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rq6好看的玄幻小說 天啓預報 起點-第八百二十二章 恨水-2axqr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呢?”
罗素轻叹:“如果你运气差的话,未必能够找得到这一柄最适合你的遗物;可如果是运气好的话,偏偏逝水枪却已经残缺不全,否则的话,就不是湘君,而是四阶云中君了……实在是微妙的让人头疼。”
倘若逝水枪还完整的话,它本身就是云中君的圣痕,槐诗根本不需要去找蕴藏海洋神性的物品准备进阶,只需要回光之泉的结晶就可以搞定最后的仪式。
可问题在于,曾经云中君已经退转为了湘君,曾经的逝水枪也已经变成了一柄残缺的铁棍,而且桀骜难驯,戾气惊人。
距离被地狱完全侵蚀已经不远了。
“这一副样子,与其说是逝水,倒不如说是恨水了吧?”罗素说:“一直到最后,他恐怕都在憎恨自己……那个家伙,究竟让人说什么好呢?”
槐诗抚摸着手中的逝水,感受到其中悲凉的鸣动,忍不住问:“应芳州这是那个人的名字?”
“对,你的老前辈,甚至比我还早,早在我成为理想国成员时,他就已经是中流砥柱。
从来独来独往,不喜欢和他人打交道,也不喜欢将期望寄托在其他人的身上。”
罗素说:“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道应该说傲慢还是粗暴,在他手下干活儿的时候,会被保护的像是婴儿一样。
有时候就连他手下都受不了,抱怨和投诉了不知道多少次。
那个家伙,总认为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一切。
可总有搞不定的时候……”
罗素无声叹息,”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一直到深渊哨站沉没的时候,都没有呼叫援手。
是不想为我们增加负担吗?如果那时候知道他还活着,所有人一定会奋不顾身的去营救他………
也许,只是没有脸面对其他人,所以想要死而已。”
槐诗沉默着。
寂静里,他能够听见残缺的枪身中所传来的悠远回音——那是如潮的悔恨在澎湃席卷,仿佛永无休止。
为那一份理想的陨落而悲鸣。
抗拒着任何人的驾驭,只是自我封闭着,直到在黑暗里迎来悄无声息的泯灭为止。
滚滚长江东逝,只有遗恨徒留万年。
恨水。
“那就叫恨水吧。”
槐诗甩手,手中残缺的枪身便嗡嗡作响,令整个大楼再度震颤,是奔流在管道中的水流掀起了涟漪。
暴戾的涌动。
“需要为你换一柄么?”罗素问:“看起来你和它相性不算太好。”
“不必了,它很合我胃口。”
槐诗低头,端详着膝盖上如蛟龙一般嗡嗡作响的枪身,轻声告诉它:“在这一份余恨消散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友好相处。”
就好像听懂了他的话,恨水枪身再度一震,令槐诗虎口崩裂开了一道裂口,血色渗出,紧接着,伤痕又迅速弥合,消失不见。
罗素笑了起来:“小心点,它可是有脾气的。”
“我知道。”槐诗将它放回箱子里,无所谓的耸肩:“反正我这边都有个话唠了,可以让它们平时唠唠嗑。”
有了湘君遗物·恨水,槐诗在圣痕掉线的这一段日子里起码有了可堪一用的力量和武器,况且这一份力量和自己的极意十分契合,大有发挥的空间。
“那么,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么?”罗素在最后问道。
“有啊,多得很。”
槐诗揉了揉脸:“我这边缺的东西一大堆,你倒是能不能帮我把回光之泉的结晶解决一下?”
回光结晶虽然珍贵,可象牙之塔这么大,总不至于一块都没有吧?
“这种东西,当然有啊。”
罗素理所当然的回答道:“虽然基本已经绝迹了,可象牙之塔作为理想国的残留,遗产里自然有不少。
扣掉我当年进阶用过的那一块之外,现在还有四块,一块装在铁晶座上,是大宗师的熔炉的核心。一块装在唤龙笛里,是最重要的镜片,还有两块分别保存在两个深渊校区内,都是创造主框架的重要组成。”
罗素耸肩,微笑着回答:“这四个地方随便拆了哪一个都能帮你进阶,你选哪个啊?”
槐诗翻了个白眼:“那我可不可以全都要?”
“这就要靠你自己努力了。”罗素怂恿道:“你去和艾萨克、米哈伊尔、拉马努金以及陈女士谈,你只要说动了他们,我肯定无条件支持!”
