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d1k優秀都市异能 神話版三國 起點-第三千六百三十三章 南下鑒賞-jp1vf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啥,你说那些给罗马人当狗的凯尔特纠察军团怎么理解,那不重要,罗马人需要理解这些人的想法吗?
“布鲁西恩战死了。”淳于琼和寇封汇合之后,带着几分无奈开口说道,“明明并不需要他断后。”
“不,从现实角度讲,他断后对于大军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寇封冷静的回答道,“总不能让你断后吧,也许凭借着你的天赋确实是能跑出来,但从现实来讲,那也不是什么绝对能做到的事情。”
淳于琼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寇封并没有逼迫布鲁西恩,对方反身冲向罗马人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都是自身的意志,也只有这等自愿去阻击的行为,才能爆发出最强的力量。
“接下来真的要南下吗?”淳于琼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审配退场的失落,看着寇封询问道。
“嗯,南下。”寇封点了点头说道,“审军师当时的判断确实是正确的,但局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确实是不熟悉大不列颠的南部,但罗马人要追击我们就必须要分摊兵力。”
淳于琼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个提议,这个是事实,不过这样做的话,非常危险,以现在第二十鹰旗军团表现出来的素质,如果在安敦尼长城以南堵住他们,那就不是损失点人手能逃出来的的情况。
搞不好所有人都得陷进去,这也是审配一开始不愿意直【新 www.xxbiquge.xyz】接越过安敦尼长城的原因。
不过现在的局势发生了新的变化,罗马人要是选择直接追击汉室主力,那么他们的兵力就要和现在相差无几,而大不列颠的罗马总兵力有多少,凯尔特人还是有一个准确数字的。
一但罗马人这么做,安敦尼长城差不多就相当于放空了,这么一来,汉室要进行北归的话,也基本上不存在什么阻碍。
要是罗马人分兵进行追击,以现在的情况,除非是第二十鹰旗军团前来追击,其他人追击有极大概率为汉室所歼灭。
这么一来只能是摊薄罗马人原本就不太多的兵力,说起来,明明大好的局势变成了这样,淳于琼也不得不感慨,罗马人的自负。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讲,汉室这边也存在这样的情况,以前对外战争的时候多是自己一个军团,带上数倍的本地胡人去作战,而局势一旦出现敌方能架住汉军本体的情况,那整体都会出现相当的麻烦。
“但愿罗马人不要追袭。”寇封深吸了一口气,回望了一眼后方,这个时候汉军已经和罗马人脱节,而且主力已经基本脱离了战场,再继续南下,用不了太久,汉军就能甩开罗马。
“不追袭是不可能的。”李傕骑着夏尔马追了过来。
西凉铁骑的损伤是所有军团之中最轻的,只有十几人的损失,第一个日耳曼蛮子就没给西凉铁骑造成任何的伤害,到了凯尔特纠察那里,湖光骑士化之后,那些家伙确实是能给李傕他们造成伤害。
可架不住双方的脑子都是到位的,并没有死磕,等到真开始死磕的时候,李傕等人都已经开始跑路了,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凯尔特纠察就算是爆发出所有的力量去砍杀,也很难造成多少伤害了。
“我的意思是越过安敦尼长城之后,罗马碍于现实不进行追袭。”寇封摇了摇头说道,然后看了一眼李傕率领的士卒,基本上连受伤的都没有,该说是这个军团的防御力和生存力真的非常离谱吗?
“我不看好。”李傕摇了摇头说道,罗马人的心态比较奇怪。
“好吧,不管他们奇怪不奇怪,再挡他们一波,然后迅速撤退吧,罗马的主力毕竟是重步兵,在速度上是不可能比我们快的。”寇封随意的开口说道,然后一千五百多名先登搭弓射箭,朝着远方追击的罗马人、凯尔特纠察射杀了过去。
一箭射出,无数的云气箭直接成型,少量的意志贯穿之中,然后无数的箭矢直接组成了一面墙壁朝着对面覆盖了过去。
且不言凯尔特纠察军团的士卒是什么感觉,罗马人在看到那一面墙覆盖过来的时候皆是大吃一惊,云气箭是什么,罗马人还是知道了,甭管是什么原因,自从见识过一次云气箭打击之后,罗马人就将云气箭列入到了弓箭种类最上级天赋。
实际上因为帕提亚神骑,一波秒了第二图拉真,哪怕后面第十骑士普及说是帕提亚神骑能秒图拉真军团是因为有很多的原因,实际上云气箭的威力并不大,只不过因为攻击密度太离谱,又无视普通实体防御,其实并不是什么致命打击,硬抗就是了。
当时这个说法,很多罗马鹰旗军团长私底下就在吐槽,硬抗?你以为都是你啊,这东西的打击密度你也说了,那根本就没有正常弓箭那种几千人射杀出几千根的概念,那起步都是几万计算的。
故而在看到袁氏飚出一堵墙一样的云气箭,瓦里利乌斯和戈尔迪安两人皆是头皮发麻,然后大声的下令道,“防御,所有人就地防御,全力抵挡云气箭打击!”
