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fkj人氣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討論-第六百三十二章 認真上班2熱推-wlgou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换一种说法,你说入股就入股,凭啥?
很显然,沙莽很清楚吴良的意思,张嘴就来,“算是我欠你个人情。”
吴良眯着眼睛问,“你可想好了,人情债很难还的,尤其是我的。”
沙莽有些犹豫,权衡利弊之后又有些打退堂鼓,“要不我再考虑考虑?”
吴良哈哈一笑,“算了,入就入吧,我打个电话。”
吴良当着他的面给刘南风交代,“你到李斌总办公室来一趟吧!”
新公司,吴良并没有给自己准备办公地点,反正要搬家的地方,吴良懒得折腾,来了就鸠占鹊巢,蹭李斌的办公室用。
刘南风最近忙的不可开交,收购这么大的一家公司,千头万绪,很多事情需要她亲力亲为,和她同来的,还有新任财务副总,朱仕柱,是刘南风从审计公司相中的好苗子,也有过制造业财务科长的经历。
刘南风一来,吴良为双方简单介绍,直截了当的安排,“洛柴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追加50万股给沙莽,手续你们去办吧。”
投资公司,是吴良新成立的用来员工持股的公司,持有洛柴2%的股份,在成立之前,刘南风自己也投了些钱进去,吴良看到这情况,扔进去了500万,实际上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零散股份的问题,找刘南风,财务上做个变更,工商备案即可。
沙莽也没觉得,这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办下来,临出门的时候还邀请吴良,“吴董,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
吴良笑着点点头,“那行,你找个地方,到时候给我电话。”
刘南风安排朱仕柱去办沙莽的事儿,她自己没有急着走,和吴良商量买地的事情,“新公司的位置,吴董您确认一下?”
刘南风拿出两个地块的招标文件,一个是在谷水西一村子附近,距离高速口比较近,物流相对发达,另外一个是在衡山路,再往北走,就是铸件供应商的那些厂子。
吴良没有犹豫,直接拍板衡山路,距离洛柴现在的位置,四公里左右,虽然交通不是很发达,长期看好。
确定厂区位置之后,吴良又奇怪的问,“谷水的这片地方是谁提供的?”
“区里。”
吴良冷笑一声,“欺负人欺负到我头上了。”
刘南风不明所以,涧西大厂多,生活区相对老旧,能找出一块面积足够大的工业用地也不容易,谷水是涧西的一部分,偏僻了些,也是规划中的工业聚集区,能在这里找块地安置洛柴,这不能说没有诚意。
西工区给的地方,同样很偏,然而好处则是,临近310国道,汽运方便,算得上良心,两项比较,实在很难说谁的诚意不足。
然而,事实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吴良很清楚,他问,“这块地,为什么那么久了,都没卖掉,附近的好多厂子就已经建设的有规模了吧?”
这同样也是刘南风的疑惑,按说,谷水这边的位置会更好一些,洛城地斜,从地图上看,由西向东,不是正东正西,而是西面偏北,几条东西主干道也是斜的,就是一个大写的x,谷水就是主干道的最西边一点,今后还是地铁线的起点。
从长远看,选择这里比衡山路要好太多。
最起码职工上下班不是太大的问题,在洛城这样的三四线城市,国企职工甚至中午有两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厂子离厂越近越方便,农机厂就处在这样的位置上,有的职工,走路十来分钟就到家,做好饭吃完,还能睡上半个小时,下午上班精神饱满,这根本就不是996那样的生活所能比拟的。
很安逸。
所以这次收购当中,反对的自然是混日子的居多,原有的生活节奏被打断,支持的当然是因为股份,收入会增加。
如果让他们去选择,肯定也会倾向于选择谷水这处地方。
刘南风有自己的判断,但是,她只是执行者,最多提个建议,并不能影响吴良的判断,耳听吴良说出这么句话,自然是知道吴良或许掌握了不为人知的一些信息,她略作思考回答,“总不会是因为村民的原因吧?”
厂子靠近村子,不利的地方有两个,其一,靠山吃山这样的想法或许每一个村民都会有,守着这么大一个工厂,找个工作、做点小买卖这还是好的,不好的或许会有别有用心的一些想法,其二,邻里关系,今天修个路啊,明天干个那啊,厂里不得赞助点?
不赞助也没关系,门口这条路咱自己修,至于会修到那种结局谁也不知道。
反正腌臜的事情绝不会少了,吴良甚至都怀疑,这块地,还有没有谁家偷偷摸摸的种上那么几行玉米,这到时候也得赔吧。
所以吴良对刘南风的这一说法也持肯定的看法,“有这方面的因素,不过,我得到的消息是,这底下可能会有墓。”
洛城是十三朝古都,农机厂大院下面都有不少,小道消息,当年,为了保护这片墓葬,上边有人提议,农机厂就选择在这里。
这个说法未经考证,反正洛城有这样的说法存在,对于一个工程来说,最头疼的就是遇到这东西,起码,保护性挖掘得有,时间不长,三个月的时间,这就足够工程方吐血的,再怎么加快进度也追不回来。
尤其是洛柴新公司,耽误三个月,新厂房投不了产,老厂房再交给发动机一厂,主机三个月交付不了,新订单不能供货,市场就丢完了。
李斌倒吸一口冷气,说道,“好狠!”
这就是给吴良挖个坑,吴良呵呵一笑,“谁安排人到村子里面打听一下,看有没有这样的消息?”
李斌要安排,吴良摆了摆手,他倒不是不相信李斌,而是这种活,张建建他们干起来更顺手。
吴良打完电话,朗昆雨也敲门进来,手里拿了份名单递给吴良,“这是两家新公司总经理的报名人员名单。”
吴良仔细看了看,笑了一句,“嚯,报名的人还真不少。”
他把名单交给李斌,李斌看看,大多数都是中干,还有一些年轻干部,点评一句,“有想法,是好事!”
