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2pc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皇兄萬歲 愛下-253.年輪(第一更-求月票)熱推-kelrb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好难受,好难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吴姬跪在黑色的地上,指尖深插向地府未知材质的大地,却被那强硬度地面带动的稍稍弯折,
她此时全身都在抖着,好像是发病了一样。
“这张面具究竟是什么?你为什么说有问题,我又要当心什么?”
吴姬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你在哪儿,在哪儿?这些天噩梦又变多了,不会是邪魂夺舍的手段吧?但我是吴家人,为什么?”
一声又一声的话语落下。
吴姬半趴在地上,全身绷紧了,黑色靴子被脚面勾起,
她如同一只受了伤的母兽,口中继续地说着没有逻辑的话。
这些话是一个片段接着一个片段,但却无法连贯。
夏极默默躲在石壁后。
约莫小半柱香时间后,吴姬又消失在了地府中,夏极这才返回了镜湖。

次日。
吕妙妙一早就调了米糊,搭着猫头拖鞋在贴福字,白玉的脚踝裹着绵绵的罗袜,不停在拖鞋里进进出出,随着那“哒哒哒”地脚步声在四处跑着。
看到夏极,她侧身挥了挥手,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早上好,大叔~~”
说完,她又夹着“福字”,捧着热米糊,“哒哒哒”地跑了过去,到了另一处门前,就开始刷米糊,然后双手举高高,开始贴福字。
镜湖中样的庄园很大,要在所有的房屋上都贴上福字与对联,显然是个大工程。
夏极迅速地吃完了早餐,也去一起帮忙了。
冬晨的光和煦而柔美,
风虽寒冷,但却干净而清新。
一会儿,就快到中午了。
吕妙妙哈着气,搓着小手,双颊红扑扑的,她侧头看了一眼也在忙碌的银发男子,远远喊着:“大叔,快中午了,我去做饭啦,你想吃什么?”
“我们就两个人,随便做点就可以了。”
“那怎么可以呢?”
吕妙妙道,“算啦,我自己看吧。”
她换上围裙,在厨房里开始了忙碌。
此时,镜湖外祠堂中香火鼎盛,正将这午后渲染出了静意十足的禅趣。
不少远道而来的人,纷纷在湖畔向着湖心烧香,然后或是鞠躬,或是叩拜,喊着“祝夫子新春快乐”之类的话。
夏极一撇身后,顿时明白了过来。
厨房里升腾的袅袅炊烟,已是宣告自己回到了岛上。
所以,那些来夫子祠许愿的人,便是来向自己拜早年了。
他露出微笑,感受着厨房方向的动静,心底莫名地生出了一种暖意。
说起来,吕妙妙已经不知不觉陪伴了他八年了,除去小苏,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超过其他人了。
夏极忍不住笑着摇摇头。
男人呐,还真是自欺欺人,一边说着需要理智的话题,一边真的感受到了那股温情,却也会不再顾理智,还真是可笑,但却又甘愿变得可笑。
无论如何,这一刻,他就如被猛虎追逐着跃入枯井里的旅人,枯井有毒蛇,而他抓着即将断裂的绿藤攀附在半空,
绿藤上,一滴清晨的甘露正在凝聚,滴落,
所以他仰起头,短暂地忘记了猛虎与毒蛇,而专心享受着这一滴露珠的甜美。
这一滴露珠忽地又幻化做吕妙妙的模样,她如同一个精灵,从神秘的迷雾里走出,又闯入了同样是迷雾的世界。
说到底,两个人其实根本都不了解对方。
也根本没有任何秘密的交换。
甚至性格也是南辕北辙。
从理智的角度来说,这根本就不是匹配的一对。
但感情,从来都不关理智什么事,这一刻,夏极才明白了。
他甚至有些恐惧,所以他还是短暂地压抑了这种情愫,和吕妙妙盘膝而坐在长桌前。
镜湖外,夫子祠,烟花四起,炸散成了天空的花园,
姹紫嫣红,于深冬绽放,
明亮,唯美,但却短暂。
“大叔,你在看烟花吗?”
