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lbc精彩都市小說 《洪荒之石磯》-第820章 五千年展示-z3pnl

洪荒之石磯
小說推薦洪荒之石磯
石矶离开碧游宫后,去了一趟万龙巢,万龙巢主人出门相迎,苍泠和龙族那位老者也在其列。
半日后,石矶离去。
血海沸腾了,因为石矶出现在了奈何桥上。
“石矶!”
一声怒吼,冥河冲出了血海。
石矶回头,左手打了个稽首:“见过冥河前辈。”
“少给我来这套,还我剑!”
冥河显得的很暴躁。
石矶轻笑摇头,“元屠阿鼻在前辈手中只会徒增杀业,还是由晚辈代为保管的好。”
“你放屁!”冥河直接爆粗口。
本就有些不悦的梦婆婆看向冥河的眼神更加不善,这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以前可不是吃素的。
石矶反而很平和,可这样的平和落在冥河眼里几乎与嘲弄没有什么两样。
冥河眼中血光骇人,但他还是没越过奈何桥一步。
石矶徐徐道:“我记得前辈第一次对我出剑是在贫道的骷髅山,前辈一共出了两剑,一剑元屠,一剑阿鼻,前辈第二次对我出剑是在汤谷,前辈出了不止一剑,第三次,万仙阵前,前辈元屠阿鼻齐出,其实旨在杀石矶一人,事不过三,前辈三次对晚辈出剑,才有了这失剑之劫,前辈在大劫中失剑,实属天意使然,若前辈不出血海,不出九幽,不乱入我三教封神之劫,又岂会失了这元屠阿鼻。”
“前辈,人算不如天算,你莫非还看不透这一点,天道对你们这些存在可从来都没好感,是能杀则杀,能削则削。”
冥河一句放屁卡在了嗓子眼,这些活的越久的老家伙,疑心越重,也想的越多。
当然,这不代表他们就好糊弄。
“少废话,还老祖剑来,今日不还剑,你休想离开九幽。”
一声冷哼,是梦婆婆,梦婆婆沉着脸道:“冥河,识相的滚蛋,不要在这里碍老婆子的眼。”
“幽梦,这是我石矶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梦婆婆冷笑一声,道:“石矶是我的客人,你说与老婆子有没有关系?”
冥河阴沉着脸道:“幽梦,你真要为一个外人,与我为敌?”
梦婆婆又嗤笑一声,道:“与你为敌又如何?吓唬老婆子吗?”
“幽梦……”冥河咬牙切齿。
“如何?”梦婆婆眉目含笑,有恃无恐。
两人剑拔弩张,竟好像没石矶啥事了。
但也只是好像,石矶一句话拉回了两人的注意力。
“剑不是不能还。”
梦婆婆第一反应是有诈,冥河老祖也是一脸防备,这两位老邻居的第一反应竟是如此的一致。
石矶对此视而不见道:“剑不是不能还……”两个老邻居终于听到了他们预料之中的那个但是,“但是,我得为我自身安全着想,我怕我前脚还了剑,前辈反手就给我两剑,现在我可无力反抗。”
“只要你肯还剑,老祖绝不再与道友为难。”
“婆婆,你信吗?”
梦婆婆摇头,很有默契。
冥河老祖的脸又黑了几分,“你待如何”冥河老祖不耐道。
“剑,我先待老祖保管,待石矶有自保之力,定会双手奉还。”
冥河老祖神情数变,一脸难看道:“什么时候你才会有自保之力?”
石矶也问了一个问题:“前辈现在是多少重天?”
冥河的脸一瞬黑透,石矶的意思他懂,等到石矶三十一重天,才会还他剑。
现在石矶几重天,若是按她修为算,堪堪一重天,便是以石矶的道行算,也才二十五重天,更令冥河不放心的是,二十五重天的石矶就这么难缠了,等到她三十一重天,就该他考虑自己的自身安全了,剑,更不用说了。
“不行!”冥河老祖一口否决。
冥河老祖又补充了一句:“谁知道你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突破到老祖的境界。”
“说的也是,要不就定个时间?”
“你说。”
“前辈看一万年怎么样?”
“不行。”
“一万年眨眼即过。”
“不行。”
“那前辈说多久?”
“五千年!”
“好!”
冥河老祖咬着牙走了。
梦婆婆不知为何有些牙疼。
“婆婆会去紫霄宫吗?”石矶问。
“我忙。”梦婆婆又补了三个字:“没时间。”
石矶笑了笑,没说什么。
其实说到底是梦婆婆不想去,若想去,留下一个分身便可。
“你呢?”梦婆婆问石矶。
石矶笑了笑,道:“我是不想去,但又不得不去。”
梦婆婆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两人站在桥头说了会话,石矶离去。
石矶出九幽并未回骷髅山,而是向北,去了北俱芦洲。
退向北俱芦洲的截教弟子,并无圣人阻拦,不仅是因为有三个大巫护送的原因,真正让圣人睁一只闭一只眼的是巫族背后的后土娘娘。
如果说这洪荒还有什么让圣人忌惮,那么第一是鸿钧,第二便是后土,天道轮回,前者圣人尚在探究,后者完全是天道圣人无法触碰到的领域。
未知往往令人敬畏,便是圣人也不例外。
北俱芦洲,这是石矶第三次来,第一次是在巫妖大劫后,她与两个弟子同游,她为他们传道解惑,第二次,她仗剑前来,帮大弟子劈开了常羊山,第三次,也是这次,她的三个弟子都在这里。
“老师,你的胳膊!怎么回事?谁干的?”
第一个赶到石矶眼前的是玄雨,一看到石矶空荡荡的右臂,玄雨眼睛就红了,接着是大怒。
一道血光小熊也到了,他没说话,只是死死盯着石矶空荡荡的衣袖,眼睛血红一片。
此次,她不仅仅是为找弟子来的,更重要的是来喝一碗酒,巫族这次出动三位大巫,包括执掌祖巫殿的刑天,这是没把她石矶当外人,只有巫族,她没给他们任何承诺,五个大巫,他们没问什么,就出了三个,这情,她石矶得承,而且会铭记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