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ycq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相伴-quuxg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这日子真的没法活了啊。
御史王锦有些晕船,和他同船的都是御史台里的官员,这数十上百艘船,虽是浩大,不过却并不铺张,舰船晃动,令王锦觉得头昏脑涨。
若只是稍稍的晕船倒也罢了,偏偏这路上吃的也是简陋。
陛下虽下旨不许沿途的州县供奉,可起初的时候,这些州县还是很殷勤的,依旧还是带着鸡鸭鱼肉以及本地特产,在码头处迎候。
而李世民大怒,当场就罢黜了一个县令,责令让人将东西退回,这才狠狠的刹住了这股歪风。
只是歪风固然是刹住了。
可船上的人却不得不吃苦了,因为他们吃的,都是船上的军粮,就几条肉干,一些蒸饼,还有几个白馍,偶尔……会有人送上一些白米粥来,里头放着桂圆等物。
可这玩意……是人吃的吗?
王锦很生气,一路都在发牢骚,同船的几个御医,也大抵都是如此。
一个老御史吃不惯这些,他口齿不好,口里喃喃念着:“老夫这样老啦,还受这样的罪,在家里的时候,这肉羹的肉都要炖得极烂的,如此方才好下口。现在好啦,吃这样的肉干,嚼都嚼不动,就好像是在吃石子一般,陛下这样对待大臣,为臣的固然还得迎奉王命,可心……却凉了。”
王锦听到这,也怒了,便道:“是啊,君视臣为手足,臣视君为腹心,没有人这样对待臣子的。”
原本这些日子,大家对这就满肚子的怨气和牢骚,现在又吃了这么多苦,有人开了这个口,其他人也七嘴八舌,一脸委屈到了极点的样子。
甚至有人索性将手中的蒸饼和肉干统统丢到了湍急的河水里,那蒸饼落水,溅起水花,随即又随着奔涌的河水,沉入了河底。
似这样的事……可谓是屡禁不绝。
李世民的船在后,总能看到前头的船上,泛起各种吃食,李世民看在眼里,却也不做声,他也吃着这肉干和蒸饼,却甘之如饴的样子。
倒是张千不高兴了,凭什么陛下吃得,你们这些个做臣子的吃不得了?
于是他忍不住对李世民低声道:“陛下,是否提醒一下前船的人,让他们收敛一些。”
此时,李世民正盘膝坐着,这一次坐船,他觉得没有这样晕了,一面咬着肉干,一面道:“朕知道他们在抱怨什么,嫌朕给的少而已,他们将自己当成了狼犬,想让朕用新鲜的肉饲养。实则却不过是土鸡瓦狗之辈,不必去提醒他们,他们饿一饿,就晓得厉害了。”
张千听罢,点了点头,便旋身去了。
李世民看着那河水中翻滚的蒸饼,只是皱了皱眉,却依旧不理会那些大臣的作为。
果然到了夜里,王锦船中的许多人都觉得自己熬不住了,横竖都睡不着,饿的,只是在这船上,没人生火,哪里还有吃食?
