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五百五十五章 十字坡歷險記(2)分享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灵平安抱着自己的猫,绕开那个石拱桥,然后,他就向着桥的东边走过去。
这里应该是已经出了帝都的范围。
手机信号都有些不好了。
好在,道路情况还不错,路边也一直有路灯。
虽然亮度不高,还常常无故熄灭。
但借着月光,到是畅行无阻。
一路向东,沿着一条青石路,走了大概三百多米。
灵平安就看到了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河。
现在是枯水季节,所以,河水很平缓。
不远处,有一条人行堤坝。
河水从堤坝下的孔洞流出去。
哗啦啦的水声,在这冬夜格外悦耳。
可惜,现在不是夏天。
不然的话,在这里散步,应该是极好的。
蛙声、水声、蝉鸣……
若是月亮再大一点,就更妙。
这念头一动,月光还真的明亮了一分,落在地上,月华如霜。
连那堤坝也看的清楚了。
那是一条很狭窄的堤坝。
不知道是出于防洪还是分流的目的建造的?
总之,小小的堤坝,横贯着小河。
斗 破 苍穹 小說
隐隐约约,水花从堤坝下的孔洞溅起来。
灵平安看着,只觉心旷神怡。
作为文科生,他不禁想起了陶渊明。
“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
他低声叹道:“陶渊明当年,或许就是在这样的夜晚,看透了世间种种吧!”
说起来,他也挺喜欢这样的生活和人生态度。
钱是什么?皇帝又是什么?
哥自己快活最重要,管你东南西北风!
于是,他忍不住的哼起了歌。
一首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的歌。
“沉睡了千年的身体,从枯枝腐叶里苏醒……”
“是夜莺凄凉的叹息……”
“解开咒语……”
随着他的吟唱。
起飞了!
阵阵微风,轻轻抚过小河,吹动着树叶莎啦啦。
远方,猫头鹰的叫声,连绵不绝。
凄厉、惨淡、恐怖。
我的召唤术 宋楚安
不过,灵平安却恍如未闻,甚至还很开心。
因为,这里这么多猫头鹰,说明环境保护做得好啊。
哼唱着这首不知何时听过的歌,灵平安走到了那堤坝前。
堤坝很狭窄,走到近来,才发现,这条堤坝上的道路,仅容一人通过。
有些地方,甚至只能勉强放下一双脚。
“谁建的啊?”灵平安看着,忍不住吐槽:“这么窄,我怎么过去吗?”
喵呜!
他怀中的小猫,轻轻叫着。
于是,眼前的一恍惚,那条刚刚还很狭窄的堤坝,竟一下子就宽敞了许多。
“我看花了?”灵平安挠挠头。
他试着走上去,堤坝很坚固,双脚踩在坚硬的混泥土上,无比踏实!
下面的孔洞中,潺潺流水,哗啦啦的流动着。
灵平安点点头:“看来是我刚刚眼花了!”
“我就说嘛,谁那么没良心,建这样的堤坝!”
恰在这个时候,他设好的定时闹钟响了。
“十一点了啊!”灵平安道:“那什么十字坡据说是午夜十二点后,特别凶!”
“那我十二点后再过去好了!”
于是,他坐下来,坐在堤坝上,双脚轻轻晃动起来。
静谧的冬夜,无人的小河。
微风在河面轻轻拂过,月华如水般,洒在河面。
微光粼粼,荡漾着无数光点。
一时间,灵平安都有些痴了。
他喜欢这样的夜晚!
于是,他继续哼唱着那首歌。
“遗忘的剑被谁封印,追逐着箫声和马蹄……”
“找到你……”
“最光荣的牺牲,是英雄的宿命!”
“挥剑的瞬间,心却在哭泣……”
“呜呜呜……”
……………………
张惠看着监视器。
他咽了咽口水,在无人机的高清镜头下。
无定河的堤坝,无声无息中,从一条仅供一人出入的狭窄堤坝,瞬间扩大了两倍不止。
这一切,是在不到一秒的瞬间完成的。
他将拍到的画面,放慢放慢再放慢。
最终,他终于看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那位站在河岸边,看着月色下的堤坝。
上一秒还有些暗淡的月光,在这一秒,忽地明亮起来。
天空中乌云尽散,近乎满月的月亮,孤悬苍穹,洒下月华。
世界豁然开朗。
而那河中堤坝,则一祯祯的变动。
张惠清楚的看到了,落在堤坝上的月光,忽地如细沙一般凝实。
然后,像接受到了指令一般。
这些细沙,迅速的和周围的物质混合起来。
于是……
堤坝变大了。
但……
若不是有着摄像头的拍摄,打死张惠都不会相信,这条堤坝是这样变大的。
看清楚这一切。
张惠只觉得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无比粗重。
“祂……祂居然强大如斯吗?”
