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o1p非常不錯小說 聖武稱尊-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不受控制的旖念閲讀-wlwym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楚天带着一丝不甘离开,去往新的征途。
而恐魔圣损坏严重的圣息,似是感受到他的恶念,不敢逗留在此处,也是融入天地,消失在天地之间。
虽然恐魔圣受到重创,只有一些潜意识,但潜意识也告诉他此地危险,他要知道一方较安全的地带,好好的休养生息一下。
他本来含怒出手,打算至少要让楚天修养个三年五年的。
却不料楚天如此恐怖,一招修罗第八斩,足以让他修养十年。
还不料此子非但恐怖,并且异常的牲口,那么恐怖的剑斩,斩出一道还不够,斩出两道,就算第二道对圣息造成的实质破坏减半,两者叠加,也足以让他修养十五年。
不得不说,这波真是意外的血亏。
可以说是教科书般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开启新的战斗之前,楚天先找到一方偏僻的深山中,将周围天地规则改变,整个人深深隐藏在虚空中,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不灭圣纹和圣息全开,全速修复刚才与恐魔圣一战造成的消耗。
因为达到了圣者修为,这种随意的隐匿,都不知道比先前全力施展的神隐术高明多少倍。
即便有魔圣不惜屈尊抵达这偏僻之处,如果不是刻意搜寻,也不易察觉到他的所在。
更别说他所在是个偏僻之处,而如今诸多魔族都忙着与征战而来的大陆各族队伍进行激战,漫说魔圣,就连那些魔帅,甚至是魔将,也不会吃饱了没事做来这偏僻的所在。
这般调整,持续了很久。
他进入深山时,尚是下午,但当他体能全复,再度睁开眼时,时间已到了夜间。
只能看到一轮银月,高高悬浮在如暮夜空中。
虽然同样是银月,此处夜间银月,也与白天的魔日一般,与无所不在的黑暗力量相得益彰,可以说是一轮魔月。
“使用两次修罗第八斩而已,竟然需要这么长时间调整。”
楚天暗自叹息。
按照这种进度,他一天根本就对付不了几位魔圣。
当然,纵然如此,他对付恐魔圣的收获,也是远远大于对付其他圣者以下的魔族的。
这段时间,就算他一刻不停歇的以圣者之威,覆灭圣者以下的魔族,理论上的收获也远远不及对付刚才的魔圣。
圣者之下的奖励,也圣者之上完全是两个概念。
与彼此间的修为差距一般巨大,甚至到了几乎不能依靠数目进行弥补的程度。
何况,要做到这种战果,实际上只须一招修罗第八斩就够了,这么以来,修复体能所需的时间减慢,就完全可以接受了。
“虽然修复起来难了些,但还是要对付同层次魔圣,修为才会有实际性的进展。”
楚天暗道,心里又想:“就是不知姐姐他们现在在那一层,要不,按照约定和他们汇合?”
