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p7ad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江湖異界行 三絲豆腐-第七三一章有來有回看書-treb6

江湖異界行
小說推薦江湖異界行
这支重骑兵出现的比较突然,攻城部队没有较好的可以抵御重骑兵的设备。
所以直接就是被平推。
井阑上高高的射手拿这些铁罐子没有办法,普通的弓弩无法穿过他们的防御。
只有一些巨大的弩箭才可以穿透他们。
不过好在还有破障符,之前为了针对大鱼只用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
它们可以使箭羽轻松的穿过铁甲厚重的防御。
将一个个重骑兵弄下马。
也不需要杀伤。
铁甲的重量使得他们能在地上爬一会。
摔的七荤八素的也是有可能的。
重骑兵想要形成有效的冲锋需要一个相对平坦的地形,要稍微分散一些。要不然前面的人倒了,后面的来不及刹车反而可能会带来自己一连串的人中招。
那就非常的尴尬了。
所以重骑兵们为了减少伤亡就必须要减去。
而没有了冲锋,重骑兵就是一个比较优秀的肉盾罢了。
所以在井阑上的这些人的掩护下地盘方阵也退了下去。
而林洪也适时的下令鸣金收兵。
第四波不需要上了。
重骑兵在城外集结。冲锋起来第四波就是送人头。
重骑兵的出现的确是出乎意料。
因为大西王朝没有重骑兵的编制。
风云大陆只有在更远的白云王朝,盛产各种各样的矿石,装备的质量好,才有锻造重甲的习惯,而且白云王朝基本上都是大平原地势开阔,非常适合骑兵行动,所以就算是没有太多的天险可以用来防守,但是白云王朝的重骑兵就是他们自己的天险。
也只有那边有比较成熟的重骑兵的马甲的制作技术。
林家自己可锻造不出来,这是一种技术上的垄断。
所以林家的重骑兵的装备是买来的。
重步兵不可能翻身上马就是重骑兵,那样的话成本也太低了一点。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林家和白云王朝都勾搭上了,这是林洪不知道的,包括这支神秘的重骑兵,怎么训练的,哪里的人员,装备的运输都不清楚。
可以说兄弟俩在今天交手的时候都给了对方一个惊喜。
不过还是林洪要更赚一些。因为他损失的主要是下面的士兵。而别人动用了重骑兵是杀伤了不少人。不过对于林洪的指挥层没有什么影响。
反倒是老将杨玄中箭而且伤势不轻。
这可不是计策放出来的假消息而是认真的。
只要是有心人都可以成功的知道。
用一些士兵换一个重伤的德高望重的老将是真的不亏。
林洪更多的是庆幸。
还好今天逼出了重骑兵要不然他日在战场之上非常容易吃亏啊。
到时候这支重骑兵通过一些方法出城,在他们攻城的时候从侧后方杀了上来。
那时候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而且夜晚重骑兵也可以冲营那是真的难受。
还好发现的早,针对重骑兵可以设下防御手段。只需要一道简单的陷坑就可以轻松的阻拦重骑兵的进攻。
事物往往都是有自己的优缺点的,如果是轻骑兵,面对小小的陷坑可以施展自己的马术跳过去,但是对于重骑兵来说最轻也是摔一个跟头。
而身上那么重的装备摔一下,在坑中,怎么说也得骨折啊。
林洪起码不需要担心夜晚的奇袭了。
他需要想象应该怎么防止攻城的时候重骑兵从城门之中杀出。
现在上守城正是混乱的时候,乃是拿下的最好时机。
杨玄倒下了,没有其他人指挥,现在是最混乱的时候。
如果不是突然杀出的重骑兵,第四甚至第五方阵攻城一定能有所突破。
当然如果这么简单的话林洪反而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招了,太轻松了,上守城一破,其他三个城的作用就没有了。
而且密道还要堵死,要不然顺着密道反而可以杀到其他三个城,到时候连锁就是一大片的危机啊。
这样重骑兵的出现代表林德在翻开自己的一张又一张的底牌。
林洪也不会这样认的,反而是开始进行布置。
双方就属于你掀开一张牌我就掀开一张牌。
效果非常的好。
这一次林洪没有找上界的人,他同样也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如果单纯的依靠上界那不是成为了傀儡了嘛?