吴良点点头,“但是也得有能与之匹配的能力才行,李斌总推荐一下?”
说是推荐,其实吴良更多的是想了解了解李斌对自己的这些中干是什么样的一个评价。
李斌推辞,吴良以自己人员也不熟为由让李斌介绍介绍情况,“机械加工方面,还是得搞加工的专业人士去,尤其是基层经验丰富的车间主任,这中间,这几个人都是比较合适的。”
李斌指了指名单,吴良让李斌一一介绍。
这和吴良对这些人的认知大差不差,不过,吴良最中意的还是现任的总装车间主任,这位在机加工线干了十几年,从普通的工序工,到车间副主任,主任,是一步一步起来的,有野心,有能力,唯一的原因,个人翻过不大不小的错误,就是那种处级无所谓,小科级很致命的那种。
再往上升,不大可能,此时,选择跳出洛柴,专心零部件业务,是非常好的选择,吴良指了指他的名字,“那就王云草吧。”
铸件厂那个,吴良随口问,“昨天开会,知道铸造工艺那位,叫啥名字?”
李斌介绍,“郝风景,别看黑呼呼五大三粗的,听说祖上是个手艺人,肯学好钻,管理能力尚可,以前就是铸件厂的,因为脾气直,跟厂领导干了一架,经别人介绍来了我这里。”
吴良呵呵一笑,“行了就他俩吧,走个正式的招聘流程,从铸造厂再挖几个搞技术的,先给草台班子拉起来。”
朗昆雨点点头,表示明白,吴良又安排了第三个工作,“再建个再制造厂吧,洛柴一直向干又没干成的事儿,这个李斌总安排。”
李斌闻言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吴良这话真的是有些诛心,再制造是每一个制造企业必须经历的东西,说难不难,说复杂其实也挺麻烦的。
洛柴每年销售出去的产品,因为用户使用原因或者配套等问题,势必会产生换机,也就是用户使用了一段时间之后,发动机坏了,洛柴为了安抚用户,照顾经销商或者主机厂的情绪等等,为用户更换一个新的发动机。
旧发动机返厂之后,解体,基本上能扔的都扔完了,当废铁,一个价值两万的机器,最后卖了几百块钱废铁,这中间的浪费简直是巨量的,一年如果更换500台发动机,这就是一千万的损失。
卖出去的废铁,农机厂周边搞配件销售的这些人以极为合理的价格收购下来,变成拆车件再对外销售,价格还便宜,销路很好,利润也可观。
不过,这算是冲击了洛柴的配件销售渠道,厂里三番五次的要成立再制造公司,就是想把拆车机子利用起来,经过大修,重新上台架返试,以正常销售发动机的半价销售,这能为公司挽回不少损失。
可是,喊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再制造干成,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洛柴局限于农机厂大院,要地方没地方,再制造公司之所以能称之为公司,这在国佳相关规定中是有明确要求的,比如独力的氵去人,否则不能享受国佳补贴等等。
眼下,既然跳出这个大院这个环境,吴良说干,那肯定能干成,无非就是找上十来个人,组成一个类似修理厂一样的,添置些清洗设备,必要的试验台架,在前期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打个地摊就能干。
唯一的难处就是一个独力氵去人的问题,李斌懂,忙点头答应下来。
吴良既然正常上班,自然是以工作为主,前一天和李斌相谈甚欢,虽然今天发生了一些小龌龊,不过不影响大局,吴良给出警醒之后算是翻篇,他询问之前说过的烧机油的解决措施,李斌一一做了回复,吴良基本满意,不过,吴良还留了一手,就是空滤的选择上,并没有提供全套方案。
现在公司都算是他自己的了,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要想让洛柴的产品在市场上有一个很大扭转,我这里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三滤的选择。”
三滤指的是空滤柴滤机油滤芯,所有发动机都有的东西,在农机行业,因为用户图便宜,总是喜欢使用价格极为低廉的滤芯,造成发动机严重的损坏,也让洛柴的产品在市场上的口碑呈两极化,正常保养使用正规滤芯的说发动机真好,使用瞎滤芯的说啥破玩意儿?
吴良拿着供应商名单对李斌说,“三滤找平原流体大方向上我支持,不过,空滤的结构上,我建议和对方合作生产一种专用空滤。”
李斌表示不理解,吴良耐心的对他解释,“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去过用户家里,像收割机、拖拉机、工程机械这些,哪一个工况不比重卡恶劣,最形象的一个例子,拖拉机旋地,用户不戴口罩就干不成活,人站在远处,只能看到一团灰尘乌拉拉的过来过去,拖拉机根本就看不到,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还使用那么老旧的空滤,发动机不烧机油才怪。”
其实这才是市场上对洛柴机器最直观的印象,烧机油,所有人都搞不明白,实际上问题的一半就出在空滤上面,吴良给出的解决措施是,“旋流式沙漠空滤,就是在沙漠中都可以使用的产品,咱的发动机标配,生产一台匹配一台,和平原流体商量,对方提供技术,咱们出磨具费,申请专利,双方各占一半,同样,你亲自负责,三个月后,我要看到实物。”
李斌拿个本子狂记,他总算明白吴良为什么说自己一个人能抵得上洛柴所有的技术人员了——真的是解决质量问题一针见血,所用的措施刀刀见血,见血封喉极为有效。
最后,才是重头戏,关于新厂房的规划上,吴良给出点评,“这哪里是一个现代化的发动机厂,和家庭作坊有什么区别?”
李斌记不清今天的脸有多黑了,可是他还没办法质疑,吴良别看年轻,可是人家有这样的资本啊,他瓮声瓮气的发问,“那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