说了还不如不说。
槐诗懒得理他了。
这玩意儿象牙之塔有四个,但这四个玩意儿用到的地方都是象牙之塔的要害,槐诗还没有膨胀到为了自己一个人进阶去给组织开倒车的程度。
唤龙笛、铁晶座、两个深渊校区。
一个是全境最顶尖的探镜雷达,一个是地狱巡游的探索基地,还有两个干脆是罗素这么多年恨不得去卖血才凑起来的家底儿。
随便少了哪一个,象牙之塔都要大伤元气。
“但你不是都要去赫利俄斯工坊了么?”罗素问:“你去跟他们要啊,这玩意儿赫利俄斯肯定有!”
“真的假的?”
“瞧你说的,难道我会骗……”
话没说完,察觉到槐诗麻木的眼神之后,罗素顿时干咳了两声:“放心,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骗你的。
哪怕全境都绝了,赫利俄斯的宝库里一定有这玩意儿!”
“你去过?”槐诗的眼神越发的怀疑,甚至开始估摸着这老家伙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去那里干过一票,现在想要拿自己来顶缸。
“这特么不废话么!”罗素快怒了,“你小子该不会到现在都没闹清楚回光之泉是什么吧?”
“不就是……泉么?”
眼看着槐诗一脸懵逼的样子,罗素就有点气儿不打一处来,瞪了他半天之后,忍不住仰天长叹。
忘记这东西的权限不是槐诗能接触到的了。
结果彤姬那个女人掉链子,竟然连这个都没有讲。
“听好了,槐诗,所谓的回光之泉,并不是什么泉水或者什么边境、地狱里的地方,是一种现象!”
一种神明所创造出的现象。
确切的说,是神明陨落时所创造的现象。
当曾经的神明迎来死亡,庞大的躯壳将会从现境的最高处坠落,一生所积累的天命、奇迹、乃至源质都将如血液一般从渐渐破碎的躯壳中散逸而出,化为贯彻天和地的浩荡光流。
溃散。
一直没入到地狱的最深处去。
这便是神明所遗留的最后恩惠。
那贯穿了现境、边境和地狱的瑰丽虹光好像会扭曲时间那样,打通过去和未来,创造出无数难以触及的海市蜃楼。
正因如此,才会被人誉为’回光之泉’!
而回光之泉的结晶,便是从散逸天命中所凝结出的精髓……
“也就是说……”
槐诗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如果要这玩意儿,还要找个神过来先捅死先?”
“姑且不论你是不是能捅死,但神现在已经快变成’珍稀生物’了啊槐诗。”罗素一脸失望的看着他:“他们是受天文会严格保护的好么!”
存世神明可一共就只剩下三个了。
还有一个生死不知。
这要是为槐诗进阶死上一个,乐子可就大了,这就不是一个谱系不死不休的问题,而是天文会都要让槐诗这二五仔死无葬身之地!
“活着的没办法,你可以打死了的主意啊!”罗素震声:“别的不说,赫利俄斯上面不就有一截么!你又不要肉不要血,你就要一个不到指头那么大的结晶碎片……工具人当了这么久,怎么连工资都不会讲的!”
“绝了!”
槐诗感觉自己傻出了新的高峰:“这么珍贵的东西,你说要就要啊,真当赫利俄斯是你家的啊!”
“它不给你不会去偷去抢么!”罗素一脸恨其不争的嫌弃,拍着桌子怒斥:“我当年……”
话刚说出来,就感觉到不对,强行咽了下去。
而槐诗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你当年干了啥?”
“……”罗素移开了视线,挥手说道:“不就价格没谈妥么?然后我就自己多拿了一点,老子辛辛苦苦打了那么久的工,拿它个回光结晶怎么了!”
合着他娘的你还真干过!
槐诗感觉自己的三观接受了新的冲击——你们天国谱系的画风是不是哪里不太对?人憎鬼厌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真就走到哪儿摸到哪儿哦!
“别说老师不照顾你啊,槐诗,方法已经给你了。咱们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是过个肥年还是忍饥挨饿就看你了!”罗素一脸郑重的说道:“放手去做,我相信你!”
“你他娘的倒是信点好的不行么!”
唯独在作奸犯科这一点上,槐诗不想让人对自己有任何期待!
可惜,不等槐诗说话,罗素已经挂了电话。
等槐诗接受了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完全掉进了贼窝里这个现实,已经到第二天了。
在安排好剩下的工作之后,槐诗再一次见到了来自墨丘利机关的马尔库斯。
“槐诗先生,您的回复我已经上报。”
马尔库斯干练的报告:“接下来,将由我陪同您前往罗马,我们将在庞贝城休息一天,然后第二天凌晨搭乘罗马航天局的载人航天器前往密涅瓦IV空间站,然后在一天之后前往月球,等到了那里您就可以……”
“等等!”
槐诗感觉自己耳朵不太对,抬起眼睛看向了对面:“你刚刚说,去哪儿?”
马尔库斯扶了一下平光眼镜,平静的回答。
“——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