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psm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太乙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二章 聲東擊西鑒賞-0asel

太乙
小說推薦太乙
人影消失,这位不知名的前浪前辈太乙金章,这么的又一次复活失败。
叶江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自己在其中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不清不楚。
总之,这位前辈复活失败,自己可以继续的活下去了。
叶江川大口喘气,庆幸不已,幸好自己有绝仙剑!
活着真好。
那边阳空武咦了一声,说道:
“我在修炼啊,这是什么地方?”
“我,我,我,我想一想!”
“我好像,我应该,我……”
叶江川无语,他一定是修炼了太乙金章留下的传承,达到条件,太乙金章复活,占据他的肉身。
按照太乙金章的计划,他现在应该占据叶江川的肉身,所以阳空武那边,不用叶江川说什么,安排的明明白白。
阳空武认定自己被叶江川打败,输的口服心服,老实交出龙海井试炼令牌,再也不会针对朱三宗。
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对朱三宗言听计从。
朱三宗万分高兴:“大哥,你太厉害了,把阳空武搞定了。”
但是叶江川没有一点喜色,这个事情,太莫名其妙了。
回归洞府,叶江川捋了半天,这才算是清晰。
《九渊九霄绝仙剑》三个剑引机会,已经消失一个。
可就只有三个啊,这就没了一个,叶江川无比心疼。
《九渊九霄绝仙剑》引动九阶太乙弃邪金光剑,一剑灭杀太乙金章的夺舍真魂。
不过太乙金章也是光棍,死亡之时,给叶江川留下一套传承。
其实他不留,他死了也会留下来,只是残缺,但是他可以保留,成为一套完整的传承。
符法传承,在叶江川神魂之中,好像是一个书籍。
这书籍上,刻满了无数精致符咒,一层层符咒相互纠缠,却又隐隐构成了一张张金符,隐隐有一片片流光在书页内荡漾,其中隐隐有无数的光影变幻,各色烟云飘荡,让人看到,就知道此物不凡。
细细打开,这书籍之上,教授叶江川如何准备,如何画符。
其中有诸多符箓,火焰符、寒龙符、七星剑符、暗流驻影符、五方请神符……
轻轻一点其中一个符箓。
“寒龙符,承载寒冰之力,对阴邪鬼魔具有强大杀伤力……”
随着而来的是寒龙符的炼制之法,使用什么符笔,什么符纸,什么符墨,在什么时候祭炼,怎么画符,怎么保养,注意什么,符成几品,有何窍门,所有一切尽数出现。
简直就是傻瓜式的修炼之法,这要是学不会,那就实在没法了。
再看下一个符箓,五雷符,也是如此,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金钟符、盾甲符、急速符、烈焰符、警讯符、分身符、九曜符、龙渊符、天河洪流符、祈禳符、太阴炼形符……
无数符箓,密密麻麻,无数符法传承在此。
有神文符箓,有魔篆符箓,有妖文符箓,有道纹符箓……
千万种,无穷尽!
除了画符之法,还有无数的辅助之法,符宝、血符,金符,符盒,符海……
叶江川都傻了,这简直就是宗门太乙金符的完整传承。
不过,太乙金符本来就是太乙金章分裂后练符一部分,一部分书运文章传承变成了三十六灵山的仙章山,还有其他几个残余……
得到这个符法传承,叶江川只是看了看,却没有敢修炼。
他到是不怕对方有什么后手,应该不可能,《九渊九霄绝仙剑》下,不可能有什么陷阱。
只是叶江川有些抗拒,这符法什么的,也不厉害,哪有自己上去一剑砍死爽快。
既然不厉害,自己修炼它干什么,有这个功夫多修炼一下太乙金光,不香吗?
这件事,叶江川谁也没有告诉,就当没有发生。
时间如流水,很快卓一茜姐弟完成光华一体的修炼,他们各自融合了一个防御性质的超神道术。
但是他们都是完成了一重,后面路上慢慢修炼第二重。
然后修炼第四步,晦迹韬光,为隐,收治光华,不显任何的光亮。
然后在师父的命令下,时刻都要外放练成的光华一体防御。
时时刻刻,不许有一丝松懈,哪怕睡觉,都必须撑着光华一体的防御。
这可就太难了,一边太乙金光,一边超神道术。
不难?为什么要你修炼?
不过幸好,二者已经合一,不用分心。
叶江川死死坚持,他很快完成。
因为《金精道转绝不灭》最简单,只要炼出金精,后面无论是法术修炼,还是使用,都是无比简单。
师父一直没有传授第五步,终于到了二月二,师父将叶江川他们喊来,准备出发。
叶江川将家里安排清楚,来到玉山房,这个破地方。
每次到此都是心惊肉跳,马上要出去浪了,可算以后不用来了。
难为师父在此镇守这么多年。
不过宗门会太乙金光的就这么几个人,未来会不会让自己镇守这里啊?
师父离开,清河师叔坐镇这里。
他和云锋师叔,一人一天,坐镇此地。
师父带着叶江川他们三个,走出太乙金光,师娘他们送行。
师父挥挥手说道:“此次出行,宣武那里有事,我过去看看,另外老友杨君山求助,我去帮他。
三五年就回来,不用着急!”
说完,他看向叶江川他们,说道:“走吧,放出你们的飞车!”
叶江川放出自己的三阶飞舟青鹤飞天梭。
飞车的造型,犹如飞鸟,拖着奇异的长尾,飞车的头部也呈现出鸟头的形状,整艘飞车从头到尾通体晶莹红润,闪耀着一股奇异的金属光泽。
卓一茜放出自己的飞车,五阶飞鲸舟,外体如同一只巨鲸,足足十二丈之长,三十六只云桨位于船下,如同巨鲸触须,轻轻摇动,就是飞行千丈。
卓七天放出自己的飞车,叶江川大惊。
赫然是五阶飞舟烈阳龙马青云车,八只二翼龙马为驽驾,拉着一辆七彩华光的龙型车舆,车舆顶有一个烈日当空,散发无数光明,两则云气滚滚。
卓七天骄傲的说道:“呵呵,李长生老是显摆,我也搞了一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三人飞舟,叶江川的最破。
师父微笑,伸手一捞,三辆飞车,都被他捞走。
他丢给师娘,说道:“你给他们看管,回来再给他们。”
“和我出去,你们不许驾驭飞车!”
飞车被没收,卓七天都要哭了,说道:“师父,我才开了三次啊,刚要显摆一下。”
“不许开车!”
说完,师父一伸手,轰,一座七阶战堡出现!
七阶战堡水调歌头紫云巅
“我们以后坐这个!”
原来这个是师父的座驾!
卓七天高兴的喊道:“太好了,太好了!”
众人上了七阶战堡,战堡翱翔,向着东方飞去。
卓七天的兴奋,不到一刻钟,飞出千里,陈三生悄然带着叶江川三人,无声无息的下了战堡。
战堡翱翔天空,向东而去,而他们则是在陈三生的带领下,向西落下,落到了太乙宗的外围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