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bu0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遊-第二十七章 感受罪孽吧讀書-1h4gy

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遊
小說推薦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遊
小镇的战斗进入尾声,大显身手的戴安娜却跟着一路引导她的男人,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注意,悄然地便离开了。
没有了那张照片,未来老爷查资料的时候应该会有点小麻烦吧。
高峰摇了摇头,以老爷的本事,这点小事算得了麻烦?
穿越了无人区,前方就是德军占领地了,不过对高峰而言,依然如同逛自家后花园般一路畅通无阻,闲庭信步。
两人的体质皆非凡人,即使一路不停歇地前行,也不会感觉疲惫。
不过高峰并没有刻意赶路,他带着戴安娜的目的是拉阿瑞斯这个怪,帮她认识人类世界顺便重塑人生观,只不过是顺手为之罢了。
夜幕降临,高峰找了个避风的位置,拾柴点燃篝火,然后又架上一只处理干净的猎物。
戴安娜披着厚实的袍子,坐在篝火前捧着脸颊,篝火的光芒照耀在她的脸上,如同一幅主调忧郁的画卷。
高峰没有打扰,或许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导师,但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接下来就需要戴安娜自己去发现和感悟了。
油脂掉进火堆里,发出滋滋声响,撒上各种佐料之后,很快就散发出了诱人的香气,勾住了戴安娜的鼻子。
高挺的鼻子一皱一皱的,嗅着飘来的烤肉香气,戴安娜的双眼立即被吸引了过来。
“马上就可以吃了。”
对着流露出来可爱表情的戴安娜一笑,他随手一翻,从背包里掏出一些零食来,递了过去。
接过零食,戴安娜随手撕开,不时还喂给男人。
“为什么人类总是会挑起战争呢?”戴安娜咀嚼零食,叹息着说道。
高峰看了她一眼,知道戴安娜的问题关键不在于战争,而在于人类。
战争虽然残酷,但终究是源自于人类。
“传说之中人类有七种罪孽,分别是暴食、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愤怒。”高峰转动着烤架,嘴角带笑缓缓说道:“虽然这是宗教的一种笼统概括,但不得不说的确有些道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眯着双眼道:“想要感受一下那七种罪孽吗?”
“感受?”戴安娜一愣,眨着明亮澄澈的眼睛问道:“怎么感受?”
“抓住我的手。”高峰伸出手掌,做出邀请的姿态。
戴安娜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她紧张地深吸一口气,眼神坚定地道:“我准备好了……”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一股如同燎原野火的情绪,便突然之间点燃了她的心灵,令她忍不住张开嘴巴发出一声惊呼。
高峰周身升腾起令人看去便觉耳边隐约出现蛊惑低语的黑雾,七宗罪恶魔的形象幻化其中,只是始终无法达到凝成实质的程度。
戴安娜虽然是半神,但是自小便生活在天堂岛上的她心思纯净,即使如今已经稍微成长了一些,可是在面对七宗罪怪物的情况下,还能够保持住本心,是完全不可能的。
就如同一张白纸,只需滴落一滴墨,就会令其再不是从前的模样。
所以不将其污染改变,需要一定程度的克制与约束,就如高峰此刻这般。
然而饶是如此,七宗罪的邪念也令这位刚才开始认知世界的半神有些承受不了,仅仅三分钟的时间,就令她浑身被汗水浸透,仿佛刚被从水里打捞出来似的。
“这就是~人类吗?~”
戴安娜嗓音带着余颤,如同溺水的人刚从水下脱身般,张着嘴巴大口地喘息起来,吐出一股股温热的雾气。
高峰揽住她的肩膀,手掌轻轻地安抚着,缓缓道:“人性是两面的,在东方的国度有阴阳之理,意思就是有恶必有善,有光必有暗,凡事皆有正反两面。你所感受到的那些,是人性深处的躁动,不过人类终究并非是被兽性驱使的存在,作为自诩众灵之长的智慧生物,人类随着历史的发展延续出来很多规矩,其中有一部分堪称鄙陋,却也有值得遵守甚至传扬的观点,就比如说道德与理性。”
“道德与理性?”
戴安娜脑袋微微抬起,积满泪花的明眸看向近在咫尺间的男人侧脸,说起来,细看之下这真是一张无可挑剔的俊朗面庞呢。
比男子更加英气的女半神,并未察觉到她此刻还被七宗罪残存的那点力量影响着,以至于本来平如镜湖的心,不经意间荡漾起了涟漪。
将凤凰之力炼化成神魂外衣的高峰,拥有强大的精神力,戴安娜的这点变化他自然能够察觉。
他微微一笑,抬手挑起女半神光洁细腻的下巴,然后伸手按住了她的眉心。
“别想太多,休息一下吧。”
他的话音落下,强大的精神力就钻进了戴安娜疲惫疏漏的精神之中,令她迅速进入了沉眠。
抱着触感极佳的戴安娜,高峰用暖和厚实的袍子裹住,在篝火的劈啪作响声中,与戴安娜相依而眠。
清晨凉意嗖嗖,篝火残存着余烬,挑动几下加上薪柴,就又燃烧了起来。
火焰舔舐着篝火上方架着的锅,腾腾热气升起,高峰打开锅盖,立即散发出阵阵的清香。
“醒了?”他转头看向盖着厚实黑袍坐起身来的戴安娜,笑着晃了下手里的饭勺,“过来喝点粥吧,八宝粥,你肯定没有品尝过。”
“八宝粥?好奇怪的名字。”
戴安娜挑了下眉,随即鼻子就被粥的香气捕捉,双眼发亮地凑到了锅前。
接着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神有些怪异地看向身旁的男人,一阵欲言又止。
“怎么了?”
高峰盛出一碗清香扑鼻的粥,递给戴安娜的时候忽然发现她的表情有些古怪,眼睛里隐含着可惜又不甘的神色,不禁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戴安娜闻言抿嘴斟酌了一下,才开口直言问道:“梵高,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人?”
话到末尾的时候,音调有些上扬,似乎对自己的话还有什么别的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