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k6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四章:擁有開罐的資格鑒賞-s6c9p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现如今唯一还能够在外面行动的,只有科尔森,他毕竟是特工,人脉广,也懂得如何隐藏自己。
科尔森大概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被超级英雄们殷切的围在一起的感觉。
史蒂夫甚至为他端了一杯水。
可以说是受宠若惊了。
但也没多说什么废话。
“我通过军方的朋友了解了一下最前线的情报,好消息是,目前的战线还没有大范围的将平民卷入,我们选址的地方留下了大片的缓冲地带。”科尔森先说好消息。
这就是选址在沙漠的好处之一。
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大范围杀伤性武器,如果是在城市中,恐怕带来巨大伤亡的同时,也会严重限制诸如导弹、云爆弹一类的大威力武器。
而现在,仅仅是几天时间内使用的核武,就一直在打破核武诞生以来的使用记录。
“那么坏消息呢。”史蒂夫问道。
“坏消息是,军队完全不是对手,战线节节败退,尤其空军。”科尔森露出了苦笑。
其余的人大多也是差不多表情。
他们要面对的,毕竟是外星部队,在飞行器上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更何况,那天巨大的浮游巨龙每个人都看见了。
再加上地面上那些悍不畏死,无穷无尽的怪物军团。
地球的沦陷,也只是时间问题。
更糟糕的是。
那位灭霸甚至还没有亲自降临。
根据洛基的说法,这些,也只不过是先遣部队,灭霸是连极为强盛的文明都能够征服的宇宙霸主,更是和不少同样残暴的文明有合作关系,区区一个地球,和这样的存在相比,就是云泥之间的差距。
根本无法战胜。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那份绝望,这不是什么依靠着团结一致就能解决的问题。
“或许……”班纳试探性的说道,“我们可以找上帝寻求帮忙。”
“你以为我没有祈祷吗?”托尼牵动着嘴唇,苦涩的笑了一下,“我做了,喊了,但是没有任何的帮助,甚至就连启示也没有,那根本不是我们世界的上帝,只是一位来自外来世界的强大存在,一位超越者,他见识过的被毁灭的文明远超我们的想象,就算是地球被毁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在意。”
“你之后有见过那位大人吗?”洛基似乎是有惊讶于托尼的话。
“见过。”托尼点点头。
那次的见面,他还是记忆犹新。
“你没和我们说过。”史蒂夫有些意外。
“说了又怎么样,有用吗?”托尼摇头。
其余的人都默然无语。
的确,以那位“上帝”的力量,如果想要守护地球的话,只怕早就出手了,或许解决掉一切也都只是举手之劳。
现在的托尼,只想要抓住一切的希望。
甚至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这样的他自然不可能不想向沈默求救,甚至可以说,在从战场上撤退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呼喊沈默的名字。
但是,没有回应。
绝望过,怨恨过,颓废过,但是现在托尼明白了,一切都能够靠自己。
“不要管那位上帝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托尼站起来,在桌子上一拉,一块投影就被拉上来,“虽然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但万幸的是,我们还能够对敌人造成损伤,我们并非无法反抗……”
这个宇宙之间的文明差距,其实并没有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所谓的高级文明,战斗的时候也依赖于枪械。
而绝大多数种族,一枪都可以直接干掉。
至于降为打击,歼星武器,防御立场之类的武器级别都是不存在的,甚至就连人工智能的机械化军队都没有,托尼这一身战甲甚至比远比星爵的那套作战装备还要好,更不用说之后的升级换代,纳米机甲一出,甚至可以让普通的地球人战胜灭霸手下强大的战士。
所以人类和外星文明最大的差异,就在于生产力以及太空上。
人类没有星际穿梭的技术。
而除此之外,其它的东西其实并没有天壤之别,尤其是在地球拥有诸多黑科技的情况下。
所以,知识,这就是托尼现在认为的唯一的希望……或许并不能够被称作希望,但最少是他唯一能够做的。
仿佛受到了托尼的感染,其余人也振奋起来了。
虽然绝望,但是只要拥有氛围,这里没有谁打算放弃掉一切。
“索尔。”洛基忽然看向索尔,“海姆达尔一定在关注着里,你告诉他,我知晓一条特殊的空间通道可以抵达靠近地球的位置,依靠着我们那些老旧的飞船,或许还能够来得及运输兵力。”
“什么?”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喜。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托尼同样面露喜色。
如果阿斯加德的军队能够前来,那无疑会极大的缓解地球上的压力,甚至是真正有了抵抗的希望。
“那个通道原本是我为自己准备的底牌……而且,我们阿斯加德的那些的飞船实在是太老旧了。”洛基没有露出往常一样的笑容,反而有些阴冷,“没有彩虹桥就什么也做不到,我们是彩虹神吗?索尔,我从未有什么时候像现在一样认识到我们的弱小,数千年来,我们就一直故步自封,沉浸在过去的荣耀中,现在外面的人还有多少知道我们阿斯加德。”
索尔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洛基这一次的确是受到了打击。
他在阿斯加德被誉为术法上的天才,精通各种各样的法术,能超过他的只有寥寥几人,但是,在其余法师的手下却连一招都敌不过,轻易被俘虏。
这样还算是神吗?
经历过一次失败之后,无论是托尼,还是洛基,都开始渴望着力量,而这份渴望一旦升起,其实就是符合了开罐子的资格,即便面对着会员的世界也同样会努力向前,因为他们已经品尝过没有力量而绝望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