当想到这里,不知怎的,他脑海中便不由浮现出遥远过往的一幕。
那是楚楚被云瑶借走,即将离开楚家的前一天夜里。
在裂岩城某个熟悉的路口。
他和楚楚不约而同的驻足。
分开之前。
或许是因为冲动,或许是因为不舍,或许根本没有原因,两道年轻的身影终于贴在一起。
当时楚楚将楚天抱得极紧,仿佛生怕一不小心,他就会溜走似的。
两道年轻身影贴的很近,隔着彼此的衣襟,楚天仿佛都能听到她的心跳。
尽管已经过去了一些念头,但那一声声渐乱的心跳,无论是姐姐的,还是他本人的,此时都在他耳畔想得分外清晰,仿佛之前一幕,只是发生在历历在目的昨日。
世界变得美好,时间停止了下来。
“小天,看你今晚表现不错,才奖励你的,只是奖赏罢了,不许多想哦。”
事后楚楚的解释他也能回忆的起来,可即便如此,此时楚天也是俊脸微红。
姐姐,虽然你这么说,但我还是没法感到释然啊。
不知怎的,鬼使神差般的,楚天心里竟是有了一丝不该有的旖旎。
他暮然惊醒,暗自埋怨自己。
楚天啊楚天,你还真是一个牲口。
姐姐不是说了,那只是一个奖赏而已。
你还在多想什么。
她是姐姐,是自己亲人一般的存在。
对这种存在,他怎么有如此牲口的想法啊。
何况,小静对他这么好,直到生命的尽头还依恋着他。
他暮然醒悟,先前的误解尽数化解后,他也深深的喜欢着小静。
纵然将先前灵武学院相恋的三年包括在内,他也从来没有一刻,如失去小静以后喜欢并且眷恋着她。
虽然她已然陨落,却永远活在他的心中。
在他看来,她这并不算陨落,只是被困在彼岸等待着他,看似遥远无边,但总有一天,他要将她从彼岸拉回。
她是他的恋人,是他的娇妻,是他心灵唯一的归宿。
这种情况下,他想到刚才一幕,无论如何都有一股负罪感。
仿佛在背着静雪,去和楚楚偷晴一般。
反正就是莫名其妙就有这种很鬼畜的感觉。
“当时姐姐讲的很清楚,不过是奖赏,对我那天表现很好的奖赏,况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在瞎想什么?我和姐姐见面,双方都问心无愧,我们是无比纯洁的姐弟情谊,并没有丝毫对不起小静的地方。”
“今天晚了,我明天就联络姐姐,去和他们汇合。”
楚天也对他的胡思乱想深深愤怒起来,快刀斩乱麻的做出决定,旋即找地方安睡。
当然,这里是危机四伏的黑暗魔渊,即便安睡,他始终分出一缕心神在外。
以他感知的敏锐,即便同级的圣者,也很难在避开他的感知的情况下,对他进行偷袭。
何况,这大半夜的,没有那个魔圣有雅兴到这孤僻的深山老林搞偷袭。
一般情况下,圣者层次的战斗,纯粹看修为的强弱,偷袭没有任何意义。
没参悟因果,大家都很难彻底解决彼此,参悟因果了,即便不偷袭,也有办法将其置于死地。
这天夜里,楚天睡的并不安稳。
或许是先前想到楚楚的关心,这天夜里,在睡梦中做的都是关于楚楚的梦境。
一个个的,都是无比旖旎,以至于让楚天感到十分羞耻的梦境。
若他能够控制,他是说什么都不愿做这种梦的。
但一连串旖旎的梦境,便不受控制向入睡状态的他纷至沓来。
踏上武道以来,战胜他第一个对手楚赫后。
楚楚看天色不早,便向尚且年少的他道别。
她心情极为愉悦,连走路都是蹦跳着走的,脑后粉色缎带束缚的那对马尾,在沁凉清风的吹拂下,随着步子不住摇摆,在楚天的注视下,远去的那道倩影异常的靓丽。
她绯红的娇颜,脆生生的笑声,以及招摇的马尾反复在楚天脑海里出现。
让楚天微微脸红,不由想到。
楚天啊楚天,她可是你姐,对她有感觉,你是畜牲吗?
接下来是老婆婆心路历练的一幕,重现在他此时的梦中。
楚楚对他爱到极致,终于决定捅破那层窗户纸,向楚天直抒心意,对他表白。
楚天正色回答:“你是姐姐,我是弟弟,我们之间,不可能的。”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之间,反正又不是亲的,楚雨虽然是我爹爹,但我其实是来自乾神族,血缘上根本没有关联,我看你是故意找借口推辞,难道,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楚天正打算矢口否认,但不知怎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位黑裙少女的倩影,容貌倾城,婀娜窈窕,嘴角微扬,勾勒起浅浅的温柔笑容。
那片笑容,就似他的整片天地,值得他用一生来守护。
虽然在梦境里,那女孩的名字和身份都变得隐隐约约,让他记不起来。
但他就是知道,有这么一位女孩等着他去喜欢。
于是,楚天便改变主意,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