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nf5熱門都市异能 遼東之虎討論-第七百六十六章閲讀-1×564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李枭举起望远镜,看着远处山头冒起的浓烟:“倭国人守了几天了?”
“已经五天了,还别说,这些倭国人真能扛。以前我还以为,倭国人守不住,真没想到他们这样有韧性。”孙兴站在李枭身后躬着身子。
“倭国人的韧性远比你想的要大,我们经常以吃苦耐劳来形容自己的民族。他们同样吃苦耐劳,而且有些时候比咱们更加吃苦耐劳。”李枭点了点头。
“大帅您说的是!”孙兴仍旧躬着身子。
“怎么?心里不服?如果不服的话就帮我问问袁崇焕,堂堂大明国主力师团,五天时间拿不下孟买城外围。他的脸有没有发烧!”李枭表情平静的好像是在谈今天中午吃什么。
“大帅……!孟买城城防坚固,而且有重兵把守。袁师长……!”
“他还有海军的舰炮火力支援,他还有整整三个榴弹炮营,他还有装备精良的大明军队。倭兵有什么?迫击炮!手榴弹!炸药包!还有大八粒步枪!如果说还有的话,就是铁与血的精神。”
“大帅,这是袁师长请求增援的报告。”参谋非常不合时宜的把袁崇焕的报告递了上来,孙兴看了一眼这个参谋,很怀疑袁崇焕跟他有仇。
“好啊!要增援,给我找一支步枪。我去给袁师长打个下手!”李枭面色平和的吓人。
“大帅,我去袁师长那里就好。”跟随李枭整整两年,孙兴知道李枭现在越是平静,心里越是气急败坏。想想袁崇焕当年对老爹的照顾,孙兴不得已帮着袁崇焕遮掩过去。
“二师真是长时间没打仗了,这才几年啊!那个能攻善守,能和八旗劲旅拼到底的二师哪去了。”想起当年独守锦州,硬悍八旗劲旅的辽军二师,李枭一脸的怒其不争。
也不怪李枭这样生气,阻挡印度军援军的任务交给了倭国人。攻打孟买城这样露脸的事情,交给了他袁崇焕来办。路途遥远运送过来的武器装备,一大半儿也给了袁崇焕。
倭国人那里除了武器弹药,听说已经开始一天三个饭团的过日子。
人家啃着饭团,居然也能打得有声有色,愣是没有让精锐的廓尔喀人前进一步。阵地更是几经易手,每一次倭国军队的阵地丢了,他们都会组织敢死队夺回来。整个阵地一片焦土,战壕都快炸平了,居然还是在硬扛。
“脸没露出来,倒是把屁股露出来了。”看着远去的孙兴,李枭无奈的嘟囔了一句。
远处又有一支船队到了,海滩上一片欢腾,又有补给了。
***************************************************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死多少人,我只要你打通高止山口。”吴三桂的脸小鬼一样狰狞,胡子拉碴的指着吴老黑大声吼。
“咱们在锡兰岛损失了太多的人手,现在……!”吴老黑也没有办法,因为急于要从锡兰岛抽身去支援孟买,超过两万印度军被李虎拖住,最后主力虽然撤走,但这两万多人却被李虎干掉了。
“再说一遍,我不管你死多少人,我要你打通回孟买的路,听见没有。”吴三桂的眼珠子都红了,吴老黑吓得赶忙答应下来。跑出了临时指挥部,指挥着部队向高止山发动最猛烈的进攻。
吴三桂在帐篷里面来回踱步,好像一只困在笼子里的凶兽。现在谁敢惹他,绝对会被他的怒火撕成碎片。
锡兰岛那里本来打得好好的,甚至吴三桂已经看到,李虎已经成了强弩之末。海面上的补给船也烧的可怜,自己再鼓鼓劲儿,一定可以全歼李虎。如果能把李虎抓住,那可是大战果。
谁也没想到,正在吴三桂准备大举进攻的时候。忽然间传来噩耗,李枭居然带着舰队神不住鬼不觉的摸到了孟买外海。现在每天都用船上那巨大的主炮,轰击孟买城内。
三百毫米的巨炮!一炮下去就算是砸也能砸个十米深的大坑,更不要说爆炸之后造成的伤亡。乔治的来信说,他已经组织了所有力量守城。不过他害怕守不住,毕竟吴三桂去进行锡兰岛战役的时候,已经带走了太多的军队。现在孟买城里称得上精锐的,只有不到两万人。
孟买,这可是人口超过两百万的大城市。只有不到两万正规军守卫,如果得不到支援,陷落几乎就是几天之内的事情。
整个印度都丢了,孟买也不能丢。因为那里实在太重要了,所有从牛津剑桥请来的专家都在孟买城里。所有印度最先进的科研成果,都在孟买城里。
钢铁产量的三成,最大的造船厂,还有无数的工厂和两百多万市民。十年发展,孟买几乎已经成为比伦敦还要先进的城市。损失了孟买,吴三桂也就没有立身之本。
印度那些土著邦国,巴不得看吴三桂的笑话。反正许多年来,这些邦国向无数人臣服过。有匈奴人,突厥人,蒙古人,还有日耳曼人……!整个印度的历史,其实就是一个分裂的历史。是英国人,勉强把他们捏合在一起。
如果吴三桂倒台,他们又能恢复当初众多小邦国的态势。一个个土皇帝做得舒服,说不定这时候已经有人跟李枭暗通款曲。准备积极主动的当带路党!
