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qak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起點-第三百五十六章 那是平凡的你全部的人生熱推-3906m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阳光明媚,是个散步的好天气。
裴穗儿慢悠悠地在街上闲逛着。
近来下了些下雨,路面不算干燥,也没有那灰尘铺面而来的遭遇。
这大抵是这座城市为数不多的,适合散步的时候了。
同时也是这座城市,狗粮味道最为浓郁的季节。
尤其在诸多大学城的附近,更是如此。
作为一名已然退下火线的学姐,裴穗儿已然没有了撩撩小学弟的心思。
如果不是感觉好久没有晒太阳的自己快要发霉了。
裴穗儿是不会出来的。
当然,顺便蹭一波室友的麻辣烫也是不错的……
大概人类的基因中,还潜藏着某种宛如植物一般的因子。
当明媚却不火辣的阳光照在裴穗儿的身上时,她觉得自己就像快要发芽的种子一般。
那些陈旧的、衰败的气息,似乎都在这温暖的阳光下消融了。
“汪”
旁边一只哈奇士懒洋洋地叫了一声,便瘫在了地上。
仍由身前的主人,将牵引绳拉扯成笔直的形状。
壮硕的躯体,瘫在地上纹丝不动。
裴穗儿和室友瞧着有趣,便停下来围观了起来。
正好,旁边有个老人正推着摊车卖糖人。
这在如今,算是个稀罕玩意儿了。
倒不是说有多美味,而是很少有人专门为了生计去做这个了。
更多的时候,它活跃在诸多具备历史特色的风景区宣传片里。
不过,裴穗儿还是留了一个心眼。
她在吃这种“稀罕玩意儿”的时候,是吃过亏的。
那是在她还只是大一的时候,稚嫩得像朵小白花一般。
当时体育馆外就有人推着摊车卖糕点。
裴穗儿闻着挺香的,就懵懵懂懂地跑了过去。
在经历了对方手起刀落的声控刀法和物理加成的交易技能后,裴穗儿方才知晓世事险恶。
事实上,后来网上对于切糕的诸多控诉和吐槽,是在大量恶劣事件积累后的爆发。
至于再后面,流量时代的到来,让一切丑恶似乎都多了某个恍惚的影子。
这世间,似乎变得不再那么真切起来。
这令裴穗儿感到头疼,因为没点智力和信息,似乎吃瓜都成了一件颇为困难的事情。
于是她果断放弃,有那时间调点营养土不是更好。
还是地里的东西更加实在,你水和肥料给的多了。
它甚至觉得受到了侮辱,直接暴毙给你看……
哪像那些饕餮般的灵魂,永远不知满足地吞噬着一切。
“多少钱一根?”
裴穗儿瞧一眼糖人后看着摊主问道。
“有3块的、5块的,还有61.6块的。”
摊主如是说道。
得到的回答,让裴穗儿有些错愕。
61.6块的糖人?
莫非糖人也过平安夜,翻身苹果作平安?
旁边的室友还在看着哈奇士,大概是没有听见。
不然,以她的性子,肯定会过来现场对线一番。
裴穗儿不动声色地看着摊主。
说是摊主,也只是一副扁担,上面架着一些已经做好的糖人。
下面则挂着两个箩筐,里面放着些材料之类的物件。
而摊主本人,则是一个年岁颇大的老者。
他和田间地头,那些操弄着锄头的老农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粗糙的手掌,仿佛浸润进了黄土一般,带着深深的、宛如沟壑般的褶皱。
这是一副标准的、属于劳动人民的双手。
看起来,不像是会糊弄人的样子。
于是,裴穗儿看起了架子上的糖人来。
只是一瞬间,她便被其中两个持剑而立的人形糖人所吸引。
尽管,并非予以过多的色彩。
但菱角分明的形象,只要一眼便能够看出。
他们身上似乎带着,某种难以描绘的气息。
让他们看起来飘飘欲仙,不似凡物。
奇怪了,之前怎么没看到?
莫非这就是61.6?
裴穗儿在心里嘀咕道。
只是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两个糖人。
这个时候,裴穗儿觉得这样的糖人,61.6也不算贵了。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已经算是工艺品了。
技近乎道也……
裴穗儿的心头,浮现出这样的文字。
她觉得用这样的评价也不为过。
“这个糖人多少钱?”
裴穗儿指着那两个人形糖人中男性说道。
“不卖成品,这个是3块的料。”
老者瞥了一眼裴穗儿看的糖人后,如是说道。
“啊?”
裴穗儿挪动了一下嘴唇,想说什么却没有说。
3块的都这样,那61.6的……
“给我来个61块6的!”
裴穗儿顿时说道。
然后,她掏出手机,开始找扫码的地方。
但找了半天,裴穗儿没有找到。
她的心中,突然有某种不详的预感。
裴穗儿觉得,摊主很有可能没有准备二维码。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毕竟摊主的年纪看起来都可以用时代感这种词去描述了。
裴穗儿在包里摸了一会儿,只找到一些曾经为了坐公交准备的零钱。
不过,她记得室友是有准备现金的习惯。
可能是曾经手机丢失导致的境况过于不堪回首,每次出门的时候裴穗儿都能够看到对方往包包里放一些现金。
只是,这个时候对方正津津有味地看着那只哈奇士与主人之间的斗智斗勇。
而且,摊主也还没有做完,裴穗儿便没有开口。
另外一边,摊主似乎没有注意到裴穗儿的窘迫。
他挑了一些饴糖,便开始了糖人的捏造。
裴穗儿也说不出来,对方的动作究竟有什么奇妙之处。
只觉得看起来赏心悦目,无比和谐。
糖人很快便成型了,那是一个正凝视着某处的女孩模样。
裴穗儿微微一愣,她在糖人尚未成型的脸上看到了几丝熟悉的感觉。
这是……
裴穗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突然知道那种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我曾借了你一些东西……”
老者忽然停了下来,看着裴穗儿说道。
裴穗儿:?
她努力地看清老人的脸,只觉得和蔼无比,但实在没有想到曾经有在哪里见过。
更不用说,借给对方什么东西了。
“如今,它铺满了我的院子。”
“我在云间瞧见了你,我想是时候了。”
老者将尚未完成的糖人摆在裴穗儿的面前,说道:
“那么,选择你自己的命运吧……”
随后,老者将糖人和几个饴糖制作的配饰递给了裴穗儿。
莫名的,裴穗儿知道这些配饰是插在尚未完成糖人的空白处。
但,只有一处……
“我……我还没给钱呢。”
裴穗儿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浮现着,最终只是对着挑着扁担离开的老者喊道。
“不,你付过了。”
“那是平凡的你全部的人生……”
老者笑着看了裴穗儿一眼,随后他连着扁担突然消失了!
裴穗儿眨了眨眼,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一只橘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