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n2d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木葉養貓人笔趣-第三百一十一章 白眼【求月票】熱推-5wv4x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这么恐怖的查克拉波动,看来就算在刚在,这舍人也没有展露出他的全部实力。”
感受着从舍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坐在他旁边的罗砂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而站在罗砂身后的马基以及站在枸橘矢仓身后的青,此时脸上和背上,已经完全被汗水所浸湿。
给予足够的威慑后,舍人冷冷道:“麻烦各位一个都不要离开,等到我探究出原因后,就不会再麻烦各位了。”
话音落下。
咚——咚——咚——
这个竞技场的所有入口处,一扇扇木质大门轰然落下,扬起大片灰尘,可以感受到这木门的重量。
此刻,所有非木叶的忍着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尽管可能事情和他们没有太多的关联,不过却还是让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在这个全都由木遁所建造出来的竞技场中,感觉所有的东西,每一处的木头都在对方的掌控中。
这就感觉像是处于一个对方的领域中,自身的安危无法得到保障。
大部分的外村人,感受到这样的压力后,还是下意识地看向此时正处于舍人旁边的第四代风影罗砂以及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身上。
就算是岩隐村和云隐村的忍者,此时都感觉他们两人是他们在场大部分外村人的精神支柱。
不管舍人要做什么,至少有着两个和他同等级的影存在,应该是能阻挡他做一些非常过分的事情。
但如果他们知道此事罗砂和枸橘矢仓的想法,恐怕就不会这样心存一定底气。
枸橘矢仓早在来木叶之前,就已经完全落入舍人的掌控中。
至于说罗砂,不如问问他此刻处于舍人身旁,敢不敢有所动作。
要是在沙漠中,罗砂说不定还能和舍人抗衡一二,可现是在舍人的地盘,是在他的木遁中,这是他的领域。
说一句不好听的,他现在但凡是敢过分地动一下,舍人就能将他牢牢地控制住,他的磁遁在这木遁领域中,根本就发挥不出任何一点的作用。
“龙马。”舍人冷冷地喊了一声。
唰——
三道笼罩在黑袍中的忍者出现在他身后。
“给你三十秒,调查清楚是什么情况。”声音中不带任何感情。
对于根部忍者,只要给他们下达任务,不管任务条件有多么苛刻,任务有多么难,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进行。
三道身影直接消失。
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敢来木叶捣乱是他没有想到的。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这段时间的整个忍界就算暗流涌动,可表面上应该是非常太平的。
各个隐村都进入了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后的伤口舔舐期,默默恢复实力,不管再随意挑起战争。
就算是黑绝和宇智波带土,经过上次他所给予的教训后,短时间内应该不敢出来作妖才对,更不可能来到他面前来作妖。
因为宇智波带土他知道,他再次出现在舍人面前,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难道是晓?
舍人的脑中忽然就闪过长门三人的模样。
可这一次,他们三人的命运也已经被自己改变了,弥彦不死,长门不黑化,晓组织应该也不会再变成那样才对。
就算是黑绝使用了一些手段再次让长门陷入黑化中,也不应该会在这个时候出来乱来才对。
三十秒的时间很快,他站在原地默默思考的同时,根部已经将他所希望得到的信息调查到回来了。
“火影大人,刚才的动静来自于日向一族的族地,如今整个日向一族,已经完全乱了。”龙马出现在舍人身侧。
“日向一族?”舍人一愣。
是日向一族内发出的动静?
紧接着,舍人忽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俯身朝着下方竞技场的中间看去,此时这里站着的,正是本次中忍考试最后剩下的那批人。
只是,但他将所有人都尽收眼底时,所有胜出的人,却是少了一个。
而少的那个人,则正是舍人之前就在关注的,那个来自于川隐村的,那个磕磕绊绊好不容易坚持到现在的瞎眼川忍,却是不见了。
眉头一皱。
什么时候消失的?
自己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一点让舍人感觉到了惊讶,要知道这里可是处于他的木遁内,任何一个人的小动作,都无法逃出他的感知,可是这个却突然不见了。
与此同时,结合他的长相,他的穿着以及特殊的战斗风格,以及日向一族族地处所产生的爆炸声。
一个念头从他脑中闪过。
“这是…来自于月亮上的大筒木羽村仅剩的分家后裔?来到木叶?目标是日向一族的纯正白眼?”
他感觉这么猜测应该是挺准的,因为以日向一族为目标的,好像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看向那个川忍时,有着一种略微的熟悉感,却又不知道是在哪里见过。
原来是来自月亮上的大筒木羽村后裔…
没办法,尽管舍人前世是一个对火影还算是了解的人,不过在火影大结局后,什么博人转,什么剧场版,他都没有怎么去深入了解过,只是知道远离地球的月亮上,有着大筒木羽村的后裔。
他们身上的大筒木一族的查克拉结合日向一族的纯正白眼后,就有可能激发出白眼之上的,那能与轮回眼所媲美的,转身眼!
