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zj4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世界樹的遊戲笔趣-第584章 惡魔君主巴爾-pq0aj

世界樹的遊戲
小說推薦世界樹的遊戲
无尽深渊,七层地狱位面的第一层。
这是一个永远被昏暗与赤红包裹着的世界,天空永远被厚重的黑色云层笼罩着,只有地表的沸腾的熔岩散发出来的赤色光芒照亮整个位面。
大大小小的恶魔生活在位面之中,繁殖,杀戮,吞噬,成长,死亡……一直重复着这个循环。
这里,是比幽暗地域更加混乱无数倍,邪恶无数倍的世界。
不过,恶魔虽然是邪恶而混乱的,但是混乱之中也有着基本的秩序。
这秩序,就是以恶魔的实力为划分的。
和其他普通的深渊位面一样,地狱位面同样形成了自己的恶魔统治的金字塔体系。
通常,位于位面顶端的就是魔神和邪神,他们之下则是实力达到了传奇的恶魔君主。
而恶魔君主之下,则统御着大大小小的恶魔领主,每一位恶魔领主都拥有着黄金位阶的实力。
恶魔领主是恶魔统治阶层的底层,拥有着或广袤,或狭小的势力范围。
他们和恶魔君主都属于上位恶魔,再往下就是普通的恶魔了。
普通的恶魔分为大恶魔和小恶魔,其中大恶魔都是白银位阶的,是恶魔军团征战的先锋力量。
而小恶魔则全都是黑铁位阶的,又被称为劣魔,算是恶魔大军的主力和仆从,也可以说是炮灰……
至于小恶魔之下,则是最底层的深渊蠕虫了。
它们甚至连成为炮灰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成为食物。
在深渊位面中,除了上位恶魔,以及那些魔神利用深渊力量污染其他生物,进而导致其他生物变异形成的恶魔之外……其他所有的小恶魔和大恶魔都是从深渊蠕虫进化而来的。
深渊蠕虫不仅仅是恶魔的食物,也同样是起源。
只不过,在没有魔神或邪神插手、或者说其他外力干扰的前提下,深渊蠕虫很难进化为上位恶魔及以上的存在。
而多数上位恶魔,本身也是上位恶魔与上位恶魔的后代,或是其他同阶生物堕落而成。
值得一提的是,恶魔几乎很少有半神实力的存在。
这不仅仅是因为恶魔很难跨越神话位阶,同样也有着邪神与魔神打压的原因。
其中,七层地狱是因为其位面本源与七魔神融合,七魔神不允许半神实力恶魔的诞生。
而其他深渊位面则是因为每一个达到半神实力的恶魔,都会被主宰该位面的邪神吞噬——他们不会允许有可能威胁自己的存在出现。
只有那些幸运的家伙,才会最终从恶魔成长为邪神。
而更多的邪神,其实都是正神被深渊力量侵染之后堕落的而已。
所以……除了很少现身的邪神和魔神之外,恶魔君主就是深渊位面的顶层统治者了。
巴尔就是这么一位恶魔君主。
他已经在第一层地狱位面中与其他的恶魔君主征战数千年了。
恶魔的寿命是有限的,但与其他生命不同,恶魔只要不断吞噬新的生命,就能夺取对方的生命力,理论上甚至能做到不朽。
因此……虽然巴尔只有传奇巅峰的力量,但他的寿命甚至比很多古老的巨龙都要漫长。
实际上,对于很多恶魔君主来说,威胁他们生命的并非是寿命的限制,而是与其他恶魔君主的战争,以及来自更上方邪神与魔神的恶意。
不过,巴尔是幸运的。
统治第一层深渊位面的真正主宰,主掌地火、淫(和谐)欲和羊角恶魔的第七魔神阿撒兹勒已经被正神在赛格斯世界封印了万年之久。
这万年的时光中,对于第一层深渊位面的恶魔君主来说简直如同乐园一般。
没有了魔神的约束,他们可以随意发动战争,随意扩张势力,甚至为了那更进一步的可能,不断奋斗。
再加上巴尔本身也是一位实力强大的恶魔君主。
所以……在阿撒兹勒被封印的这漫长时光之中,没有人能够在位面中战胜他。
这千年的时光中,他在第一层地狱中不断带着大大小小的恶魔领主征战其他恶魔君主,击杀并吞噬了一个又一个同阶恶魔,统御的地盘也如同滚雪球一般不断壮大。
如今……他已经是第一层深渊位面最有权势的恶魔君主了,距离半神也只有一步之遥,而整个位面超过三分之一的区域都成为了他主宰的范围。
但,这已经是极限了。
巴尔虽然实力强大,但他终究只有一位。