陈铮当天就看到了营地之中还有不少的新身影,不需要多说都知道是林洪叫来的帮手。
这还不是用来对付重骑兵的,应该是上城厮杀的,一个个的修为都不弱。
身上感觉不到杀气。但是一个个的眼神冰冷,没有一丝感情,肯定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同样陈铮也发现了准备好的大量的绊马索,钩镰枪,套马圈之类的。
看来林洪也是有准备的,但是这都不是对付重骑兵的利器,只不过是步兵用来反制骑兵的一种反应。
真正的大杀器乃是大型的连弩和床弩,他们无法从低处往高处设计,但是平射或者是俯射的时候威力就非常的大了。
明天这几个杀器就会摆放在阵列之中。
到时候重骑兵要是敢冲锋的话,就让他们尝一尝床弩的滋味。
同时林洪又像陈铮订购了一批破障符,这种东西太好用了,可以说专门为了战争准备的。
在破城和攻击敌方重要目标的方面可以说有着重要的作用。
实际上陈铮通过他们这段时间的情报网还真的不清楚重骑兵的事情,还有林洪请来的那批神秘人。
这都不在他们的掌握程度里面。
毕竟来的时间比较短,人手也不是十分的充足。
无法知道每一件事情都是情有可原的。
还好陈铮动用了自己的特殊的通讯方式求援了,要不然怕不是容易吃亏啊。
果然不能小瞧风云大陆的人啊。
燕雪岚在的时候自然无人敢惹,别说那兵锋,就是洪公公的那一身的修为没有任何人会有反抗的心思。
从来没有人见到过那么强大的存在,那是他们第一次知道原来还能有这么强大的人。
修行者原来可以做到那种程度。
但是陈铮他们没有那样的影响力。都不需要洪公公那样的修为,只需要先天境中期的都可以轻松的让人低头。
可惜陈铮他们还没有这么强的人,还需要再等待一段时间。
然后成功了之后就可以轻松的完成任务了。
看来需要给双方下猛药,要推动双方的进程,不能耽误太长的时间。
因为上守城内部的混乱,所以察事司的人可以轻松的打探到消息,他们现在是外紧内松的状态,想要知道各个位置的情况还是比较轻而易举的。
当天夜里陈铮将传过来的上守城内部的大致人员的分布图画了出来,交给了林洪。
林洪看了之后,大喜过望,这不仅仅可以让他了解上守城内部都有什么力量。
同时更方便进攻,有了大致的外围就可以进行针对性的措施。
再加上林洪的布置和外援,明天一定可以成功的攻破上守城。
第三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林洪就下令进攻了,一对对的士兵组成队列。
阵列之间好像是并没有看到连弩的存在。
他们藏在什么位置呢。
就在井阑之中。
从外边上来看发现不了什么端倪,但是从侧面和后面就可以轻松的发现不一样的地方。
有挡板隔着一层,里面好像是藏着什么东西。那就是连弩和床弩,如果重骑兵不冲出来,他们就潜伏起来。
如果他们敢出来,井阑上的小机关一动就可以露出里面的连弩,到时候就可以送给城内一道大餐。
城内的指挥将领是临时从其他三城中调来的比较有经验的人。
他的风格有点激进,和依托城墙进行稳扎稳打防守方式的杨玄不同的是,他喜欢主动进攻。
特别是在他知道有一支重骑兵之后,眼中的兴奋。
只要是武将都知道白云王朝的景点的战例。
在大平原上用重骑兵碾碎了好几家的联军。
今天守将能够成功获得一批当然是兴奋的。
既然敌人已经知道了重骑兵的存在了那也没有什么必要藏着掖着的了。
直接派他们出去趁敌人刚刚出来的时候打压一波士气,因为接管的问题,这支重骑兵没能出城,留在城里面就是完全浪费他们的天赋。
与其这样倒不如冲杀一波。
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那种感觉。