只是,这转生眼,他还真没有见过,这是他的知识盲区。
那如果刚才那个人是大筒木羽村分家一脉的后裔的话,日向一族此时拥有纯正白眼的…
舍人脸色微微一变,要是让转生眼这种能与轮回眼所媲美的眼睛出现在木叶,那就有点麻烦了。
伸手一挥。
这一次,不仅仅只是封锁出口处的大门,就连那原本露天的竞技场顶部,都很快被延伸出来的巨大木盖所笼罩住。
至此,整个巨大的竞技场,就成为了一个几乎等于完全封闭的场所,而想要出去,除了得到舍人的同意外,就只剩下了强行破坏。
“木叶的火影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这一幕,云隐村的负责人土台终于是忍不住了。
他才是在场所有人中,压力最大的一个。
不仅仅是因为从舍人身上给他的压力,更多的还有他们云隐村此时是唯一一个还有部队和木叶的忍者大军在战场上僵持的隐村,要是舍人不管不顾地对他们出手,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舍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根本就懒得回答他。
缓缓开口,声音传遍全场,“木叶发生了一些特殊情况,所以麻烦各位继续在这竞技场中待一段时间。
放心,这个竞技场足够安全,木叶所有中忍以下的忍者和平民,也暂时待在这里等待。
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因为此刻木叶内发生了一些我所不希望看到的东西。
所有!
有任何一个人,没在我的同意下,擅自离开的,就当做是木叶的敌人,一律就地格杀!
木叶的忍者们,听到没有!”
“是!!!”
振聋发聩的应答声响彻整个竞技场。
身为第四代火影的舍人,他的声望可以说是达到了木叶的顶峰,只要是他的命令,木叶都会毫不犹豫地执行。
这就是他一次次当着木叶众人面战斗后,所换来的。
原本站起身还准备离开的木叶普通居民们,此时也非常配合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安心地坐了下去。
同时,他们的眼睛就直接放在了那些外村忍者的身上,只要他们敢有所异动,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上报给舍人。
随后,看台的最顶部的通道处,一个个打开,供木叶木叶上忍以及中忍能出去,并且在他们离开后,戴着暗部面具的忍者们走了进来。
就站在看台的最上方,双手放置在背后,默默无声地站在原地。
所有暗部成员将整个竞技场包围了起来,他们将会负责这里的安全。
做完这些,也才过去一点点的时间,可见木叶忍者的素质还是很高的。
舍人偏过头对身后的波风水门说道:“水门,麻烦你了。”
水门点点头,将手掌放在他的肩膀上,两人直接消失在原地。
舍人离开后,罗砂以及枸橘矢仓中间就没有任何间隔。
罗砂扶着头上的风影斗笠,忍不住微微偏过头,看向此刻依旧一副淡然模样的枸橘矢仓,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感受到了罗砂的视线,枸橘矢仓也转过头看向他,两人的眼睛在空中交互。
看到他眼睛的罗砂不知道为什么,内心轻轻一颤,因为他感觉枸橘矢仓的眼底最深处,好像…没有任何一点的情绪波动。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因为他的内心深处,本身就没有多少波澜。
只看见枸橘矢仓微微一笑,“风影大人,既然木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妄动的好。”
罗砂也礼貌地点点头,“水影大人说的是。”
就这样,此时作为身份最高的风影和水影,默契地没有动。
既然他们都没有动,那么作为他们的下属,肯定也不会乱动。
尽管他们在这么多木叶居民和忍者的注视下,感觉非常不适,可舍人都那么说了,他们也的确是不敢乱动。
坐在下方的照美冥,抬头朝着后方高台上的枸橘矢仓也看了一眼,得到了枸橘矢仓的正确回应后,照美冥也老老实实地在位置上坐着。
看向旁边神情严肃的佐佐木,照美冥撇撇嘴,“也不知道木叶发什么疯,还是说刚才的爆炸声是有什么敌人来攻击了?”
作为木分身,伪装成佐佐木的舍人和本体的思考方向以及思维能力是一样的,他也同样看到了那名川忍已经不在下方的下忍群体中,同时也想到了关于月亮上大筒木一族后裔的事情。
“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否则那个实力强大的木叶火影不会表情这么严肃,甚至还将我们所有人禁足。”
“嗯…”照美冥同意地点点头。
另一边。
在水门的飞雷神携带下,舍人与他准确无误地出现在了日向一族族地的大门口。
听着此时内部还在不断响起的小型爆炸声,以及一个个处于战斗中的日向分家成员。
而与他们战斗的,则是刚才黑绝潜入木叶时,那落在他身边的没有任何查克拉气息波动的“人”。
几乎都是完全一模一样的“人”,都上紧紧缠绕着绷带,看不到他们的眼睛,甚至都看不到他们的五官,仿佛这个头都像是摆设。
“没有查克拉波动?而且还几乎长得一模一样?这是…傀儡?”
