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4di寓意深刻小說 斬月 失落葉-第八百四十九章 人族會記住你-9h51d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冬阳城,银霜军团驻地的大校场。
立于高高的点将台上,我双臂抱怀,身后斗篷猎猎,目光开阖的看着下方的一群万夫长、千夫长与百夫长,大有渊渟岳峙之感,而一旁,则是一名负责宣读圣诏的文官侍郎,一字一句的将王霜解职、银霜军团重整的圣旨宣读了一遍,但是,就在他宣读完之后,点将台下的一群战将却都露出了惊骇、愤怒之色,许多人甚至握着铁拳表示抗议。
“尔等作何?”
侍郎怒道:“还不跪谢天恩吗?!”
“我跪你娘的头!”
一名莽夫千夫长手握战刀,怒吼道:“我银霜军团的众兄弟为了帝国南征北战,多少人再也没有能走回来,如今居然要削夺了我银霜军团的编制,一定是你们这群圣贤书读到狗肚子里的佞臣在陛下耳边进了谗言,你说是也不是!?”
“你大胆!”侍郎脸上的青筋的爆出来了:“来人啊,此人对本官不敬,给我拿下!”
“拿你娘的腿!”
人群中,铁步营的老将柴鹭提着战刃,目光凛然的怒吼道:“你们这是要灭了我银霜军团,老夫决不答应,我银霜军团在异魔军团、血色王庭的铁蹄下都没有被消灭,如今居然会毁在你们这群佞臣的手中,老夫宁可一死,也绝不束手就擒。”
“没错!”
天骑营统制秦战手握佩剑,咬牙低喝道:“佞臣,是不是你给陛下吹的耳边风,老子就知道,你们这些佞臣早就看我们这些武夫不顺眼了,早就想把我们这群武夫赶尽杀绝了是不是?你们以后夺回西境长史府和西凉行省就能高枕无忧了吗?!”
“陛下真是糊涂啊!”
又一个战将咬牙切齿:“怎么能就这样听信谗言呢?哼,一定是这个佞臣所为,大家一起上,先把他给宰了再说,提着他的头颅去凡书城跟陛下说一下这道理去!”
“混账!”
侍郎已经气得青筋暴露了,道:“你们这是欺君罔上,这是要造反啊!太好啊,来人啊,给我把这群乱臣贼子全部拿下!”
顿时,一群跟随而来的侍卫立刻拔剑。
但就在他们拔剑的瞬间,我目光一扫,低喝道:“干什么?这里轮得到你吗动手吗?这里是我的地盘,谁敢拔剑尽管试试,老子立刻宰了他!”
好歹我也是一个佩戴两颗将星的一方统领,顿时这群侍卫唯唯诺诺:“是,大人……”
说着,我看向了点将台下的一群战将,低吼道:“都给我闭嘴!都骂完了没有?你们想带着银霜军团一起覆灭吗?还是想害得王霜大人在帝都连这个礼部侍郎都干不了?”
“副统领大人,可是……”秦战咬牙切齿。
我单手一抬,轻轻往下一压,道:“我知道你们的愤怒,但这件事既然已成定局,愤怒是没用的,临行时,王霜大哥跟我说过,重组的流火军团就是银霜军团的种子,要我把这群老兄弟,这群银霜军团的精锐全部编入流火军团,你们但凡有服我的,就跟我走,不服我的,自行离去,我绝不阻拦,但从现在开始,都给老子争吵,否则军法从事!记住,你们是帝国正规编制的军人,不是什么游兵散勇!”
顿时,众人肃然。
张灵越站在最前排,抱拳道:“末将愿意追随大人!”
紧接着,老将柴鹭也抱拳拱手道:“老将也愿意追随大人!”
秦战毫不迟疑:“加上我秦战吧,王霜大人不在了,秦战必然追随七月流火大人,至死方休!”
剩下的,一群千夫长、百夫长也纷纷表态,愿意追随,基本上,银霜军团的精锐军官都已经对我这个新任统领死心塌地的追随了。
看着众人,我深吸了口气,道:“我们流火军团新建的底子,就按照流霜军团的编制比例,陛下只准许我们五万人编制,所以必须挑选的都是精兵强将,铁步营两万人,神弓营两万人,天骑营一万人,所有精锐都收缩在五万人里!”
