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1az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第二百九十九章 力量讀書-u1t6f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回头,你就能回到你的故乡,远离这里的一切,这里的破坏者,这里的一切灾难都不再和你有一分钱的关系,你能够安然的在自己的世界享受着和平,并且慢慢的掌控你自己的世界,根据你的永生之力,将所有人都塑造成你想要的模样。
毕竟,你的世界是一个没有魔法,没有奇迹的世界不是吗?
这样的冥冥之声在李珂的身边显现,但是李珂却找不到任何存在的目标,这个声音就仿佛是自然的一体一样,只是因为他本来就存在在这里,所以这个声音就在这一刻出现在了李珂的耳边。
“你是谁?”
李珂却不能够把这样的声音视为自然现象,因为他真的感知不到任何的存在,要知道到现在的他和这个世界的动之概念神娜伽卡波洛丝一心同体,感知能力瞬间扩张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连平行世界的可能都能够进行观测,但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却找不到源头,仿佛它们本就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你又想做什么?
你来自这个世界之外,并非这个世界的孩子,并且差一点在这个世界丧命,虽然的确获得了足以称道的力量,但是你更应该回到自己的世界,慢慢的发展这份力量才对。
还是说……你的目标并非是回到自己的家乡,而是想要出人头地,获得凡人当中的荣耀和尊敬?
然而迷之声却又开口了吗,这一次还在询问着李珂的目的,以及他为什么还不回头,踏进那扇能够返回家乡的大门。李珂也明白仅凭现在的自己是没办法找到那个神秘的存在了,所以他就不再询问,而是开始回答对方的问题。
“有一点你说错了,我的家乡是存在着魔法和奇迹的。在我们的宇宙,生命的存在是奇迹,人的诞生也是奇迹,每个人的出生也是奇迹,所以我们的世界没有奇迹这种话可以不用说了。至于魔法?别的我不知道,我的家就是有魔法的地方,只要到达那里,我的心情就能够变得很好,这难道不是一种魔法吗?”
这应该算是生物的本能,你的记忆是如此告诉我的。
“可能吧,但是对我来说,这就是魔法和奇迹,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的一生充满了奇迹的话,那么我岂不是不是主角了?”
狡辩。
“或许吧,但是我之所以不离开这个世界,也是因为我自认为的奇迹,我一生中最大的苦难是在这个世界获得的,而我一生中最大的奇迹,也是在这个世界获得的,所以我要在这个世界做些什么,这是我最真实地想法,也是我最想做的事情,再加上我之前所期盼的奇迹在这个世界拥有了可能实现的机会,那么我什么要现在的离开呢?我离开的时候,应该带着数以百亿的希望和奇迹前往我的世界,将我的世界也变成充满光和奇迹的地方。这个世界是我的奇迹之地,我在这里获得了奇迹,那么我就应该给出更多的奇迹。这是获得了力量之后的义务,也是我自身的野望。”
所以?
“所以在达成这一切之前,我不会离开,尽管我知道我的父母很想我,我的朋友可能会想我,我在那边的责任也要达成,但是我不会离开,因为我在这个世界的责任还没有付清,我许下的承诺还没有达成。”
哪怕要和整个为敌?
“是的。”
你的心在痛苦和哭泣,你在担心你回去的时候父母已经不在,你在恐惧等你回去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毕竟你们间隔了一个世界的距离,你害怕你在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留下的一切痕迹都因为时间而消失不见,你在恐惧你无法再回来。
所以你是在害怕吗?
“是的,我在恐惧,但是这依然是我的选择。”
会心怀恐惧可不是勇者的资质
“所以,我并非是勇者,我是魔王,是悲哀世界的破坏者。”
这个神奇的地方瞬间寂静了下来,谜之声音似乎也因为李珂的回答而沉默了。但是周边的世界却没有停下,他们继续进行着自己的故事,并且在各自的生活中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李珂相同的道路。
探索奇迹,并且将这份奇迹和魔法扩散,让更多人能够接触到这份奇迹。并且最终,它们都因为娜伽卡波洛丝的力量到达了这里,并且和李珂做出了相似但是却又不相似的回答,但是他们对奇迹的那份执着,确是一模一样的。
“恭喜你,你通过了我的试炼,来自世界之外的人类啊。”
谜之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出现在李珂面前的却是一个他根本就意想不到的人。
将军。
“你并不单纯的因为他折磨你而恨他,不是吗?希望等到下一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我们能够解决你心中的这个问题。”
这位将军的脸上带着李珂很久以前曾经见到过的欣慰的笑容,并且他还伸出手拍了拍李珂的肩膀。并且朝着李珂的背后前进着,而他的身体也在经过了李珂之后,开始慢慢的变成光点消散。
“既然我问了你那么多问题,你都给了我答案,那么我就告诉你你的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吧。”
我是娜伽卡波洛丝,蛇母,胡子女士,大海之神,动之神。我无处不在,被信仰割裂并束缚,却又被你的魔法所解放,我与宇宙一体,是世界的概念,我为试炼而来,赋予试炼者前行的方向与动力,并且将原本就属于他们的力量赋予他们。
但,我并非存在之物,我亦不存在。
声音消失之后,李珂眼前的景色只剩下了那些因为他而出现的那些平行世界的可能,也仅仅是可能,因为他们并非真实存在的,是基于他有‘可能穿越到其他地方’这一概念经娜伽卡波洛丝的神力进行演算,以他的力量为核心具现出来的。就算李珂真的穿越到了另外的世界,比方说奥德赛宇宙,KDA宇宙什么的,他也遇不上自己所见的那些李珂。
但他们却又是存在的。
“所以,这次的试炼是要告诉我,我并非独自一人吗?不管我去了哪里,我做了什么,我的身份如何,我的那份憧憬都会带我走到相同的路吗?”