当其他恶魔君主联合起来对抗他的时候,他就无法再前进一步了。
当然,因为恶魔是自私而短视的,也是混乱而邪恶的。
永远不要指望他们能真正的团结。
即使是恶魔君主,其实也不过是靠着恐惧掌控下属罢了。
所以……纵使其他恶魔君主联合起来对抗巴尔,也不过是和他堪堪持平而已。
“哼,一群懦弱的上位恶魔而已,阻拦我更进一步的弱者们。”
高坐在自己恶魔城堡的王座上,巴尔饮下羊角杯装满的处*女之血,满脸都是嘲讽。
那血液是他在物质界的崇拜者献祭给他的。
作为一位传奇巅峰的恶魔,他虽然不是神话,但也拥有着接受献祭的能力。
听着巴尔的话,感受着他身上那恐怖的威压,下方的侍奉的大恶魔与小恶魔战战兢兢。
就连实力达到了黄金上位的恶魔管家也是哆哆嗦嗦。
没有人敢出声半句。
巴尔的脾气很差,如果被他盯上发泄,结局只有被吞噬。
轻蔑地扫了一眼下方颤抖不已的下属们,巴尔冷哼一声,从王座上站起,朝着城堡外走去。
血红色的大披风在他身后飘荡,一身狰狞的黑甲让他看上去更加可怖。
与第一层位面的大多数普通恶魔一样,巴尔的形象也是典型的羊角恶魔。
这是第七魔神阿撒兹勒主宰的种族,整个种族实际上都是阿撒兹勒以自身血液融合深渊母巢后诞生的后代。
当然,阿撒兹勒的本意并非是培养后代,不过是想制造一些更加顺手的炮灰以及口粮而已。
而恶魔君主,其实也并非都像巴尔这样是羊角恶魔的姿态。
他们会随着乱七八糟的吞噬,进化得各种模样的都有。
像巴尔这样纯粹的,反而是少数了。
而巴尔之所以没有改变形态,也并非是因为他崇拜或是效忠阿撒兹勒什么的,而是单纯地因为他本身就是阿撒兹勒利用自身血液融合进一头劣魔体内硬生生提上来的。
对此,巴尔没有感激,只有恐惧。
他知道这并非是魔神好心。
对方不过是为了养一个合适的领地管理者加储备粮罢了。
那些血脉不纯粹的,进化的奇奇怪怪的恶魔君主,实际上要比自己安全多了。
等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阿撒兹勒定然就会毫不犹豫地吞噬自己。
也是因此,巴尔才会在阿撒兹勒被封印的这段时间内疯狂扩张吞噬,目的就是为了不断让自己变得强大,摆脱最终的命运。
他坚信在阿撒兹勒被封印的时候,对方对地狱位面的掌控必然衰弱。
而他也一定能够凭借着不断吞噬其他的恶魔君主,然后强行突破位面的限制,成为真正的半神级恶魔。
只要成为了半神级别的恶魔,他就有希望借用法则的力量寻找阿撒兹勒隐藏在地狱位面中的本源之地。
而若是寻找到的话,依靠自己与阿撒兹勒近似的血脉强行吞噬掉祂藏匿在那里的神格核心,自己就能取代祂,成为新的第七魔神!
只是,巴尔想得很美好,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纵使阿撒兹勒被封印万年,纵使巴尔吞噬了一个又一个恶魔君主,他却依旧无法突破禁锢在地狱位面中的等阶限制,成为真正半神级别的恶魔。
阿撒兹勒对地狱位面的掌控,比他想象得要强大的多。
而到了今天,巴尔也终究是明白,除非阿撒兹勒陨落,不然的话……他永远也别想更进一步,摆脱未来那被吞噬的命运了。
这……就是一个死结。
也是因此,最近的巴尔才越发暴躁。
尤其是几年前赛格斯世界传来第七魔神阿撒兹勒疑似脱困之后……
当然,后来又有消息传来,说阿撒兹勒刚刚没脱困不久,就又被一位新生的正神封印起来了。
但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巴尔却一点也不感到轻松。
身为阿撒兹勒一手提拔起来的下属,他是知道对方的实力的。
哪怕是被封印了万年之久,一位新生的正神也绝对不会是祂的对手!
阿撒兹勒的神职中有着地火。
只要在地下,祂想要跑的话绝对跑得飞快。
除非有实力达到弱等神力的正神出手,不然的话……别想拦住祂。
而一位新生的正神?
别说弱等神力了,怕是微弱神力都是勉强合格。
封印?
呵呵。
就算是能做到,估计也是勉勉强强。
现在无尽虚空谁不知道赛格斯位面的魔力正在复苏,位面通道也即将开启,各种封印更是纷纷松动……
现在封印祂?