上守城的城门洞开,轰隆隆的铁蹄的声音响起。重骑兵再一次出现,他们向着攻城方发动了冲锋,可能他们这些人都知道自己可能没有回去的可能了。
重骑兵的确是一往无前,但是他们毕竟只是训练了不长时间和白云王朝的重骑兵是比不了的。
所以这个守将的命令过于乐观了他认为敌人的箭羽无法穿透重骑兵的防御,一天的时间无法轻松的组建好可以威胁到重骑兵的床弩之类的。
至于武道上的高手面对这么多重骑兵的冲锋也不能轻松的面对,所以就顺理成章的
就派他们出击了。
只不过现实很快就给了这个守城的将领一巴掌。
井阑上的机关开启,一根又一根比手臂还要粗壮的弩箭射击了出来。
重骑兵如同韭菜一样倒在了地上,连后退的机会都没有。
全力奔跑起来的他们想要停下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就成了一条退不下来的死亡之路。
等弩箭的呼啸声停止了以后留在地上的一片狼藉。
除了偶尔几个幸运的小马匹还在自己的主人面前徘徊,其他就没有多少幸存者了。
守将人都傻了,又惊又怕。
不是怕对方,而是自己这一个举动可以说将林德弄来的底牌就这么给败光了,这让林德知道了的话,他还能有什么好下场了嘛?当然是没有的。
所以这个守将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战死在上守城,要么就是跑路,现在林德应该没有机会来抓他,更多的精力应该放在自己的兄弟身上了。
只不过现在的他应该也没有太多的考虑了,因为林洪已经派人杀过来了。
可能是刚刚的重骑兵的死亡带给守城士兵的感觉太震撼了。
昨天还耀武扬威扭转局势的队伍,今天就这样凉凉了,总感觉有一些不自在呢。
士气难免就低落了下来。
而那些连弩和床弩也不需要收回了,可以直接架在上面对守城方进行打击。
这次出场的是昨天没有上场的第四方阵,精力充沛。
他们中老兵的比例并不少。
所以战斗素质和效率都比昨天要强。
至于那一个将领,他的水平着实比较一般。
和杨玄的指挥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所以守城方一直没有取得什么优势。
特别是当攻城塔出现了以后,一群身穿白袍带着一点异域风情的色彩的武者们杀到了城头之上,他们的修为都不低是高手,全是周天境往上修为的人才。
看来在见识过上界人动手的情况之后也有一些人意识到了武者贵精而不贵多。
从原来撒网一般的培养转移到了精心培养优秀的弟子方面上,连作战的方式都有所改变。
这些人的兵器和大西王朝这边军队的风格不同。
使用的都是弯刀,同时还有不少的暗器。
一身便捷的衣服,除此之外就没有过多的防御装备了,看起来一上一下的像是刺客。
不过再看看他们手上的鲜血和周边的情况,看起来倒是像个狂战士。
这些看起来像是异族人的存在不是别人正是白云王朝的人。
想象不到吧,林德这边有着白云王朝提供的重甲,而林洪这边就获得了白云王朝的人的帮助。
是白云王朝在两边站队嘛?当然不是的。
林德找的重骑兵的技术自然是得到了白云王朝官方认证的走的是正规途径,可不是走私。
而林洪联系的这些是在白云王朝生活的人,但是可没有说这些人是为王朝工作的。
这些白袍人是白衣堂的人。
听名字是不是很简单粗暴?
但是他们曾经乃是白云王朝的特权机构就普通绣衣卫一样,
只不过后来因为政治形式的变动有了一些变化罢了。
曾经的机构被废止,但是里面的人可不这么想,他们反而继续坚守自己的名声哪怕和政令有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