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954优美言情小說 寂滅道主討論-第1109章 徇私-t3z8e

寂滅道主
小說推薦寂滅道主
她自己也被设想吓住了,这辈子最大的念想,就是能拜入某个峰成为内门弟子,按部就班地修炼,最终成为人人敬仰的上宗大修士,成为仙宗的内门长老。
根本不曾设想,在引气境界就够和山主峰主攀谈,得到他们的认可赞誉,那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平素里高高在上,普通修士根本无缘相见。
一切,显得很不真实,仿佛就在梦里那般。
当然,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想,对方或许并非纳西高高在上的人物。
突然间,她做出了个决定。
“前辈,承蒙抬爱,弟子还是想先参加测试。”她真的想看看,自己的天赋到底如何,现在真的有些迷茫,所以必须要测试自己的资质。
炫风相当的无语,自己都说要收她直接您入神羽山,对方怎么还要参加测试,难不成山主看走了眼?再看看,引气十二层,真气也并非十分的精纯,要说相貌还算不错,可要比起内宫的使者,那就有了极大地差别,就算是外宫和仙宗的女修,比她好的也是大把大把的,不知山主看上哪点。
要知道修炼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修士到了元婴境界,破丹成婴的那刻,可以说是重新进行了某种意义上的胎中迷,是可以对容貌稍作改动的,所以别看金丹以下女修还有平平常常的,元婴之上的女修极少平庸姿色,除非那些不在意容貌的苦修士。
“要知道,我来找你,那是奉了山主的法旨,怎能再参加测试。”他咬了咬牙狠狠瞪了眼,告诉小丫头不要不知天高地厚,不要给我自作聪明。
“山主?神羽山山主。”方眉真的很惊讶,自己竟然有这等好运,实在有些不真实的感觉,难不成自己真是天人之姿?想想也是不可能的,瞬间恢复了平静,还是倔强地道:“闻道峰测试之后,再由内门山峰选拔,这是规矩,不可违背,哪怕山主亲点也不行。”
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谁又会在意你个引气的小家伙,就算坏了这点规矩又能怎样?哪个山峰不是偷偷滴钻规矩的漏洞,何况是神宫的神羽山。
宗门内部要说规矩很多,可有些规矩只要你有足够的权柄,完全可以不用理会,至少在某种条件下不需要在意。就像是山主、峰主看重的天才修士,根本就是不需要经过测试,甚至连选拔也就是走个过场,应应景罢了!
大家都明白的事情,谁都不会贸然挑破,反正自己也干着这种事,那些没实力的低阶修士,只能眼睁睁看着,谁让自己天份不够,无法得到上位者的青睐。
“那就快点。”他实在不想多说废话,算了,既然想参加就参加,神羽山山主要的人,反正被刷下来也无妨,挥了挥手让这丫头走开。
闻道峰的测试颇为独特,无论你是非常惊艳的外门筑基修士,还是内门的筑基大成,就算是附属家族的金丹天才,也必须要上测试才行。
当然,来到这里测试的修士,并非是山主峰主亲自发话要的人,参加测试也是必然环节,不像是在外门,由山峰的真传弟子过来,直接选拔某个修士。
虽说这里也有走后门的,却要承受被人看不起的结局,但凡对自己资质有信心的修士,绝对都要上测试,那些资质超凡的修士,反倒会引起各大峰的抢夺。
还是那句话,沧海遗珠,但凡有人的地方,总会有被遗漏的人才。
这也是相对公平的测试,避免了外门选拔那种比武,显得非常的文雅,能够来到闻道峰的,几乎都修炼颇有成就,修炼资质成为了能否前进的最重要基础,而且这些修士比外门弟子更有信心,哪怕自己并非最顶尖的天骄,也必定成为宗门重视的精英。
很快,就要轮到了方眉,负责测试的碧落峰弟子,估计已经测试了很多人,写的有些不耐烦了。也是,轮流测试弟子,机械地重复这动作,任谁都会心生厌倦。
炫风却走了过来,对着这家伙笑笑,说道:“在下神羽山弟子,见过师兄。”这个家伙是金丹大成修士,而且还是金丹境界的巅峰,他绝对不敢怠慢。
“神羽山,哦,原来是神羽山山主守真前辈的门下,幸会幸会。”这位负责测试的金丹修士,恰好就是王邵暴打三大化神,正面硬撼无念,还上来说话的那位,自然是见识到这位神羽山山主的厉害,那是相当的佩服。
没看到那个家伙和扶微子说话,都是那么随意嘛!这种人岂能是自己能得罪的。
何况,碧落峰和神女宫向来相处和睦,宫主和宗门的传承,那可不是简单地接替,可以说一家人也不为过,别的宗门继承人那都是逐个选拔,唯独碧落仙宗宗主继承人,绝对是神女宫宫主,其它修士继承宗主大位,那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临时替代,待新一代神女宫宫主成长起来,就需要立即退位。
神羽山又是隶属神女宫,他们自然是见面客气,哪怕神羽山早就没落,他却见识到这位山主的强势,认定神羽山重新崛起,应该是大势所趋,这个时候提前交好神羽山修士,对自己也是大有裨益的。
“山主要纳此女为真传,还望师兄给个方便,神羽山必有厚报。”旋风也会扯虎皮,口吻带上了神羽山山主,然后就直接退到了旁边。
不过是区区的引气小修士,又不是多大的事情,举手之劳而已,何况又是山主看中的修士,那金丹修士自然不会拒绝,这也是卖人情给神羽山的好机会,自然是心领神会。
不过,他还是有几分恶趣,这个引气境界的小女修,脸盘子倒还有几分姿色,却不过是中上姿色而已,难不成神羽山山主喜欢这口?想法归想法,是还是要做的,能为神羽山山主徇私办事,这可是求之不得,他目光闪动,办了前面两个修士,竟然流出几分笑意,慰和地道:“到你了,叫什名字,来自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