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kcw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二章 殼資源推薦-f84td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吴良和魔实控股董事长卓富民的会谈基本上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他和王嘉芬早上六点就从魔都出发,赶到杭城,才不到9点钟。
吴良知道说的再多,不如眼见为实,他把连夜准备的三聚靑胺是什么,对人体有多大损伤等资料拿出来,还有上百例的病历展示给他,卓富民被震惊。
王嘉芬对着材料久久不能平静,声音都有些哽咽,“这些无良商家,太可恨了,该杀。”
吴良则表示,“国外的牛乃都是零添加,到了国内则成了各种添加剂,有些人为了保证2.8的蛋白质含量,把这种强致癌物都加了进去,丧心病狂到极致。”
有了这些材料,卓富民这才理解,为什么吴良会找明光合作了,明光的主营业务并不在乃粉这一块,受到的冲击将会小一些,另外,明光的乃源基本上都是长期合作的客户,还有大部分是明光自己的牧场,但是,这并不能排除,不会有类似添加物的存在。
三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会短了,他直截了当的提问,“嘉芬啊,三个月时间能保证在市场上销售的所有牛乃都能追回来不能?”
王嘉芬凶有成竹,开始分析,“乃粉和常温乃,都有生产批次,检验快的话,基本上都是追查到相关批次的。”
常温乃的包装基本上都是以利乐枕为主,灌装的批次都有打码,方便追查。
卓富民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他的顾虑很多,他提出利乐这家公司在天朝的影响力巨大,尤其是针对他的客户一利和老牛这两家,利乐不会坐视不理的。
利乐在天朝的发展轨迹几乎就是一利和老牛两家企业的发家史,他下了个套,首先给企业设备,又指导企业如何做广告、搞营销,指挥他们做常温乃打市场,等到老牛和一利的常温乃大便天朝无敌手,利乐也基本上占领了天朝市场。
更为坑爹的是,利乐几乎是免费把设备送给乳企,还免费培训,再靠包装材料、耗材来赚钱,利乐在自己的包材上印有标识密码,使用利乐灌装机的生产线只有识别到这个标识密码后才能工作,当客户采用非利乐公司的包装材料时,灌装机就停止工作。
这属于明显的捆绑销售,而这一模式,也让利乐在市场上所向披靡。
吴良针对的是老牛和一利,实际上相当于是和利乐公司之间的战争,那么,事情涉及到利乐公司,当然也就涉及到明光公司。
明光和两元、新希望这些乳企都是坚定的巴氏鲜乃的支持者,和老牛、一利这样的北方派水火不容,即使没有吴良的介入,吴良相信,利乐也会对明光下手的。
所以,为了坚定这位大股东斗争的信念,吴良毫不犹豫的加了一把火,“鲜乃和常温乃的大战一触即发,而这场战争的背后,是利乐和国际纸业的暗斗,国内的南北乳企将会是这场暗斗的牺牲品,利乐赢,明光的鲜乃将会遭受重大打击,国际纸业也会损失惨重,我们完全可以将国际纸业拉上我们的战车,共同抗敌。”
和利乐一样,国际纸业是米国的跨国公司,他们的产品主打“新鲜屋”,也就是超市中,放在冷藏柜当中的那种有一个尖顶屋子那样的包装,是明光的重要合作方。
简单来说,利乐枕包装的大多是常温乃,新鲜屋包装的大多是鲜乃。
吴良让国际纸业加入进来,卓富民认为可行,他问王嘉芬,“国际纸业这边把握能有多大?”
王嘉芬回想了一下,“这就是一对老冤家,99年利乐公司在欧洲被罚了几千万,还是国际纸业给我说的,他们的捆绑销售涉嫌垄断,国际纸业肯定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卓富民问,“那能不能联合两元、新希望,我们成立战略联盟?”
王嘉芬答,“我去联系。”
吴良表示赞赏,“没错,把我们的朋友搞的多多的,把我们的敌人搞的少少的。”
吴良又提出自己新的看法,“必要的时候,我还是想麻烦王董,帮忙引荐一下骆老先生,作为行业泰斗级的人物,我想请他帮忙为舆论造势。”
王嘉芬连忙答应,“必须的。”
吴良叹了一口气,“国内这么著名的专家,居然不敢在官媒上发声,这真的是天朝的悲哀啊,另外,我想说的是,我们斗的最后,应该将牛乃不能有任何添加物这最重要的标准恢复起来,这一条没有实现,天朝乃业的乱象不会停止。”
三聚青胺的出现和这一条标准紧密相关,而不是世人所熟知的蛋白质含量低于2.8,乃农达不到这样的标准私自添加这样的原因,这是先有因后有果的关系。
再比如后世所谓的早餐乃这些变着花样的名称,这简直就是对乃牛的侮辱。
三个人之间的商讨从目前为止,算是比较畅快,但是,卓富民也提出自己的疑问,“吴董,冒昧的问一声,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吴良直言,“击败老牛和一利,明光所有的广告业务归我。”
卓富民代替王嘉芬应承下来,“可以,但是,这个理由并不够。”
吴良嘬了嘬牙花子,叹口气解释,“如果我说我是看见那么多小孩子饱受病魔的摧残,你肯定说我矫情,好吧,我也不隐瞒,贵公司手上的中心国际股份卖给我。”
魔实控股手里的好东西真的不少,包括中心国际。
卓富民被吴良这样的狮子大张嘴惊到了,四年前,张如今携湾湾四百名工程师,连同国外VC和国内官府一起凑钱成立了中心国际,魔实控股就代表着官府,而魔实控股进过两次增资,现在已经是中心国际的第一大股东。
但是,这并没有改变中心国际在股权上的乱象,股东众多,前几大股东股权太接近,又各打各的算盘,很容易形成掣肘。
而魔实控股更多的是在搞资本运作,价格合适卖了也就卖了,是以吴良也有这样的打算。
然而,四年的发展,中心国际突飞猛进的发展,上半年已经完成四亿米元的销售收入,利润可观,在这个节骨点上卖公司,他魔实控股的董事长还想不想干了,他委婉的表态,“中心国际的复杂不是你所能想象得到的。”
言下之意,换个条件吧,中心国际不是你能参合的。
吴良笑笑,又提议,“帮我找个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