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nxh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是卡卡卡卡卡-第三百三十八章 世紀牽手鑒賞-zgc0t

我是卡卡卡卡卡
小說推薦我是卡卡卡卡卡
英国当地时间8月7日下午,2005社区盾赛将在加迪夫千年球场打响。
雄伟的加迪夫千年球场具有鲜明的现代主义建筑特色,棱角分明的钢筋铁骨无一不彰显了现代建筑艺术的美感,这是世界上第二大拥有可移动盖项的运动场,而且连他们的草皮都是可以移动的,所以这里除了能举行各种体育比赛外还可以举办音乐会、展览会等其他活动,在今年更成为了世界汽车拉力赛首次室内比赛的场地。
还没走进球场就可以感受到球迷们的狂热,雄壮的歌声和起伏的人浪一阵接着一阵,将比赛气氛烘托地热烈无比。
作为联赛开始前的预热,社区盾杯能不能夺冠是次要的,演练阵容和试验新援才是主要目的,这一点从每方都有六个换人名额就可以看得出来。
但今天的比赛双方显然对冠军都是有想法的,这点从排兵布阵就可以看得出来。
安切洛蒂并没有派出斯内德、里贝里、埃辛等急需大赛经验来提升自己和融入集体的球员,而是选择了菲戈、马克莱莱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将。
对面也是主力尽出,吉格斯、斯科尔斯等每一分体力都要精确分配到每一分钟比赛里的老家伙也是悉数首发,完全没有什么考察新人磨合阵容的意思。
虽说大家对新赛季的第一场比赛都看得很重,但像卡卡、菲戈、舍瓦这种已经在欧冠决赛的草皮上多次打滚过的人来说,这点场面实在算不上什么,而且在卡卡看来,托雷斯、麦孔、卢西奥等人第一次代表新球队出战,心情忐忑可以理解,但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特里、乔科尔这种英超老鸟看起来也忧心忡忡的样子?
卡卡将托雷斯向自己踢来的球踢向乔科尔,顺便问道:“乔,怎么回事?你们看起来很紧张?”
“卡卡,你真的不知道吗?”乔科尔将球踩在脚下,显然没心情玩什么赛前游戏,“这几天你都没看新闻?”
“什么新闻?”舍甫琴科起哄道,“费尔南多夜宿卡卡家那个还是他们共用一个发型师那个?”
卡卡:……
托雷斯:“……我家还没搬好,住在卡卡家里几天有什么奇怪的?”
“英格兰的报纸真的太厉害了,以前就知道舰队街住着一群恶鬼,没想到比传闻中的还可恶,”斯内德感叹了一声,又接着抱怨,“他们竟然去翻我家外面的垃圾桶!想在里面找出什么?大.麻还是海螺因?我看起来像是个瘾君子吗?”
马克莱莱摘下耳塞,大声道:“不不不,他们没有特意去找什么,但随便找到点什么他们都可以制造出大新闻,所以你们要注意了,伙计们,避晕套、烟头、内裤之类的东西,要谨慎处理——当然如果你不介意他们第二天出现在某份英格兰报纸的头条的话,也可以当做我什么都没说过,最后,这就是你们以后要面对的生活,所以,欢迎来到英超。”
“这算什么?更厉害的你还没见过。”他的荷兰老乡范佩西憋憋嘴,示意乔科尔把球踢给自己,一面颠球一面继续刚才的话题,“他们之所以紧张,是因为我们现在在的地方是加迪夫千年球场的南更衣室。”
“南更衣室?”斯内德道,“南更衣室有什么特别的?”