也就是拖延一下时间罢了。
除非有什么强悍的真神器镇压着,或者直接将阿撒兹勒锤成濒死锁起来……不然的话不过是拖延罢了。
还是那句话,巴尔并不看好一位新生的正神与阿撒兹勒的战斗。
更别说,这位正神传说中还是一位精灵封神。
精灵那是什么性格?
又蠢又天真的。
巴尔可不信阿撒兹勒就会被这样封印。
祂迟早脱困的。
留给巴尔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不过,就在巴尔离开自己的城堡,准备再去找附近的恶魔君主干架的时候,一道威严而又邪恶的声音忽然响彻在地狱之中:
“第一层地狱所有恶魔君主听令,回应吾之召唤,降临于赛格斯世界!”
那是第七魔神阿撒兹勒的声音。
一瞬间,巴尔瞳孔突缩。
“这……是魔神召唤!”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惊呼道。
魔神召唤是魔神的特有能力。
身为位面的主宰,魔神能够在其他位面直接开辟位面通道,召唤自己的恶魔大军。
如果是万年之前,接到召唤巴尔并不觉得意外。
但现在阿撒兹勒不仅位于位面通道尚未彻底开启的赛格斯世界,而祂本身也处于被封印之中。
这……就很有问题了。
更别说,阿撒兹勒竟然还能够越过封印,直接将声音投射进地狱位面了。
“果然……祂并没有被彻底封印!而且竟然还有办法打开通往赛格斯世界的通道!”
这一刻,巴尔莫名地感到了一种惊慌。
其实,阿撒兹勒的声音听起来相当虚弱。
但越是虚弱,巴尔就越觉得恐惧。
因为这说明对方急需能量补充,召唤恶魔君主大概率并非是为了迎敌……
或许也可能需要迎敌,又或是彻底破除封印什么的。
但祂点名了恶魔君主,怕是也会吞噬一部分下属。
而实力最强的巴尔,绝对是首选。
巴尔倒是可以选择不去。
但第一层地狱这么大,总有因为对阿撒兹勒的恐惧而顺从前往的,无论如何……对方脱困怕已经是必然。
而一旦阿撒兹勒回归,那就是巴尔的末日了。
一瞬间,巴尔神情变幻。
犹豫了一番,他咬了咬牙:
“不就是赛格斯世界吗?召唤也是机会!我就不信在赛格斯世界,地狱位面还能阻拦我更进一步!”
没错,地狱位面的确禁锢了他更进一步的机会。
但赛格斯世界不会。
离开地狱位面,理论上巴尔就能解开命运的枷锁。
索性借助这次召唤,脱离地狱位面,逃往赛格斯世界隐藏起来,然后依靠吞噬赛格斯世界的生灵成就邪神,也不为一条可行的道路。
平日里,没有魔神的允许,地狱位面的恶魔是无法离开地狱位面进入其他位面的,最多也就是投影。
也只有普通深渊位面的那些亲戚才行。
但现在,机会来了。
如果能够在被召唤后成功逃走的话,那……也是一条路!
可惜的是……若是走这条路的话,就不能成为不死不灭的魔神了。
但,也终归是一种选择。
“别想那么多了,还得能成功在那位的眼皮下逃脱才行。”
巴尔自言自语道。
从阿撒兹勒的声音来看,对方的状态很差。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伪装,但巴尔现在也只有相信是真的一条路了。
而以巴尔自己现在的实力,在面对实力衰弱、封印也尚未解开的阿撒兹勒的时候,若是全力奔逃,应该还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巴尔回头看了看自己在地狱位面中的城堡。
城堡很大,很威严。
在这里的潇洒日子也很快活。
不过……
“这都仅仅是暂时的自在而已,如果想要追求真正的自由,我就必须要真正独立!”
“放弃这里的一切的确很困难,但一旦成功潜入赛格斯世界,我一定能够靠着那里的智慧种族,建起属于我的更加漂亮的城堡,住进更加豪华的宫殿!而且每天都能喝到新鲜的血液!吃到新鲜的血肉!”
“听说赛格斯世界的精灵比较美味,若是到了那里,我一定要抓捕好多好多精灵,不仅要吞噬他们,还要让他们好好侍奉我!成为我消遣的玩具!”
巴尔给自己打气道。
没有恶魔不喜欢物质界的气息的。
对于恶魔来说,吞噬物质界的生灵,侵蚀物质界的环境,本就是他们的本能。
目光渐渐坚定,巴尔回应了魔神召唤:
“谨遵……您的意愿。”
一道血红色的法阵在他身下汇聚,散发出暗红色的光晕。
下一秒,巴尔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