孟买丢不得,丢了孟买吴三桂等于丢了一切。
“李枭!你好手段!”吴三桂狠狠捶了一下桌子,震得上面的茶碗蹦了起来,里面的红茶洒了一桌子。
“冲!都给老子冲,谁敢后退一步,格杀勿论!”吴三桂急眼,吴老黑更加急眼。
跟着吴三桂一路东躲西藏,原本被人撵得跟狗一样,有好几次吴老黑都想着要偷偷跑掉。可最后,还是让他赌对了。吴三桂占领了印度,跟着吴三桂生死相随这些人,一个个也都开始掌权。平日里在孟买,也是人五人六的上层人士。吃香的,喝辣的,好不自在。新纳的小妾和这些年置办下来的家产都在孟买,如果回不去,那他娘的啥都没了。
一把年纪了还要跟着吴三桂去流浪,吴老黑觉得死了也比那样强。
手中战刀往地上一插,督战队黑洞洞的枪口瞄着,只要有人敢往回跑,立刻枪毙不用请示。
桃太郎用绷带狠狠扎住了肩膀,肩膀上被子弹狠狠咬了一口。所幸子弹在身体里面没有碰到骨头,只是把肩膀打了个对穿。左胳膊彻底用不上力,现在连抓个饭团都费劲。
本来他这样的伤,已经够资格送到伤兵营,被船接到新家坡医治。可为了弟弟桃次郎,他还是忍着留下来。如果没有他的照顾,他怕这个胆小懦弱的弟弟活不过两天。
每人每天只有三个饭团,阵地上已经有饿疯了的人,开始打尸体的主意。每天晚上,阵地前找吃食的不单单是老鼠,狐狸,狼,还有一些眼睛都已经饿绿了的人。
昨天晚上,他亲眼看到军曹不知道从哪里弄回来一块肉,在火上烤得半生不熟就开始啃。外表一层皮熟了,里面的肉还滴着血。
代表死亡的乌鸦一群一群的在天上盘旋,“呱”“呱”叫的声音吵得人耳膜疼。一群乌鸦吃过了,另外一群乌鸦赶快过来就餐。每一次乌鸦群飞起来的时候,天空都会暗一会儿,以前只听说过遮天蔽日,现在总算是看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遮天蔽日。
每一次战斗间隙,除了领补充的弹药之外,就是看这些乌鸦是怎么吞食那些印度人和自己人尸体的。
“哥!你吃吧,我还不饿。”桃次郎把半个饭团塞回给了桃太郎。
“我吃过了,今天早上打退了印度人的进攻,军曹赏了我一个饭团,我有些饿都给吃了,没给你留份儿!”桃太郎没有接饭团,直接推回给了弟弟。
“真的?”桃次郎瞪大了眼睛,他有些不相信大哥会偷吃。不过饭团的味道实在是诱人,胃饿的犹如有一团火在烧。以前摔断了腿觉得疼,可这饿的滋味儿是真难受。
“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还没等桃太郎说完,桃次郎已经三两口把饭团塞进嘴里,几乎没有嚼就咽了下去。
桃太郎抓了一把草塞进嘴里,草茎的枝叶真他妈苦,桃太郎就没吃过更加苦的东西。有草吃就不错了,阵地上好多地方已经变得光秃秃,一根杂草都没有。
“哥!仗要打到什么时候,不是说跟着李大帅吃得饱穿的暖,怎么现在一天才三个米饭团子?”肚子里面有了东西,桃次郎的精神好险也好了一些。
“快了!只要补给船到了,咱们就会有饭吃的。以前跟着李大帅,可没吃过这样的苦。天朝上国,还能真让咱们吃亏。你看着吧,这一次回国,赏钱肯定很丰厚。出来这么一次,家里的债也能还清,今后咱们好好种地就有好日子过。”桃太郎抱着枪,一边吃着草一边憧憬美好的未来。
置办上几十亩水田,娶上一个贤惠的媳妇。一定要屁股大的,上国人都说屁股大好生养。最好是北海道的姑娘,不但性子泼辣还能干活,只要勤快些,日子总能过得去。
“大哥,咱们能活着回去吗?咱们身边的人,已经少了好多。小次郎,二町目,昨天听说旗本大人也被炮弹炸死了。还有……!”
