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46好文筆的小說 《攻約梁山》-662誰更專業?熱推-ytdty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二进依为支柱的核心大军看到漫山遍野的无边大阵就这么转眼就瓦解了,连纸糊得都不如,纸糊的起码也得费事地一一去捅破了,几十万之众的汉子却是长腿的,自己就散了跑了,而禁军骑兵却马如龙人如虎,只一万多人却能在人山人海中纵横自如屠杀,纯粹一边倒的杀,核心贼寇顿时就被天崩了一样的混乱可怕给吓坏了,绝大多数心神失守,都满心只想着一个字:逃。
他们顾虑的也不是没道理。
官军赶羊一样轻松杀散了起义军,把这处山丘围困起来,那可怎么办?
可是,很快的他们就知道了,官军哪还用得着围困这么费事。
光是其它贼寇如决堤的巨浪一样前赴后继拼命往山丘这挤着逃避追杀,山上似乎转眼就人多得挤不动了,山下却还在源源不断玩命往上挤…..这就已经为官军破解了山上的一切防御。
曹文诏亲自领军追杀就是要驱赶着贼众急眼了挤上山去挤垮杨进的据高防御。
………………
党世英党世雄统领的步骑在骑兵后面悄悄跟上来后,一瞧:战场咋是这样呢?
这还下马打个屁呀。
老子马骑得不够好,还不能象马军司骑兵那样放手纵马自如砍杀,但,追杀这样的无头苍蝇还用得着精通马战?老子只管抓紧了战马冲上去单手纵情屠杀就行了。只马撞马冲也能大胜……
河南或淮南,都是两万步骑突然出现并加入战斗,有铺天盖地之势,似雷霆裂地之威,
本就吓崩了的流寇刁民越发惊恐,
这下是真吓掉了魂。
都生怕自己逃不过如此多的骑兵的围堵追杀,惊恐就在这结束了自己还没活够的小命。
在这一刻,他们哪还有半点之前烧杀抢淫的那种嚣张骁勇……老子是就这天、老子就是这地狱阎罗的自信疯狂劲。
太多人惶急下似乎刺激的一下子得了集体失心疯,惊悸癫狂挥舞手中武器瞪眼大叫惨叫,竭斯底理……在茂盛野草荆棘、尖利石头、崴脚捌腿暗坑陷坑、横七竖八地上的绊脚枯枝、烂泥烂叶……崎岖复杂不明的山地天然与他们自己人为的障碍中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玩了命的逃…….
为了自己能先逃出去,密集人群的可怕踩踏事件必然上演最壮观瘆人的一慕,只倒在相互疯狂推挤践踏中的人就不计其数,还有太多人在红眼挥舞武器疯狂向碍事同伴猛招呼,杀开通路……
密集数十万人的浩大场面更混乱无力了,众贼这回是真的彻底再无一丝反抗。
都只顾着挤杀开通路,进行生命倒计时的赛跑,顾不上别的了…….
话说杨进,在山丘上却差点儿被贼众疯子不顾一切死命涌上来给当场活活挤死。
他骑在马上被众将和亲卫及贼众拥着俯瞰山下,原本煞是体面威风自得,结果,这场规模宏大的大战根本没他想像的杀得惊天地泣鬼神,直接就溃了,连他的马都被疯子人群挤倒了…….
他和寻常贼众一样吓蒙了吓坏了,甚至也吓出失心疯,在狂喊了几声完全无济于事后也疯狂挥刀屠杀敢挤过来的,和身边的心腹兄弟将领以及卫队一齐努力才勉强硬杀出了点喘气空间。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这还打什么?
