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b6m超棒的都市小說 蓬萊水仙 ptt-第二百六十九章 原定的命運相伴-bavqg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场景黑白黯淡,似是虚幻。
楼成跟着李行秋走出已然和平常大不相同的训练场,踏上了一条似乎和武馆走廊重叠的道路。
李行秋手中握着水仙刀,其上一明一暗,如同活物一般在呼吸,帮助李行秋操纵着时光长河。
时光涌动,水流奔腾。楼成惊讶地看着被拦截在自己身外的虚幻水花,似乎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莫大威力。
“为师现在正带你跳出这方世界的时光长河,去往时光之外。”
李行秋淡淡的话语声传入他耳中,讲明了如今二人所处的状态。
“时光长河……”楼成嗓子有些干涩,他也曾有过爱幻想的年纪,也看过不少的仙侠、玄幻小说,大概能听明白自家师父口中所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正因如此,他才分外震惊。
“真的有时光长河这种东西吗?”楼成忍不住问道,“时间不应该是依托物质而存在的吗?它应该是物质运动、变化的持续性和顺序性的表现,而非一个独立显化的事物才对。”
作为一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与现代武者,楼成觉得自己的观念受到了冲击。
在当今社会,虽然有“武道”这种听起来似乎很不科学的事物存在,但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许多武道中所蕴含的奥秘已经可以被研究者们用科学的语言来描绘,并提出指导性的建议。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武道势力都根据前沿的科学理论修正了自家传承,并在实践中取得了更优异的表现,也正因如此,古老的武道势力才没有对科学研究产生排斥。
作为一名现代化武者,虽然楼成自己还没有到能接触最新武道研究的那个层次,但他平日里对此也有所耳闻,是以他知道,归根结底,武道也是现代科学体系的一份子!
以上清宗嫡传弟子彭乐云为例,其人作为一名山北大学的物理系学生,已经将现代物理体系中的“电磁”与宗门内传承的“雷部”绝学结合了起来,并获得了不俗的成果。
在去年十二月松大武道社远赴山北挑战全国冠军的那场比赛中,彭乐云的强横战力给楼成留下了极深的影响,虽然其人最后败在了李行秋手下,导致山北大学战败,但其人的战力却是实打实的。
所以楼成在听到“时光长河”这个本该出现在网络小说中的词汇时,终于忍不住提出了疑问,他并非是要反驳李行秋,而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知道这背后的原因。
听到楼成发问,李行秋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点头赞许道:“问得好,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
“啊?师父您也不知道?”楼成一脸懵逼,“那我们这……”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李行秋抬头看了一眼脚下,挥手打断了楼成的言语,解释道,“实际上,为师虽然能操纵此世的时光长河,也不过是假借他人之力罢了。”
穿着玄色武道服的青年停下脚步,站在了一片黑白黯淡的武馆大门口,抬起头似乎在寻觅什么,同时干脆利落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准备好,我们要出去了!”
楼成心中疑惑还未彻底解开,便听见了自家师父的话语,他下意识地摆开了武道架势,准备稳定自己的身形,但在下一瞬却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慑了心神,没能保持住自身的镇定。
只见李行秋话语落下,楼成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抽离之感,自己的意识像是脱离了肉体,升上了高空,周围是无边无际的云海,天边是散发着无穷热量的炎阳。
云海翻腾,变幻不休,似乎能从那莫测的形状中找到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事物,而在大日之下,洁白的云海更是被镀上了一层金晖,显得瑰丽而神圣。
楼成看着这副景象,心中不由充满了感动,这是仅凭人类自身难以抵达的地方,如今却正被他踩在脚下。
高空的烈风劲拂而过,不仅没让他感到害怕,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刺激与兴奋。
“这就是飞翔的感觉吗?”楼成不禁喃喃道。
“别光顾着看周围,先看看你自己。”李行秋隐带笑意的话语从一旁传来,惊醒了沉醉在美景中的楼成,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入眼却看见了白花花的一片,像是一团棉花。
“师父,我这是?”
在有些虚幻的高空之中,一团棉花般的事物正上下沉浮,上面裂开了一条口子,楼成的声音从中传出,对着一旁的人影问道。
“现在的你是以元神之体现世,”李行秋点了一句,“静下心,慢慢感悟。”
听闻此言,棉花团子上又裂开了一道缝隙,作出了“倒吸一口凉气”的举动,楼成勉强控制着心神安定下来,开始感受这种微妙状态下的感官。
暂时抛却了肉体,仅以精神来感知世界,以棉花团子形象出现的楼成只觉周围的一切都清晰可见,自己那360°的视角中似乎能看到空气中游荡的微小颗粒。
“咦!师父你这是?”楼成突然发现身边的李行秋也发生了变化,不同与以往。他的容貌和衣物都变得陌生,像是成为了另一个人,只有尚未改变的眼神和气质能让自己觉得熟悉。
“这是为师的本来面貌。”为王珝一念所化的李行秋不在意地回答了一句,旋即继续以水仙刀为引,操纵起身边的时光长河来。
随着其人动作,楼成可以确切地观察到,两人离周围的云海越来越远,头上蓝黑色的天幕也越来越低。
“我们是在高空中,正在飞向宇宙?”大概适应了一下当前的状态,楼成迫不及待地向李行秋发出了疑问。
“可以这么理解,”李行秋轻笑道,“若非要给你一个逐步适应的过程,为师是不用通过这个办法的,能直接跳出时光长河。”
在二人对话间,脚下的云海变得越来越远,目光所及之处也越来越大,已然可以看见视野尽头的弧度。
“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幅美景呢。”
楼成把目光从脚下收回,正想抬头仰望星空,忽然注意到了身边回旋的虚幻浪涛。
“等等,这是……”
楼成略感惊讶,他刚才好像在一朵浪花中看见了和师父交谈的自己!