看着突然显现,并在自己胸前不断闪耀的光点,这由不同世界的自己相同的憧憬凝聚而成的力量结晶,李珂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将其捧在了手心。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就突然响了起来。
“我觉得,我可能做错了什么,但是现在来看,我的确做错了一件事啊!
是突然返回的佐伊。
“放弃那份力量,李珂,那不是你应该掌握的力量!”
看着那份奇特的力量结晶,佐伊本能的感觉到了心悸和畏惧,在这之前,她从来都不把李珂放到心上,因为他的攻击无法达到自己,也没办法抓到自己,就算是强如亚托克斯,不也是拿自己没办法吗?
能够斩断天界和凡间的通道又怎么样,能够在天界众神的追杀下不断的取胜,并且逃回符文大陆又怎么样?亚托克斯在她的眼中不过是一个只有蛮力的蠢材,一个迟早会被她收拾掉的玩具。但是现在,她在离开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心悸,仿佛让俄洛伊和李珂直接接触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一样,但是她再赶回来之后,她就感受到了一种注视。
上次被这样注视的时候,巨龙还没有被锁链束缚,只是轻飘飘的一眼,就让这个代表着暮光的星灵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即将终结,自己在对方的眼中不过是比宇宙尘埃要大一点的石头罢了,只配欢呼他的功绩,雀跃他的创造。
而这一次,她在重新返回的下一刻,就再次感觉到了相同的恐惧和耻辱。
如果连她这样光辉绚烂的存在都只是灰尘的话,那么如此广阔的世界当中,究竟还有着怎么样可怕的东西呢?毕竟就算有着龙王铸造的星辰点亮世界,但是这个世界当中最多的,却还是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啊!
她重新回忆到了那份远古的恐惧,并且惊愕的发现自己一直都没有忘记那份恐惧,只不过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性格,还有龙王在她掌控当中的安全感,才让她暂时忘记了自己在恐惧黑暗,恐惧这个无比广阔的世界这件事情。
她不应该是不起眼的东西,也不是无足轻重的东西!
结合俄洛伊所谓的真神的情况,她下一刻就明白了让李珂接触到俄洛伊是一件多么愚蠢并且错误的事情了。她甚至在这恍惚当中看到了一个画面:她孤零零地躺在一片废墟当中,天上代表着暮光的星辰熄灭,而她的脸上写满了孤独和寂寞,她的身体也再也没有神的光辉,有的只是空虚的死寂。
“众神中最奸诈的那个,终究会被她自己的聪明给害死。”
亚托克斯的声音也莫名的在她心中响起。
“我就算放手又如何呢?”
李珂只是笑了笑,他毫不在意的将自己手中的光点扔出,但是就在佐伊想要接住的一瞬间,却发现那飞出的绚烂光点在她的手中消失了,但是李珂却只是伸出手,那个绚烂的光点却又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我的力量,你又要如何染指呢?”
佐伊咬紧了自己的牙齿,她无比后悔之前为了自己娱乐的决定,这份傲慢让她的眼前出现了她无法理解的东西,李珂手中的力量她看不懂,也不认识,更不知道那是什么。这对这些从世界开辟之初就存在的神灵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却就这么发生了,在她这个以博学和聪慧著称的星灵面前出现了!
“该死……”
既然无法得到和破坏,那么就只要让引发问题的人消失就可以了!
“给我去遥远的异次元忏悔吧!”
毫无道理的愤怒,明明是她自己导致的问题,但是现在她的心中却只有对李珂的愤怒,愤怒他为什么要惹出这样的麻烦,为什么就不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为什么要让自己做出这种逼不得已的事情,为什么要让自己感觉到愤怒和恐惧。
他就不能够好好的听从神的安排吗?就不能够听从她的话,也就是命运的安排吗?人类不都是这样的吗?对神灵顶礼膜拜,并且苛求他们的智慧,不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吗?
“死吧!渎神者!”
一扇扇通往不详领域的大门在李珂的周身开启,仿佛下一刻,他就会被送到一个永远远离符文大陆的世界,并且因此而永远的陷入黑暗,并且永远都再也找不到这个地方,永远都找不到她!
“胡闹也有个限度!”
然而吗,无往不利的能力失去了效果,李珂只是静静的漂浮在哪里,甚至已经力竭的俄洛伊都被他用自身的力量带着飞了起来,没有让她掉进异次元世界,又或者说是宇宙的边缘部分。
“啊啊啊!为什么你不愿意乖乖的去死呢?!”
熊孩子不外如是,佐伊看到李珂这个样子忍不住的暴怒了起来,她撤去了异次元的大门,而是决定完成上一次没有完成的事情。
“毁灭的门扉已然开启!痛苦的接受毁灭吧!卑微的人类!”
佐伊在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并且与此同时,整个皮城的温度都开始暴增,原因就是在皮城的上方出现了一个足有十几公里宽的大门,而们的另外一侧,却是一个闪耀着无边的光与热的大火球。
显而易见,又是太阳。
而李珂也在下一刻感觉到了一阵的疼痛,再一看,佐伊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匕首,而那把匕首上还有着自己的血。
李珂没有犹豫,他立即向着那门扔出了自己手中的光点。
“不存于现实,不拘泥于幻想!于此展现吧!我心中的遥远世界!”