这人一饿,便辗转也无法入睡了,只觉得浑身没有气力,肚子火烧一般,脑子里走马灯似的,想到从前宴席上的各种美味佳肴,越想便越觉得自己的口水不争气的流出来。
起初想起来的是那山珍海味,后来想到的便是那鸡鸭鱼肉,再到后来,发现连这个也成了奢望,便想到了丢掉的肉干和蒸饼。
这饥饿的滋味……初次尝试的时候,尤其是难受,时间好像过得格外的慢,一个老御史,躲在船中唧唧哼哼,口里说着:“死也,死也……”
王锦难受得不得了,随即又怒火中烧,可偏偏,却发现身在这大船之中,一切都是枉然。
这般几日下来,大家倒是会乖乖吃这些东西了,总不能一只饿着等死吧,可大家的怨气,却越来越大。
颇有几分当初隋炀帝强征高句丽时,文武大臣和将士们在那天寒地冻之中苦不堪言之状。
在一片怨气中,大船一路顺水,行到了通济渠。
这里是大运河的干道,不过此时,自陆路却来了一个消息,奏报先快马送到了岸上,而后再由人送上船。
这些快报,都是先送到杜如晦这里,杜如晦负责处理之后,再分拣出来,拿一些重要的送给李世民。
只是当这份奏报送到时,一旁负责协助杜如晦的文吏,禁不住手哆嗦了一下,一时瞠目结舌。
这样的消息,哪怕是在船队中也是瞒不住的。
一下子,各船都炸开了锅。
王锦等人的船上,有人如丧考妣的模样,捶打着心口,痛不欲生地道:“这还了得,这还了得,这又是要灭门破家啊,越王殿下……怎么也做这样的事……居然明火执仗,就冲进了王氏的宅邸里,那王氏……是何等的人家,怎么能受这样的屈辱呢?自汉以来,也不曾有过这样的事啊。”
那王锦听闻了,也是如遭雷击,他并非出自扬州王氏,而是源自于真正的江南,这扬州王氏只是余脉而已,平日没什么走动。
可是他听到的消息却是,一群税丁在越王的带领之下,直接冲进了王氏家里,而后开始查抄,将那账房和府库统统搜了一个遍,不只如此,连那王家的几个子弟,也直接被抓了起来,关进了狱中。
对于世族而言,破家是极严重的事,今日他们可以破了王氏,明日岂不是要冲着自己来?
各船都是沸沸扬扬,都在议论着这件事,众人破口大骂者有之,痛哭流涕的也有之。
王锦牙都咬碎了,只恨不得生吃了陈正泰的肉。
这群臣们本就又累又乏,吃着这蒸饼,嘴里寡淡,心里正有火气呢,再加上现在冒出这么个消息来,真是气得要呕血。
等到船将要行至扬州的时候,此时,竟有人来了,原来竟是扬州这里的人,说要见驾。
来人正是苏定方,他带着人马到了岸边,而后乘了小船登上了李世民的舰船,向李世民行了礼。
李世民对苏定方颇为熟悉,问了苏定方为何出现在此。
苏定方道:“陛下,我大兄听闻陛下率百官来此,认为这扬州的地界已到了,理应登岸,走陆路往扬州城,如此也好见识一下扬州的风土人情。”
李世民听罢,来了兴趣,不禁微笑道:“朕正有此念,看来……正泰是早有安排了,朕倒想看看他给朕安排了什么,既如此,传旨下去,各船靠岸,朕与诸卿上岸。”
李世民一声令下,众臣再无犹豫,纷纷下船,这脚一靠近陆地,大家总算觉得踏实了许多。
只是众人心里的怨气却没有散去。
大家的心里都想着一件事,王氏的事,不能就这样算了。
只是这靠岸的地方,居然一片荒芜,放眼看去,便是残破的景象。
王锦在人群之中,不禁冷笑道:“看看,这扬州已成了什么样子了,呵……陈正泰这害民贼,真是歹毒哪。”
众人纷纷颔首赞同,他们见许多田地都荒芜在此,又气又心疼。
要知道……这可是田哪,田里竟无人劳作,也不见生出稻子,这样的景象,实在让人心惊。
李世民见此景象,也不禁皱眉。
他心里也不由的有些失望起来,还以为陈正泰此时会给他看看什么好东西呢,可是现在……这初入扬州,便察觉竟是这个样子。
众人稍稍休息之后,便有飞马而来:“陛下,前头发现了一个村落。”
李世民便打起了精神,随即吩咐百官尾随自己,却禁绝官兵们尾随,只带着杜如晦和王锦这些人,朝着向导所指的方向,沿着田埂而去。
他后头,许多人议论纷纷,李世民却是充耳不闻,等进入村中,此时恰好是正午。
