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2fe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一章 紙幣時代展示-mshc7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可惜黄昏没见到张定边。
或是姚广孝和张定边两人讨论佛理有了知音之感,形成了英雄重英雄的情怀,所以姚广孝听说黄昏求见,哪能不知这位当红炸子鸡的心思。
姚广孝亲自接见黄昏,在黄昏提出想找老和尚张定边之前,被姚广孝一句“陛下可不喜欢看见黄指挥到我这建初寺做客”给堵了回去。
黄昏一想也是。
张定边曾孙张扬笼络起来的势力是早年陈友谅旧部的后人,如果自己连陈友谅的旧部的后人势力都笼络了,朱棣怕真是吃饭不香睡觉不寐。
只得作罢。
离开建初寺,黄昏又去找到郑亨,想看能否拉拢这位武安侯,然而郑亨口风很紧,不给黄昏机会,黄昏也是无奈。
不过郑亨还是做了一件事。
他传了一道命令回神机营。
中军暂时统军的那位将领,可根据情况在驻地一带练兵。
这道命令很有意思。
不啻于告诉那位将领,如果你们中军指挥黄昏的人来找你们办事了,可以根据你们自己的意愿,是选择出去练兵还是继续驻守营地。
相当于给黄昏的人开了一道方便之门,而决策权在神机营中军的所有人手中。
他们愿意给黄昏面子,可以出兵。
不愿意给,也有正当的理由拒绝。
黄昏闻言大喜,和郑合闲聊了几句,两人忽然想起正事,又急忙起来一趟军器院,就神机营使用火器的反馈消息找到洪继来,提出了诸多改进的要求。
洪继来虽然愁苦,还是满口应诺。
神机营的要求,军器院这边那边的呕心沥血也要满足,务必达到陛下的要求:神机营不出则已,出则一举平定漠北!
这将是一支超越时代的神兵利器。
忙完这一切,已是晌午。
黄昏本意是想请郑亨去风月十四楼喝点小酒,无奈郑亨不敢——当下这个局势,医疗改革司已经笃定,但货币改革还在满堂沸议,谁也不知道提出货币改革的黄昏其后是会被重用还是被贬。
一如当年的王安石。
在宋神宗没确定支持王安石变法之前,谁也不愿意和王安石走得太近。
下午时分。
黄昏在钟山工坊那边视察,主要是看老李新建的工坊——方便面制作工坊,这个难度其实真的不小,主要是防腐保存和运输方面,需要攻克的难题很多。
好在如今钟山工坊人才很多,总会找到办法的。
黄昏对这个局面很是满意。
当下的情况,自己有什么划时代的想法,都不怎么需要亲力亲为,只要制定一个雏形,就能用钱开路,找到相关方面的人才来攻克难题。
从钟山工坊回来,黄昏开始思索在应天建立扶摇会馆分馆的事情。
迁都还早。
在应天这边差不多还要呆个十年左右,所以人才库还是应该尽快建立起来。
黄昏忙碌的时候,户部也很忙。
这两天户部的大小官吏,只要是对钱粮方面有不错见解的人,都被拉去开会,放心大胆的发表自己的见解,不仅如此,户部还找了京畿乃至周边重镇的诸多富贾、士族,咨询关于宝钞的使用心得。
偌大的户部,除了例行公事,哪怕是吃饭的时间,都在激烈讨论是否需要进行货币改革——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形成两派。
一派是以左侍郎李友直为首,觉得可以试点改革一番。
一派以右侍郎周彩为首,认为此事太过激进不应冒险。
尚书夏元吉没有表态过。
夏元吉只是听,然后拿了纸笔记录双方的意见和辩论,尤其注重富贾和士族对宝钞的使用心得,按照夏元吉的想法,这一场商讨,没个两三个月下不来。
而乾清殿的朱棣,也因为这事,不得不暂时留在应天,心里烦躁着。
处理政事之余,不仅和户部尚书夏元吉商讨,也和其余朝堂一二品的大臣商讨,甚至还问了姚广孝,然而意见都不统一。
在改革货币一事上,连姚广孝都拿捏不住主意。
但没人注意到,时代商行已经悄无声息的改革了:因为之前梅殷反叛漠北南侵,朱高炽曾增发宝钞,后来时代商行为了帮助解决后遗症,一段时间内实行过只收宝钞的规矩。
而在最近,时代商行再次施行这个规矩。
毕竟是民间商行,影响范围主要是购买时代商行产品的百姓,已经和时代商行有也无往来的商贾,难以影响到朝堂那边。
但转机出现了。
这个转机,恰好和时代商行重新施行只收宝钞有关。
这一日,朱棣正在坤宁宫陪妻子聊天。
因为心情烦躁,朱棣也没心思听曲儿,徐皇后也没心思,她一直以为丈夫随时都要回顺天,所以坤宁宫那边随时都在准备。
两夫妻聊天,聊着聊着说到了货币改革的事情。
朱棣对妻子无所不言,担心的道:“按照黄昏这个货币改革措施,宝钞成为货币载体的话,铜币会渐渐失去地位,最终彻底沦为无用之物,但我担心的是宝钞作为货币主体,可宝钞毕竟只是一张纸,民间容易出现假钞,这倒是小问题,可以改进宝钞的制作工艺,并用律法约束,我真正担心的还是以后的君王若是昏庸无能,没钱了的话滥发宝钞,这会导致国家经济崩溃的。”
徐皇后这些日子没少听到关于货币改革的事情,不解的道:“黄昏没提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朱棣叹道:“提出了,需要建立一个国家性质的钱庄——嗯,他口中的新鲜用词是叫国家银行,用这个国家银行来规制宝钞的增发,且在宝钞增发上,当朝天子没有绝对的裁决权力。”
这才是朱棣担心的。
因为这个国家银行的出现,意味着皇权对经济的掌控力衰减。
徐皇后不愧有女诸生的美誉。
笑着说:“如果当朝天子不去管宝钞增发,国家也长治久安,经济亦是繁荣昌盛,那么这对于天子而言,不正好有更多的精力去处理其他家国大事?”
朱棣颔首,“话是如此说,但就怕咱老朱家出几个败家子,用强势手段干预宝钞的发行,后果将是不可想象的。”
徐皇后莞尔,“陛下还信不过您的子孙?”
朱棣讪讪的笑。
这哪里知道后来事,赵大够厉害吧,然后他赵家后人还不是有个靖康之耻,成了千古笑柄。
恰时,院子里来了两位侍卫和一位宫女,过来,说:“娘娘,按您的吩咐,准备好了三千两宝钞,随时可以去时代商行了。”
徐皇后笑道:“那你们去罢。”
朱棣笑道:“又到了采购宫中沐浴露、润肤水和香皂用度的时候了?”
徐皇后颔首。
朱棣看着两位侍卫和一位宫女出门,若有所思,“三千两宝钞,两个人就可以带出去了啊。”
三千张,大概也就六斤左右。
心中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