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ejt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御九天笔趣-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讀書-hv1mx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王峰是有想过血妖曼库的生存能力惊人,那枚轰天雷要不了他的命,可也没想到居然连伤都没受!
那样近距离被轰天雷炸到,居然不受伤?那家伙是金刚不坏之身吗?早知如此,刚才就该同时扔个三四颗的。
“那怪物快追上来了。”这下可没心情再调侃,疾风术和兔灵术同时拍在了自己和玛佩尔的腿上:“赶紧跑!”
曼库是真的快要气疯了,刀锋圣堂就他妈没一个好人!
前有冰灵众四打一,后有王峰扔轰天雷,幸亏他的血魔大法已然大成,在魂力充沛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在危险来临时自行消散为血雾,躲避一次攻击,当初他也是靠着这一手才从黑兀凯的手底下逃了出来,否则就轰天雷当时在手上炸得那么突然,给个神也反应不过来啊!那么近距离的威力,那就真是不死也得重伤了。
尊严呢?节操呢?他们刀锋圣堂的荣誉呢?全都被狗吃了吗?
玛德,一定要弄死那个贱人!
对了,黑兀凯、冰灵的人,还有这个王峰,说起来,这全都是一伙的啊!就跟串通好了似的,全都跟自己过不去,简直就是找死!
熊熊的怒火在曼库的眼中燃烧着。
败在黑兀凯的手下虽让曼库愤怒,嘴里叫嚣着要报仇,但曼库心里是有数的。
虽然吸食生命能量可以快速回复、甚至可以提升修为,但黑兀凯的境界明显比他强出一个级别,上次交手,他甚至感觉对方都没有用上全力,讲真,找黑兀凯报复什么的,曼库是真要好好掂量掂量的,嘴里的嚣张不过是想掩盖一下自己失败的狼狈而已,甚至也有着让其他战争学院的家伙也去吃点亏的想法。
可王峰、还有冰灵那帮人不一样,他绝不能容忍这种在他眼中的废物也来戏耍他!
那个该死的废物,一定要他死!
………
如果说在第一层的迷雾森林中,战与不战还有点选择权的话,那在这第二层的黑暗洞窟里,战或不战就已经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不止是因为狭路相逢,更因为在这黑暗的环境中,人的恐惧、原始兽性以及杀戮本性都在被不断的无限放大中,除了少数有限的强者还能在这环境中保持着心境的平和之外,大多数人都已经开始变得谨小慎微、风声鹤唳。
所有人的神经无时不刻都在高度紧绷着,宛若绷紧的发条,在黑暗的环境中,发现有人时的第一反应往往都是先下手为强,为此误伤了自己人的事儿绝不在少数,来自心理上的压力,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开始后悔进入这一层空间了。
洞窟内的地形相当复杂,蜂窝般的网状洞窟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等两边弟子在不停的深入和乱窜,开拓出更多的‘地图’之后,这洞窟的全貌豁然就已经丰满了起来。
眼前是一片相当宽阔的洞天,头上的洞顶大约隔着有七八十米的高度,有一些诡异的光亮在那洞顶上缓缓游动,像是某种植物、也像是某种奇异的生物,隔得太远了看不太清楚,但不管那是什么,它们显然都相当温顺,并没有要攻击下方人类的意思,只是静静的悬在洞顶,偶尔移动一下,像夜空的繁星一样,将它们本身的一点光亮撒下来,让这片宽阔的洞天比周围那些狭小洞窟变得明亮了许多。
这片洞天大约有数里方圆,极其宽敞,是一个完全不规则的十几边型形状,蜂窝般的洞口密密麻麻的遍布在这洞天周围的石壁上,有的洞口就开在地面,有的洞口则是离地数米、甚至数十米。
地上有零零散散的几具尸体,不是那怪物的,而都是战争学院和刀锋圣堂的弟子,这些尸体早已冰凉,显然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身上的魂牌也早已经被摸走。
叶盾、皎夕、麦克斯韦、股勒和赵子曰此时正汇聚在此间,地上那些尸体吸引不了他们丝毫的注意力,他们的兴趣全都在这洞天中心一个提着巨刃的家伙身上。
那是一把短柄的圆刃,刃弧宛若有磨盘般大小,一侧的厚度足足有两三公分,倒更像是一柄斧子,被那强壮的武者单手扛在肩膀上,看起来相当具有力量感。
那武者一头寸许长的短发,脸上有着一道从左眼直拉到右下巴的刀疤,他穿着一身金色的铠甲,肩后还披着红色的披风,他脚边有好几具圣堂弟子的尸首,显然刚刚才战斗过,可却显然并没有消耗到他什么精力。
“你脚下的血债要用血来还。”叶盾淡淡的开口。
刀疤武者此时双目中神光奕奕,面对刀锋圣堂十大中的五人,已经把出路封死了,但他脸上并无丝毫惧色。
“屁话!老子不杀人,难道等着被人杀?”刀疤脸的黄金武士咧嘴一笑,粗中有细,独自面对五个十大,今儿怕是很难善了,“来了这里还扯这些有的没的,你们这些废物是打算一起上?还是单挑?”