“不怕!咱们身上带着这个,大神官说了,天照大神会保佑咱们的。”桃太郎从幻想中缓过神儿来,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护身符。
临出门之前,特地到神功里面请大神官赐福得到的。
这些天炮火连天,自己所在的小旗已经死了一半人。可自己只是受了轻伤,弟弟更是连伤都没受。不得不说,这简直是堪称奇迹。
刚刚把护身符随身揣好,一声炮弹的爆炸声就在不远处响了起来。身体习惯性的往地上一趴,爬着往防炮洞里面钻,大蓬的泥土就从天上下雨一样砸下来。
一块不知道是石头还是弹片的东西砸到腰上,疼得桃太郎几乎不会爬。还是桃次郎拉着哥哥的手,把桃太郎拖进了防炮洞。
防炮洞很小,桃次郎拉着一块木板挡在洞口。虽然知道在炮弹弹片面前没用,可他还是死命的拉着。至少这样,在心理上觉得安全一些。
从炮弹就可以看出来,印度人也快要弹尽粮绝了。刚开始的时候,重型火箭炮的炮弹雨点一样往下砸。那时候只能躲在很深的地洞里面,心里祈祷不要被火箭炮弹直接命中。
看到过被直接命中的掩体,十几米深的大坑。躲在里面的三十多人尸骨无存,桃太郎只在大坑的边上,找到一片白白的耳朵,不知道是谁的。
可现在,砸下来的只有轻型火箭炮和迫击炮炮弹。以至于大家都不用回到掩体里面避炮,只要在防炮洞里面就成。一顿炮火下来,其实炸不死几个人。
大家都戏称,被炸死的人一定是看了山嵬洗澡。
炮弹在脑袋顶上炸了不一会儿就停了,桃次郎一把扔掉木头盖子,抓着枪把桃太郎拖出避炮洞。这时候要抢占战位,如果不及时出现在战位上,说不定明天的饭团就会少一个。军曹都要疯了,有克扣士兵们饭团的机会绝对不会放过。
刚刚趴好,就看到黑压压的一大片印度人冲上来。这些印度人表情极度扭曲,刺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他们踩着战死者的尸体疯狂叫嚣,那声音比天上“呱”“呱”叫的乌鸦都刺耳。
好在桃太郎耳朵现在不太好使,他还没有从刚刚的炮击中缓过神儿来。
左手无力的搭在枪上,右手紧紧搂住枪托护木,一只眼睛睁着一只眼睛闭着,瞄准快速靠近的屎黄色小点点。这一次冲锋的印度人尤其多,多到几乎看不出来个数。
排枪一排排的打,子弹在阵地前面横飞。可印度人死了一排又冲上来一排,好像潮水涌过来一样。
“上刺刀!”军曹的喊声传了过来,所有人把刺刀上好。
就在双方士兵扭打成一团的时候,桃太郎忽然间一个转身,把弟弟重新踹进了战壕。还没来得及转过身来,胸口突兀的冒出一截刺刀。接着,一枚炮弹就在桃太郎身边炸开。
血肉合着泥土被掀上半空,桃次郎紧紧趴在战壕里面,听到无数炮弹砸落在地面上。不断有东西落下来砸在身上,有混合着鲜血的泥土,也有石头,还有各种各样的残肢断臂。
过了好一会儿,炮击停止了。阵地上一片寂静,桃次郎从土里面把脑袋钻出来。四周是一片焦黑的世界,一只断手摆在自己面前,旁边的战壕上,耷拉下来一挂粉红色的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