赶紧逃命吧。
不然,只挤也能被疯子一样追着自己逃命的部下给再次挤堵死,最悲惨耻辱硬生生挤死了。
没角牛,确实有超凡的强悍力量和体力,确实不是寻常之辈能比的。在这种不可想像的、不断加厚,堵得死死的,比严严实实的墙壁还可怕的疯狂拥挤大乱中,却就是能杀闯出来。
杨进一伙玩命砍杀挤上来的贼众,刀都砍卷刃了,累得死狗一样总算杀出重围,趁着官军骑兵还没来得及封堵住山丘,再次一头钻进了山里,然后感觉安全了,就象上次一样能逃脱了,谁知,随后就有大队官兵下马猛追进山来,而且和上次不同,追着不肯退,一直咬着在山中追。
曹文诏用步骑对付流寇钻山保命伎俩的用兵之道奏效了,而且威力强悍,效果巨大。
那些逃进山里就习惯以为没事了,不用怕骑兵官军了的流贼,倒霉了,正当他们猛喘着大气抹着狂出的汗水驱赶着山中的闷热酷热慢下来歇歇,甚至身心放松下来时,官兵却上万的下马猛追了上来……万没料到官军会来这一手而且闯山追杀得竟然会不怕死不怕累不怕难的这么坚定……
这,太出乎意料,完全是猝不及防,
又是满山乱哄哄零零散散逃亡散开得到处都是,贼众至多是十几个人的一小伙还在一起,大多数是单个或家庭式亲友式三三两两一起,自然被训练有素的禁军步骑在事先有周密计划、战时以当步兵时训练出来的娴熟步战团队模式成心追剿下,被伐木一样成片成片轻易砍倒在山中…….
流贼们只是百姓,无论是整体上的武器装备优势,还是战斗技能上,本就远不如禁军……
更可悲的是,不少贼寇刁民在仓皇奔逃中根本顾不上仔细看路,很容易被山崴了脚,逃不快了,甚至走都无法走了,只能或单腿猛跳….摔倒,或坐地上,满眼绝望的看着禁军狞笑杀来……
这片面积辽阔却山不高也不险并不出名的安徽山区凭空多了太多血肉,山中的野兽想必应该快乐了。连这的蚂蚁也能尽情的大餐,天上,乌鸦等食腐鸟类已经在盘旋。即使是食草动物也会高兴了,山中的草料植被在这么恐怖多的血肉滋养下定会长得格外茂盛丰美,可痛快大吃……
人类,自负是万物之灵长统治着世界,但再怎么猖狂祸害大自然,到了也只是一堆臭肉回归大自然,完全免费回报了坚持不懈肆意破坏杀害的植被、动物……棺再豪华,身躯也终归蝼蚁食。
所以,赵岳很不明白:人们明知道再隆重的下葬,尸体也只会是让蚂蚁老鼠细菌糟蹋,那为什么还那么固执地坚持圈地毁山毁植被毁良田毁环境…..费尽事与家财的搞尸葬。这哪是对亡者或先辈的尊重?让蚂蚁老鼠随意扎窝啃食是尊重?…..现代也照样有很多人是这思想,只是政府不许才不能公开肆意那么搞,偷偷摸摸的……宋代已有火化并大力推广,但推行艰难,只有武大朗这样的被毒害死了急需毁尸灭迹的,或是没人管的,死了,才会官式或半官式搞搞火化。
反正,赵岳是决不会死后让蚂蚁老鼠……享用自己的。
他活了两世,比别人清楚:肉体,那真就只是个躯壳,死了就没用了,不可能在风水宝地入葬了成仙成圣转世什么的,也不可能保佑子孙后代发达,死了就应该明步地交还给大自然。
他早有留言,死后,尸体火化成灰洒到大海…….有心就哭几声,其它的就不必费那事了,然后该干什么就快快乐乐干什么去,不必为念悲伤不止,好好活着就好,祭日能思念思念就行了。
亲情孝道传统要守,要尊重,但在人活着时用点心耐点心好好供养着孝顺着,这才是根本。
活着时不好好孝顺养着,死了,大费周章耗人耗力耗财甚至举债搞那么盛大隆重干什么?
让世人认定你那么孝?
这种恶劣传统起自早期的愚昧迷信,却与太漫长的贫穷或富贵自私贪婪有极大关系。
富贵者自然要盛大隆重厚葬自己,把好东西带地下去,就算明知道不可能有阴间或地下享用也得这么霸着烂掉挥霍掉。而贫穷的,在死者生前无力甚至也不肯好好孝顺供养,巴不得早死早了事,就在死后上大搞,为面子,为被乡亲夸一声……往往越穷越较劲搞,北方乡下叫吹大杆……
做给活着的人看,做给别人看。
说到根上只是虚伪虚荣和功利迷信而已,是对世人的欺骗,同时安抚自己不孝而不安的心。也就是俗话说的,你特么糊弄鬼呢你……
世界有些地方就传统得合乎自然法则了。
天葬。让雄鹰、野兽…….分食了,来自自然,回报给自然。
赵岳是汉文明思想,倒是有点接受不了这个。
他对新建立的帝国就主张化灰回归自然,至少减少引发瘟疫,还是这样最好。
…………………
这一战比上次死的人多了太多,光是贼众惊恐自相践踏就死伤了至少四五万…….