麦孔、卢西奥、里贝里等人也看了过来。
了解情况的立马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我的天啊,你们都没看新闻?现在外面都快为这事吵翻了。”
“加的夫千年球场有一个著名的南更衣室魔咒。”
“这里举行过十七场各类决赛,其中十四次比赛胜利的球队使用的都是北更衣室……是不是觉得起码还有三支南更衣室的球队获得了胜利,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你们知道胜利的那三次他们做了什么吗?一场胜利是没什么分量的乙级联赛升级附加赛,取得胜利的是使用南衣室的斯托克城队,他们请威尔士当地艺术家维卡里为南衣室画了一幅七英尺长的凤凰、奔马和太阳的壁画来遮挡诅咒,没错,就是弗兰克身后这幅。”
“南更衣室还有两次胜利是阿森纳窜早创造的,为了破解魔咒,他们专门请了一位来自中国的风水大师为他们出谋划策,不仅改变了几样设施的摆放,还在里面施展了神秘的中国术法,后来他们果然在这里连续两次战胜了对手,但就在人们以为魔咒已经被阿森纳彻底打破了的时候,他们再次在社区盾杯中输给了曼联,于是千年球场的南衣室魔咒依然继续着……”
“是不是觉得阿森纳真倒霉,每次都抽到南更衣室?但实际上英足总在分配更衣室的时候并不是按照抽签进行的,而是按照‘南方球队用南衣室,北方球队用北衣室’的传统,很不幸,曼联是北方球队,而伦敦位于英格兰东南方,所以南更衣室几乎就是为阿森纳、切尔西这样的南方球队专门准备的,另外,就算这场比赛我们的对手不是曼联而是阿森纳,那使用南更衣室的依然会是我们,因为阿森纳位于北伦敦,而切尔西位于南伦敦。”
一群人面面相觑,气氛有点诡异起来。
踢球的人大多迷信,特别是里面教徒很多,神神道道的东西在球员中间很有市场,所有才有很多看起来稀奇古怪的规矩,比如女人不能和球队同乘一辆车,赛前不能触碰奖杯等等,至于球员个人自己的小迷信就更多了,穿袜子一定要先穿哪边,上场前一定要哪只脚先踏入球场,教练一定要戴什么颜色的领带……
英格兰最著名的玄学例子来自他们这场比赛的对手曼联,1999年红魔最后3分钟逆转拜仁幸运拿下三冠王伟业,赛后弗格森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那3分钟里肯定是巴斯比爵士在天上做了点什么。
为什么这么信誓旦旦?因为1999年欧冠决赛那天是巴斯比爵士90周年诞辰……
卡卡见气氛越来越不对,不由出声笑道:“社区盾杯魔咒我倒是听说过,据说凡是获得社区盾杯冠军的球队最后都无缘联赛冠军,没想到这场比赛还有这种说法……”
“没错!”格伦约翰逊拍了拍大腿,“所以就算这场比赛输了也没什么,还能避开社区盾杯魔咒……”
“所以这场比赛你们的目标就是输掉比赛,是吗,先生们?”安切洛蒂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这时候才慢悠悠地开口插入大家的话题。
格伦约翰逊僵硬地转过身,看了看自己后面的安切洛蒂,“……BOSS,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切洛蒂没有再看他一眼,而将其他球员缓缓扫视了一圈,“谁觉得我们应该输掉这场比赛的可以现在就提出来,我可以送他去预备队报道,在那里怎么输都无所谓。”
一群人自然是屁都不敢放一声。
“我不管什么南更衣室魔咒、社区盾杯魔咒,我对这场比赛的要求只有一个:胜利胜利胜利!”安切洛蒂绷着一张脸,“我们这个夏天投入了两个亿!我们的薪水是全世界所有足球运动员里最高的!我们有三个世界足球先生!我们为什么要去拿那个狗屎一样的亚军?哦,我忘了,这项比赛连亚军都没有,只有赢家和输家!所以,你们现在是想当哪一个?窝窝囊囊地输掉比赛,然后心安理得地把理由推到那个狗屎一样的魔咒身上?”
“约翰特里!里卡多!你们一个是队长,一个是球队里最贵的人,告诉我你们的选择!”
“我们会赢!BOSS!”特里大声道,“曼联想要进球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很好,你呢?卡卡!”
“我会打破那个狗屎一样的魔咒,不是靠什么著名艺术家的壁画,也不是靠什么中国的风水大师,而是靠我的双脚和斗志!”
“所以,现在告诉我,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胜利!胜利!胜利!”
一群人像饿狼一样嗷嗷叫地冲出了更衣室,跟曼联队在球员通道里狭路相逢。
戴着队长袖标的基恩直接走向卡卡。
舍瓦、托雷斯、麦孔等人立刻围了过来,裁判看情况不对,也立刻上前。
“罗伊,你想干什么?”
“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他,我只是来跟世界足球先生打个招呼。”
卡卡也示意挡在自己面前的队友们让开,毫不畏惧地跟基恩对视,“你想怎么打招呼?用拳头吗?我不介意在球场外也扁你一顿。”
“不不不,八千万呢,把你打烂了我可赔不起,虽然我要打死你跟捏死一只小鸡仔一样简单,”基恩道,“我很好奇,那个俄罗斯人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宁愿离开米兰那样的冠军球队也要去舔他的PY?”
“切尔西给了我世界上最高的年薪,而我会带给他们所有能拿到的冠军,”卡卡盯着基恩的双眼,语气温和,话语却犀利,“就从这场比赛开始。”
“如果你能活着离开……”
“好了,罗伊,”虽然在旁边吃瓜也吃得挺爽的,但见他们越来越不像话,裁判也只能出声打断,“这里是足球场,不是拳击台,球场之外随便你们怎么打,如果可以我甚至会买你一注,但现在,给我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比赛,不然我不介意让你提前回来洗澡,还有你,卡卡,我并不认为挑衅基恩是件好事,这不仅会让我的工作更难做,也会给你自己带来麻烦。”
“那我应该怎么做呢?求饶吗?向一个手下败将?”卡卡耸耸肩,“还有,你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裁判先生,还买他一注?英格兰人都这么有钱吗?”