嗡!
永恒之枪微微一抖,赵子曰站了出来。
“冥祭,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赵子曰嘿嘿笑道:“杀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有种。”冥祭笑了,扛在肩上的绝斩刃往下微微一放,一圈魂力从那圆刃上微微荡开。
一对一?他可没觉得圣堂这帮家伙真的会讲信用,但至少自己不用一上来就面对五人的夹击,这已是给自己留下了一线脱身的机会,说不定……还可以先干掉一个!
他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机会得靠打出来:“来吧,让我领教领教永恒之枪的高招!”
两人的魂力全开,赵子曰很显然是全幅精力都在对手身上,但是冥祭却没办法,他不可能真的无视其他四个人,想要突围还要从皎夕身上着手,只要冲出去就好办了。
但是机会只有一次。
赵子曰动手了,永恒之枪划破昏暗的空间,冥祭也动手勾魂绝斩刃正面对抗,轰……
魂力爆裂,赵子曰退了三步,而冥祭不但没后退,顺势而上,手中勾魂绝斩刃当头斩下,“杀!杀!杀!”
轰~~轰~~~轰
连续闪电三连斩打的赵子曰永恒之枪差点脱手,冥祭是九神十大里面族刚猛的战士,跟赵子曰是一个风格,但真正一交手差距就出来了,当然赵子曰也是有点玩花,他可没打算跟对方拼命。
冥祭的眼中猛然精芒暴涨,绝斩刃一个大回旋,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圆弧,如果能一举重创赵子曰,机会就来了,其他四人叶盾和皎夕都是灵巧型武道家,麦克斯韦是战巫,股勒是个雷巫,他要玩命硬冲的话,这几个人挡不住!
赵子曰冷笑,永恒之枪后撤封挡,可是对方看似是力劈确实一个虚招,回旋后拉,绝斩刃的刃钩猛的一拉,赵子曰整个人顺着冲向了冥祭,而此时冥祭真正的杀招出现,魂霸——开天绝地斩!
先杀一个!
可就在此时,空中一道手臂粗细的雷柱轰向冥祭,出手无声无息,威力惊人,还能完全控制住不波及到赵子曰。
自然是股勒出手了。
这时候哪还顾得上劈斩赵子曰,身后红色的斗篷一拉,头顶的惊雷轰然劈在那披风上,披风瞬间被击穿了几个大洞,可下方却空空荡荡,早已经没有了冥祭的身影,只见他壮实的身躯此时竟宛若瞬移般从数米外滚地而起:“嘿,好一个单……”
唰!
话音未落,一道刀光飞速掠来。
冥祭的反应已然是快到极致了,眼角余光还没瞥到那刀光时,已经开始本能的脖子一缩,绝斩刃同时反挥过去。
可那刀光实在太快了,绝斩刃还没扬起到完全封堵的位置,刀光已然从他眼前掠过。
只见一片血光扬起,绝斩刃连同着握住它的那只右手只一瞬间便已被削飞!
