刺疼痛并没有传来,最后一刻,游作看到的是镜子中转身离开的帕斯的背影。
两声落地的重响,游作和岛直树被摔得七荤八素。
四周被阴影笼罩,正在逛商场的人被从镜子中扔出来的两个家伙吓了一跳,但是当看到是两个人的时候,以为这是什么魔术一样,纷纷聚拢过来,拿出手机对着两个人拍照。
看到有阴影围拢过来,岛直树吓得连忙用手挡住脸,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里是正常的。
围拢自己的不是丧尸,而是对自己和游作形象感到好奇的路人。
“我们回来了!?”
逃出生天的岛直树心中一阵阵的激动,差点在心里对帕斯三跪九叩了,但是比起拜神,他又想起身边的真神真偶像……
“pl……藤木!”岛直树从地上爬起来,将游作从地上搀扶起来,殷勤的拍着游作身上的土问道,“藤木!你没事吧?”
“这样子像是没事吗?”有好事者说道,“赶快送去医院吧!”
就算是被围拢着,游作整个人也像是丢了魂一样,目光呆滞,眼神发直,不知道在想什么。
“诶!好的好的!借过!借过一下!”岛直树忙不迭的朝四周点头哈腰道歉的同时将游作从人群中拽了出来。
“这个世界是假的……”游作的脑海中盘旋着怪物草薙翔一的话,“我……从来都没能从那个狭小的房间中逃脱出来?”
“playmaker!”岛直树将游作带到了空荡荡的路上,才终于敢用敬称:“你没事吧?”
游作挣脱开岛直树的手,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
“没事的,”艾从决斗盘中冒了出来,“有我在呢,回家去吧,少年,已经很晚了。”
“额……”听到游作的AI这么说,岛直树有些迟疑。
紫魅学院的三公主与三王子
“你再跟着他的话,”艾说道,“没准还会遭遇到类似刚刚的不测哦……”
欠下的总是要还的
岛直树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恐起来,连连点头,“我……我知道了!那你们自己小心一点!”
“放心吧!Playmaker大人能应付得来……”
艾的回答并没有让岛直树放心,但至少能让他的良心放心……然后转头就跑,生怕跑得慢了下一秒就进入了那个诡异的世界。
“慢点跑哦,”艾说道,“小心跑太快了也钻进那个世界里了……”
岛直树的背影吓得一哆嗦,又放慢了脚步改成走路了。
“哎,这个小弟不行啊,”艾抱着手臂,直摇头,“如果是泰瑞斯小弟的话,兴许会因为担心直接跟上来,是不是啊,playmaker大人?”
艾抬起头看着游作,却发现游作的双目中只剩下了迷茫。
“playmaker?”
“让我静静吧……”游作说道。
“……哦。”不得不说,这个状态的藤木游作,听让艾担心的。
……
“父亲……”同样状态很异常的,还有被电脑叫来的鸿上了见。
坐在电脑的摄像头前,鸿上了见有些不敢直视镜头,他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心虚过,如果……假设一个如果,自己和名为“鸿上圣”的人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那么,自己应该如何自处?
更何况,眼前的“鸿上圣”,和记忆中的“鸿上圣”也许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呢?
“你……应该知道我把你找来是为了什么吧?”鸿上圣的声音从音箱中传来,让鸿上了见微微抬起头,随后缓缓的点了点。
“我……想了很多,”鸿上了见说道,“如果我和您不是父子关系的话,如果……我仅仅是您的假冒者捡来的话那么……”
被仿冒品捡来的?不孩子,情况比你想象中严峻得多……
“不,哪怕你与伪装成我的存在之间的记忆是假的,经历是假的,但是,为了维护人类世界的和平与安稳,这个重要使命的话,那么,我们之间是有联系的……了见,我们仍是父子。”
“是……”鸿上了见抬起头,终于露出了疲惫的笑容,“父亲……”
伤痕被弥补好了,但是,痕迹仍然存在,一颗怀疑的种子被种在了一个有着顽强意志的人的心里。
“会生出怎样的根系呢?”King坐在屏幕前,看着鸿上的父子情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