水门看到这些正在和日向分家成员战斗的“人”,点出了他们的身份。
紧接着,他又提出了疑惑,“难道这是砂隐村做的?可…就算是傀儡,也应有查克拉丝线存在才对,没有查克拉丝线,它们是凭借什么战斗的?”
水门怎么说也在雨之国战场上活跃了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使用傀儡的大师级人物之一的千代他都交手过,可却还是从这些傀儡上感到了惊讶。
“不是砂隐村的傀儡。”
舍人接话,眯了迷眼睛,继续道:“难怪能不被发现地进入木叶,没有查克拉波动,没有生命能量波动,而是被一股特殊的能量操控着,这些傀儡还真是特殊。”
到此刻,他差不多算是真的确定了,这次的事情就是那些月亮之上的大筒木一族的分家后裔所做的事情。
“水门,确定敌人是谁了。
这些傀儡一律摧毁,真正在幕后操控他们的,是那名来自于川隐村的川忍,他的目标恐怕是…日向日足!”
“日足?是为了白眼吗?明白了!”
说着,水门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就在一个傀儡的正上方,手中一枚螺旋丸,毫不犹豫地砸落,一具傀儡直接爆裂而开,其中的机械以及齿轮,也全都掉落。
紧接着,又是一道黄色闪光,再也看不清波风水门的身影,就看到一个个傀儡应声破碎。
这就是木叶黄色闪光的破坏力,只要不是那些实力与他相近的人,面对这种速度,无一例外几乎都是秒杀的结局。
这些傀儡就更不要说,完全并不是他的对手。
伴随着这些傀儡的破碎,舍人也动了,不过他的目标并不是这些傀儡,而是直接朝着日向一族的正中心,日向宗家的所在地窜去。
对方的目标是宗家成员的白眼,所以肯定就在那里。
一路上看到了不少日向分家成员艰难战斗,结果不小心被这傀儡所释放出来的黄色光球所击中,直接死亡的一幕。
随着他们的死去,头上青色的笼中鸟印记,也是缓缓褪去,与笼中鸟一起褪去的,是他们眼中的白眼。
看到这一幕,那好不容易解决了一名日向分家忍者的傀儡来到他面前,微微一愣。
既然让舍人看到了这一幕,当然也不会不管,随手甩出一根木楔子,直接贯穿进入那具傀儡的体内,下一秒木楔子爆裂而开,整个傀儡从内部被拆得稀巴烂。
也算是为这名日向分家的成员报了仇。
其实,日向家的人,并不知道,笼中鸟咒印并不是宗家对于他们分家的一种限制,而是一种保护。
因为,与轮回眼齐名的转生眼,它的诞生方式有两种,比较特殊。
第一种,也是比较正统的方式,将大筒木一族的查克拉以及最纯正的白眼结合,经过一定时间的潜移默化影响后,就能进阶成为转生眼。
不过这种方式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在转生眼完全进化完成之前,一旦体内的大筒木查克拉耗尽,转身眼的蜕变也就会结束,转生眼将会还原成为普通的白眼。
第二种就比较血腥了,大肆收敛普通的白眼,汇聚到一起,当达到一定恐怖的数量时,就有可能能晋升成为转生眼。
以这种方式进阶过来的转生眼,不会出现查克拉耗尽就还原的情况,甚至因为聚集了大量的白眼,还近乎有着无限的查克拉量。
再结合转生眼的特殊能力,就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不过这种方式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一定要有足够数量的白眼,但凡是一点不够,就无法诞生。
并且转生眼的诞生方式太过血腥,无法被人所接受。
恐怕当初留在地面上的大筒木羽村后裔分支,也大概地知道了转生眼这个东西,所以创造出了笼中鸟这一个能限制白眼被擅自挖去的特殊咒印,算是保护了他们的生命。
同时,他们将关于转生眼这一能与六道仙人的轮回眼所媲美的眼睛的资料掩盖了下来,防止后人继续觊觎转生眼这强大的力量而做出不人道的事情。
这就导致,慢慢的,日向一族的后人,忘记了笼中鸟的真正作用,以为只是日向一族的先辈们研究出来的,一种宗家限制分家的能力,以此来保证日向一族宗家的绝对地位。
流传至今,就已经是这样,日向宗家掌控笼中鸟,掌控所有日向分家的白眼。
变成了统治的工具。
当然,除了这一种比较合理的解释外,还有一种几乎完全相反的解析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