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b40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討論-第827章 白霜相伴-7gdwe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小心,白霜来了!”布兰惊恐道。
丹妮抬头望去,就见十公里方圆的巨型漩涡似缓实急地向下拉长一条管道,如同漏斗。
不,不像漏斗,实在是拉长的漩涡尾巴太纤细了,仿佛一架波音747上垂落一根钓鱼线。
若非它是白色的,还散发莹莹白光,与黑色漩涡对比太明显,即便布兰提醒,丹妮也寻不见它。
不过漩涡中心垂落的白色尾迹速度非常快,一会儿的功夫就歪歪斜斜飘落五千米,距离丹妮仅剩两千多米。
“快跑,那是白霜!”布兰焦急道。
“白霜是什么?”丹妮随风而动,没有降低高度,横着往远离临冬城的方向飞。
“记得我让你重修长城的原因吗?”布兰问。
当日丹妮发现长城内还有符文运转,甚至保存有她的部分魔力,但她并不打算去修复已经坍塌30公里的长城。
因为她觉得出现一道缺口的长城已经彻底没用。
接着,布兰出现,告诉她: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封闭的系统,长夜到来后,来自北方的寒气会灌入世界之中,而长城就是阻拦寒流的堤坝。
破损的长城,也比没有长城要强,就像破房子也比屋外暖和。
“每时每刻,都有寒潮从北方灌入我们的世界,长城并不能阻挡一切寒气。
夏天少一些,冬天多一些,长夜则是寒流入侵的最高峰。
此时长夜已至,北境被浓郁的寒冰之力笼罩,这股力量还在不断加强,渐渐侵蚀整个维斯特洛,乃至整个世界。最终,将世界拉入寒冰与黑暗的深渊。
寒冰之力对我们活人犹如毒药,异鬼却汲取寒冰之力茁壮成长。
我们砍不开异鬼王身上的冰甲,是因为它能时刻从天地间吸收寒冰之力补充几身。
现在寒神更是抽取整个北境的寒冰之力,将其浓缩为一道冰系法术。
也就是白霜。
因为寒神的这个魔法,北境范围内寒冰之力大幅降低,你看到了,远方的天空都亮了起来,平均气温会升高……
用你的龙氏度来计算,至少升高20龙氏度。”
“也就是说,我们即将面对的白霜,是可以让北境全境气温降低20龙氏度的寒冰怪物。”丹妮声音发颤。
北境多大?
至少两百万平方公里。
那么,让如此面积的北境整体降低20摄氏度,该消耗多少能量?
“你不需要将白霜全部消耗,那不现实。就像大洪水冲过来,你不可能把它喝下去。
只要让白霜攻击不到我们就行了。”布兰沉声道。
这倒也是,
“白霜没有追赶我,它往临冬城去了,龙炎能不能对付白霜?”
丹妮回头看了一眼,又赶忙掉转方向往临冬城飞去。
“你可以试试,但一定要小心,巨龙反应不够敏捷,巨大的身体很容易被白霜追上。”
……
珊莎后悔了。
她不该因为那活该见异鬼的预言,就巴巴带着妹妹回到临冬城。
异鬼王身上的冰甲那么厚,那么结实,几十个骑士刀砍斧凿都破不了防,艾莉亚拿着小指头那柄龙骨匕首有什么用?
好吧,在此之前谁也不知道预言是真的:只有光明使者能杀死异鬼王。
可她不该留在临冬城。
她早就考虑过,作为旷世大战的主战场,临冬城一定危机重重。
刚开始,战斗还在凡人的理解范围内,史坦尼斯与异鬼王的旗鼓相当,打得有来有往,完全符合传奇故事中的设定。
然后,龙女王让故事变形,她扮猪吃老虎,开局前与一个普通异鬼也僵持不下、鏖战良久,连人类都以为那是她的真实战斗力,更何况异鬼王?
如果异鬼王提前知道她剑术的真正境界,估计都不会单独出现在人前。
班扬叔叔毕竟是个史塔克,变成异鬼王,也显得很淳朴,不懂计谋……唔,也不对,决战史坦尼斯时,它用了很多小手段,并最终斩断唯一对它有致命杀伤的光明使者。
可惜,面对忽然爆发的龙女王,什么手段也没用了。
即便她对剑术不太懂,却也明白,班扬叔叔差了拂晓神剑太多,而龙女王超越了亚瑟戴恩。
异鬼王被龙女王当小孩子抽打,虽脱离传奇故事中的固定套路,但勉强还算有据可循,属于人类的战斗。
可之后的冰雹,临冬城熄火,空间门切塔楼……老奶妈的传奇故事也没这么夸张啊?
