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8hq火熱玄幻小說 奪運之瞳笔趣-第七百九十一章 月撩人,酒撩人【求訂閱】看書-ag00x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妖城中,虽然妖族居多,但三个人形生灵走在这里,倒也不太引人注目,到处都是数丈,数十丈的异兽,笼罩赤芒,紫光。
沈睿在这里倒是不太显眼,三人往妖城最中央的区域走去,胖墩眼珠转个不停,这里没有低于圣人的生灵。
“前辈,您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胖墩好奇的问道,倒也没有暴露什么。
“嗯…”沈睿沉思了片刻才道:“帝境无敌吧,勉强能与天王搭手。”
轰隆!
刚巧旁边一只太古龙象路过,听见沈睿的这句话,差点倒在地上,踉跄了好几步。
丫头不禁噗嗤笑出声来,那太古龙象刚想说话,就感觉一道可怕的眸光看了过来,只能快步离开了。
“我滴个鬼鬼…”胖墩倒吸了一口冷气,明明是喝一口奶长大的,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沈睿摇头,带着两人来到了妖城中央,那颗巨大的赤色古树前,这里有生灵把守,两尊神披铠甲的赤麟虎拦住了沈睿。
“麻烦通报朱雀,故人来访。”沈睿沉声道,同时放出气息。
他所说的朱雀正是那只被乌凰开“小灶”的朱雀。
两只赤麟虎对视了一眼,感觉的到沈睿身上的磅礴气息,其中一只让沈睿稍等片刻,就进去了。
不多时,一道靓丽的身影走来,神披赤色轻纱,面带疑惑之色,然而看见沈睿的一刹那,她就色变了。
因为沈睿暗中与之传音,表明了身份。
“请进…”朱雀请沈睿入内,直到走到扶桑树下,朱雀才开口:“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世事难料…”沈睿摇了摇头,而后道:“乌凰,霸猿老大,玄武前辈,谁在妖城看着”
“他们两个家伙都是不安分的主,当然是我这个老家伙了。”虚空破开,一个老者走了出来,带着那个童子。
“我听说你不是被迫进入了渊界吗?怎么出来啦?”玄武上下打量着沈睿,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这里可是说话的地方”沈睿极其谨慎,并未放松警惕。
“哈哈,有我玄武在这,谁能算到你,我可是天机之祖!”玄武带着强烈的信心道。
若论天机,玄武一族还没怕过谁!
“那就好…”沈睿顿时放松了下来,撤去遮掩,破口大骂:“夺天道主那个王八蛋,这笔帐迟早会算!”
玄武眉眼一抽:“这等辱骂之词还是少说。”
“您不是说,无人可以测算吗?”
“那你不能主动去招惹啊。”玄武无奈道。
沈睿撇了撇嘴,随后道“我被当做自己人,派出去侵蚀世界,才脱离了渊界。”
“当做自己人我倒是挺好奇你是怎么瞒过渊族的”玄武若有所指道。
渊族拥有太多的高手了,他可不相信能是沈睿区区一个帝者可以清晰隐藏的。
“当然有人出手帮我了,不过我不能说,你懂吧。”沈睿道,即使这里有玄武在场,不会被帝尊察觉。
可谁知道帝尊在他身上又留下了什么手段。
“啧啧,能有这种手段的,屈指可数啊。”玄武口中称奇。
“好了,老前辈,问道应该已经暗中和祖界接触过了,要对付我,我这两个朋友就留在这了。”
沈睿指着丫头与胖墩道。
“祖界可是想尽一切办法要找到你,不过因为你落入了渊界中,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祖界都没有动用天机测算类的宝物或者神通寻找你。”
“不过以防万一,这个给你。”玄武递给了沈睿一块龟甲,很古朴,上面有很多花纹,玄奥非常。
“可以暂时的遮掩你的气息,但是如果这块龟甲,在不是外力导致的情况下碎裂,你要在三日之内找到我,否则就会被察探到位置。”玄武嘱咐道。
“多谢前辈。”沈睿接过龟甲,谢道。
“不用客气…”玄武摆了摆手。
“乌凰与霸猿老大呢。”沈睿问道。
“渊海侵蚀万界,玲珑界利用玲珑骰子探查到了世界坐标,都派出去对付渊族了。”
玄武抚了抚胡须道,旁边的童子依旧是面瘫脸,若是时常打量沈睿,都让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有生命的生灵。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来的这么快?”沈睿明悟,原来有玲珑界的插手,才让渊海如此之快的反应,进行精准打击。
“这场战斗怕是旷日持久,我已经通知了乌凰,它很快就会回来。”玄武告诉沈睿。
沈睿点头,见到乌凰还是更放心一些。
随后,玄武就离去了,而朱雀则带着沈睿三人来到扶桑树上的一处住所中,灵气浓郁至极。
丫头与胖墩刚刚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插话的资格。
“沈睿…你没事吧。”良久,丫头也只能这样问道,差距太大了,此刻,她也只能这样问。
“放心,给我时间,没人可以奈何我。”沈睿柔声道,在房间里,三人聊了很多。
朱雀命人送来酒果,都是顶级的食材,蕴含巨量的精华。
沈睿告诉他们,自己去看了村长的墓,却从时间中抹除了痕迹。
去看了李大娘,最后却只能抹去了李大娘的记忆,就怕以后有人顺着痕迹找到李大娘,找到村长的墓。
“迟早有一天,我会睥睨他们!”沈睿眸光冷然。
“猴子,我相信你!”胖墩也意气风发,醉醺醺的,摇摇晃晃与沈睿喝酒。
这里的都是顶级仙酿,普通圣人自然难以承受。
“一边去,都醉成什么样了。”沈睿脸色一黑,一脚把胖墩踢开了,让其沉沉睡去。
仙酿都是灵果精华所酿,自然是大补之物,不过再喝下去,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损伤。
“沈睿,我也相信你…”丫头面色也有些红润,眸波流转,一片酡色,白皙的皮肤泛着红。
“嗯…”沈睿点头,轻轻的揽过丫头,离开了这片喝酒之地,渊海中,星辰闪耀,银光撒落。
怀中,丫头的脸更红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喝太多酒。
月色撩人,酒撩人,美人在怀,更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