说着,我看着众人,沉声道:“诸位,由于军团的压缩减编,所以你们许多人的职衔可能会往下掉,请你们谅解!”
“大人,请放心,我等明白!”
“好。”
我轻轻一颔首,道:“命,张灵越为流火军团副统领,兼任神弓营统制,柴鹭为铁步营统制,秦战为天骑营停止,各营团需要的精锐战将与士卒,全部由统领自行挑选,日落之前,我要五万流火军团出现在我面前。”
“是,统领大人!”
……
日头西下时。
选拔的进程已经快要结束了,大批的精锐士卒离开了营盘,在营门外候命,而营盘内的银霜军团士兵则一个个面带悲戚,整个营地都一片哀鸿遍野。
“大人,为什么放弃了我们!?”
“我们刚刚加入银霜军团,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为何这么快就被摒弃了?”
“我等难道就不是银霜军团的士兵吗?”
……
面对着众人的斥责,我无言以对。
点将台上,秦战这位出了名勇猛的骑将一样脸色惨白,手握剑柄,差点就要握出血来了,看着天骑营方向林立的重骑兵,他的心在滴血,沉声道:“统领大人啊……我们好不容易,经过这么多年攒到了这么多的家底,那九万天骑营的重骑兵就这么拱手让人了吗?他们可是我们的心血和结晶啊,就这么送给北凉行省的那群庸官了吗?”
我咬了咬牙:“陛下的圣诏,我们能抗旨吗?”
“唉……”
他一声长叹,说不出的心痛。
我则拍拍秦战的肩膀,道:“没关系的,一旦有机会,我们会把他们全部接回来,一定会的,流火军团是银霜军团的新生,大家要相信这一点。”
“嗯,是,末将知道!”
就在这时,一旁的张灵越一脸苦笑,道:“大人,这五万流火军团的兵力可谓是整个银霜军团的精华,这五万兵力能征善战,无论是异魔军团,还是血色王庭,我们都打过,可以说,我们的士兵每一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可是……现在真的要让我们去担任什么御林军,来拱卫皇城吗?”
“这是陛下的意思。”
“可是……”
张灵越欲言又止,过了好久之后才说:“我听说,御林军都是一群贵胄子弟充任的士兵,他们养尊处优,用着帝国最高的甲胄、器械,但实际上却根本就没有什么战功,甚至压根就没有上过战场,所谓的拱卫皇城,实际上只是拱护王城外围罢了,真正的御花园、皇宫等,都是由炎神军团的精锐来担任防务的,我们加入御林军,终归不是一件好事。”
“我知道。”
我笑了笑,道:“或许这是我们的一次劫数吧,先过去凡书城再说,一旦有机会,我们流火军团就会龙入大海,你说呢?”
“是!”
张灵越欣然一笑:“属下听大人的!”
……
不久之后,五万人流火军团的士兵全部出炉,由张灵越率领一路前方帝都凡书城,而我则站在原银霜军团驻地的高处,对着一群留守的二十三万银霜军团士兵沉声道:“王霜统领已经调任礼部侍郎了,我是副统领七月流火,统领来不及跟大家道别,我来代为道别!”
顿时,原本吵嚷的众人瞬即安静了下来。
我则对着众人一躬身,行礼之后巍然而立,大声道:“银霜军团南征北战,是一支常胜之师,我们曾夺得过许多的荣誉,曾经左右过战场的形势,如今,银霜军团改编,你们将会前往北凉行省充当预备役,或许会加入别的军团,但请你们永远都记住,你们曾经是银霜军团的人,曾经跟我一起征战四方,以后……如果有缘,我们还会有并肩战斗的机会,记住了,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你们是帝国军人,也是人族的守护者,你们的血肉之躯将会铸造人类的钢铁防线,你们每一个人都并不渺小,无论将来如何,是百战百胜,还是身死湮灭,帝国子民们都会记住你们,整个人族都会记住你们!”
在我的一席话之后,原本群情激愤的众人,却跪倒成了一片,许多人都在抹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眼前这群人却都是跟自己共赴生死的生死兄弟,况且,我的一句“整个人族都会记住你”,这恐怕才是他们最想听见的话,人生而渺小,如果这句话足以给他们带去慰藉。
我也一样转过身,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冷笑一声,但笑完之后却又禁不住的在心头笑自己,怎么一不小心,我居然入戏这么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