裁判看着眼前这位被外界塑造成阳光少年球场绅士的足坛人气王,气得乃疼。
……
“比赛开始了,曼联队先发球。”
“曼联排出的是棱形站位的442阵型。
前锋:鲁尼、范尼;
中场:吉格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斯科尔斯、基恩;
后卫:加里.内维尔、费迪南德、西尔维斯特、奥谢;
门将:范德萨。
范德萨是今年夏天新引进的球员,他和朴智星是今年夏天曼联最贵的两笔引援,其中韩国球员的转会费是700万欧元,而范德萨只有200万——谁能想到这是上赛季英超冠军的手笔?赞布罗塔一个人的转会费就能让曼联买来十五个门将。”
“切尔西排出的则是一个陌生的4-2-2-2阵型。
前锋:舍甫琴科、托雷斯;
前腰:卡卡、菲戈;
后腰:马克莱莱、埃辛;
后卫:麦孔、卢西奥、特里、赞布罗塔;
门将:切赫。
安切洛蒂竟然派上了两个扫荡型后腰而没有安排边前卫,这是最出乎大家意料的地方,这么一来他们的边路进攻就必须依靠两个边后卫来推动,而在边后卫助攻上前的时候,马克莱莱和埃辛就必须负起更重要的防守责任。
而菲戈看来也被意大利教头将成前腰来使用,不过他和卡卡都具备可中可边的属性,所以切尔西两位前腰的位置应该是很灵活的,不能当成普通的前腰来对待。”
曼联打的是吉格斯这边。
已经接近三十二岁的王老吉左路带球依然骚得一比,特别是在比赛开始阶段,体力充足的情况下他其实比另一条边路上的C罗犀利多了。
“来自两位老将的配合,吉格斯和斯科尔斯连续两次二过一之后边路传中,范尼头球攻门,可惜打得太正了一些,切赫双手将球没收。”
切赫大脚把球开出,足球落往中场。
卡卡直接将球从基恩胯下趟了出去,但基恩早防着这一脚,双脚迅速合拢把球挡了下来,但卡卡已经来到他跟前,将被他挡出来的球往自己左边一扣一拨就冲了出去。
基恩在后面狂追自然追不上,但卡卡后面还是吊上了一条尾巴。
“卡卡在边路带球,C.罗纳尔多在后面狂追,看起来速度竟然没有慢上多少……”
C罗在启动上是占了一些便宜的,卡卡刚刚带球往前的时候他正从后面追上来,已经达到了最快速度,而卡卡不仅从零开始启动,脚下还带着一个球,两人速度上竟然拼了个半斤八两。
但虽然勉强能跟上,但除非C罗背后放铲,不然肯定是拦不住卡卡的。
卡卡直接在禁区肋部为舍瓦送上了一脚弯月牌传中。
这是禁区四十五度角的位置,也是最难传中的位置,更是最让曼联人感慨万千的位置。
足球飞往门前,看方向已经准备要冲着底线去了,但来到小禁区附近时却拐了个夸张的大弯,绕过了费迪南德和西尔维斯特两名后卫,来到了球门左边。
舍甫琴科急速插上,高高跳起,头球攻门。
看台上的切尔西人一跃而起,准备欢庆,场边的弗格森心里一沉,要口香糖的动作都被吓得停了下来。
但就在足球即将飞过球门线的那一刻,范德萨飞身而至,右手神之又神地将足球挡了出去。
后面的奥谢赶紧蹲下身子,让足球从自己头顶飞过,然后飞快转身,大脚解围。
“曼联逃过一劫!卡卡的传球让人很容易将他跟贝克汉姆放在一起比较,两者的传中实在太具有标识度了,舍甫琴科的射门也是威力十足,可惜荷兰门将范德萨反应十分迅速,如果这不是他的偶然发挥而是他的常规实力,那我收回刚才的话,十五个赞布罗塔都买不来这样一尊门神……”
舍瓦也郁闷地踢了一脚草皮,但还是向卡卡比了比大拇指,示意此球传得很屌,以后多多益善。
卡卡也遗憾地摇摇头,转身往本方半场走去,突然发现C罗正跟在自己左后方。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向C罗伸出了手。
C罗奇怪地看了卡卡的背影一眼,向前伸出右手轻拍了一下。
两只手明明一触即发,但场边的摄像小哥抓拍技能满级,将这一瞬间准确地拍了下来,静态图像下看起来就像卡卡在牵着C罗往前走一样。
球场上一个普通的招呼方式而已,算不上什么稀奇的,就算是知道卡卡其实很欣赏C罗的弗格森也没展开什么乱七八糟的联想,但等到以后C罗终于追上卡卡背影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这张图片其实透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宿命味道。
亦敌亦友,世纪牵手。
上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