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fv8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神魔書 血紅-第二百零六章 太平間-erug6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灰石铺成的街道,密布着斑驳的痕迹。
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地上湿哒哒的;一如乔之前所说,鲁尔城的空气中弥漫着酸溜溜的味道,这是密布四周的大型工厂年复一年、月复一月,巨量燃烧煤炭形成的独特氛围。
游目四顾,远远近近,到处都能看到高耸的烟囱。
就算是夜里,烟囱都在喷吐着黑烟,下方的厂房中喷吐着红色的火光,不断有沉闷的汽锤声,尖锐的金属摩擦声传来。
工业的力量!
工业的美学!
作为德伦帝国起家最重要的传统工业基地,鲁尔城大区是厚重而炽热的,一如深藏在地下的熔岩湖,蕴藏着强大而狂暴的力量。
乔骑在小白背上,好奇的打量着和图伦港迥异的街景。
深夜的鲁尔城,街头上依旧热闹。有刚刚交班的工人熙熙攘攘的从一座座工厂大门走出,呼朋唤友的聚集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走进一座座酒吧、酒馆。
这些酒吧、酒馆灯火通明,孔武有力的工人们在这里吃吃喝喝,填饱空荡荡的肚皮,同时用酒精消除身体和灵魂的匮乏。
有醉汉在街头摇摇摆摆的行走,但是很少有当街斗殴的事情发生。
很显然,鲁尔城大区的民众们,他们比起南方滨海那些天性狂热的同胞们更加的踏实,更加的稳重,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喝醉酒的工人,他们身上都有着帝国子民那种传统的冷静、刚毅的气质。
街头巷尾,到处都能看到警察游走的身影,他们三五成群的在自己的管辖区巡逻,哪怕是深夜,哪怕好多警察脸上都面带倦色,也不见有丝毫懈怠。
毫无疑问,鲁尔城的警察们非常的尽职尽责,恪尽职守。
和南方某个小港口的同行们比起来,这些警察堪称楷模。
路边带着斑斑锈迹的铁质路灯杆上,老式的煤气灯散发出昏黄的光亮,每一盏路灯,都只能照亮路灯杆附近不大的一片地盘。
路边的建筑,高大、坚固,四四方方的,没有太多美感。外墙多用花岗岩铸成的建筑,色调阴沉,冷淡冷肃,坚硬而顽固,一如德伦帝国给外人的印象。
乔和身边的人,都在用挑剔的目光审视这座陌生的城市。
和热情、富裕、狂躁、同时充满艺术气息、充满生活情趣的图伦港相比,鲁尔城未免显得有点呆板、无趣,就像是一台运转中的巨型机器。
十几架四轮马车排成一排向前行进,车里塞满了比利等一群来自图伦港的警察。车窗开启,比利和一群伙计将圆鼓鼓的脑袋探出窗子,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乔和一群随从骑在马上,簇拥着马车一路向前。
因为路灯有点昏暗的关系,威图家的百多名护卫全都手持火把,放肆而桀骜的打量着四周,低声的喧嚣着,对着鲁尔城的街景品头论足。
领头的一架马车里,马克警校和几个下属耷拉着脸,一言不发。
“太高调了。”过了许久,一名警探才喃喃抱怨:“我感觉,他们就像是一群冲进城里劫掠的匪徒,明火执仗,为所欲为……根本不像是来查案的。”
“他们身上,没有一点优秀警探应有的素质。”另外一名警探极其不解的看着马克警校:“上面,无论是多大的大人物,调这些人过来,有用么?”
马克警校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下属们:“服从命令,尽职尽责!不要忘记,你们加入警局时的誓言……”
透过车窗缝隙,望了一眼外面骑在马背上嬉笑不断的‘警察’们,马克警校无奈的撇了撇嘴:“或许他们不适合查案,但是他们可不弱。”
“听说,白天的袭击中,他们也有几十个伙计死伤……白天刚刚打了一仗,现在还能若无其事的说笑,咱们的兄弟们可没这个本事……”
马克警校的评价非常公允,能够让黑森派出来,跟着乔一路北上的家族护卫,可都是威图家的精锐好手。单论战斗力,普通警察的确不如他们。
几个警探透过窗缝,小心的观察着外面的‘同行’们,然后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些放肆、桀骜,一身戾气的家伙,看上去真的很有点厉害。
大队人马穿过一条条街道,最终来到了鲁尔城的核心区域。
一条小河蜿蜒流过,大片花圃和草地围住了十几栋长条建筑,两颗硕大的橡树之间,一座青铜花艺大门上镶嵌着一块颇有些年头的木质铭牌——鲁尔城矿业医院!
