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1rx熱門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愛下-第457章 深入【爲盟主龍戰於野加更】熱推-z0fh0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三渡也有疑问,“师兄!这玉简上有一个小小的问题,这剑修竟然晕血!有这个可能么?精神力强大的修士还会出现这种低级弱点?
而且,这人初入轩辕时竟然还想专攻术法?
这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奇怪?”
娄小乙的秘密终究还是被发现了!不过并不十分确定,有很多消息提供者的自我判断在其中。
在初入轩辕时,娄小乙曾经在登临殿为了不学剑术而自承过晕血,当时在场的除了有两名殿主,还有几个筑基修士在忙其他的事,本来这只是一个修士之间小小的笑话,但当娄小乙崭露头角,开始在穹顶掀起风云时,他的一切过往都被放在了放大镜下,曾经的陈年旧账便被人翻了出来!也包括当初他那句谁都以为是编瞎话的玩笑。
冰糖葫芦!为什么一定要舔食冰糖葫芦?当修士们有了怀疑后,他们比凡人更慎密的思维往往能让他们更容易抓到本质!
不过终究是猜测,所以只是一带而过。
“也许有,也许没有,不试试,谁知道呢?”
尚信虽然轻描淡写,但大家可不会为他的淡然所迷惑,看着修士中那个干瘦的老者,每个人都明白了点什么!
能站在这里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大部分都是各自门派中的大师兄,大部分在五环排行榜上都在前百之列,有限几个没有入榜的,也是门派中的隐藏力量,真实实力一点也不弱。
他们的背后基本上都有强大的背景实力支持,除了这个老者,那是真正的小门小户,而且还是在五环最不受人待见的左道旁门-红阳宗。
说红阳宗很多人都不太了解它的根脚,如果说血河宗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外道之法了!
红阳宗就是血河宗的传承,他们是五环的前身,天狼星域的土著霸主,只不过被赶走后就失了很多的传承,彻底沦为咸鱼的角色,这样的传承在五环的万余年历史上还有很多,绝大部分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消失,只有寥寥几个道统才艰难的传了下来,一在他们知道隐忍会做人,二来也是无上故意的放了一马。
像是红阳宗这样的传承,是不敢在排行榜上存在的,怕人人喊打!但这不代表他们就没有实力,其中个别的修士还是很有水准,尤其是当下这个情况下邀请一位红阳宗修士参加计划,意义不言而喻!
剑修,专克邪道!但克制这种说法实际上是相互的,所以也可以说,邪道也很克制剑修!
在五环这样的道家正宗占据绝对影响力的地方,邪道的存在基石不在,很难发展的起来,但他们极其独特的功术特点不容置疑,在特定的场合,往往能收到奇效!
比如血河,他们做不到污秽内剑修的飞剑,但却可以最大限度的污秽外剑修的实体剑!
所以找红阳宗的修士来,就有一石二鸟的效果,既能污剑,还能试探那家伙到底是不是晕血!
可惜红阳宗太过弱小,门内筑基实力低微,除了这个干瘦老者天赋异禀鹤立鸡群之外,竟然找不出另一个足够实力的血河修士;血河便再对飞剑有奇效,血河修士本身的实力也很重要,差的太远的话,就纯粹是送人头来的!
不得不说,无上的准备很充分,东南域如此,想来洱海那边更是如此,以三清和轩辕的关系,能不出死力?
一群人在苍鹭门的日子过的悠闲自在,渐渐的,有个别修士离开,一个接一个……他们这样的人物才不会聚团前往鱼跃,不符合自己的身份!而且也容易让人看出他们的联合。
有的人愿意提前去感受一下未来的对手,有的人去更习惯临战时再去,不愿意过早接触乱了自己的心境和节奏,各有各的习惯……但在半年中,这些人还是都踏上了挑战之路,就是不知道曾经坐在这里高谈阔论的,还有几个能囫囵的回来?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洱海,西域,那些不愿意看剑脉独领风骚的修士们,或者说,除了自己之外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修士站在这个位置的心情,
这就是修真界永远的节奏,在你证明自己的实力之前,没有谁会真正的拜服于其他人!
……鱼跃之崖下,剑修们占据了一块视野最好的位置,他们够凶够团结,也因为他们是主家。
轩辕的光华,烟波,烟婾,二师兄一群,嵬剑山大师兄负廆,兰冲几个,苍穹剑门大师兄听洱,听风几个,算是剑脉在筑基层次的领军人物,大家聚在一起,心情可并不轻松。
烟波就有些沉不住气,“最近法脉体脉那边来了很多的好手,却不立刻挑战,也不知在等什么?”
负廆一哂,“还能是在等什么?等人聚齐!然后开始在某个时间段的高节奏狙击!我估计现在是人还没有到齐,但时间不多了,排行榜前十已经来了四个……”
烟波有些不甘心,虽然他也知道法脉体脉旁脉的这些修士的动作完全在规矩之内,却仍然想做点什么,
“师兄,狼岭这么大,修士云集,赶路过程中就很容易发生是非,出点争执,死一,二个都是很正常的吧?”
光华明白他的意思,打断了他,“此话休提!师弟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放在此时此刻就不合适!
頭儿既然来了这里,就需要一场无可置疑的插剑胜利,而不是缩水版的,被人垢病的,有人帮助的,无数人说嘴的胜利!
我剑脉不担这样的恶名,想来頭儿更不愿意!
而且说实话,就算我等真的行动,又能拦住几个?狼岭广袤,路径无数,人去的少了抓不住人,去的多了又惹人怀疑!拦的远些就无从寻起,就只有就近拦截,这里现在有数万筑基,其中很多本来是两不相帮,如果我们做了什么,立刻就成了众矢之的!”
听洱也道:“烟波师弟,你此念就是出于对頭儿实力的不信任,关心则乱,完全没必要!
五环历史上有五次插剑成功,四次法脉,一次体脉,当时我剑脉也是合伙冲击的一份子,彼时,法脉也未做盘外之截!没道理法脉都能做到的,我剑脉还做不到?
归根到底,这是頭儿自己的路,是他自己的舞台,就只能自己一个人演完!
我们不能用好意来坏了他的表演!
此次战罢,如果成功,頭儿将步入心境上的另一个层次,我们不能給他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