偏偏这还不算最夸张的。
方圆十公里的巨型漩涡,连不明所以的普通人也会莫名战栗,感知其中恐怖魔力的超凡者已然绝望。
珊莎深深明白,那是恐怖魔法的施法前奏。
身为月咏者的她,甚至透过魔力海剧烈的潮汐涌动,预言到接下来即将降临在临冬城的命运。
即便龙女王忽然长出一对翅膀飞入天穹,引得城内守军兴奋大叫,她也没从中获得多少安慰。
当布兰的乌鸦大声提醒临冬城守军躲入墓窖,她与其他人一样,迟疑了。
其他人不明白控制鸦群的人是谁,也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可她更明白,躲入墓窖也不一定管用。
乘坐翼龙跑路方为上策。
可她身边除了珍妮·普尔与席恩两个自己人,还跟着亚莲恩公主一行人。
她之前在城墙上看异鬼王大决战,身边挤满了人。
她不可能当着他们的面,自己骑龙逃跑。
迟疑间,她被珍妮与席恩簇拥回内城,排队等待进入墓窖。
——也许,龙女王能阻止天上的禁咒魔法?也许,墓窖能躲避魔法波及?毕竟布兰让他们进入墓窖,却没提醒她骑龙跑路,还有琼恩与艾莉亚……
想到琼恩与艾莉亚,珊莎又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兄妹。
刚才,黑龙声音隆隆:“确定五分钟内无法进入墓窖的人,立即转身返回城墙与城门,放下木梯,离开临冬城!”
珊莎明白他的意思。
临冬城墓窖原本只一个进出口,后来异鬼打破长城,琼恩知道临冬城大战无可避免,不得不忍痛焚烧史塔克先祖的遗骨,并清空墓窖,将其打造成抵抗尸鬼大军的最后堡垒,才又开凿出三条通道。
一共四条仅供两人并行崎岖阶梯,临冬城却有两万人。
很大可能,天上的禁咒魔法降落下来时,他们这些人还不能全部进入地窖。
想到这,她越发焦急,也越发犹豫。
“珊莎,别担心,很快就到我们了,五分钟内一定能进去墓窖。”席恩扶着她的身子,感受到她的颤抖,柔声安慰道。
史塔克大小姐即便因为“谦让”,愿意排在多恩公主、诸位伯爵、爵士后面,也不会晚于平民与野人将士。
“也许我该骑翼龙离开。”席恩是可以信任的人,她低声对他说出心里话。
“现在不行,这么多人看着,亚莲恩公主刚进去。”席恩神色为难地摇头,“你不该去城头,如果在城堡里,做什么都没关系。”
这也正是珊莎迟疑的原因。
“墓窖深三四十米,龙卷风能摧毁墓窖上的城堡,也不能把整块大地掀开吧?”珍妮·普尔道。
她是珊莎曾经的贴身侍女,艾德被杀后,在小指头手下当了一年技女;后作为艾莉亚,嫁给小剥皮,新婚那晚,席恩还被迫帮她加湿;现今历尽沧桑,又回到同样脱去稚嫩的临冬城大小姐身边。
主仆两人都成了俏寡妇。
“龙卷风还没成型就已经消失,似乎北风也消停——啊,那是什么?”
席恩温和的安慰忽然变成扯破嗓子的惊呼。
珊莎只觉后方猛地传来一阵寒气,回过头,往城门口看了一眼。
那一眼,让她灵魂为之冻结。
一条白线从巨型黑暗漩涡中心垂落,丝带般轻柔飘动,大概只有手指头粗细,它轻盈拂过外城门双塔之一的右塔——与被空间门切割的石塔成双成对,灰石砌成,三层楼高。
白色丝带拂过塔顶围栏时,有散发莹莹白光粉末飘落,也许,丝带本身就是粉末构成的。
黑暗中,荧光白色粉尘是那么柔美,让人心醉……
“咔咔咔咔咔咔~~~~~~”
灰白色冰晶凭空出现,从塔顶被白霜“抚摸”的地方开始,以“奔跑”的速度往下、往四周蔓延。
几个呼吸间,塔楼连同城门那段五十米长的城墙,全部披上一层冰晶外衣。
城门洞内排着长长的队伍,统领大声咒骂,让磨磨蹭蹭的士兵们快走。
即便黑龙有过提醒,那些来不及进入墓窖的人也不愿出城。
“出城躲避?躲避个异鬼哟,城外到处是异鬼、活死人,还有异鬼王,出城找死吗?”士兵们大声抱怨。
“咔咔咔——”
“咦,什么声音?”将士们抬头。
他们的表情凝固,他们的动作凝固,白霜在城门洞墙壁爬行,他们刚开始感受到来自白霜寒气,便被冻结成一座冰雕。
“嘭嘭嘭——哗啦啦————”因为很多人还保持向前行走的姿势,脚步迈起便凝固成冰,身体自然向前倾倒,砸碎一捧冰蓝色的粉尘。
“咔咔咔~~~~~~”
冰粉弥漫,挡住城门口附近的视野,只有白霜爬行的声音冷酷传来。
“不!”排着队伍出城的人看到前方可怕场景,首先大叫起来。
可他们惊恐的叫声似乎吸引到某位存在,或者说,半空飘动的白色丝带是有智慧的活物,它嗅到人类的恐惧,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