寇封估算着先登残余的力量,又射杀了两拨云气箭,然后头也不回往南跑去,云气箭射出去,不说别的,光是这种感觉就很美好,那种一瞬间飚射出一面墙的感觉,在寇封看来实在是太有力量感了。
至于罗马第二十鹰旗军团则是原地结阵防御,面对这种打击普通的防御根本没用,本身云气就无视大多数的实体防御,故而只能硬接,故而原本追击的态势直接一顿。
硬扛了三波云气箭之后,原本追袭的气势也泄了几分,罗马人对于云气箭这种打击方式在内心深处还是发憷的。
“放弃追击,随他们去吧。”戈尔迪安建议道,云气箭的攻击密度太离谱,又只能拿身体硬抗,更不要脸的在于,每一根云气箭之中,都含有一丝意志贯穿,主要用来痛一下罗马士卒。
没错,寇封无师自通了贵霜巴拉斯的目击箭,将意志攻击融合在云气箭之中,但不以意志箭为主,而是靠附着的那一丝意志攻击去让罗马人感受到针刺一般的疼痛。
意志体是不存在要害的,所以针扎级别的伤害,除了痛,和引发士卒的抗性以外,是不可能造成任何伤害的。
然而寇封要的就是痛感,靠着这种针刺般的疼痛,让罗马人自然地出现防御姿态上的失误,然后被成吨的云气箭堆死。
可惜由于审配当时的状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先登四个技能全部拉下来,故而少了锁定能力,以至于不少的箭矢都射空了。
“先清点损失,派人跟着袁氏后面进行侦查,一旦有什么情报迅速汇报,我们这边整肃一下大军,然后回安敦尼长城那边休整,之后再做打算。”戈尔迪安对着瓦里利乌斯招呼道。
“好。”瓦里利乌斯点了点头,他的第一战并没有想他想得那么美好,虽说获胜了,但并没有拿下他想要的荣耀。
另一方面寇封率领着八千士卒迅速的南下,和戈尔迪安等人估计的袁家在突破之后,会迅速调头抄近路回转北大不列颠不同,寇封直奔着安敦尼长城而去。
“派一些人调头回北大不列颠,通知战船来南方接我们。”寇封对着淳于琼开口说道。
“这不可能做到啊,我们在南方一无所知,港口什么的都不清楚,这怎么接?”淳于琼不解的看着寇封说道。
在大不列颠南岸进行游曳,我们也派人去南岸,尝试能否成功联络,为期一个月,如果不能联络上的话,我们就只能再赌一次从安敦尼长城那边能不能再打出去了。
“这?这概率很小啊!”淳于琼不解的说道。
“不,这概率其实很大了,因为是海岸线,根本没有阻挡,而且之前跟着叔父等人我们横跨了北冰洋,进入这边之后,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在晴天的时候,这边海上并没有雾气,而在这种情况下,海面的视野非常大,而我们不可能跑的太远……”寇封看着淳于琼非常认真的说道,“我是在南方长大,而且去年见了一年的海。”
“是这样吗?”淳于琼看着李傕询问道,毕竟这个时候,坚决不能再做无用功了。
“是的,确实是如此。”李傕回想了一下他们登上大不列颠的时候,确实是在非常遥远的地方看到了这个岛,然后才往这边跑过去,也就是说晴天用肉眼观察的话,在海上是能看到。
“甚至我们可以约定在安敦尼长城以南多少距离以内的范围内进行侦查。”寇封眯着眼睛说道,“虽说这样暴露的可能性很大,但很能解决问题,如果我们够快的话,可能真的不需要和罗马再次交手,这样很多的问题都能解决。”
“这样的话,那就试试。”淳于琼思虑片刻,果断相信寇封的判断,毕竟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可能乱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