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txt-第十四章 動言封異兆讀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魏山拿了纸笔过来,他深思许久,便落笔于纸上。
他深知不能和一个廷执对着干,所以通篇就没提到张御来玉京之事,而只是详细列举了各地造物对于民生的重要,还有将来造物起来后对于天夏的作用和益处。
并言及民生改善之后,在使更多天夏子民开智的时候,亦能使得子民进入修道一途。
他还举例,眼下造物兴盛的几洲、诸如青阳、庐扬、伊洛这几洲,在造物兴盛的同时修道人数目也是远远多于其他洲域。
他还论证,以往修道人除了少数离世修行的,大部分修道人在未曾成道之前,哪怕剔除享娱之用,吃穿用度都需要世间之民来提供,放在以往,这将会是一个沉重负担,可随着造物技艺提升的,这等负担却是在逐渐减少。
而若是造物有了更为长足的发展,民生继续提高,并且达到了某一层次,那么或许将来所有修道人能够达到真正不入世而一心修行了……
他洋洋洒洒写了许多之后,自己读了几遍,又删改了一下,这才满意停笔。
随后拿过呈册,亲手将之誊抄在了上面,而后举步往广厦中间拜台而去,将此呈书摆了上去,拜了三拜之后,看着呈书化流光消失,心中稍松。
这个呈书虽未必会让所有廷执重视,可是却可成为一些廷执拿来说话的证言,多少能添一分力量。
毕竟玄廷并不是直接统摄世间,只是把握大略,所以也是十分重视下面各方的建言的。
待他出来后,见中年师匠等在了那里,问道:“什么事?”
中年师匠道:“老师叫学生关注的那件事,现在有了些成果了。”他将手中传册递来。
魏山神情微动,拿了过来看过,这是呈报上,说得是能够实现两州之间交流的造物已是有了一定成效。
实际上,还是起自于原先霜洲的技艺。
此前钟廷执曾派遣门下修道人出去寻觅这霜洲技艺,可是其人没有能够获得,最终失落在了虚空之中,最后被幽城得了去,并且以此为基弄出了一些东西。
这一次幽城主城逃遁,眼下除了极少数幽城还漂游在虚空之中,大多数都是归降天夏了。这些人归来,也是将这门技艺给重新带了回来。
只是他们走得路其实和霜洲相同,只是设法弄出了一些‘霜人’作为沟通之用,本质上没什么改变。
所幸天机总院经过这几年以来钻研,已经大致对霜洲人有了一定了解,并且在用一种造物来代替此辈,现在初见眉目了。
魏山想了想,道:“这几人都是给予嘉赐,此事还是如以往一般,尽量保密,不要传了出去。”
中年师匠道:“老师放心,学生会安排好的。”
魏山明白,这东西虽然当下还代替不了训天道章,可有些事总得一步步来,现在做不到,往后未必做不到。
眼下这技艺也不是没用,若是铺展开来,那么天机总院和分洲天机院之间的交流,一些重要的事机就不必要再经过训天道章,而是用此便好。
他深信,有朝一日,造物是可以达到与修道人一般层次的,往大处想,许还有将之取代的可能。
想到这里,他忽然记起一事,道:“对了,安家小郎那边如何了,那些异神的技艺,他还是不肯拿了出来么?”
中年师匠道:“在问了,学生会催促下面的。”
魏山皱眉道:“不要做得太过分,该给他的,还是要给的。”
中年师匠低头道:“是。”他微微抬头,“老师,那对安小郎大匠评判是否……”
魏山想了想,摇头道:“还是太年轻了一点啊,太早成为大匠不是什么好事,也是给了后辈一个不妥参照,若是后辈学子都想着早些成为大匠,而不是钻研技艺,势必个个急功近利,再压一压吧。”
中年师匠恭声应下。
而在并云上洲之外,张御那化身在得俞玄首会着重看顾那三个神异生灵的承诺后,便就离开了此间,他借助那一枚荀师给他的元都玉符之助,于瞬时之间转落去了益岳上洲。
随着一道金光闪过,他的身影在一处山峰之上化显出来,而在那正前不远处,则是矗立着一座座直插云天的山壁。
他目光落去,凝注着山壁之上的那一幅幅壁画,这些壁画十分之古老,本来是一幅幅膜拜神人的图案,这在这片地陆之上可谓比比皆是,并不稀奇,只是磨痕深刻,又处在一条必经山路之上,才颇是受人瞩目。
可是在数日前,有人发现这些熟悉的图案居然忽然发生了改变,图案之上原本跪伏的人像变成了持兵站立的模样,这就让人觉得惊异了。
此刻他看了下来,发现不止是壁画发现了变化,其实是连周围的山势也是一并发生了改变,山岳似是发生了移位。
正观察之间,一个看起来二十余岁的美貌女道出现了他旁边,向稽首一礼,道:“张廷执。”
张御点首回礼道:“吴玄首。”
吴玄首望向远处那一处山壁,道:“张廷执也是看到了么?”