“烟花美却短暂吗?”
“我不觉得,因为…每一年我们都可以看到烟花,美却短暂装饰了我们的生活,但却不是生活的全部。”
“哦~~妙妙今天变得很有哲思嘛,那你觉得生活的全部是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而这正需要我与大叔一起探索。”
夏极笑了笑,他不去定义生活,凡有定义,必落下乘。
“开动吧!”
“好~”
“大叔,你喝点酒吧?我也喝一点。”
“好~”
“大叔,吃完饭我们散步好吗?”
“好~”
“大叔,青色火种你要尽快吸收,好不好?”
“好~”
“大叔,和我穿情侣装,好不好?”
“好~”
无论吕妙妙说着什么,夏极都是温柔地点着头。
“干杯~愿大叔早点突破十一境。”吕妙妙双颊红扑扑地,一双古灵精怪地眸子温柔地看着夏极。
夏极这一瞬间甚至产生了冲动,他要告诉面前的女人,他已经是十一境巅峰了,已经拥有了千年寿元,他希望她也能快一点进步,也能早点突破。
但他说不出口。
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出口。
从一开始,两人所有的交往,就都是建立在重重谎言、重重迷雾的泥土之上,那么怎么可能开出真实的花朵?
“妙妙,你也该努力了。”
“我啊~我是天生霸体,可以一直活下去,大叔不用担心。”
“天生霸体?”夏极陷入了沉默,这种明显是忽悠人的话,怎么可能是真的,妙妙居然相信?
于是,他道:“妙妙,你听我说,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要修炼,要突破到十一境巅峰。万一大叔突破了,你却没有活到百年,那怎么办呢?”
吕妙妙瘪着嘴道:“我不想修炼。”
夏极道:“我教你。”
吕妙妙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迟疑良久,才很勉强地点了点头。
这新年,夏极过得并不孤独。
他忽然明白了,如胶似膝的情投意合未必美妙,两个人有着自己的世界,有着自己的坚持,却依然能伴在一起,这才会让人心跳。
你需要了解对方,但不要改变对方,不要强迫对方和你想法一样,这才是最好的感情。
阴阳从来格格不入,界限分明,谁都不是谁的附庸,但正因为如此,才能旋转而生太极。
天道如此,感情,岂非亦是如此?

年后,烟花三月。
大周顺利地完成了吞并北商。
姬玄需登临古山岱宗,穿过净土莲花寺,举行封禅大典,祭祀天神,立石而颂大周之德。
之后,他需要进行全国巡行,一来是遵循传统,巩固统治,二来是祭祀名山大泽,表达自己受命于天,乃是山河之主。
夏极身为帝师,自然需要陪同。
他也未曾拒绝,陪着这位注定了无法臻至十一境巅峰的天命之子,走过这缓缓迎来生命尽头的岁月。
荣耀加身,但寿元却在一天天走向尽头。
姬玄曾经寻找过夏极,面色恐惧地表达了他不想死,夏极微笑着告诉他“自己还有五色令,可以收了他,之后再复活他”,姬玄这才稍稍放心了,然后催促着让夏极赶紧收了他。
于是,五色令的名额除了方丈岛九鼎丹宫的左慈,夏清玄,便是又增加了第三人——大周开国帝君。
夫子随帝君封禅岱宗,巡视天下。
这一路上,他趁机将自己的《象卷》,以及《万法卷扩充版》散了出去。
五年之后。
巡视山河的任务完成了。
夏极已经四十九岁了,吕妙妙也二十九了。
两人朝夕相伴,感情又增添了不少,但终究没有迈出那一步。
吕妙妙知道自己深爱的人不愿意耽误自己,所以他只要一天不突破至十一境巅峰,就一天不会与自己成婚。
而她也在夏极的教导下,每天缓慢地进步着,然而不知为何,岁月未曾在她脸上留下一丝沧桑的痕迹,她就如不老不死的魔女,始终维持着最初的模样。
姬玄回到巨业城,皇宫已经建好了。
紧接着便是任命皇后,皇妃,选秀…
