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06k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第883章 意外(上)讀書-ynbrf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夜深了,晋阳宫的太后寝宫内,一盏又一盏昏黄的油灯悬挂在房间的臂柱上,反而让这里带着诡异难明的气息。
娄昭君卧房旁边的那个小房间内,杨约将一盏油灯放在床榻上,自己则是跪坐在地上,在床上摊开大纸,借着油灯的光,小心翼翼的书写着什么。
“长山王高演,狼子野心,哀家让他坐上皇位,不过权宜之计。高隆基乃高洋苗裔,理应继位……”
杨约嘴角微微挂起,露出渗人的冷笑,他已经受够了内里野蛮虚伪,外在却还要表现得母仪天下的娄昭君!
其实服侍对方到寿终正寝并不是什么让人为难的事情,但让自己陪葬,那就天理不容了!虽然身体残疾,但杨约不仅不想死,恰恰相反,他非常想活而且珍惜活着的机会!
他不想陪着这个老太婆一起死,既然对方不讲道理,那也别怪他心狠手辣了!庶母所生,又是因为意外而残疾成为不能传宗接代的“废人”,杨约从小就知道什么叫做谨慎低调,小心隐藏自己的想法。
“你在做什么?”
身后传来一个让杨约惊悸的声音!
“太……太后!”
杨约尽量保持着平静,可声音还是有些颤抖!
“这么晚了,你在做什么?”
娄昭君现在眼神不是太好,然而仍然看得见杨约是在床上书写着什么,只是看不清纸上的字而已。
“奴……奴想家了,在写家信。”
杨约随口胡诌道。
杨约家世显赫,乃正儿八经的弘农杨氏出身(而非杨忠杨坚一脉那样不可考),族谱每一代都有迹可循。
弘农杨氏注重家族子弟的文化水平,很小就要学习读书识字,有专人教授学问,杨约虽然是庶子,但他家这一脉人丁并不兴旺,故而他也得到了受教育的机会。
像写个书信什么的,那都是小意思。
“以前你不是说,你父亲宠爱兄长,你兄长时刻想除你而后快,所以你不得不投靠哀家么?既然如此,你又如何会想家?那个家里还有什么值得你惦记的?”
娄昭君语气不善的问道,面庞在昏暗油灯的照耀下格外森冷。
艹!没想到这一茬!
杨约刚才病急乱投医,果然投出问题来了。
“把你写的东西给哀家看看!”
娄昭君继续逼问道。
“你有手有脚的,难道不会自己拿么?”
杨约忽然站直了身体,昂着头看着娄昭君,态度强硬而漠然。
这让娄昭君非常意外,一时间竟然有些不能适应!
要知道,别说是杨约了,就是斛律金,贺拔仁等大佬,在她面前都要毕恭毕敬的。就算是高洋,只要不是“疯狂”状态,在自己面前也是乖乖小鸡一般的存在。
何曾有人敢这样在自己面前摆谱?
嗯,貌似还真有一个人,那个人叫高伯逸!
但人家高伯逸有这个资本啊!你杨约是何德何能?
“呵呵呵呵,好好,哀家现在身体不好了,一个家奴都敢跟哀家摆谱了!”
娄昭君怒极而笑,正要俯下身去拿杨约床上的纸时,平日里瘦弱文静的杨约忽然暴起,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杨约敏捷的骑在娄昭君腰上,用尽全身力气捂住对方的口鼻!
这一幕大大出乎对方意料,娄昭君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里低眉顺眼的杨约,居然敢对自己出手,他真的想杀自己!
骨子里的那股野蛮劲被激发出来,娄昭君一拳招呼在杨约侧脸上,直接将杨约打得眼冒金星!
此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杨约再次扑过来,捂着娄昭君的口鼻,却又再次被这个鲜卑老太婆踢倒在地!
杨约毕竟是孩童,命根又受损,气力哪里是早年都还能骑马的娄昭君可以比拟的。尤其是生死关头,人爆发出来的潜力无穷,娄昭君也顾不得自己的病体了,跟杨约二人生死搏杀!
“小畜生,你竟想杀哀家,谁给你的狗胆!”
娄昭君掐着杨约的脖子,此刻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
“你……等着!”
杨约的意识一阵阵的模糊,一时不慎,想杀这老太婆竟然被反杀,早知道今晚给她送饭的时候,下点药就好了!
他内心一阵阵的懊悔,自己毕竟年轻,手段太稚嫩了!
正在这时,娄昭君身后出现一个人影,钢铁一般的大手,死死的捂住娄昭君的口鼻!不久以后,这位“传奇太后”的身体瘫软下来,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鬼门关外转了一圈的杨约,这才缓缓的坐起身来,观看油灯下那个身影到底是谁。
“灰鼠哥!怎么是你!”
杨约惊喜的尖叫道。
“主公让我来救你,不过我看你好像还有别的事情,所以就在这晋阳宫里潜伏了下来,已经十多天了。”
我还没有被忘记!
杨约简直要热泪盈眶,感觉鼻子酸酸的,这些年的苦功都没有白费!
“这个鲜卑老太婆死了,晋阳宫里的侍卫很快就能知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带你离开晋阳!你一个人出晋阳难如登天,但我带你走,如履平地!”
灰鼠自傲的拍胸脯说道。
他知不知道自己刚才杀的那个人是娄昭君呢?
其实他是知道的。
但为什么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这位太后呢?
因为他想重新获得高伯逸的绝对信任,就如同竹竿那样。所以他就必须干一件能让对方绝对信任自己的事情!
哪怕这件事会给他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哼,就这么走,岂不是便宜了这老太婆?”
杨约冷哼一声,走到娄昭君的卧房里,拿来了她的私人印章和朱砂泥。
他先是将娄昭君的手指在朱砂泥上按了一下,然后在那张“遗诏”上按下手印,接着又在纸上盖上娄昭君的私人印信。
“有这个东西,呵呵。”
杨约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脸上的笑容让灰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灰鼠哥,帮我搬一下。”
两人将娄昭君的尸体抬到床上,随后杨约对着灰鼠深深一拜道:“大恩不言谢,以后灰鼠哥用得着杨约的地方,在下定然赴汤蹈火!现在灰鼠哥在这里悄悄看守一下,我去找一个人。”
杨约将床上的那张纸卷好,在灰鼠面前晃了晃说道:“我要用这个报答主公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