冥祭一声闷哼,抱住右手就地一滚,右手手腕处血如泉涌,且连那金色的护臂连同手骨的断面切口处都是无比平整!
顶上之人叶盾!
风一般的刀法,不华丽,却是收割人头的利器,不止是快,更可怕的是无坚不摧。
刚才那一刀,自己的护体魂罡完全就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别说护身罡气了,就连精金打造的护臂,在那刀光面前竟然都宛若豆腐般脆弱!
圣堂的人比他想象的还不要脸,从一开始就打算偷袭他,还他妈的顶上之人,比茅坑还臭!
冥祭也知道这次难以善了,那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皎夕、麦克斯韦,两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两个洞口处,堵住了冥祭最后的退路,而在他身后,叶盾、股勒、赵子曰已经围上,五人呈一个完美的包围圈,将冥祭围在了中间。
“哈哈哈!”冥祭居然大笑了起来,他扯下一块衣服,旁若无人般的将他断掉的手腕粗糙包上,层层鲜血浸透,血红一片,面对死亡倒也没有任何怯懦:“五大高手围攻一个人,还他娘的是用偷袭,真是给你们圣堂长脸!”
“哈哈,道义是和人讲的,一个满手血腥的畜生还想学人讲规矩?”赵子曰大笑,“是不是很气,要不你气死算了,也省得我们动手。”
“毫无羞耻之心的手下败将,只会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狂吠。”冥祭轻蔑的看着他:“难怪你只能垫底!”
赵子曰脸色有点难看,麻痹的,老子是第九。
“垂死挣扎只是平添你的痛苦而已。”叶盾淡淡的说道:“冥祭,束手吧,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冥祭轻蔑的看着他:“你觉得有可能吗?”
可叶盾却突然笑了起来:“可我觉得我们已经成功了。”
一股酥麻感猛然从冥祭的脖子上传开,他脸色微微一变,想要转动一下脖子,却发现整个脖子连同下半身都已经在瞬间陷入了麻木僵硬,他甚至连话都已经说不出来。
那是一只绿色的虫子,从他的脖子里爬了出来,这东西小到几乎看不见,如果不是它此时身上突然发出绿色的光芒,冥祭可能都无法发现它。
这是毒王,跑毒麦克斯韦!
“倒、倒、倒……”麦克斯韦在对面笑嘻嘻的给他倒数着数。
转瞬间,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绿点从冥祭的衣领脖子里钻出来,层层涌涌,就像是一片绿叶的粘液。
冥祭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栽倒,可就在倒地的那一瞬间,他嘴中‘咯嘣’一声,似乎是嚼碎了什么东西,一条黑色的经络瞬间沿着他的嘴角往脸上疯狂蔓延。
“不好!”
叶盾脸色微微一变,身影一掠、刀光一闪,蛋刃朝冥祭的脖子斩去。
唰!
刀光准确无误的斩中了冥祭的脖子,可却竟然没有斩透。
只见冥祭的身体此时正在疯狂变化,有一条条交错鼓胀的肌肉在他身上凭空疯涨了出来,他的身体在扭曲的抖动着,东歪西扭间不断的生长,脖子瞬间就已经涨大了足足两三圈,无坚不摧的顶上之刃此时已经砍进了他半边脖子,可却被那疯长出来的肌肉牢牢的卡死在了那里,叶盾一时间竟然抽不出来!
轰!
那已经大了两三倍的巨大巴掌猛然朝着他正前方的叶盾横扫过来,没什么章法也似乎没用什么魂力,可光是那蛮横的巨大力量却都已经生生形成了可怕的罡风,破风声呼啸。
叶盾弃刀,身影在瞬间消失。
“恶心玩意,要你命!”旁边的赵子曰却是长枪一送,永恒之枪宛若毒龙出洞般直指冥祭化身的怪物双眼。
可‘冥祭’竟不抵挡,它的眼睛瞪得宛若铜铃,张嘴一声怒吼。
吼!