短短一秒不到,从无到有,扩大和建造了一条堤坝。
这等神迹,只在神话传说中出现过。
而且是创世的神话!
秦陆的十字教传说,那位神创世。
祂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而这位表现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甚至更高明的手段。
祂说要有路,所以就有了路。
而且,若张惠没有看错的话,那么这位造的这条堤坝,乃是用的月光为原料!
以光为原料,瞬息建造一条物质堤坝。
张惠不知道,其他神明存在,能不能办到。
但他明白,这是违背物理规则的事情。
能量守恒和质能守恒,在祂手里,和玩具一样,被随意操作!
而且……
这一切都是悄无声息中发生的。
“这……祂是在告诉我们……”
“祂真的可以点石成金?”
张惠忍不住猜测。
点石成金,是传说中仙人们最常用的术法。
但,灵气复苏后,人们很快就知道,所谓的‘常用术法’,或许比想象中更复杂和更可怕!
因为……
人们发现,或许将整个世界的灵能和其他能源全部集中起来,也未必能让一克石头变成黄金!
所以,点石成金,已被列为道祖、佛陀一级的神通。
而且是大神通!
如今,在张惠眼中看来,这位显然是在告诉他——你猜的没错,哥就是你想象中那样的至尊!
张惠沉默了。
但他回过神来,看着监控里的那位,忽然就停下来,坐在堤坝上,抱着祂的猫,不知道在等什么?
抬起头,张惠看着墙上的时钟。
晚上十一点了。
一个荒诞的念头,从张惠心起浮起来。
“祂在等十字坡苏醒?”
“为什么?”
张惠疑问着。
“以祂的伟力,想要唤醒十字坡,不过举手之劳……”
“祂为何选择在这里等候?”
忽地,张惠想起了自己智库中的某个专家曾经提出过的一个假设。
“祂或许是一个很讲规矩的存在!”
“因为种种迹象都表明,祂在一定程度上,遵循着世间已有的规则……”
“譬如,祂从来不触犯任何法律……”
“根据调查,祂没有任何犯罪与违法记录………”
但,这个假设被提出来后,就被推翻了。
因为不可能!
如此位格的存在,举手就可以颠覆规则的至尊。
岂会在乎凡俗的种种?
张惠也是摇头,将这个念头抛出脑中:“不可能的!太荒诞了!”
祂会遵守凡俗的规矩?
开玩笑!
大象会在乎蚂蚁窝里的制度?
看不顺眼,一脚连窝都踩碎了!
所以……
只能是,另有深意!
“肯定是的!”张惠说道,他继续看着监控,一丝不苟,聚精会神的看着。
…………………………………………
楚文忐忑的站在过十字坡必经的石拱桥前。
他小心翼翼的等待着。
不时的看着手机。
“已经十一点多了啊……”
“他应该不会来了吧?”
“他肯定不会来了!”
但他不敢离开。
因为……
他不想死!
鹿鸣山庄的人,要是死在了十字坡,黑衣卫一定会调查,也一定能查出来的。
特别是他和鹿献说过这个事情。
别看鹿献和他关系挺好,经常聚在一起。
但……
他若犯事了,黑衣卫重赏之下,楚文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检举的!
这就是江湖!
别看,平时大家一起吹牛皮,说着‘朝廷鹰犬如何如何’‘咱们应该团结起来’。
但真正事到临头。
和朝廷鹰犬通风报信的,就是那些平日里叫的最高调的
楚文能知道这些,是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
以己度人。
倘若鹿献遇到这样的事情,事发了,黑衣卫开始调查,开出几百分甚至上千分的赏格。
那对不住……
鹿献会被直接卖了。
所以,他不敢走,只能在这里硬撑着。
哪怕现在的桥畔,越来越冷。
风呜咽着带来了一声更比一声凄厉的猫叫。
林中的猫头鹰的低吼,越发的恐怖。
叫人心中发颤。
他的灵觉在瑟瑟发抖。
这意味着,十字坡的东西,在准备苏醒。
当它们苏醒过来……
百鬼夜行,邪祟成群。
说不定,还会有邪祟,从十字坡里溜出来,与他在这里碰面。
但……
比起邪祟和鬼物。
黑衣卫无疑更恐怖一点。
毕竟遇到邪祟和鬼物,未必丢命。
然而,倘若有普通人因为他的缘故,丧命十字坡。
一旦被黑衣卫查出来。
他必死无疑!