血流成河没出现,但,鲜血真正几乎染遍了这片方圆十几里的山地,也染红了山中的一点点一片片,这回一直延伸向凶险幽深的大山深处。
杨进等被禁军坚定钻山追杀给杀得大惊失色。
他深刻意识到,这次领兵的人和上次的完全不同,且不说用兵打仗的能力高低,只这份及时剿灭他的坚定强硬就大异于上一次。
上一次,勋贵们打得如意算盘,还想玩养寇自重,算计的是如此能长时间甚至一直抓着骑兵军权,自然在闯山追杀上不肯坚定,打着爱惜将士的旗号只在山外围转悠。
这一次来的人却是都只想着快速坚决一次性剿灭。
曹文诏、秦良弼,二帅可没心思和这种弱鸡刁民流寇武装玩什么猫捉老鼠的长期游戏。
步骑的将领们,特别是统军的党世英党世雄兄弟二人,想的只是立大功和证明自己点什么。
杨进一伙被追得心惊肉跳,急眼了只能不顾一切地闷头往深山里钻,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摆脱追杀。
至于深山中的复杂陌生异常诡异凶险,这都不比后面的禁军更可怕,死活都得往深里扎。
其它的蟊贼杂寇,
有的仓皇下却侥幸逃散的往山外别处去了,禁军不稀得追杀,由此得了小命,并且听到了官军宣布的:皇帝理解大家被强盗席卷强迫作贼的被动和痛苦,若迷途知返,回家耕田种地纳税交粮做回老实小民,朝廷可以给这个改过的机会,除非是贼头等凶残罪孽太深的,都可免罪…..如蒙天恩大赦,也见识了官军的厉害,看到了朝廷的强大,晓得不是自己这样的小民胆子一横一凶狂敢杀人杀官就能对抗的,真吓破胆了,加上急眼摆脱眼下的凶猛追杀和以后的这场围剿杀局,真就听话的纷纷最积极地逃往家乡回去继续当小百姓了,至少暂时会老实。
这样的属于被强行席卷进来的人是绝大多数,尽管也猖狂得瑟过甚至也凶残暴虐乱杀过人,却仍然自觉自己是可以得朝廷原谅的,甚至是无辜的,危急下自我欺骗自我麻醉,散归而去。
那些得瑟大了,出名了,罪孽太重,或尝到造反甜头不肯走回头路或也走不了回头路的凶徒就不敢信朝廷的话,担心受骗回乡散了势力,然后被老家的官府报复清算,这样的都往山里钻。
赵岳家悄然奋力改造了近二十年的深山果然可怕。
零零散散这一个那一小伙的贼寇在疯狂闯山中,这被狼豹子甚至老虎趁机叼走一两个打了牙祭,那被受惊发狂的野猪撞烂几个,那又被受惊的毒蛇狠狠咬了一口甚至连咬几口,还有的被猫头鹰什么的猛禽抓脸破相瞎眼,层出不穷的凶险,这已经够让贼寇们惊恐的了,更多人却是被不平的山地崴脚捌断腿,或藤蔓什么的绊倒惊呼惨叫跌落山崖,只植被叶刺的刮扎就够人受的。
而撵在后面的官兵却是享受到后来者的大便宜,沿着贼寇用命硬趟撞出来的路追下去就行了。贼寇过处,野兽也惊跑了…….安全而相对轻松许多。
让贼寇们更倒霉而且更沮丧绝望的是,官兵的钻山作战能力竟然比他们这些习惯了乡下环境的山野小民不但不弱而且更擅长。
原因无它。
除了步骑禁军受过专业山地战和追踪技能军事训练以外,更主要的是,这些人原本就是习惯山地生活甚至擅长玩钻山打仗游戏的…….在成为官兵前,不少的本就是响马山贼绿林好汉。
当山贼打山地战,玩钻山逃跑游戏,这些步骑禁军才是专业的,而且是前辈高人。
这个过程中不知又有多少贼寇为自己的猖狂罪孽,在这山中付出了各种花式死法的代价。
但,杨进一伙终究还是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