恐怖的声浪汇聚成束,竟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将赵子曰连同永恒之枪直接冲飞。
赵子曰只感觉这冲力暴虐,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般的剧疼,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抑制不住的往外喷射而出,身体往后被掀飞了十七八转,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还滑出去十数米不止!
旁边其他四人都是一惊,赵子曰先前虽然处于下风但并没有受伤,刚才那一枪威力十足,可竟然连近身都不能。
此时冥祭还在飞快的变化中,他身上长出一颗颗肿胀的肉瘤,断掉的手臂竟直接重新生长了出来,只是变得黑漆漆的、宛若那种枯木树皮,五指成爪,尖锐的指甲灰不溜秋,内部透着些许绿色的斑点,显得诡异无比。
此时变形的‘冥祭’有足足三米多高,浑身都是不规则的肉瘤,又像是鼓胀的肌肉,显得畸形而庞大;汹涌的魂力从他身上源源不断的涌出,辐射向四周,股勒已经凝聚的雷法竟被他用魂力强行冲得消散。
与此同时,刚刚长出的手臂朝着股勒的方向猛一挥扫。
强烈的罡风中带着一股腥臭,股勒脸色急变,掩鼻抽身爆退:“退,有毒!”
皎夕则是双手一翻,一股幽蓝色的魂力在她双掌间凝聚,可还不等她动手,却听空中一声轻喝:“都散开!”
叶盾一身灰衣从空中飘然落下,他双足轻轻的点在‘冥祭’的头上,顿时吸引了冥祭的注意力,它双掌往头上狠狠的一夹,却夹了个空,拍得一声空响。
啪!
灰色的身影在‘冥祭’的眼前一晃,再次拉扯住它的注意力,他冷冷的说道:“这里,蠢货!”
‘冥祭’暴怒,吼声连连、双爪乱挥,可叶盾却在它的狂攻中宛若蝶穿花一般,绕着它飞转,身影轻灵而诡秘。
这怪物刀枪不入,明显不可力敌,选择硬拼显然是最蠢的。
其实压根就不用自己动手,它已经离死不远,叶盾双眸如电,是那些已经渗透进入‘冥祭’皮肤中的绿色斑点。
‘冥祭’的狂攻毫无效果,只是短短一两分钟,它的动作已经慢了下来,甚至直接停住。
它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充血的眼珠盯向麦克斯韦,眼中那已经所剩不多的理智正透着一股绝望,他同归于尽的“炼魂魔药”虽然获得了力量却无法阻挡麦克斯韦的毒,正在让他失去理智。
这大概是‘冥祭’记忆中最后的念头,下一秒,绿色的斑点已经遍布它全身,长满了它的脑袋。
‘冥祭’发出愤怒而疯狂的惨嚎声,它开始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皮肤,那些鼓胀的肉瘤、肌肉此时在它强力的爪子下宛若泡沫般被戳破,流出无数绿色的脓液来,很快,庞大的身躯消散,化为了一滩巨大的、毫无生机的绿液。
麦克斯韦看了看叶盾和其他人,除了赵子曰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其他所有人都是默认的样子,麦克斯眉开眼笑的招了招手,地上绿液汇聚出无数的光点,托着一块魂牌朝他‘流’了过去:“各位,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他本就是你杀的。”叶盾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魂牌无所谓,他看重的不是这个。
十大高手终于有人战亡,对双方来说,其实下面那些全死光都无所谓,但排在前五十的,基本就都是宝贝了,而十大则更不一样,那是双方最顶尖的战力,也是双方未来领袖般的人物,他们代表的绝不仅仅只是自身,更有背后的势力和巨大利益牵扯,每倒下一个,掀起的必然都是滔天巨浪。
这才只是第一个,如果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呢?
讲真,九神是很强,但他们太自信了,冥祭只是第一条在阴沟里翻掉的船而已,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条!
而他叶盾,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圣堂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