联邦帝国的超凡者,在过去两百年,已经见证了无数例子。
当年,那厌胜学派,如日中天,学派之中四大执事,全部是站在超凡顶端的将军。
更有着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诡异术法,连将军都可以咒死!
然后呢?
当黑衣卫发现他们的术法是以平民的性命为代价后。
立刻做出了决断:剿灭!
而且是不惜代价的剿灭!
更是不接受任何投降与妥协的剿灭!
为了剿灭厌胜学派,足足有八位将军战死!
连当时的黑衣卫都督,也受了重伤,不久后撒手人寰。
但是……
他们做到了自己的诺言!
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
厌胜学派从联邦帝国的土地上被赶尽杀绝!
哪怕逃到南洋,躲在深山,也都被一一找上门去。
这个追杀,持续了百年,直到今天还在继续。
那些朝廷鹰犬,只要发现了厌胜学派的踪迹,就和疯狗一样穷追不舍!
用如今的都督的话说是:今天,我和你,一定要死一个!
所以……
楚文不敢走,他只能在这里硬撑着。
呼……
头顶似乎有东西。
楚文抬起头,看到了一架旋翼无人机,闪着亮光,从头上飞掠。
“军方的无人机?!”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连型号他都知道。
‘广目甲型’无人旋翼侦察机。
乃是联邦帝国陆军和特战部队的标配。
黑衣卫也经常使用它来执行一些侦查和搜寻的任务。
这无人机在头顶盘旋着,不断的旋转,高清摄像头,连续拍照。
楚文见着,也是苦笑一声,朝着那无人机招手。
……………………
“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
“火,燃烧后更伟大的生命!”
“杀是为了歌颂破灭前的壮丽……”
“夜,是狼深邃眼睛……”低低的吟唱声在静谧无人的河道上回荡着。
孤单的年轻人,抱着小猫,坐在堤坝上。
双腿轻轻晃动着。
脚下的河水潺潺而过。
手机屏幕的亮光,照亮着他的脸。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孤单等黎明……”他轻轻哼唱着,唱完一遍又是一遍。
同时在网上找着这首歌。
可惜,什么都没找到。
输入歌词后,检索出来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内容。
或是某部小说的一段句子,或是某个广告的台词,或是某部电视剧里的介绍。
就是和歌无关。
“不对啊!”灵平安说道:“这歌挺好的……怎么找不到?”
“难道是……”
“我念大学的时候,在学校附近的广场听那些流浪歌手们唱过的无名歌?”
也就只能是这个解释了。
“唉……要真是这样……就太可惜了!”
不过,现在这世道就是这样。
流量当道,歌坛已死!
毕竟,假如有人五音不全,唱的歌不知所谓,却依然能卖出千万销量。
那资本为何要去推实力派?
万一火了怎么办?
他会提要求的。
流量多好!
既可以流水线生产,不断更新换代,还可以轻轻松松割韭菜。
更重要的是听话!
叫干嘛就干嘛!
毫无怨言,非常乖巧,乃是最好的工具人!
想到这里,灵平安也只能是悠悠一叹。
这时,河对岸却忽地出现了火光。
绿幽幽的,看着有点像传说中的鬼火。
灵平安看着,笑了起来。
不知道为何,他心里有个声音在唱歌。
“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
“磷火罢了!”灵平安说。
作为现代大学生,他当然知道,所谓鬼火,其实就是磷火。
古人不知,以为是鬼魂在活动。
但其实,就是人死后,身体里的磷在化学反应下,变成了燃点极低的磷化氢。
灵平安看着,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十一点四十二分。
“要不是还没到十二点……”他说道:“我就直接过去,来一次坟头蹦迪!”
不过……
也就十来分钟了。
再等等吧!
等到了时间,就过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鬼?
若是真有?
不知道为何,灵平安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然后他砸吧了一下嘴巴,咧着嘴笑起来。
“发现鬼了不要怕……”
他嘿嘿的笑着。
“我们小心的靠近它……”
“注意不要被它发现……”
“鬼是很神秘的……也是很有营养的……”
“富含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物质……”
“去掉头,就可以吃了……”
他舔着嘴巴,狞笑起来。
笑声阴沉。
“味道嘛……”他的嘴角,眼泪在蕴积,仿佛想起了什么美好的记忆,都要忍不住的流出来。
“应该是鸡肉味!”
喵呜!
怀中的小猫,轻轻叫着,对此表示赞同。
因为祂吃过很多厉鬼。
味道,真的很丰富!
可惜,醒来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吃了。
因为所有的冥界大门,全部紧锁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