张御点了点头,若是以更大的视角来看,周围山势实际上形成了一只仰天张开五指的大手的模样。
而在牵连到大地更深处,则可看到有一条手臂轮廓在那里显现出来,在此后面,隐隐约约可见一个更为巨大的人形痕迹。
但这只是表象罢了。
在他目光审视之下,他看得十分清楚,形成这些东西实际是一种数目庞大的异虫,若无干扰,那么差不多有个一二十年左右,这一个人形就会塑成,在那个时候,这些异虫会产生一种蜕变,或许就此能到与他们相近的层次之中。
他不清楚是不是某个纪历之中的主宰,但肯定是这一次浊潮微变所引发的,只要浊潮不停,那么这样的情形将来恐怕还会有更多。
吴玄首身为玄尊,她虽然没有目印,可一样能凭大感应大致感受这里面可能的变化,她道:“张廷执,此刻其虽占地不广,可若其延伸扩展,那说不定有一日会动摇洲域,”
张御道:“那就设法令其不再变动下去。”
吴玄首眉宇间略含忧心,道:“只恐治标难治本。”
凭她的手段,也不难灭去眼前所见,可这些异虫是凭空生出的,目前不知来历,贸然动手,她生怕此虫扩散到洲域各处,反而不利局面。
兄弟一生一起混 贝轩雨毅
张御道:“天地万物,必有其源,只需循源而溯,可断斩其根本。”
这里根本其实是浊潮,浊潮他尚不能理平,但是这些异虫,他却是可以将之设法清除干净的。
他口中淡声言道:“敕绝!”
随他一语落下,一阵天风过来,那图画之上壁画像是散碎尘屑一般,被从岩壁之上剥离了出去,而底下的异虫则是于一瞬间死寂死绝,再无半个留存下来。
他再伸手一拿,所有异虫化为一缕气机落入他手,心光一转,于霎时间祭炼出了一枚玉符。
他将之递给了吴玄首,道:“吴玄首,此是拿这些异虫遗壳所炼,若是此牌发生异动,那便是说这些异虫重又回来了,吴玄首若自身处置不了,则可向守正宫求援,我若不在,也自有其余守正前来相援。”
吴玄首接了过来,郑重打一个稽首,道:“多谢廷执帮衬。”
张御道:“守正宫负责守持内外,这些是应为之事,我还有他事要为,便先告辞了。”
吴玄首郑重一礼,道:“廷执慢走。”
张御点了点头,天中一道金光降下,他已是随之遁去不见,再度出现时,他化身已是到了庐扬上洲外海之上。
这里曾发现有巨人踏海而过,那些报书每一处可能有上层力量涉及的地方,他都是会亲自来看过。
梅商此刻正在此间,他在守正之中负责内层诸事,故是此前呈报一到,他也是先一步到此查探。
他见张御到来,上来执礼道:“廷执。”
张御点首回礼,道:“梅守正,如何了?”
梅商道:“属下已是探查过了,据属下推断,那个巨人应是处于间层之中,浊潮异动,使其影从间层落至现世之中,这才有了海上所见异象,但因其正身未至,所以探查之人到此才无所见。”
张御抬头看有几眼,他眼眸闪烁了一下,道:“不止是间层。”
在他目光之中,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存在于那里,这个巨人实际上是现世与间层的重叠才会产生,而若单独分离开来看,其却是不存在的,也同样是浊潮的引动,才使得其现于世内。
如梅商所言,现在只是一个身影,可时间一长便就说不好了,不定会由影至身,真正照入世间。
言伤
他将这等情形一说,梅商一怔,随即了然,道:“原是这般。”他对张御一礼,衷心佩服道:“还是廷执看得准,若非廷执到此,属下便就判断失差了。”
张御道:“梅守正不用妄自菲薄,你来此短暂,故是还不见其真像,于你一段时日,亦能分辨出来。”
正待他准备顺手将此置掉时,却是心有所感,往上方清穹云海看有一眼,稍作思量,道:“梅守正,此间交由你处置,可能妥当么?”
邀 神祭 小說
梅商肃容道:“廷执且将此交由属下便好。”
张御一点头,身上光芒一闪,便与诸多化影一般回到了清玄道宫的正身之上,面前明周道人对他一礼,道:“张廷执,首执有请。”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