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d7e优美小說 匠心 ptt-721 合作推薦-5y58b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许问拿起手机一看,是微博私信的通知。
其实之前就有了,但一直断断续续的,他偶尔过去看一眼,也没多管。
现在突然密集通知,震动不断,真就有点受不了。
他道了个歉,开始操作手机,准备把通知关掉。
关通知的时候他下拉,看见了最上面的几条私信,目光顿时凝住。
之前他看到的私信没什么重要内容,主要就是看见他的微博之后,过来问是真是假,还有他的身份什么的。
而现在,至少是最上面显示出来的这两条,内容则完全不同了。
那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发过来的,他们确认他的身份之后,询问其中一些技术细节,问能不能复制,可以的话愿意掏钱向他购买。
不用说,这就是他们这次来平镇展销会的主要目的之一,把那些“翻译”好的技术兜售给其他公司,用来赚钱。
“稍等一下。”这件事很重要,他再次向何章道歉,回复私信,给他们指路自己家展位所在地,让他们去那里看看,有没有自己想要的。
打开私信栏,他才发现这样的信息不少,刚才来的那一阵几乎全是这个。
信息太多,一个个回复有点麻烦,最好能设个自动回复。
许问不是很经常玩微博,他记得有这个功能,但要找到还得花一点时间。
这时候,何章一直盯着许问看,荣显想了想,开口搭话:“何大哥,刚才说的合作是什么?跟我也说说呗。”
“是这样的。”何章想了想,也没耽误时间,就说了起来。
他这次来平镇展销会,虽然也弄了个摊位,但主要不是来卖东西的,而是来买东西的。想买的,就是那些传统技术。
他给他们讲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困境,公司太小太新,很难找到合作方。大的传承门派店大欺客,很多也把技术相关的内容当成自己的技术机密,轻易并不愿意外传。有些愿意外传的,要么拿出来的就是些无关紧要、没有竞争力的东西,要么就开出不合理的高价,合作难度非常大。
说到这里,何章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事,忍不住有点牙痒痒的:“还有他妈趁火打劫的,跟我说要我们公司的股份,上来就要49%,说是技术入股。滚你/妈的技术入股,我公司又不是没你的技术就活不下去了!”
这真的是狮子大开口了……
“这就是开价吧?还可以继续谈的?如果他们拿出来的技术真的具有核心竞争力,你们付出一部分的股份应该也不是不可以,也许还能缓解一些资金困难?”
荣显说得冷静而妥帖,很有道理,完全不像他的年龄,何章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确实,我也想过,合理的股份要求不是不可以接受。”他在“合理”两个字上加重了一下,“但对方的态度非常坚决,说49%就是49%,还跟我说没事,他们只要49%,我还有绝对控股权。”
“去他妈的绝对控股权,合着他们一分钱不掏,就把我的公司拿走一半,还是我占了便宜?”何章想想就很生气,“而且他们谈生意时候的那态度,臭气熏天,还自我感觉良好。再说了,技术归技术,技术是很重要,但一家建筑设计公司能只有技术吗?传统技术的市场化应用、设计师的个人审美和风格,哪个不重要了?单靠技术能撑起一家公司?那那么多老的工匠门派和家族是为什么做不下去的?”
何章一肚子气从昨天憋到今天,终于找到一个机会直舒胸臆,忍不住就长篇大论说了起来。
说完他才觉得不妥,瞬间闭嘴,有点尴尬地看了一眼许问。
昨天他是甲方,昆井是乙方。刚刚他说了想跟许问谈合作,他是甲方,许问变成了乙方。
甲方在一个乙方面前一个劲儿地说另一个乙方的坏话,是不是不太妥当?许问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很难合作?
然而这时,许问已经设好了自动回复,抬起头来,看向了何章。
“传统技术的市场化运用。设计师的个人审美和风格。”他把何章刚才话里的关键词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
“对,我一直认为,这才是核心。”何章迅速看出了许问的意思,冷静下来,认真地说,“说个不好听的,不要这些独门技术,专用那些最基础的,我的公司也做得下去。技术一直在变革,在改朝换代,没了旧技术,还有新技术。最重要的,是抓住当下人群的喜好,引导他们的审美,做出符合他们需求的东西。技术是实现手段,真正关键的,还是人。”
许问一时间没有说话,安静着,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他笑了一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就算你这样说,该要价的时候,我还是会要的。毕竟,技术是实现手段,设计得再好,只是图纸也没用,有些效果只有相应的技术才能实现。”
“有这种技术?不对,我是说,这种技术也可以卖?”何章听出关键,眼睛马上就亮了。
“可以,我们公司没有机密技术,所有技术全部都可以出售,只要你看中。”许问说,“现在我们的展位上已经有一些准备好的技术了,主要出自班门宗正卷以及奇玉石料厂的孟氏绝学。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直接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这也是他刚才设置的自动回复的内容。
何章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探古出来的这些技术,也都在销售的范围内吗?”
“在,你有看中的?”
“你刚才提交的这个暗榫的结构……”
“可以,这个暂时不在我们的技术库里,不过你需要的话我们随时可以整理出来。”
“太好了!大概什么价格?”
问到这里的时候,何章还有点不好意思,不是不好意思谈钱,是想到了自己刚才的话。
“我们的技术有不同的评级,级别不同价格不同。加个微信吧,我把价目表发给你。”许问说。
“好!”何章跟昆井打了一晚上交道,都已经做好跟传统向的这些公司打交道的准备了,突然回到自己最熟悉的步调里,舒服极了。
等到他实际看到许问发过来的价目表时,昆井带来的对比就更强烈了,再联想到刚才一路上许问给两个少年讲解的那些技术,他甚至有冲动当场掏钱。
他看着许问的微信,冷静了一下,问道:“我可以继续跟着你们,再看看探古的过程吗?”
这是他非常熟悉的领域,他继续补全着宗正卷,而高望远这样的竞争者会发现,许问探古的效率又提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