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rb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覓仙屠》-五百四十章 萬刃盤讀書-n6e5s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
此人走了进来,目光和孟姓修士撞了一下,又将目光在韩玉和徐燕身上一扫,最终目光才看向了身首分离怪鹿,眼中闪过贪婪的神色。
“孟兄,徐仙子,先恭喜能斩杀此妖兽。不过这妖兽的血肉和精魄放置在这里浪费,不如就赠予我吧!”这男子自顾自的说着,一拍储物袋拿出了一颗猩红的血眼,一道道猩红色的血流从里面溢出来,朝着下方的尸首席卷而去。
此人脸皮也是厚的出奇,当着面就打起了怪鹿尸首的主意。
韩玉目光一冷,赤色小剑再次飞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就化作无数道森然的剑光,朝着他斩了下去。
徐燕耳中听到了传音,向前走了一步,将手中的红菱一甩,朝着他卷了过去。
顿时两道赤红色的光芒一齐席卷,将此男子困在了中央。
两人是第一次联手,配合的也倒不错,红菱和剑光仿佛能将他瞬间
矮胖的孟姓修士稍稍犹豫了一下,将刚刚的那把金剪刀祭了出来,在空中化为一条蛟龙,朝着剪刀袭去。
中年人看到孟姓修士出手,嘴角勾出一个弧度,看着那些卷过来的森然剑光,眼中不见分毫慌乱。
他一拍储物袋,储物袋中飞出一把青幡,轻轻的一晃,无数的青色符文飞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面青盾护住全身。
“噗噗噗噗”一连串雨打芭蕉的脆响!
这青色的护盾倒也凝实,森然的剑光斩下去都被尽数挡下,当这些剑光消散后,护盾也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
韩玉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一场大战刚过他也不想拼命,就将飞剑收了回来。
他来此地的目标是想得到功法,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往后排排。再说了,他对怪鹿的血肉虽然眼馋,但最重要的内丹已被拿走,金色气息在他手里,没有必要为了这点东西做殊死拼斗。
金剪刀则将红绸缎剪断,徐燕赶紧将剩下的绸缎收了回来,横眉冷目的看着孟姓修士。
血光照在怪鹿的躯体上,一团团血肉被吸收进去,血眼上的光芒更盛,不消片刻功夫怪鹿的躯体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吧。”韩玉深深的看了中年人一眼,转身就朝着一处石门走去。
徐燕有些诧异韩玉在这个时候服软,但他也没有在这时发问,脚步一动就想跟着离去。
“且慢!”韩玉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慵懒的声音。
“这位道友有何赐教?”韩玉转过头笑眯眯的问道,笑容可掬。
“道友挂着的腰牌不错,甚和我的心意,赠送给我如何?”白袍修士狭长的双目射出一道阴霾的光,贪婪之色闪过。
徐燕听了脸色微微一变,韩玉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抱拳客气的问道:“难不成斩杀石兽的气息还能转移不成?”
“青火,你什么意思?”徐燕面色一冷,语气不善的质问道。
“徐仙子,此事你最好是不要掺和。要不然就别怪我不顾脸面了!”青火语气也是一冷,毫不客气的训斥道。
话音刚落,青火身上的衣袍无风摆动,煞气如有形体被释放出来,同时手中多出了一块六角型的青铜盘,锈迹斑斑,式样古朴,上面闪烁着百余只剑戈的虚影,煞气冲天!
将这法宝拿出来后,青火将法力全部往里面灌输进去,小盘飞速的转动起来。
此宝是他师尊祭炼的法宝,以他结丹期的修为催动还是太过勉强,此地危险他不想多做缠斗于是就拿出此宝,想将这麻子绞成肉泥!
只见小盘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飞速的膨胀,一阵嗡鸣声响起,漂浮在小盘上的虚影已凝成实体,纷纷对准了韩玉。
只是被这些东西锁定,就升起了一股无力之感。
韩玉看到这里,心中一凛,当即也不在迟疑,一股阴煞之气溢出,大股大股的黑气弥漫开来,恶鬼骑士踏了出来。
目光冰冷,手朝着白袍修士一指,恶鬼骑士的手中就出现了一把骨矛,随后一阵晃动,化为了一只只独角的小鬼一道冲锋,声势惊人之极!
白袍修士看到恶鬼骑士先是一怔,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战栗。
他连忙一指万刃盘,数十道霞光破盘掠去,朝着恶鬼骑士的身躯斩去。
恶鬼骑士将骨矛高高的举起,幽冥的黑气将十几道光芒一下子斩开,黑气一个模糊后,就突到近在咫尺的地方。
白袍修士大惊,眼前这狰狞的恶鬼骑士绝非善茬,慌忙间催动手中的青铜盘,几十道光霞再次涌现,化作一道道白光劈头盖脸的斩下。
恶鬼骑士不管不顾的冲锋,手中的骨矛轻轻的一挥。
“噗”的一声轻响。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根本就没有多少反应的时间,只觉得胸口一凉,黑光就将他的身躯拦腰砍断,鲜血如开闸的洪水弥漫开来。
这道光芒本来是砍向他的头颅,他见势不妙就向上逃去,却是严重低估恶鬼骑士的速度,就是慢了一息的功夫就陨命当场。
“你……”白袍修士恐怒不已,他没想到自己败的如此快,其一咬牙,就打算将自己的魂魄寄在万刃盘中,有师尊预留的后手脱离此空间。
他也是果决之人,双手恰了一个古怪的法诀,从脑中飘出墨绿色的光团,急急朝万刃盘逃去。
就在这时,两团鸡蛋大小的火球不知从什么方向撞了过来,精准的砸中光团,白袍修士连惨叫都没发出就已魂飞神灭!
紧接着一道赤色的光霞飞出,一双大手将悬浮在半空中的万刃盘和残躯上的储物袋都摄到手中。
另一边的孟姓修士神色一变,满脸都是惊慌之色。
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是心知肚明。刚刚没有发难他可安稳离去,到从他出手的那一刹那,两人就变得不死不休。
“放我一条生路,我以心魔发誓保守秘密如何?”孟姓修士不死心的提议。
“你还没睡醒不成?”韩玉双眼一眯,冷冷的说道。
“很好!”
孟姓修士也没了侥幸的心理,也是冷笑一声,身上的气息爆涨抓住了身后黑弓,一道诡异的气息弥漫开来,从弓弩上射出一枚黑箭,破入空间竟眨眼间消失不见。
另一边,韩玉的眉头紧皱,他忽然想起怪鹿无缘无故被重创的那一幕,心头涌起了莫名的颤栗。
他没有多做犹豫,身前凝聚了几道数尺后的石墙,人就朝着徐燕的方向逃跑。
黑箭无声无息的洞穿石墙,如附骨之疽一样紧随其后。
韩玉的身躯犹如鬼魅一样出现在徐燕的身后,黑箭鬼魅的一闪就没入她的身躯,消失不见。
徐燕的美目中尽是不可思议,正想转头对韩玉说些什么,眸子中光彩散去,身躯一软就瘫倒在地。
黑弓上幽光一闪,只是其此刻的脸色很是难看。
刚刚是他的最强一击,却被这家伙警觉的躲了过去。
韩玉看都没看倒地不起的徐燕,催动正在啃食残尸的恶鬼骑士,向着孟姓修士发起了冲锋。
韩玉手一招,一把赤色的剑光在空中盘旋,单手朝着剑身一点,剑光迅速的分裂,朝着孟姓修士斩去。
剑光卷过去韩玉的动作未停,在空中嘴里念着咒语,手一扬,天空中出现了几十道风刃,铺天盖地的朝他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