而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地好好的。
五大世家派出了五名女弟子,苏家因为帝师的缘故而直接占了皇后位置,其余四家则是分了四个皇妃。
很快,皇后便是怀孕了,生下了男孩,名为姬昌。
自此苏家裂出了一个分家,
分家入世,
很快以雷霆万钧之势成为了人间的顶级世家,这是典型的家族通过皇后而一跃上天,并无突兀。
次年,其余四个皇妃才陆陆续续诞下了子嗣,而各大世家也分裂出了对应的分家家族,这些分家家族在大周被称为四大家族。
四大家族各自掌管着大周的命脉,军政商甚至江湖的正邪两道…
自此,五大世家功成身退,再度地隐于幕后,
也许此时还会有许多人去提及这五大世家,但随着岁月的流逝,提起五大世家的人将会越来越少,
加上大周刻意的信息保密,不需多少年,五大世家就会成为少有人知的传说,
取而代之的,是浮露出冰山一角的天下第一家族,以及四大家族。
此时的姬玄已成了一个工具人,看似主动,实则被动地在走着按部就班的过场。
大将军,文首,隐君,国师自然也已经更换了第二代人了。
终于,苏家也派来了接替帝师的人。
毕竟夏极教导姬玄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便是教导姬昌了,而这自然就是新的帝师了。
夏极完成了交接。
临离前,姬玄昭告天下,官方册封夏极为“天下圣师”,人人见之当行师礼。
夫子之名虽传诸天下,天下圣师却是一代王朝的帝君亲自宣封。
第一代的大将军,文首,隐君,国师都已经返回了世家,在灵气充沛的小世界里进行突破。
而夏极早知道自己无法再回苏家了。
他不可以活下去,不可以突破十一境,这是老祖们的底线。
此时,按照凡人的计算,他已经五十四岁了,而吕妙妙也三十四了,一路相伴近二十载,彼此之间说是心有灵犀却也不为过了。
夏极回到了镜湖,看了最后一眼这些熟悉的场景,收起了藏蛰的中转站。
因为今后,此处就要归还给苏家了。
而他需要远行。
吕妙妙梳弄着他的银发,轻声道:“我带你去北方吧?就算世家放弃了我们,我们自己也不可以放弃。南北,你一定可以突破的。”
说着,吕妙妙从后轻轻抱住了夏极,脸颊在他侧脸上轻轻蹭着,泪水刷刷地流着。
她已经不知道流了多少泪。
她无法明白,为什么世家要放弃这样一个强大的夫子。
也无法明白,为什么这么强大的夫子却无法突破十一境。
要知道,即便是普通人,在觉醒血脉,在精气神的三玄法里臻至巅峰后,都可以踏入十一境,而天下人如今突破的玄法几乎都是来自于夫子啊。
但为什么,教导了天下人的夫子,自己却偏偏无法觉醒血脉呢?
她已经麻木了。
夏极看了一眼这相貌从未改变的女子,为她擦去泪水,这些年他劝了很多次,让妙妙回去,但这位姑娘就是死心眼了,怎么都不愿离开。
“南北,那我们明天早上就出发吧,好不好?总有办法的。”
“好~”


战乱已过,盛世繁华。
镜湖庄园的门永久的关闭了。
一辆停在湖边的马车从南方出发,压过了数万里长路,历经了山山水水,然后到了北方。
来时落叶犹绿,此时却雨雪霏霏。
如今的北方依然极度动荡。
但大周却似在鼓励着支持着那些愿意去劫地外围的武者。
每一个武者都可以免费在劫地外围获得物资,若是实力强大的还能免费获得部分丹药的支持。
一排排房屋建立了起来,这是专为去往劫地的武者而建的。
房屋有着编号,越是靠前便越是奢华安逸。
这些房屋甚至形成了一个个小型的城市,如同边境的屯兵,远远地包围着劫地。
可随着劫地的扩展,这些城市也注定了不停地外移。
夏极与妙妙隐瞒了身份,戴着遮面斗篷,在稍稍展示了实力后,便是获得了排行靠前的一个石屋。
石屋带独立庭院,算得上宽敞了。

PS :月初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