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s5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權傾南北 ptt-第二三六七章 松江閲讀-9dz1v

權傾南北
小說推薦權傾南北
御驾并没有在建康府停留太长时间。
视察过建康府商贸之后,李荩忱又乘船再转回京口、沿着运河一路南下,视察了晋陵、吴郡等江南重镇,泛舟进入太湖,又考察了太湖南岸的吴兴、钱塘、会稽等旧有或者新兴的海上和陆上贸易中心,接着又沿着海岸北上,抵达松江郡这个大汉现在的沿海重要码头。
江南重镇,几乎都被陛下走了一圈。
沿途商贸、工业、教育、风土等等,都在李荩忱视察范围内。
而李荩忱并没有在钱塘郡等新兴的南方沿海港口停留,偏偏选择了松江郡,并不是因为这里是大汉在南方沿线最重要的港口。
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在番禺,而终点则在钱塘郡。运河从钱塘一路北上抵达京口,再穿过大江北上中原。因此钱塘和会稽这几个在港湾两侧的城镇,自然而然就成了现在大汉江南地区,甚至是整个大汉规模最庞大的港口。
名字虽然是钱塘和会稽,但是李荩忱清楚,这实际上就是后世杭州、绍兴和宁波的位置,只不过宁波地区此时只是会稽下的一个县罢了。
历史上南宋海运发达的时候,宁波便一跃成为最重要的海上贸易港口,货物都在此地装卸之后经过浙南运河抵达临安。
不过现在钱塘郡外的这个广阔海湾,现在还没有经过千年的淤塞和堆积,海湾的面积大上不少,水也更深,所以港口完全没有必要设在历史上宁波所在的位置,现在那里还不过是一片滩涂。海湾内侧的会稽和钱塘郡显然就能代劳了。
不过李荩忱当时看着钱塘和会稽发展的情况,心中就已经有定数,估计用不了几十年,港口就会向两侧扩展,逐渐把整个海湾都覆盖进去。
港口发展的很好,自然也说明大汉海上贸易正在高歌猛进。
李荩忱并没有必要继续停留太长时间,他更关心的是松江郡。
因为这里这是大汉造船厂云集之处。
之前大汉的造船厂就集中在建康府外侧大江岸边,但是这些造船厂能够打造的不过只是江上楼船,大型的海船总归让人觉得江面不够开阔。因此这几年中,造船厂不断沿着大江向下游迁移,逐渐选定了松江这个地方。
此地是大江入海之处,又有一条松江直接向西连接太湖。
松江就是黄浦江的前身,也是松江郡的名称来源。
两江入海,意味着这里的造船厂可以同时打造满足于大江上、大海上以及诸如松江这种类似于现在大汉各条运河宽度的内河上航行的船只。
造船业在此地欣欣向荣,也在情理之中。
此时李荩忱便带着陈叔慎、沈君高等人穿行在造船厂中。
一侧的码头上,一艘又一艘巨大的海船正在进行着紧张的舾装。而另一侧的岸边船坞中,“叮叮当当”,不少海船正在维修。
至于码头的末端,堤岸上,可以看到不少小型船只的龙骨,刚刚铺开,另外还有很多又高又大的工棚,这些工棚里面自然就是一个个干船坞,大型船只的龙骨就铺设在那里。
远处可以看到一些身着短打的年轻人正在老师傅的带领下小心的搬运着东西或者敲敲打打,看他们生疏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造船厂的学徒或者松江郡造船学院前来实习的学生。
松江造船学院,是大汉目前设立的具有代表性的专业学院之一。
大汉的书院现在已经在李荩忱的操控和鼓励下分为两种类型,一个便是金陵书院、龙门书院这种,以培养全能的人才为主要目的,人才出来之后首要的也是参加科举考试,入朝为官,即使是科举考试失利,他们也会转而去参加朝廷招募吏员的考试。
吏员和官员不同,往往并不要求全才,只要你能够在某个方面很是突出,那么自然也可以被录用。这对于很多偏科的人来说当然是好事,因为大汉的吏员并非永远都是吏员,只要取得了足够的成就或者在岗位上工作了一定的年限而没有什么差错,自然就可以向上晋升。
当然肯定不比官员一步就位来得好。
可是有的时候对手真的很强大、自己真的比不上,也是必须得承认的,所以退而求其次,已然有机会,自然不是什么坏事。
因此这种书院自然而然受到大家的追捧,民间都以自家孩子能够进入这样的书院学习为荣。
毕竟只要能够顺利毕业,总归不会混的太差。
相比之下,诸如造船学院以及龙门工学院等等培养工商业专业人才的学院,自然就没有那么受欢迎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这个时代虽然还没有极端到这个程度,但是刚刚从乱世之中走出来的人们,自然能够意识到手中有权力的重要性。再加上大部分人还是习惯于被动的接受新鲜事物,因此对于工商之类的学院没有什么兴趣,甚至还不如其余部门开设的学院,比如刑部开设的刑法学院。
刑法学院毕业了之后,好的学生可以通过考试被分配到各地去充当府衙中的律法顾问,现在大汉的律法不断推陈出新,地方官员们也很是头大,平日里要负责的事情也不少,哪里有那么多时间系统的学习?
因此有了这些律法顾问,他们自然记住一些关键的法律条文就可以了,别的细节就由这些顾问们负责补充,有点儿像是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师爷,不过是朝廷指派的罢了。
而即使是学习不好的学生,出来之后也可以利用自己对律法的了解,帮人打官司,总归是从事的文化工作,动的是脑子,赢得的是人家的尊重。
而工商学院出来的,到底都是跑腿的、干活的。
三教九流之中,工商在末端。
李荩忱知道百姓们有这样的想法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也不见得是坏事。
有资格挑来挑去的,基本上也都是社会的中层,家中还算是富裕。还有很多穷人家的孩子,根本没有资格挑选,除非自己有条件潜心苦读,或者天赋异禀,不然的话至少在目前,书院之中是很难有他们一席之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