可奇怪的是,这正午的时候,这小小的村落里,却几乎不见什么炊烟。
家家户户都住在那夯土的宅子,亦或者是茅草屋里,村中的小径,也是污水横流,李世民走在其中,又想起了当初在高邮县时的景象,心里不禁感慨。
而百官们个个捏着鼻子,这里实在是过于脏臭了,就好像是猪圈一般,他们生怕污水脏了自己的靴子,走起路来,都是惦着脚尖,小心翼翼的样子。
本来以为上了岸,能吃一顿好的,谁晓得……这里比在船上还要凄凉,连一只鸡都见不着。
偶尔……那茅屋里,传来阵阵的咳嗽……
李世民听到了咳嗽声,便到了这茅屋前驻足,推了柴门进去。
柴门里头,很是阴暗潮湿,倒是可见里头一个人正佝偻着身子,坐在稻草上。
后头的人连忙给李世民掌了灯,这茅屋里才明亮起来。
这佝偻的人,大家此时才看清了,此人肤色黝黑,很是消瘦,最令人注目的是,面上生了麻疹一般的东西,一看就晓得有什么皮肤方面的疾病。
此时,他拼命地咳嗽起来,可见着许多人进来,显得不安,却还是连忙起身,一瘸一拐地上前,边道:“你们是……”
“大胆……”有人正要高呼。
李世民猛地回头看了那说话的人一眼,眼里有着明显的警告之意,于是这大臣便忙垂下头,再不敢做声。
李世民随即看着眼前这人,见他衣衫褴褛,心里不禁感慨,上一回来这扬州,所见到的不就是如此的吗?想不到,故地重游,竟还是这般的模样。
李世民心里竟有几分悲凉,一口气堵得难受。
后头不少大臣,此刻忍住了这茅屋里给他们带来的心理不适应,禁不住心中暗喜。
李世民道:“尔乃何人?”
这人见来的这些人,派头都是不小,自是不敢造次,乖乖行礼道:“小民……小民刘二。”
“有多大啦?”李世民尽量使自己亲切一些。
此时,李世民的情绪是很失望的,他以为自从陈正泰来了之后,这扬州小民们的境遇会好一些,哪里想到……还是原来的样子。
李世民心里想,哪怕好一些……好一些些也是好的啊。
“小民三十有一。”
“家里有几亩地……”
“有……有三十亩口分田,还有二十亩永业田。”
李世民便皱眉道:“有这么多田,足以持家了吧?”
这刘二听了,迟疑地看了李世民一眼。
李世民不禁道:“为何不说话呢?你放心,我并不加罪。”
“我那永业田,早被人买走了。”刘二道:“那时遭了灾,不卖就要饿死。至于口分田……官府将我家的田分到了二十多里外,却零零散散的,小民……小民就算有气力,也无力去耕种啊。”
李世民露出不解之色,便道:“可是我看你这村落的附近有不少荒芜的田地,何以却将你的田分到了数十里外呢?”
“这……这……”刘二似乎开始警惕起来,显得很犹豫,可是看着眼前这些带着不同寻常其实的人,他还是怯弱地道:“我们村这附近的田,都分给了数十里外的人家,也是零零散散的,他们没办法来耕种,我们也没办法去数十里外耕种,因而这地就都荒芜了。”
李世民听得瞠目结舌。
后头的文武大臣们也是哑然。
还有这样的操作?
这岂不是等于,故意将这田分在极远的地方?
这是要做什么?是故意让这田荒芜着?
李世民不禁大怒道:“陈正泰都督此地,难道竟敢做这样的事?朕来问你,何故他们故意如此?”
刘二不明白朕是什么意思,可见李世民大怒,一时也是慌了手脚,只声音微弱地道:“这里有一大户姓卢,他们和差役们都是有勾结的……具体怎么弄,小民也不敢说,只晓得……只晓得……大家的地都种不得,可是税赋却需要缴,到时缴不出来,这口分田就不得不请别人来租种,随便分你一些口粮,那地里的产出,就算是卢家的了,还不只如此,等大家没了粮吃,便不得不去卢家那里告贷,一旦告贷了,便永世也还不清了,最后就不得不卖身给卢家为奴,方才能立足,如若不然,便要饿死了。”
李世民听得怒发冲冠,不禁咒骂:“无耻之尤!”
…………
第四章送到,同学们,从早写到晚上,给点月票鼓励一下吧,另外感谢亲爱的新盟主骑猪虎爷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