顾不得其他,楼成连忙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周围的虚幻长河之中,看到了一幅幅大同小异的画面。
……
斑驳黯淡的时光罅隙之中,李行秋和楼成一前一后的走在黑白二色的武馆走廊中,边走边谈。
“在某些观点中,时间和空间是绝对的,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而改变。但在别的观点中,时空又是依托物质而存在的,是相对而论的。”握着水仙刀的李行秋抬起头来,看着虚空似笑非笑道,“但时光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
“或许在某些存在眼中,时光是一条奔涌来去的河流,众生在其中沉浮,唯有跃出长河,登临彼岸者,才能拥有插手光阴与岁月的力量。而在另外一些存在眼中,时光是史书,是古树,是编织命运的织机。”
站在似懂非懂的楼成旁边,李行秋回首看着“一叶武馆”的大招牌,不知是为他还是为另一个人解释道。
“为师崇尚水德,又因为一些原因,接受了某些存在的观点,是以在为师看来,时光是一条平静流淌的河流。但为师所见是否为真,谁也说不清楚。”
……
“为师曾在某方世界中见过一名强者,他的血脉之力就是有限度的控制时光。但在那方世界的某些人看来,那人的血脉之力不过是操纵引力和物质的变化罢了。但就算如此,那名强者也能继续按照‘错误’的观点来使用自己的力量,并表现出符合他‘认知’的结果。”
训练场中,看着充满好奇的楼成,李行秋突然开口发言,听得楼成一愣一愣,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
“你懂了吗?”
正当楼成聚精会神地察探那些画面时,自家师父隐含笑意的声音突然响起,惊了他一跳。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身体略有变化,已经从一个棉花团子模样变得大致拥有人形,就像米其林轮胎人一般的楼成好奇地问道,“我怎么感觉那些画面里的师父是在对我讲话?”
“你没有看错。”李行秋环视了周围一眼,如今两人已然处在了黑暗死寂的宇宙空间之中,周围空荡无物,唯独远处能看见一轮庞大炽白的大日正悬在那里,亘古不动。
“你刚才看见的那些,就是某一种可能的结果罢了。在那些可能性中,你照样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也认真地回答了你,但你最终还是没有理解。所以刚才你在询问时,我便没有回答,因为我知道你无法弄明白。”
凭借手中的绝世神兵,这方宇宙的过去未来对李行秋并没有任何隐秘,如今的他甚至已经猜到了三清和天帝当年在这方宇宙的布置,只不过还是需要亲眼见到,验证一番罢了。
也正因如此,他才能感受到时光长河在这方宇宙中的分支,并从中确定下来自己想要的结果。
李行秋执刀在手,轻轻一划,一道虚幻长河滚滚而出,演绎一幅幅画面。
他对楼成笑道:“怎么样,想不想知道你在没有遇见为师的情况下,会拥有怎样的人生?”
“啊?”还在思考李行秋那段话的楼成不解地看向自家师父,没有反应过来。
李行秋不厌其烦地解释道:“为师身为天外来客,一经降世,就已经干扰了此世命运运转的轨迹。但为师如今借神兵之力,可以将原本的命运显化出来,排除掉为师插手的因素。怎么样,想不想去体验一番?”
“想!”楼成未曾多加思考,直接答应下来,这等经历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而且他相信自家师父不会害自己。
李行秋满意地点点头,指点道:“你在其中,是以第三人的视角旁观不曾发生的一切,若是你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从中得些好处。”
见楼成双眼发亮,李行秋微微一笑,伸手一指,将楼成轮胎人一般的身躯沉入了虚幻长河之中,送他去经历自己原定的命运。
“先把这便宜徒弟安定下来,顺便打磨一下其人心性,我也可以乘着这个机会去完成自己的事了。”
李行秋并没有带着楼成去追寻彼岸痕迹的打算,那样实在太过危险,在彼岸烙印面前,谁也不敢说万无一失。
而如今这样处置却是刚好,既给了楼成磨练和奇遇,也开拓了其人眼界,自己也能轻松上路,不必再带一个拖油瓶。
“……”环视了周围一圈,李行秋周身刀光再起,裹着他跃向莫名高处,跃出时光长河,看见了那尊凌驾在时光长河上的帝者虚影,以及更上方那端坐在幽暗之地中的三尊古老道人。
“若我所料不错,这方宇宙其实就是三清和天帝联手,关于超脱的一个尝试……”
……
十月份的松城大学,傍晚,微水湖畔。
一个轮胎人一般的身形低低地漂浮在半空中,显得十分明显,但过往行人却对他熟视无睹。
“这就是师父所言的原本的命运,没有他老人家插手干预的命运?”轮胎人晃了晃身子,“这个时间、地点,莫非是我得到龙虎金丹的那一晚?”
“龙虎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