大队人马进了医院大门,在马克警校等人乘坐的第一架马车带领下,队伍顺着一条林荫大道,向着医院的西北角行去。
乔拍了一下小白的脖颈,催动小白跑到了马克警校所乘的马车旁,一把拉开了车窗,然后指着夜色笼罩下的十几栋大楼惊叹道:“这是一座医院?啧……图伦港只有小诊所和小药铺……这真是一座医院?”
马克警校微笑,他不无得意的颔首道:“鲁尔城有着悠久的历史,鲁尔城大区的煤炭冶金联合体,更是古老而强大的存在……这座矿业医院,有一万两千张床位,如有必要,它最大可以容纳两万人住院救治!”
乔瞪大了眼睛,愕然看着马克警校:“看来,鲁尔城的治安很成问题……瞧瞧,你们居然要准备这么大的地盘收治伤员……你们这里一定经常爆发大规模的街头斗殴吧?”
马克警校的脸剧烈的抽了抽。
他很恼火的盯着乔,下意识的解释道:“不,不,鲁尔城的日常治安非常不错……这里的病员,更多是因为……”
乔伸手进车窗,轻轻的拍了拍马克警校的肩膀,宽慰道:“不用解释,我知道,我明白……你们一定和咱们平时干的活一样,只要不出命案,事情全都压下来了。”
“市政厅的官老爷们,都喜欢听好听的嘛,他们才不喜欢咱们每天去报丧呢!他们就喜欢听我们说,最近市面上风平浪静,连一个打架的人都没有……哈,他们就喜欢听这个!”
“啧,不去管那些爱听好话的官老爷……就说,这么大的医院,每天得有多少人打架斗殴,才能把它填满哪!”
马克警校并不擅言辞,他呆呆的看着乔,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向乔解释才好。
一名警探知道自家上司的弱点,他急忙开口:“乔警官,我们鲁尔城的治安真的……”
乔大咧咧的说道:“真的不怎么好,我明白,我懂……不然的话,你们弄个重案侦缉处干什么?瞧,我们图伦港民风淳朴、治安优良,咱们图伦港警局,就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部门!”
马克警校额头青筋凸起,他和几个下属同时冒出了极其不善的念头,很想冲出去将乔毒打一顿。
但是看看乔身边百多名戾气横生的‘警察’,马克警校和一伙下属,强行压下了心头的冲动。
一行人来到了矿业医院的西北角,距离其他十几栋病房大楼有大半里地,绿树从中孤零零的矗立着一座外表灰白色,莫名让人心头发寒的小楼。
“西雅克侯爵,还有其他遇袭死难者的尸体……不,应该说是残骸,都保存在这里。”
马克警校走下马车,带着乔等人来到了小楼门口,他指了指乔身后的大队人马,沉声道:“乔警官,可不能带这么多人下去,下方的空间有限。”
“下面?地下?”乔瞪大眼看着马克警校:“这么说,这里有一座地下黑牢喽?”
“地下黑牢?”马克警校恨不得在乔的脸上喷一大口血:“不,这下面,是整个德伦帝国第一个,也是如今仅有的两个地下冰藏太平间之一。”
“冰藏?太平间?”乔掀开头顶的警盔,摸了摸被开花炮弹烧得一半溜光一半残缺的头发,很是惊奇的说道:“新鲜玩意儿,那还真得见识见识……唔,牙叔叔,还有木槿、桔梗,你们跟我下去吧。”
灯光昏暗的小楼,面容狰狞的看门人拿着累赘的钥匙串,打开了一扇一尺厚、中间夹了棉絮的铁门,嘀嘀咕咕的带着乔和马克警校等人,走进了一个长宽二十尺的四方形房间。
看门人扳动了房间门口的一个金属把守,就听得远处传来了低沉的蒸汽‘噗嗤’声,伴随着‘呛琅琅’的铁链摩擦声,偌大的房间开始缓缓下降。
乔瞪大眼,骇然看着马克警校。
马克警校一本正经的看着乔,摆出了一副习以为常、见多见惯的矜持表情,很淡然的说道:“哦,蒸汽升降机……没什么用的玩意儿,去年刚刚发明的小东西,前两个月刚给这里装上……唔,大人物也要有大人物的体面嘛。”
不等乔开口询问,马克警校已经带着一丝得意劲儿,絮絮叨叨的嘀咕起来。
什么鲁尔城大区的很多大人物,都来矿业医院治病啊。
医治无效,那些大人物死后,会举办规模巨大的悼念仪式啊。
悼念仪式上的很多贵宾路程太远,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赶到鲁尔城啊。
等待贵宾的时候,那些死掉的大人物,尸体当然要妥善保管在这个冰藏的太平间啊。
所以,蒸汽升降机这种高档货,第一时间给这太平间配上,以凸显未来可能要使用这个太平间的大人物们的体面和排场啊。
乔听得是目瞪口呆。
就在马克警校得意的吹嘘中,这个房间向下降落了大概一百尺,然后轻轻一震,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